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宠魔无度之步步逆神在线阅读第九章

作者:墨痕白 来源:言情小说吧

第二天是个好天气,盛颜醒来时看着外面幽蓝的天空,渐渐亮起来。昨夜的暴雨打得窗外芭蕉歪斜,宽大的叶片被撕扯成乱条。

“怎么每天都醒这么早?”他也醒来,在枕边轻声问。

“从小就这样,习惯了……”她说。时间还早,两人都不想起来,尚训在那里用手指轻轻地梳她的长发,看她的青丝一根一根从自己的指缝间滑下来。

“从今天开始,我把朝政交给你,你以后,就帮我管理政事吧。”他缓缓说。

她惊愕:“什么?”

“朝中事情繁琐,我要找个自己相信的人帮我,以后你跟我一起到垂咨殿去。”

“朝廷中大臣这么多,何必要我出去……”昨晚他说的话她并未在意,也从没料到自己要和政治扯上关系,慌忙说道。

他淡淡说:“我只信你一个,所以交给你。无论什么事情,全都由你做主,真有什么大事,和皇兄先行商量处理,派人告诉我一声就是。”

盛颜忙下床,跪在床前说:“臣妾万死之罪,臣妾不敢。”

他忙将她扶起,说:“我是说真的,你不要再自称臣妾,我与你,就像夫妻一般,你知道我向来是不知道朝廷的事情的,到现在连本朝赋税怎么收都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她低声说。

“你不用多理会,只要做个样子就好,以后,慢慢就能学会的。”他说到这里,一时心里难受,声音低哑:“以后凡事小心,想什么不要说什么,有事情的话,告诉我,或者母后。”他说。

垂咨殿十二位大学士,二十四位知事,早已经接到太后的旨意,知道皇帝身体不适,要让德妃来随身伺候着,所以看见她和皇帝一起过来,也不惊讶。

所有的政事一向都是由瑞王府先过目,有重大事情,瑞王府抄备一份,原件送来让知事和大学士商议,拟好几种批复后,送呈尚训过目,他在合意的批复上写准行,再发还瑞王府。

尚训让她坐在御书房的右侧几案,她耳边只听到那些学士与知事在低声商议。手足无措,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只好从旁边拿了本书坐在那里,看了几页,又抬头看外面,鸟语关啾,雀儿在树梢上来回跳跃。

远处开了一树灿烂的白色花朵,隔得太远,看不出是什么花,但是还是让她觉得愉悦。

她想,自己就应该是坐在那棵花树下绣花看书的,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子,与这些朝廷里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呢?

悄悄看了尚训一眼,见他兴致勃勃在看书,便偷偷取了个糕点,站起来走到殿外,给阶下大鱼缸里的鱼喂食。

尚训抬头不见了盛颜,忙站起来到处找,出了殿才见她坐在鱼缸旁边喂鱼,她把自己的手伸到鱼缸中,那些金鱼以为是食物,争着上来啄吸她的手指,她觉得痒痒的,低头轻轻笑道:“你们这些笨蛋。”

他站在旁边看了好久,看她像小孩子一样天真清澈的眼睛,倒映着水光涟滟,明亮无比。命运真是无法预料。如果自己父皇没有心血来潮替她赐下名字,如果母后没有做那个梦,如果宫里的人没有早一步到达,如果自己没有在她离开的那一刹那拦下她,不知道现在她会在哪里,人生会怎么样?

如果自己永远也没有遇见她,那么现在看着她的人会是谁?心口暖暖发热的人,会是谁?

盛颜抬头看见他,才意识到自己是要做正事的,慌乱对他一笑,抽身回去坐下。

她对政事没有兴趣,尚训知道。默然到她的旁边坐下,学士把个折子呈上来,尚训看也没看就转手给了她。

她坐在那里打开折子,看了几眼,又慌乱地抬头看尚训,尚训微笑示意她继续看。

“京畿督事杨放丁母忧,瑞王府拟副使张骢武代之。”她低声说。

“杨放母亲去世了?”尚训随口应道,然后问:“张骢武是谁?”

盛颜看后面推介说:“张骢武是京畿督事杨放副手,杨放离开时向朝廷推荐的。”

“为何不让另一个副手刘远志担任?”他问。

她知道尚训既然连刘远志的名字都知道,一定是属意于他,提笔要在折子上写的时候,尚训说:“不必写了,等下瑞王来的时候,你和他说一句就是。”

听到瑞王要来,还要她和他说,她惊得一下子抬起头来,却又不敢说什么,只是一张脸突然煞白。

他如同不觉,吩咐大学士几句,说自己到寿安宫去与太后商议立后的事情,一切政事请示德妃就好。

不管他们面面相觑,头也不回离开。

尚训到寿安宫时,太后正在与一个侍卫说话,看见他进来,让那人出去了,然后把自己手中的折子递给他,微笑道:“母后刚刚派人去查了德妃的底细。”

尚训接过折子看了几眼,还给她。

“对德妃,皇上尽可以放心。”太后笑道,“就看看今天投石问路,她到底有没有用处。”

他觉得她的笑容让他心里压抑,身在宫廷十几年,他不是没有见过推置猜忌,勾心斗角,但是从来都觉得与自己无关,可现在,他觉得无比疲倦。

只想要离开这里,到一个没有人看见的地方,自己一个人,只要一株梅花,半轮月亮,一辈子。

只敷衍得几句,外面已经有人禀报进来,说是瑞王进宫来了,现在到垂咨殿去见皇上。

太后微微笑着看他,问:“皇上要过去吗?”

他故作若无其事地说:“不用。”心里却急促地绞痛起来。

太后低声道:“那就和母后商议一下皇上立后的事情吧。此事理当越快越好。”

瑞王到垂咨殿门口,问守候在外面迎接他的大学士:“皇上来了没有?”

“皇上到太后那里了。”他们说。

他转身要到寿安宫去,又听身后说:“皇上今天让德妃娘娘帮他批政事,现在盛德妃在里面,老臣等真不知如何是好。”

瑞王怔了一下,慢慢回头看垂咨殿里面。

四月末的狂风,落花满庭。那条纤细的人影在帘子后站着,默默地看着他。风卷起坠珠纱帘,他看见盛颜的半张容颜,风乱鬓角,让一身的璎珞光华尽失颜色。

盛开在遥远彼岸,风烟凄迷中的花朵。

称呼都是既定好的,不用斟酌。

“见过德妃娘娘。”

“瑞王爷。”

一个在御案左侧,一个在右侧,各自默然无声。只恍惚听到初遇那一天的大雨,打在远远近近山原上的声音。

时间并不久,不过一个月前,只是人事已非。她伸去屋檐下接雨滴的手,现在拿着朝廷的黄绫折子,夔龙纹在她的指间若隐若现。明明一身绮罗,却只衬得一身寂寞。

她低声问:“关于京畿督事,瑞王爷是属意张骢武?”

“是。”他说。

盛颜把刚刚看的官员档案又翻了一下,低头看着上面的字,不敢看他:“张骢武原本是哪里人?”

“原籍柳州,二十岁黄州行伍参军,累功提拔。”他说。

与档案上说的一样,她又问:“张骢武现年多大了?”“四十三岁,正当盛年。”

盛颜暗暗诧异他的好记性,又轻声问:“据说张骢武当年在行伍中军功显赫,当时黄州知事刘松晔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他?”

他点头,说:“不过他的原配妻子在十年前去世,他便扶正了自己的第二房妾室,所以现在他的妻子是张余氏……”她漫不经心听着,他也似乎在自言自语。

一室安静。

或许是太过安静的缘故,他一时神情恍惚,眼前模糊看见三生池上两个人并立的身影,风乍起,吹皱一池湖水,于是他们的身影在水面上,动荡不安,舒展,扭曲,再舒展开,再扭曲。

听到她的声音,似乎在很遥远的地方传来,问:“刘松晔现在在哪里?”

“他从去年开始担任京城防卫使。”瑞王这样说。盛颜抬头看他,再问了一次:“瑞王爷属意张骢武?”

瑞王这才回过神来,听得她声音温柔,轻轻说:“本朝律令,有利害关系的两人不可以同时在一个要害部门,否则恐怕横生枝节。刘松晔在京城防卫,与张骢武现在虽没有了关联,但以前既是提拔他的人,后来又将自己女儿嫁与,还是避嫌为好。”

“但张骢武此人才能是有的,而且也得人心……”他说到一半,看她沉默的侧面,心里顿时万念俱灰,想,罢了,有什么好说的,我和她争这些小事情干什么?

于是说:“既然如此,德妃娘娘怎么看?”

她问:“还有其他差不多的人选吗?”

“和张骢武一起供职于京畿师的刘远志也还算可以。”他说。

她点头说:“那就他好了。”

自始至终,她不曾表示过自己一点意见,仿佛是瑞王自己顺理成章选择了刘远志。

瑞王离开后,她坐在那里等待尚训,盯着外面的洁白花朵,眼睛渐渐模糊。

但她马上就擦去了眼角的一点湿润,她问自己说,我有什么好难过的?我是一个妻子,自然是要爱自己丈夫的。凡事,都要站在自己丈夫这边。

就好像走上了一条岔道,周围全是深渊,那么你只能一直走下去,因为这条路,叫做命运。

那天晚上满宫都在传说,已经决定要让君太傅的女儿进宫,立为皇后。

从尚训那里得到确认,她默然无语,也不知自己该如何说。于理,她是该祝贺,于情,她的枕边人要成为别人的丈夫,这要她如何说。

见她这样冷淡,尚训心里有点失望,皱眉说:“我也没办法,现在朝廷中,除皇兄外,还残留有以前摄政王的根基,虽然摄政王已经去世,但是全天下都知道他的突然辞世,皇兄难逃关系。”

盛颜轻声说:“现在瑞王权倾朝野,而摄政王一派已经群龙无首,能成什么气候?”

“表面处了下风,但这一派的人多是台阁重臣,根基极稳。”尚训说,“中书令君兰桎,兼太子太傅。是摄政王旧属这一派潜在的首领。”

“皇上立君皇后,是希望朝中和睦?”她问。

尚训点头,盛颜低头不语,皇上娶君太傅的女儿,表面上是平衡这两派的势力,可实际上,平衡后暗地的相持恐怕会更激烈。

要开口说的时候,转念又想,这样的道理太后与尚训自然比自己清楚。其实朝廷里这两股势力相持岂不是最好?只要双方都没有必胜把握,尚训即使从来不管朝事,也自然有两派人替他计较权衡,他是不会有什么忧虑的。反倒是,和睦才可怕。

她不愿再加理会,无论如何,自己这样的出身,哪里能够奢望皇后之位?她只轻声说:“恐怕已经两更了,不如歇了吧。说这些朝廷里的事有什么意思?”

“无论如何,阿颜,我是喜欢你的。”他低声说。

她轻轻点头,说:“我知道。”她原本便无依无靠,现在有这样的名位已经很好,再也无所谓求什么,免得平白招来嫉恨。

六月,大赦天下,二十三日,立君太傅女儿为皇后,居永徵宫。

她与贵妃率后宫众人去永徵宫见过皇后,君皇后是极好的人,举止温柔,笑起来眼睛如同新月,年纪才十六岁,已经一派大家闺秀的仪态,言行缓慢,仿佛一字一句都是斟酌过几遍才说出口的。

第一次见面,每个人都是客客气气,也绝不会就此称呼了姐姐妹妹,每个人都克制,盛颜喜欢这样的疏离感,既然是没有什么冲突的人,也就尽可以安生过各自的日子。

回到自己宫里,她把带回来的那些各部立档看了几眼,天空就暗下来了。

下弦月半圆如梳。光华明亮。

站在殿口,只觉晚风吹来清凉,沁凉宜人。

今天是尚训娶妻的日子,从今以后,他有了正式的妻子了。

红颜未老恩先断,从来就是宫中的女人无法避免的事情,她未入宫前就知道。反正即使不是在宫里,在外面嫁给其他人,也会是一样的。女人,在可以随意三妻四妾的男人面前,从来就是孤独的。

这就是女人的命吧。

她这样想,一个人走下台阶,在朝晴宫中漫无目的地走着。

到库房前时,她停下来。想了好久,叫守库的人把门打开。

尚训有时候像个小孩子一样,有东西都搬到她这里来,这里有他赐的西域玻璃屏风,精致巧雕杂色玉,南海九曲珠。外贡的细镂空贴银花沉香扇十二把,他全都弄过来给她,说是一个月要换一把,这个月,应该要用镂刻荷花的这把了。她拣起来看了一眼,又放回去了。

最里面有他的秘密在,他不知从哪个库房里翻出来的古抄本维摩诘经,怕太后看见会被要去,就藏到她这里,可是放在了这里,他却又从来没有来看过一眼,也许他已经不记得了。用楠竹编成楼阁状的蝈蝈笼,怕别人看见笑话他养蝈蝈,也藏在她这,蝈蝈很快就死了,留下这个笼子,空荡荡在这里。

她到最里面的时候,看见了那个箱子。

她受封德妃时,瑞王送给她的礼物,她还未打开看过。

盛颜在箱子面前蹲下,仔细地看着,良久,轻轻伸手,将上面的紫铜横杠拨开,把箱子打开来。

一股极其浓烈的香气,向她扑来,这香气好像一整个春天的花朵沉淀凝结出来的精华,玛瑙琥珀般滴溜溜鲜艳浓烈,可也只有刹那,全部消散。

只有箱子底留着一堆玻璃碎片。原来他送她的是异邦香水,装在玻璃瓶中。但是因为搬运的人不留心,破碎掉了。

留下片刻香气,给她一个迷醉,转瞬即逝。

盛颜一直记得,尚训立皇后的这一夜,她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殿宇内,无法安睡,不知不觉,在摇曳的烛光里,整整走了一夜。

所有的地久天长,好像都是不可靠的。

只有那些遥远而尖锐的事情,尚训交给她的,朝廷,纷争,心计,才是真真实实存在的。

延伸阅读

卡乐尔加盟  http://www.co-legal.com/pd9q.shtml
卡乐尔毛绒玩具是以销售,设计,研发生产为一体的自主品牌毛绒玩具企业,公司秉承为消费者

东兴加盟  http://www.co-legal.com/dfi8.shtml
东兴厨具少售是上海秋叶原工艺品科技有限公司的产品,其公司隶属于东兴,东兴属外贸独资企

艾莱克国际教育加盟  http://www.co-legal.com/ggr7.shtml
核心竞争优势:课程、人才、培训、营销、运营一体化教学优势:教学体系科学完善,教学模式

海曼加盟  http://www.co-legal.com/nzx7.shtml
海曼机器人以浙江大学海曼机器人研发中心为技术依托,致力于工业机器人、智能小车物流系统

越美伦红酒加盟  http://www.co-legal.com/p0ap.shtml
越美伦红酒已发展成为名酒品种多的公司之一,原装进口葡萄酒品种多的公司之一,重量级酒品

达意优加盟  http://www.co-legal.com/p66u.shtml
达意优网站。在经济高速发展的今天,各商户、企业之间的竞争也日益白热化,以价格战为代表

钰狐金属餐具加盟  http://www.co-legal.com/yyo1.shtml
钰狐金属餐具是一家制造、销售重量级不锈钢西餐刀、叉、勺等餐具的企业。银狐餐具积累多年

爱家·品生活加盟  http://www.co-legal.com/p2ku.shtml
加盟信息介绍:爱家·品生活创意家居品牌定位:中档家居饰品的连锁经营。目前爱家·品生活

布朗英语加盟  http://www.co-legal.com/gahd.shtml
企业简介布朗教育集团(BrownEducationGroup)是专职儿童教育机构,是

玛克尔智控电供暖加盟  http://www.co-legal.com/auuh.shtml
“信念始于1921年,理想始于1999年”,这句话的含义总结和概括了玛克尔从美国到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青春果然是最猛烈的毒药在线阅读食牛之气

    蔡金简当时后退着行走,其实当那一脚踩下去后,她就已经意识到事情不妙。比踩中狗屎更加无法忍受的事情,当然是踩到了,结果还被别人看在眼中,而比这更惨烈的事情,无疑是看到的人,还开口告诉你,你真的踩到狗屎了。蔡金简不是心性浅薄的女子,更不是吃不得苦的娇柔千金,她身为云霞山山主的众多子嗣之一,能够脱颖而出,

  • 玄学大师是软妹在线阅读第4章

    “公子,这是百宝锦囊之中的一件法宝,名为玄黄宫,通体皆是用玄黄陨铁炼制而成,可避水火,正适合公子居住。”小青看向周易说道。周易没想到小青竟然想的这么周到,当即满意地点了点头。“公子,时间已经不早了,您早点歇息吧!”小青看着周易说道。周易抬头看着漫天的繁星,此时确实已经很晚了,当即点头说道:“好!”“

  • 超神学院:天帝归来第二章在线阅读

    那红色的小本本在眼前一晃而过,明姒就像看见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般,迅速伸手夺走,看也不看地往包里一塞。梁现倒是好整以暇,慢悠悠道:“不打开来再看看?”“看什么?你的脸吗?”明姒低低环起手臂,“免了,我怕看了睡不着。”“我有这么英俊?”他手肘搁在车窗边沿,偏了下脸。明姒没好气地跺脚:“梁现!你还要脸不

  • 复出从密逃开始第6章在线阅读

    “三哥,宁儿是我的后半生,你照顾了我的前半生,不要撇下我的后半生,宁儿只有被你照顾才能让我安心!”肖默盘腿而坐,嘴角一丝饱含沧桑的微笑若隐若现,平静的目光仿佛看着窗户纸,却透过窗户纸看到了从前。“瑾萱,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九泉之下我见了你母亲,怎么跟她交待啊?”肖默眉头微微一皱,露出一丝愁容。知州府

  • 隐墓师在线阅读第8章

    周五。伯流光在给韩叔送饭时,发现在他旁边蹲了一个非常雄壮的男人,他膀大腰圆,手臂上的体毛极多,穿着牛仔裤和黑衬衫。他的眉毛很粗,嘴唇也厚,给人一种憨厚老实的感觉。伯流光走进后轻轻喊了声:“聂叔。”聂远丰,是当年参加灵子化的人中,成功的三人之一。然而,他却是当初那群人中唯一一个抱着自杀的心态去的。聂远

  • 斗破三千在线阅读第二章

    第二章但是整个山脉也就在那一瞬间彻底的崩塌,彻底的掩埋了一切。这是一个黑暗的天,无数的妖怪在战斗着,惨烈的战斗正在进行着,数不清的鲜血正在流淌着,数不清的妖怪头颅被斩断,四肢不健全,各种颜色的鲜血流淌在地上,而今天就是西之国征服整个西方国家的势力的开始,这是一场无与伦比的战斗,其中牵涉的势力数不胜数

  • 军嫂养儿记[七零]之灵脉池

    青云观主和青木两人抬着巨石跃过小溪,便直奔溶洞灵池而去。灵石用藤条固定在简易担架上,此时两人已到溶洞下方,两人同时运动真气,青云观主轻喝一声:上,两人便同时往上方溶洞跃去,几个起落,便已到干枯的瀑布悬崖处,上方便是青木道人一掌轰开的溶洞入口。两人在此稍稍停了片刻,歇了一歇,便再度向上方洞口跃去。地面

  • [青云志]花眠公主突袭查房

    由于是第一次干这种翻墙偷香的事儿,李遥废了老大劲儿,才终于是翻过了围墙去,见到了藏在围墙脚下等他的云翠,这时的李遥,也压根儿就没把王闯的话放在心上,只是一心想着偷香窃玉,继续他入夜的时候,和云翠在柴房里没完成的事儿。而墙下藏着的云翠,一见到李遥,她便是忍不住冲动的往李遥怀里扑了上来,搂着李遥又是亲又

  • 见我夫人不容易在线阅读第九章

    “你们是公公我精挑细选出来的,容貌才情都是一等一的好,但是,有一点不要忘了,不该说的话别说,不该看的事别看”他便是这几天来一直教导着秀女的王公公。殷雪看着不远处的那个又即将开始长篇大论的公公,想着桃花林中的师傅,想着自己都出来半个月了连慕容枫的面都没有见到,心便开始烦躁....“等会就要见皇上了,记

  • 地狱之主的女婿之新刀

    “哟,我是鹤丸国永。我这样突然降临是不是很惊讶?”从锻刀炉里被唤醒,借托审神者灵力化为人形的时候,鹤丸国永如果不是凭借着契约间的感应,甚至没能第一眼认出自己的审神者。外表俊美出色如同付丧神一样的审神者,安静地站在一众刀剑付丧神中间。他微偏着头听着身旁的烛台切光忠说话,表情安稳平和,气质沉静的像是雨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