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七里美人香在线阅读第六章

作者:翘摇 来源:晋江文学城

晚上八点半,夜幕低垂,A城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季裴意与季秦中并肩行入酒吧,舞池中灯光四射,****贴身热舞,散发着火热潮湿的气息。

季裴意揉揉耳朵,这DJ打碟弄得他耳朵疼。

二楼正中央的一处卡座已经坐了一圈人,大理石桌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酒瓶,热情的男女抱在一块儿热吻着,丝丝缕缕的红酒顺着嘴角滑落,空气中是热烈的哄笑声。

热闹中有一人是安静的,他坐在沙发上眼睛睨着下方的舞池,轻抿着酒,与旁边都隔着两拳距离,大家都默契地与他保持一段距离。

“老季怎么还不过来,”一个俊朗的Alpha说道,“你们谁给他打通电话。”

话音刚落,一个长相美艳的Omega就发话了,“哟,咱们季总说快到了,还带了个人来。”

“百年难得一见啊,这是带了谁来?”刚刚说话的那名Alpha靠近Omega问道,这是一对AO情侣,A叫做宗逸,O叫做贺曼曼。

“没说。”贺曼曼十指翻动给季秦中回了条消息。

两人正低头咬耳朵,周身的空气突然陷入了深深的寂静,唯有舞池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打在他们耳膜上,让人背后发凉。

“都他妈……”宗逸抬头就要骂娘,然而在看见入口处站着的那两人时顿时哑了声,张嘴干笑了两声,“老季可算来了,还带上了小意啊,难得难得。”

说话间,他的眼神忍不住往坐在左边沙发上的那尊阎罗王身上瞥,阎罗王脸上没有表情,只是眼睛死死地锁着季裴意。

完蛋。宗逸一个头两个大,心开始慌慌。

季裴意不甚在乎,笑嘻嘻地跟大家伙打了个招呼,然后就近入座,一屁股坐在了傅庭绍的身边。

他手一抬,直接把人圈入了怀中,脸上挂着玩世不恭的笑,故意凑近与这人单独打招呼,“傅总晚上好啊。”

季秦中给宗逸使了个眼色,示意大家该干什么干什么,不用理会那两个炸.药桶。

傅庭绍瞥了他一眼,说:“离远点儿,呛鼻。”

季裴意愣了愣,他今天喷了信息素阻隔剂,还带了阻隔环,怎么可能还闻得到?

“傅庭绍,你他妈是狗?”季裴意下意识觉得是傅庭绍找茬。

“季裴意,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傅庭绍最烦他说脏话,他就很不能理解,季裴意顶着一副好皮囊,怎么闭嘴张嘴就是脏话。

季裴意翻了个白眼,几近挑衅地说:“对,就您傅总圣洁如白莲,不像我就是一市井小民。”

两人的声音都不算小,坐在两人身边的人听两人又吵起来了,都自觉离得更远了些,免得殃及池鱼。

傅庭绍闻言只冷笑一声,从口袋中摸出一瓶便携阻隔剂扔给季裴意,讥笑道:“呛着我不要紧,这儿还有Omega,麻烦小少爷您要点儿脸吧。”

季裴意接过阻隔剂愣了愣,“草,你真闻得到?”

傅庭绍的双眸在昏暗的灯光下幽深极了,他开口道:“茉莉玫瑰香很浓,还掺杂一点黑加仑的果香……”

“够了够了,你闭嘴。”季裴意耳根染上一层红,这年头讨论别人的信息素味儿就跟讨论别人鸡儿大小一个性质。

季裴意仍旧觉得信息素没有泄露,他瞪着傅庭绍,像头凶狠的小狮子,说:“姓傅的,你就尽诓骗我吧。”

傅庭绍扯扯嘴角,“谁稀罕骗你?”

两人的争吵有进一步扩大的趋势。就在这时,酒吧主管领着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朝这边走来,两个男人其中一人手上拿着一个硕大的盒子,一人捧着一束鲜红的玫瑰。

众人齐齐愣住,而后开始鼓掌起哄,直到主管表明来意,“这是两位先生是来找傅先生的。”

季裴意起初也在笑,笑容一瞬间就凝住了,他看着那束火红的玫瑰,心里咯噔一下,这不会就是莉莉喊来的人吧?!

不,不要慌,季裴意这样告诉自己,一束花而已,不在怕的,就看他傅庭绍敢不敢接。

在场的都是A城一个圈子的人,熟不熟的都有。

当即就有与傅庭绍相熟的人出言调侃,“哪位啊,胆子挺大,给咱们傅总送礼物,也不怕……”被冻死。

后头俩字还没说完,捧着那束花的男人望向了季裴意,挂着职业微笑,说:“季先生,您订的花。”

还真是?!季裴意心里咯噔一下,表面却无比镇定。

接着,众人便眼看着坐在傅庭绍身边的青年施施然起身,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傅庭绍,眼里划过一丝兴味儿。

傅庭绍舔舔嘴中的小尖牙,眼神幽深,这小少爷又要作妖了。

“不是吧……”刚刚说话那人发出了一声干巴巴地笑声,而后迅速闭嘴。妈的,今天来对了,这太刺激了,天下红雨了!

“别看了,是我准备的,这不是前几天跟傅总闹了矛盾,想给傅总赔个礼道个歉,”季裴意爽快承认,扬扬下巴让人把礼盒放桌上,又伸手接过那束玫瑰,他不在乎旁人的眼光,只注视着傅庭绍,嘴角挂着一个笑,“俗话说鲜花配美人,今儿个我就借花献给美人了。”

气氛一瞬间变得略微凝滞,偏偏季秦中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两边都是不好招惹的人,劝哪个都不好劝。

就在众人以为傅庭绍要发火时,坐在那儿的人却勾唇笑了笑,一把接过季裴意手中的玫瑰,语调十分平和地说:“恭敬不如从命,这道歉我收了,这礼也收了。”

傅庭绍不晓得季裴意又要搞什么,旁人就更加不知道了,然而这并不影响他们看戏。

除非是傻子,才会相信这真是季裴意给傅庭绍来道歉了。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儿又真让人傻眼了。

季裴意一手拍在桌上的礼盒,环视一周,抬眸道:“正好有那么多朋友在场,大家就当个见证了,给看看我这礼物能不能入了您傅总的眼啊,若是入不了,那扔了重买。”

傅庭绍沉沉地看着他,嘴角挂着一个淡笑,还真是一如既往地记仇,一句话居然就这样被记住了。

行,看就看,他倒是看看季裴意能够挑出什么花来。

傅庭绍抬手随意点了一个酒保,那是个男人,正好给附近送完酒从这经过,突然被点了,神色还有些迷茫。

傅庭绍将花束往旁边随意一放,从钱夹中随意抽出一叠纸钞,没有数便直接塞入了那酒保的怀中,他眼里带着一抹戏弄的神色看了一眼季裴意。

他声音喑哑低沉,又带着几分漫不经心,“你把那盒子拆了,将里头的东西全摆在桌上。”他环视一圈,“让大家看看我们季少爷的手笔。”

“行啊,正合我意。”季裴意一屁股坐下,侧头冲着傅庭绍挑挑眉,而后凑道傅庭绍耳边,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傻逼,你不是看不起人吗?我告诉你,少爷我有的是钱。”

傅庭绍被骂了也不在乎,两人互怼成习惯了,这算个屁。

傅庭绍:“拭目以待。”

桌面上的酒瓶已经被尽数收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小小的地方。

酒吧主管额上已经冒出一股冷汗,就知道这两位大爷在一块儿要出事!这真要闹起来,要的可是他的老命啊。

主管拉过身边的一个酒保,让人赶紧去把老板叫过来。

礼盒非常大,盒盖揭开后露出了里面大大小小的香槟色的心形小盒。酒保小心翼翼地将小盒一一放置在桌上,然后蓦地感觉周身一凉,悄悄抬眼一看,看到那位给他小费的客人和客人身边的那位小少爷脸色都沉得可怕,于是动作越发谨小慎微起来。

日了!怎么他妈的是心形小盒?季裴意心里一万句脏话。可他妈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十分忐忑,在心里祈祷着莉莉那姑奶奶可千万别给他放些奇怪的玩意儿进去。

礼盒一个个被拆开,珠光宝气闪得人眼睛都不大好了,直到开出一只限量名表,有人轻轻倒吸一口凉气。

季裴意眼睛里的光再度亮起,在心里给莉莉比了个大拇指。他又往旁边看了一眼,捕捉到了傅庭绍脸上一闪而过的震惊,脸上的笑容越发张扬起来,翘着的二郎腿抖啊抖,浑身都散发着兴奋。

季裴意在心里头美美地幻想了一下,他觉得自个儿现在就像是古代逛青楼的大爷,傅庭绍就是这青楼的卖艺不卖身的花魁,他用钱砸人,总得逼得这花魁从了他。

“卧槽!!!季少牛逼!”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

季裴意迅速回神,眼睛才往桌上看去,就感觉手腕一疼,被人袭击,他下意识就是一拳过去,然后另一只手腕也被人捏住,接着整个人被按进了沙发里。

“傅庭绍!我□□大爷!你发什么疯,给老子松开!”季裴意大声囔道,双腿作势就要去踢人。

傅庭绍灵活躲过,满脸风雨欲来,眼中映着两团怒火,声音却还是沉稳令人安定,“季少的礼物还真是别致啊,傅某笑纳了。”

最后几个字他是一字一顿说的,简直是咬牙切齿。

季裴意神经再大条也该知道出事儿了,然而此时为了不丢分,他只能梗着脖子说:“行,你喜欢就好,不枉我辛辛苦苦挑选的一份苦心。”

傅庭绍猛地放开季裴意,坐回原位。

众人已经窃窃私语起来,个个眼睛发亮,浑身都散发着八卦的气息。

赚到了!赚到了啊!有生之年居然能等到季裴意给傅庭绍道歉,还他妈送了一份厚礼,厚礼里头还他妈有**玩具和润滑套子!

季裴意甩了一下手腕,撇着嘴望向桌面,下一秒,他的表情出现了瞬间空白,接着倏然起立,声嘶力竭地大骂道“草!谁他妈……”

谁他妈把这玩意儿放进去的?季裴意看着那几颗小跳蛋、那几管润滑、那两盒套,只觉得眼前发黑。

“懂,我们都懂,小意你不用解释了。”宗逸笑嘻嘻打断了他的讲话。

“你们懂……”懂个屁!季裴意这话又没说完,手腕就被傅庭绍轻轻柔柔拉住。

英俊的Alpha笑得一脸无害,笑容甚至有些迷人,季裴意背后一凉觉得毛骨悚然。

“好了,你的心意我感受到了,我非常喜欢,”当说到最后两个字时,傅庭绍的语气很重,“日后定备一份厚礼感谢这份心意。”

延伸阅读

紫海堂穴位减肥加盟  http://www.therackstar.com/gc0j.shtml
暂无

QLIQLI加盟  http://www.therackstar.com/g4zk.shtml
QLIQLI家纺是常熟市绮丽家纺有限公司经销商品,总部是毛毯、卡通睡衣、睡衣等产品生

斯诺安加盟  http://www.therackstar.com/aqyh.shtml
斯诺安平衡车总部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于休闲车业,电动平衡车的性企业。公司

新日电动车加盟  http://www.therackstar.com/6cr4.shtml
江苏新日电动车股份有限公司是主要从事电动车及关键零部件的研发、生产与销售的品牌江苏新

银百合加盟  http://www.therackstar.com/g69d.shtml
银百合饰品主要目标20岁至40岁,中国一线地市的现代女性,经济独立,有一定审美素养,

石家庄少儿英语培训加盟  http://www.therackstar.com/sfa4.shtml
石家庄少儿英语培训以权威的中美双专利技术、强大的课程自主研发能力为核心竞争力,推行系

玖记燕窝加盟  http://www.therackstar.com/qk6.shtml
玖记燕窝每位店员都经过产品知识、养身常识以及浸发、炖制燕窝的培训和考试,务求可以解答

爱璞商务酒店加盟  http://www.therackstar.com/ur9v.shtml
烟台爱璞商务酒店座落于市中心繁华地段,北临烟台火车站、码头,南与长途汽车总站相接,交

凯光加盟  http://www.therackstar.com/d95m.shtml
凯光童车是永康市凯光贸易有限公司经销商品,总部是中国凯光集团旗下的网络销售公司,主要

晶饰缘加盟  http://www.therackstar.com/py53.shtml
晶饰缘饰品让您的饰品充满个性,尽显魅力,晶饰缘饰品加盟代理,更让你创收滚滚来,轻松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轻音之唯的天使之章阴晴寒暑总见惯

    “王爷乃是今上兄长,封号熙宁。”张岚星听见李陌这样说,那么一瞬间,他心中涌起股无法言说的情绪。他慢慢松开手,想将怀中的人放下,可是却被抱得更紧了。楚水一双手紧紧扒住张岚星,整个人都好似要嵌在他怀里。张岚星微微吸口气,道:“您,王爷,您还是……”话未说完,张岚星觉着脖颈上有丝丝凉意,他一滞:“啊,怎么

  • 网王  和弦之音在线阅读第二节

    小跟班2“你是说打野?”“不然?”“哦。”连缦得到自家室友这般回答,外加先前她还有说,她男朋友能秒诸葛,除了打野位外,其他英雄,想要秒掉这个自带位移的英雄来说,是很难的。便下意识以为,这个打野的李白小哥,就是葛荟的青梅竹马男友。在葛荟接着要开口前,她发自于内心地说:“你男朋友,真的很厉害。”跟我们这

  • 向往的生活之大村长第二章在线阅读

    “咦!怎么这么静,好可怕哟!”这时良云生似乎又可以睁开眼了,他试着先睁开左眼,然后把左眼闭上,又试着睁开右眼,最后才把两只眼睛同时睁开。这世界太黑,只是这睁一眼闭一眼,还是两只眼睛同时闭上,亦或是同时睁开,并无区别。他似乎也可以说话了,但此刻并无可说话之人,只是想入非非。“唉!想不到我堂堂七尺男儿,

  • 海贼王之副船长守则在线阅读第八章

    如果有一天有人这样对我説:“你写的什么垃圾丫?!”我不知道自己会怎么应对,但我会这么认为:就算我写的是垃圾,那么它也将会是世界上独一无二且专属于我的垃圾,而且,垃圾回收转化后,是新能源。因为还是小学时代,所以情节总处于平平淡淡的界限里。小时候体弱多病,所以上课的时候总会被病魔骚扰。有一次上语文课,我

  • 三国:无双修罗第10章在线阅读

    那些圣人圣王看着这一幕,全身颤抖着,眼眸中流露出惊骇的目光。要知道,这可是一座生命禁区啊!葬仙墓,有方圆三十万里那么大,最高的山岳甚至能触及星空中的星辰,别说举起来了,就算有人能晃动一下葬仙墓都是惊世骇俗的事情。而叶秋呢?他只是轻轻的张开了手,而后就那么轻飘飘的举起了葬仙墓。这不是说……如果叶秋真的

  • 第五使徒在线阅读金毛灵兽 (中)

    第一卷疯狂异界第十一章金毛灵兽强打起精神站了起来,脸色悠然的对著巴特说:「巴特!把我们手上的这些东西暂时放在一旁吧!因为依此处的地势看来,它根本派不上用场。」巴特听从的把手里的支撑杆、零件放在草丛旁後走了过来,并接过我手上的其他零件放置一起。我把斜背在肩上的布包取了下来。熟练的打开布包,拿出一瓶容量

  • 西游之悟空屠佛记第9章在线阅读

    简池看着在自己身上的沈燕然那无耻的笑,十分淡定。沈燕然看他居然脸色淡然,没有预想之中的害羞,眉微挑:“怎么,还真想看哥哥*睡?”“啧,”沈燕然从上往下看他,目光一寸寸地扫过,越来越露骨,“看不出你年纪不大,色心倒是不小。”简池懒得理会他,很淡定地从睡裤的口袋里面掏出眼罩戴上,然后侧过身子准备入睡。“

  • 火影之王虚之召唤出个剑神 【改文后】(6)

    紫芒闪烁一息后,魔法阵爆发出赤阳的血红色。那红光很耀眼,散发着灼热的气浪。客厅茶几等处的摆件都被掀翻,而它还未停止!血红色蜕变为橙红色,少了几分戾气,多出几分和谐。直至下一秒!整个房间内金光爆发,高贵金光充斥着整个房间,苏一感觉自己的眼睛都要被闪瞎。“金色!是金色!!”露露激动喊出声。传说中的金色!

  • 我的悟性强无敌希总来探班

    “上头要来视察?”“对。”简柒月悠哉悠哉吃着车厘子,心道,那来就来唄,关我一个女二什么事?不会是…“这次是谁来?”她小心翼翼问道。千万、千万不要是他!“希总。”“他放着那么大的集团不管,跑这来指点江山?”张导笑,“话不能这么说,希总作为投资方百忙之中来片场看看很正常嘛,不过也可能是为了…”看某人。后

  • 红楼之贾赦庶兄妖族天师

    对于卫青山的回答,都在七叶的预料之中。对方费尽心机,千里追踪,就是为了夺回铜镜,可见铜镜的重要性,自然是不会轻易泄露铜镜的秘密。既然知道答案,七叶为什么还提出这个条件?他是为了试探出卫青山的底线,然后根据他的反应,推测出这面铜镜的价值?如今看来,这面铜镜的价值,恐怕比七叶想象之中的还要重要。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