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重生之荒野求生往事不能如烟

作者:隅隅 来源:晋江文学城

“少奶奶,我劝您,还是算了吧,回去吧,对您,对您肚子里的孩子,都好。”管家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打着雨伞,走到裴娜身边,作势要拉着裴娜的身子起来。

裴娜没有做声,她的表情,是那么的冰冷,身上也是那么的冰冷,其实,在她的心中,早已经天寒地冻了。

裹了裹身上的衣服,摸着自己圆鼓鼓的肚子,裴娜心中有千万个苦千万句累和心疼。

她的嘴唇是如此的干涸,青紫色。

眼神是那么的空洞,那么的绝望。

管家不禁也倒吸一口冷气,原本那么明**人,被称为本区公主的裴娜小姐,竟然会没有尊严不顾一切,变成这个样子。

“少奶奶,就当我求你了,你不为你自己想想,也要为肚子里的孩子想想啊,何苦和自己过不去呢?”

摇摇头,裴娜有片刻的昏厥,但是她不能够倒下,死死地咬住自己的嘴唇,

声音是那么的渺小和无助,“管家,少爷,少爷,他一定会见我的,对不对?我怀的,是他的孩子,不是么?”

管家的手,在那一瞬间,彻底无力了,他的眼睛里,不知道是泪水,还是雨水。

“少奶奶,您何苦折磨自己呢?少爷,少爷他,他说了,除非您生产,不然他是不会见你的。”

裴娜心中很清楚,那个少年,从十岁那年初遇他,他不过是个不起眼的平凡小子,却坚定地对自己说,他有一天总会娶到自己的。十八岁那年,她,沈裴娜,本区区长的女儿,本区的公主,下嫁给他,他信誓旦旦地说道,他会成为最优秀的女婿。他的誓言,从来没有让人失望过。

“他是不见我,还是不敢见我?”裴娜冷笑了几声,眼泪,哦,眼泪又流出来了,多少次了?多少次的眼泪了?记不清了,自从知道自己最小就爱着的男人,自己枕边的男人,给她编造了十多年的谎言,她的眼泪,变得如此的廉价。

身子柔弱到不行,裴娜的心,已经被撕成很多块了,千千万万块。

“出来!你给我出来!出来啊!”裴娜嘶声裂肺地喊着,她必须见他,必须必须见他!

沈家,算是被这个男人摆了一道了,曾经是掌管着本区金钱和政治的沈家,不过数年,一件又一件的丑闻,议会一桩又一桩的弹劾,A区的大帝已经收回了本区的军队领导区,一切都是温水煮青蛙,一点一点地麻痹着沈家的人,直到大家惊觉过来时,一切都晚了,沈家,不但成为本国十二区的笑柄,连姓沈的人氏都会订上耻辱印,成为黑带人的一列。

这些,沈裴娜已经不在乎了,如果他要的是成为本区的区长,他已经得到了。

可是现在,自己的父亲,年迈的父亲和兄长,沈家所有涉及本区各行各业的男丁,都受到了议会的弹劾和控制,罪名,很快就要下来了。

让坊间津津乐道的是,告发人,正是区长的乘龙快婿。

母亲已经到了疯了的地步了,整整骂了裴娜三天三夜,说她引狼入室,说她会天打雷劈。

天打雷劈又怎样?她只要现在屋里的男人可以撤回他的控告,那样,父亲,舅舅,大伯,小叔,所有人,都有救了。

整个沈家,钱和权是不可能有了。

但是二十几条人命,就握在自己手中了,确切的说,她现在除了求这条饿狼,她什么都做不了。

她已经没有精力,没有时间,没有力气去计较,为什么完美到不行的老公,会这样害他们家,她只知道,她唯一的*注,便是她怀中足月大的孩子,如果他还有点点的人性,那么,长辈们还有得救。

“老公,你出来啊,难道你忍心看到我们的孩子一出生就没有外公么?你忍心么?老公,你难道忘了,当初是谁一手提携你,让你在政界中如鱼得水的?到底是谁?你从黑带人摇身成为白带人,一切都是因为沈家!你为什么,就算你有天大的恨,为什么,不放我的父母一条生路?”

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几乎是嘶声力竭般,最后,无力的瘫坐在地上。

雨,好大,如同被罩在一个超级大雨帘中,痛不欲生。

一双高跟鞋款款而来,沈裴娜的心,咯噔了一下。

“是你,你的主人准备要见我了么?”在赫然的“沈氏”两字的政厅大门外,沈家大千金竟然跪坐在地上,如同一个落汤鸡一样,就在一个月前,被当地杂志被评为最幸福女人的沈裴娜,此刻真的是个讽刺。

“少奶奶,代理区长说了,让我带您去花间别墅等候,他现在正在开会,正在讨论将‘沈氏’变为‘崔氏’的计划。”秘书说的很轻,还是让裴娜的眼神,黯淡了下来,她笑了笑,“代理区长?呵呵,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中不是吗?我还能够奢望什么呢,一切对于我来说,都是个梦,他肯见我便好,告诉他,我等他,我会一直等他,如若他不肯见我,我和他的孩子,他将会永远的失去。”

眼前貌美的女子是他最得力的助手兼秘书,以前也不过是自己家奶妈的女儿,对他和沈裴娜之间的事情,几乎是全程见证,她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然后将一个信封递给了沈裴娜,道:“少奶奶,少爷他,有很多不得已的苦衷,您,不要太逼他了。”

不逼他?

那谁又不来逼自己?

一切的一切,不过是个笑话。

信封里有地址和钥匙。

现在的他,是本区最炙手可热的政界宠儿,有了沈家原本的经济大厦,还有大义灭亲的毅然壮举,现在不管是上层还是民众,都是极其拥护他的。

他一直都是一个野心勃勃的人,一直都是。

到了花间别墅,沈裴娜没有心情去欣赏美丽的布景,只是忧心忡忡地到了房间里,在二楼的阁楼踱来踱去,每走一步,都感觉自己的身子又重了几分,肚子里的孩子完全感受到了母亲的痛苦,不停地踢着母亲。

一个小时过去了,又一个小时过去了。

裴娜如同热锅里的蚂蚁一样,局促不安。

当夜幕慢慢降落下来,她眼神的绝望,越发深沉。

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来了。

是妹妹安娜的电话。

“妹妹?”

“姐,你到底在干什么啊?爸爸和舅舅被判死刑,其余的叔叔伯伯已经被判无期了,本来和我们一直是世交的王叔叔想要保释他们,结果在庭上突然送来了一份文件,不仅落实了爸爸和舅舅有草菅人命的罪状,一桩桩一件件,明日执行死刑,都说是姐夫的秘书亲自送来的。姐,妈妈都疯了,我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只有十五岁的安娜哭的那么的无助。

而裴娜手中的电话,就这样,掉在了地上。

腹部传来了一阵常人难以承受的绞痛,完了,难道孩子要出生了?

裴娜整个人快要支撑不住了,歪歪斜斜地走到门前,却怎么也打不开房间的门。

她被锁了?

脑袋里一片空白,环顾四周,此刻她才发现窗户都是上锁了的。

因为刚才来的时候太过焦急,哪里注意到这些?

一波连着一波,裴娜立即闻到了一股子烧焦的味道。

窗外,火苗蔓延过来。

失火了。

她几乎是爬着,抓到电话,却一格信号也没有。

桌子上的钥匙,明晃晃的刺痛了双眼。

信封,钥匙,锁门,大火。

这不是个意外,这是精心策划的一场谋杀。

“是你!”

恨意,已经爬到了沈裴娜的心中,原来,不仅仅是沈家的长辈,你早已下了杀心,我和孩子,你一个都不会放过。

火苗越来越大,裴娜用尽最大的努力,还是只能躲在角落里,汗水涔涔,咳嗽不停。

还有双腿处,流下的血迹。

孩子,母亲对不起你,没有保住你的外公和叔叔们,更没有保住你。

眼神里倒映着越来越大的火势,沈裴娜冷笑了一声。

“我裴娜竟然有这样的下场!若我活下来,这一笔笔帐,我必定要和你算的清清楚楚!”

闭上双眼,她这一生,真是个笑话。

原来,爱情,就是个谎言。

那么的伤。

延伸阅读

依丽莲露女装加盟  http://www.davidandlaurie.com/nzaf.shtml
依丽莲露女装主营牛仔、休闲裤,典雅而浪漫简约而清新,为您缔造炫的流行时尚。在搭配衣服

皇室洗衣加盟  http://www.davidandlaurie.com/7jw.shtml
皇室洗衣是深圳市洁威洗衣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创办于2013年,是深圳规模最大且自动化

小依共享洗衣加盟  http://www.davidandlaurie.com/uyqi.shtml
小依共享洗衣是福州恰同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品牌。采用“硬件免费、服务收费”的方式,

复合加盟  http://www.davidandlaurie.com/pefo.shtml
河北复合材料有限公司始建于1979年10月,地处枣强县南环l路黄金地段,公司占地面积

品鉴酒加盟  http://www.davidandlaurie.com/nb5i.shtml
品鉴酒销售有限公司系泸州老窖公司品牌运营行销机构,下属第四品牌部管理。重点负责泸州老

艾美尔电动车加盟  http://www.davidandlaurie.com/sh6m.shtml
随着节能减排的大趋势日益深入人心,电动车这一关系国计民生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绿色交通工

ade加盟  http://www.davidandlaurie.com/b24x.shtml
ade加盟详情南通芸彩纺织品有限公司主要经营:家用纺织品、针纺织品、服装及面辅料、家

雅秀加盟  http://www.davidandlaurie.com/xywi.shtml
雅秀工艺品位于浙江义乌,义乌被联合国,各省市银行等国内外权威机构确定为各省市大市场。

大悟寿眉加盟  http://www.davidandlaurie.com/b2tl.shtml
大悟寿眉加盟详情湖北省大悟寿眉茶叶有限公司原为大悟县万寿寺茶场,始建于一九六三年,公

帝科逊加盟  http://www.davidandlaurie.com/axk6.shtml
帝科逊平衡车是数字显示设备、消费电子设备、光电产品、通讯产品、集成电路、半导体、软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不离不翌四在线阅读我没有队友

    我打开了手机中和荷尔.荷斯的私聊界面,第无数次催促起来。【我】:你们到底什么时候来狙JO家人????【我】:[甜甜圈焦躁不堪.gif]在乔家大院都住3天了,虽然是很安全,但毕竟寄人篱下,荷莉太太和乔瑟夫老东西都很和蔼可亲,可每天都要面对来自卖鱼强的死亡凝视和超强无敌压迫感实在有些累人。简而言之,我在

  • 我带大佬躲猫猫在线阅读第9章

    “哼!你是家主还是我家主,竟然连我说的话都不听了,难道你还能认为,我这好不容易的到手的家主位置我会让你于你吗,就是算到时候你能在一次将之前的事情上演一遍,哼哼……”水墨的黑夜,陈官普站在自己的房间中,看着外面的一片世界,心中忿忿的想到,嘴角上露出一阵诡异的微笑。汉阳国的一处偏僻小镇历阳,陈官林带着众

  • [海贼王+SCP]赤犬家的021在线阅读第十章

    裴修看着好感度抽风一样涨到了90,心道果然如此。好好的不涨,非要虐一虐才肯涨。如今已经到九十了,只要再涨一点,就可以开始进行最后一步。最后这一点想涨上去,其实很容易。裴修看了眼别墅,没有需要收拾的东西。很好,可以开始了。然后,他离开了这里,随便选了个地方待着。没有通知卫平,也确认没被任何人发现行踪。

  • (霓漫天重生)漫天,飞雪之第七章(7)

    中秋佳节,早起的夏洁安排好婆婆和放假的儿子,孤零零地骑着自行车上班去了。头发花白,身形佝偻的婆婆在孙子陪伴下,坐在小院墙下的藤椅上。浑浊而落寞的目光中有一丝渴望,更有一丝等待。老人消瘦而憔悴,脖颈上有很深的皱纹。腮帮上有褐斑,褐斑从脸的两侧一直蔓延下去。年轻守寡,多年操劳,老妇人手背粗糙得像老松树皮

  • 采臣和小倩在线阅读第3节

    “赞美法蓝!快看,是神音系的新生美女们来了。”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虽然神音师在米兰魔武学院也是一个偏门职业,但却不得不承认,选择这个职业的女孩子几乎都是美女。顿时,十一位美女成了全场的焦点。正在进行新生注册的其他系学员们目光都集中过来。不论在什么地方,美女的杀伤力都是极大的。原本都在排队的新生们顿时

  • 我能看见手感值在线阅读第10章

    沈墨愣愣的看着对方,对着对方突如其来的温柔有些不知所措。急匆匆的说道:“记得,记得,我记得的。”苏衍:“记得就好,这么久过去了,当时你还那么小,我还担心你认不出我来了呢。”说完,为对方紧了紧披风的系带。沈墨看着对方温柔细致的动作,这些是自己之前想都不敢想的,同时又有些疑惑,对方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么,

  • 大唐之最强开发系统第7章在线阅读

    “难道折磨我一个还不够、你非要把我周围的人都伤害了才肯善罢甘休吗!”苏筱雅越说越急:“殷天昊、你放过他,得罪你的人是我,我一个人来还!”“我惩罚违规的员工天经地义,轮不到你来管。”殷天昊咬了牙,漆黑的眸子盯着她,重重道。看见她这么护着那个男孩他就恼火。那种小男生有什么好的,就因为他帮了她那一点忙!“

  • 嫡女承爵第5章在线阅读

    “吼!!!”剧烈而响亮的龙吟声,响彻了整个海市,附近数公里的市民被惊醒,纷纷走出门,随即被眼前的怪物,彻底吓得呆滞。眼前这个怪物实在庞大了,超越了所有人的想象。远远看去,如同一只魔山矗立城东区,遮掩了月光,如一座夜幕笼罩整个天际。巨大的身躯,足有数层小楼般高大,浑身都被巨大的骨头包裹,没有一丝血rò

  • [网王]破晓在线阅读第四节

    周余激动地秒回:“卧.槽新闻是真的啊?可以啊你,对方是谁?圈内的还是圈外的?”本来只是手快,没想到周余这么敏锐,陆叶陷入了纠结,周余是他和章知默的共同朋友,几乎见证了自己完整而艰难、最后以失败告终的追妻路,他并不想欺骗友人,可又怕说出来会惹得对方一惊一乍,恐怕下半辈子都会被他取笑。正纠结着,周余又发

  • 梅霍大陆传纪第4章在线阅读

    夜幕下的东海,苍茫无垠。半空中有月。月光被揉碎了撒于海面,海水披上了银裳跳起了舞蹈。前起后伏,左晃右摆,偶又在原处打个回旋......那条孤单的竹筏,如同一个柔弱青涩的少女,不经意间也被带入这律动中,毫无忤逆之力。唯有扬起的一面白帆,还透着它些许倔强的意志。他闭目盘膝坐于筏上,身边紧挨着张飞。这小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