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毒液:吞噬进化第四章

作者:社会饼干 来源:飞卢小说网

第二天一大早杨府上上下下都忙作一团,七皇子萧晟烨的亲兵来报皇子一行人中午就会到达长陵,到了就会下榻杨府。杨员外显得格外紧张,而杨锦笙看上去很是高兴,仿佛等了很久一般。

终于,在晌午时分家丁慌慌张张的跑进大厅大喊皇子来了。随后杨员外带着所有家眷来到正门跪迎七皇子一行人。江一安贵在最后面,他忍不住抬头瞄了一下大吃一惊,他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阵仗,前面有四个大内高手骑马打头阵,后面五个高手保护皇子后方安全,中间就是七皇子的马车,车头由四匹马拉着,一群侍从和丫鬟则是步行紧跟其后。其实江一安如此吃惊是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贵族出行。由于七皇子不受宠的原因,他的一行随从只是普通贵族出行的标准罢了,皇帝出行阵仗可是比这大十倍不止。

七皇子下了马车之后杨员外赶紧带着家眷大喊“恭迎七皇子大驾!”

“都别跪着了,起来吧!”七皇子语气温和倒不像一个皇室后人,让人感觉有一丝儒雅。江一安心想这皇子倒是没有什么架子。

杨家家眷听到这话都赶紧起身分开两边站着。杨员外赶紧领着七皇子往大厅走去。

“不知殿下此次前来长陵要呆多久,小民已经在东边的小院为殿下一行人准备好了休息房间。”杨四虎边走一边给萧晟烨说到。

“最近在乐阳待着实在乏味,想着来长陵狩猎散散心,大概两三日就回都城吧!”

“殿下多呆一些时日吧,我们长陵的几个商贾准备为殿下设一场晚宴,容我们准备一些时日,殿下晚宴过后再走也不迟。”

“晚宴就算了吧,来到府上本来就已经叨扰员外了,这还要劳烦员外准备晚宴多不合适。”

“哪里的话,殿下肯赏脸光临寒舍杨府已经是蓬荜生辉了。”

说着就到了正厅,江一安一直在观察着这个七皇子,他不像自己脑海里想象的王公贵族一般不可一世,为人谦逊,言语低调,或许这是因为不受宠在朝里言谈举止格外小心的缘故吧。要是他是一个平民百姓我们或许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吧!江一安心里想着,从小到大他没有一个朋友。

丫鬟已经把之前泡好的茶提了上来。萧晟烨坐在正中间的位置,杨四虎则是坐上了偏座。正在他们讨论狩猎的相关事宜的时候杨锦笙来了。

“小民杨锦笙见过皇子殿下。”杨锦笙做了一个屈膝礼。

“锦笙不必客气,哎呀都长这么高了,去年我来的时候还像一个小姑娘一样才一年就这长这么高了。”看得出来萧晟烨很是喜欢这个杨家小姐,这杨家小姐好像也挺中意这个皇子殿下。

“好了,锦笙你先下去吧,我跟皇子还有要事相商!”杨员外说着就把女儿打发下去。

“小女子这就先行告退。”杨锦笙做了一个屈膝礼之后就下去了。

“殿下你看我这女儿如何?”杨四虎倒是开门见山的说道。

“锦笙这个姑娘我很是喜欢,知书达理,善解人意。”萧晟烨倒是毫不掩饰的答到。

“小女正值二八年华,若是殿下不嫌弃就许配给您您意下如何。”

“不满员外所说,我此次前来正有提亲之意。聘礼都在马车上。朝中各个大臣都觉得我没有继承权,父皇至今没有立储都不屑与我有任何交情。承蒙员外看得上,在下必当感激这份恩情。”

“殿下德才兼备,文武精通,人品又难能可贵,若不是身世问题有何愁立不得储君。老夫不求殿下你能君临天下,但求你能与小女携手一生。这次你会乐阳就让小女跟你一同前去吧!”

“好,我定会好好对待令嫒,不负员外知遇之恩。”

“好吧,想必殿下一路舟车劳顿辛苦了吧,要不先去客房休息片刻待晚膳时间我们再聊。”

“那在下就先行告辞!”

江一安在门外听完他们的谈话之后对这个七皇子的好感又多了一分。为人谦逊,德才兼备倒是有做天子的气质,若不是身世原因他倒是很想与这个七皇子共谋天下,立储夺嫡。

延伸阅读

嫁了个权倾朝野的病秧子痴狂 【为国产科幻助力,求支持】  http://www.bjjzby.cn/swsd.shtml
若是纵身往前一跃,那到底是堕入万丈深渊,还是只身飞往了一个解脱困惑的旖旎之境,眼下的

[我的英雄学院]那位暴躁老哥,最佳匹配了解一下?之虞美人  http://www.bjjzby.cn/gt03.shtml
听到龙既明这样似有似无的回答,梁安歌苦涩的笑了笑,有一些落寞地看了眼龙既明。转而又恢

太虚公寓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bjjzby.cn/yuft.shtml
大约过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史密斯太太终于停止了哭泣,只是表情依然十分沮丧。“史密斯太

六万里凡尘之幸福的烦恼?(9)  http://www.bjjzby.cn/yky7.shtml
不知在天上飞了多久,龙林只知道他饿了,好想吃饭喝酒睡觉,好饿,好困。“道长,我好饿,

重生之青阳洛的日常拜访米未央父母  http://www.bjjzby.cn/auir.shtml
冷轩在心里想着:“我们早就不是第一次见面了!”不过他没说而是道:“我下一次回来就是春

特种兵:明星集训365天之二等天赋棕色之光  http://www.bjjzby.cn/ukgk.shtml
“这测试算是预选赛了,本人想要得到影技,看来是非参加不可了!”神秘男子语气凌厉的说道

阶下美人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bjjzby.cn/yp3g.shtml
盛苹苹朝下一看,一边下意识朝后一退,“哦,对不起,我真没看见。”沈惊鸿将鞋面上的灰尘

悲剧邂逅成就毁灭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bjjzby.cn/n9z1.shtml
沉默了许久,幽姬面上的黑纱微微动了一下,但看不出她的表情,只听她幽幽地说:“宗主,你

西游:锦囊系统第七章  http://www.bjjzby.cn/pjip.shtml
好好地做一桌子酒菜等尚回来一定要好好地与他把酒畅谈一番,田心提着盈盈步伐再次向小屋走

遗迹之尊冷暖自知  http://www.bjjzby.cn/utxf.shtml
陆晓雯最爱吃糯米团子,特别是总统府后街那家沁余面点坊的糯米团子,全南京,也就这家有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上掉下个云中君在线阅读嫁衣

    崎岖弯延的山路,一行人步履蹒跚的来到了芦墟谷,空气弥漫着燥热高温,颇有几分温泉的味道。不待众打量周围奇特的环境,就看到了此行的路程尽头。远处站着俩人注视着李岚涛,见其身后带来十几名随从,静静的等待他们过来相会。“哈哈哈哈,李侄儿,此次有劳你了,来,咱俩来喝上几壶。”见对方开口招呼,李岚涛恭敬的弯腰回

  • 重生之绝世巫神在线阅读第6节

    “你是秦柏玄?真是老天开眼啊。”神秘人狂声大笑,眼中掺着些许眼泪,显然是太过激动,嘴唇有点颤抖,道:“你可以说已经是个不复存在的人啦,撼动你干嘛?我只要把你的后人和一些相关的人扼杀掉就可以。”“就凭你?”棺木传来一丝不屑的声音。“我一个人当然不行,为了今天我足足筹划三千年。”神秘人的声音变得有点嘶哑

  • 武霸鸿蒙之为什么你还记得我(2)

    周末就这样过去了。宁韵然来到了“蕴思臻语”,开始了一天的工作。“蕴思臻语”是本市的第一大画廊,在全国也能排进前五名,旗下签约的知名画家和新锐画家无数,同时也有许多收藏家的珍品在这里展出和寄卖。宁韵然作为一名毕业没有多久的海归硕士,负责更多的是画展的前期方案的撰写和翻译。这里的办公室都是开放式的,就连

  • 民国繁花梦在线阅读第5章

    从健身房里出来的时候,杜华的脸上多了一个红彤彤的巴掌印子,他似乎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不敢抬头。秦云则在一边用杀人的眼光狠狠地瞪着他。沈蓉蓉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以为秦云跟杜华之间有什么误会,道:“你这是干什么?好端端的打人!”秦云用凛冽的眼神瞪了杜华一眼,充满了警告的意味。杜华做贼心虚,为了表示关

  • 唯一龙神第九章在线阅读

    第九章:命运启听完欧阳玉说的话,公孙羽廷静静的看着她,一句话也没说,他该不会不知道说什么好吧?欧阳玉小心的打量着他,心里有一丝不安。“若是如往昔那般,我便不会问你,但今天的事不一般,当然,如果玉儿信任我,我可以什么都不说,你也什么都不要问,我来安排就好”公孙羽廷拉着欧阳玉坐下来,自己动手为两人沏了两

  • 系统让我去养鸡第6章在线阅读

    龙飞终于可以叹口气了,因为他弄死那头烈火大猪,本来自己可以减少一些伤害的,龙飞非得玩些杂技玩些高技术含量的东西,才让自己受了这么重的伤,不应该呀,不应该呀,若其不然,身上不可能这么痛,痛的我心更痛啊!这时候的龙飞几乎是奄奄一息,它却与大脑当中的系统相联系联系问问。“喂,臭系统有什么方法可以让我的伤势

  • [综英美]成为女装大佬的正确方式下葬

    万沧凛有些疲累的靠在沙发上,考虑下对她道:“晓静,你父亲很伤心,我们要不要把你现在的状况告诉他们。”她摇摇头,表示不用。万沧凛见她摇头,有些心疼的伸出铁臂把她搂进怀中,接着道:“他是真伤心,他还是在乎你的。”他说完,感觉曾晓静玉臂抱紧自己,知道她不想谈论这件事,心里叹口气。两人沉默一会儿,起身回卧室

  • 枪平天下在线阅读第3章

    密集的竹林之中,有一方人工开辟的空地,此时在那空地之上,一名身着黑色劲衣的少年,手擒一把无名黑剑,正在埋头苦练。少年约莫十五六岁,一袭黑发随身舞动,与那黑发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少年那苍白的肤色,看上去令人有些不太舒服,静动之间有晶莹的汗珠从鼻尖一滴滴滑落,在那依然残留着几分稚气的眉宇之间,还透露着几分淡

  • 遁甲仙第1章在线阅读

    初秋,天气微凉。江海市,南城大道高速公路服务区旁,站着一个身材巍峨挺拔男人。五官凌厉,棱角分明,神情冷漠地俯瞰着整个江海市,浑身上下散发着凛冽的气息。“大帝,可以出发了!”一道身影贴近过来,低声提醒道。良久,此人才传来回应,“走吧,庭生。”“十年了,有些人也该下地狱了……”语气平淡无奇,好似……一言

  • 血宋之再遇

    顾衍从噩梦中惊醒,一身冷汗。说是噩梦也不恰当,在梦最初的时候,他看到了自己和楚亦瑜,自己紧握着他的手,两个人在清冷的月光下前行。圆月倒映在水中,夜莺隐藏在黑暗中歌声嘹亮,天边的萤火虫星星点点,风吹开飘荡的芦苇。他牵着楚亦瑜,一步一步地向前走。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走,也不知道目的地在哪。也许,梦中的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