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龙珠之我是孙悟饭之黑衣隐现(5)

作者:小莫 来源:飞卢小说网

比武场,人头攒动,人声鼎沸。这就是小城的中心。实际上这是一块广场,除了几块擂台。环绕广场建立了各种酒楼,商铺。广场上也有各种卖吃食的,卖玩具的,走江湖耍把式的。最热闹的就是擂台周围,不时爆发出叫好的喝彩声。这一片人流量特别大,所以不时有穿着官衣的武士巡逻其中。两个巡逻武士正趾高气扬地走着,不时指东骂西。

忽然其中一人指了下远处,然后和同伴交流了一下。两人向那边奔去,老远就扬手高喊道:“慕公子.....”及到近前,两人双手持剑,躬身持武士礼道:“慕公子,花小姐,您二位来啦。”

来人正是慕天彦一行人,他们是来赴王四的约。慕天彦摆摆手示意他们不用多礼,问道:“武都头,于都头,今日你们二位巡逻啊。”

这武,于二人是县里的队正,虽统属于县令大人,却是得之于慕家的提携。所以二位,也差不多算是慕家的门生。二人对慕家这位小公子,极为殷勤。

那武都头抢着说:“是啊,没想到今天竟能碰到小公子,是我们的福气。”

“小公子,今日前来是想找人切磋武艺?”于都头也不甘落后。

“是啊”,慕天彦淡淡地道:“王四那小子,到了没有?”

“原来公子是约了王四公子比武呀,那公子肯定是手到擒来呀,预祝公子马到成功。”武都头道。

于都头叹息道:“可惜了,我指望着公子能指点我几招呢。上次公子指点我之后,最近我感觉武艺大有进益。这段时间不见,公子的武艺怕是更上一层楼了吧。”

武都头暗骂无耻,自己也好不示弱地道:“我也盼着公子能指点一二呢。”

几人说话间来到了擂台外围,两位都头招呼手下搬来两张椅子,让慕天彦和花语曦两位坐下。自己却伺候在一旁。两人心安理得坐下,慕天彦道:“对付王四那小子也费不了多大劲,呆会儿,陪你们过过招。”两人称谢不已。

远处三层酒楼上,一扇窗户内坐着两人。皆相向跪坐,中间桌上煮着茶。两人皆身着黑袍,头戴斗笠。一看就知不是好惹的。一旁沏茶的小二,专心沏着茶,一眼不敢看二位。

“你很怕我?”忽然一个黑衣人开口。

小二手一颤,手中茶水倾倒在了桌上,忙惶恐道:“对不起,对不起,客官,小人没见过世面。二位的气势太足,小人,小人......”

黑衣人把手一摆,制止了他说话。说道:“你不用害怕,我们俩路过此地,办点事而已。”他顿了一顿,接着又问道:“小哥,可是本地人?可否给我们讲讲,本地可有什么有意思的人或事。”

小二挠挠头,聂聂道:“二位客官,小人是本地人。不过小镇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每天发生的事情成千上万。不知客官想听哪方面的?免得小人拿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污了大人您的耳朵。”

那黑衣人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才道:“你就说说,这镇上的大人物吧。”

那小二便娓娓道来,“镇上最有权势的,莫过于王家,慕家,花家。这三家的家主,在镇上都是呼风唤雨的人物。”

“哦,你具体说说这三家怎么个有权势的,还有你刚刚说了这三家。怎么没提县令,难道你们刘县令,还没他们有权势吗?”

小二略略犹豫,朝后瞅瞅,看是否有人偷听他们谈话。那问话黑衣人拿出一锭银子,放在桌上说:“你放心,这又不是什么秘密的事情。我们也不会到处说,不会有麻烦的。这个赏你”

小二眼睛一亮,便又开始说起来,不过声音压低了点:“大人说得不错,县令对我们小民来说,自然是了不起的大人物。但是对于三大家族来说,又不算什么了。这三大家族在镇上盘踞几十到几百年不等了。家资巨万,家族子弟也遍布各行各业,势力盘根错节。而且,这三家背后都有人。每任县令上任,都要到三大家族去拜码头。不然政令都出不了县衙。如今城防队的几大都头,都是三大家族的人。”

“这慕家崛起的时间最短,不过几十年时间,现在声势却堪堪压过其他两家。慕家几十年前,不过是一个中等小门户,现任的慕家家主,听说当过大元帅的亲兵。后来立了功。功成还乡,又得了大量赏赐。这几十年经营下来,愈发昌盛。压得其他两家都有点抬不起头来。唯一欠缺的,就是崛起的时间太短,根基不深,人丁也有些单薄。嫡系血脉如今三代单传。”

“王家在镇上扎根几百年了,家族人多势纵,临近几县都有王家的势力。势力渗透很广,不弱于慕家。听说,王家的后台是丞相。”

“哦,我怎么不知道.....”,那黑衣人古怪的一笑打断道。

小二讷讷不知道该怎么说,那黑衣人却摆手道:“继续说,那花家呢?”

于是小二又说起花家的情况:“花家雄霸镇上也有些年了,没王家古老,但肯定比花家悠久。听老一辈说,花家也曾风光一时无两。现如今,略逊于慕,王两家。大概是花家后台没慕、王,两家硬。听说花家的后台也是朝廷重臣。虽然不及元帅和丞相,但听说,亲疏关系却胜过慕、王两家与后台的关系。是花家的一个亲戚。”

三家各有后台,谁也奈何不了谁,相互竞争,又相互合作。虽然时常勾心斗角,相互倾轧。倒也维持了这三足鼎立的局面。

突然,另一个黑衣人指着窗外问道:“那小子是谁?谱还挺大。”小二抬眼望去:“那好像就是慕家公子。没错,就是慕公子。旁边的那位小姐就是花家小姐。”原来黑衣人指的就是慕天彦一行。

初始问话的黑衣人也来了兴趣,看向窗外问道:“你确定是他们,他们现在可是背向我们的。”

小二笃定道:“错不了,虽然看不见他正脸。但是旁边小厮,丫鬟正是这二位的。还有那两位都头是慕家的人。只有慕公子才会这么殷勤。这慕公子平时很喜欢来这玩。说起来,这慕小公子在年轻一辈中也是顶尖人物。”于是他又把慕天彦种种事迹说了一番。

一直问话的黑衣人边听边边看了片刻,说:“这慕家小子和花家小妮子关系看着挺好呀,两家是不是有联姻之意啊?”他好像自说自话,又好像问小二一般。

小二却点头道:“应该是,两家虽未公开承认,但是镇上这样的传言不少。”

两黑衣人意味深长的对视了一下:“怪不得王家着急了。”小二一怔。什么?王家着急了。我说过吗?还没等他深思,那黑衣人又问道:“你刚刚说慕家小子要被神仙收徒的事,你再把这事仔细说说。”

小二笑道,“原来二位客官,也对这种神仙志怪的事感兴趣呀”。于是小二又急忙把听到过的传言讲了出来。中间那黑衣人打断提问数次,小二也是道听途说,于是说得磕磕拌拌。

良久,待小二退去后。黑衣人开口道:“折别将军,你怎么看?”那叫折别的半晌开口道:“虽然,很多细节不清楚,但是有老神仙在幕府住过一段时间是无疑的,至于收徒否,那也是可能的。而且,是与否还那么重要么?”

“折将军说的是,不过这样一来,倒是便宜了王家。咱们白白给他当了刀。”

“孙副尉,此言差矣。怎么会是白白呢?王家既然利用了我们,自然要付我们报酬的嘛。”说完,意味深长地笑了。孙副尉恍然大悟,一同哈哈大笑起来。“折将军,高见。”

过了一会,两个黑衣人从茶楼离开。出得门时,听得有路人对旁边一个人说:“快走,听说慕公子和王四公子要比武了,咱们去看看。”

另一人道:“我们来打*谁会赢,我*慕公子赢。”

之前那人道:“滚,我也*慕公子赢。”

两黑衣人相视一笑,没有说话,离开了。

......

擂台上,两道人影你来我往,翩若惊鸿,煞是好看。慕天彦有些气喘,看着对面拍来一掌,鼓足一口气,脚步不停。只一晃,便闪过这一掌,来到敌人后方,闪电拍出一掌。那人便向前飞出丈余远,然后摔倒在地。周围一片叫好之声。

半晌,那人才爬起来拱手认输:“慕公子果然家学渊源,我自蠢这段时间有所进步,还是不敌公子。”

“于都头,太谦虚了。我也只是险胜而已。你再支撑片刻,输的人就是我了。”慕天彦很有风度道。

“公子太谦虚了,公子连战两场,我已经拣了大便宜了。要是单打独斗,我早就不是公子对手了。”

两人说着下了擂台,武都头早已经在那迎着了。“公子以一敌二,轻松胜之。只怕假以时日,就晋级初级武士了。”

慕天彦很是高兴,故意道:“两位将军不会是故意让着小子的吧?”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两人不过是各领十数人的都头,被称为将军也很高兴。却故意板着脸说:“公子,你看我还敢让吗?不让都成这样了,我这只胳膊现在都还抬不起来。”

武都头也道:“我也是。公子你那一脚,真是又准又狠。”说着揉揉屁股,一瘸一拐。

慕天彦向二位致歉:“小子学艺不精,下手不知轻重。误伤了两位将军。回头去卢管家那里支一笔伤药钱,改天再置酒给二位赔罪。”

二位连说,公子太客气了。

此地的比武场是较技所用,为了激励国民向武之心。所以提倡点到为止,不许用兵器,避免刀剑无眼。而且按规定,打伤了人,也要付医药费。除非双方各自受伤,或者事先约定。这也是为了不让较艺平台沦为私斗场所。

忽然,慕天彦看到了王四。招呼了一声。王四也是刚来不久,见着慕天彦打败了于都头,后来又听说,之前还败了武都头。心下有些怯了。但是来都来了,也不能怂。双方约定,待慕天彦休息片刻,然后擂台上见。

延伸阅读

迈格伦加盟  http://www.recinmexico.com/sthm.shtml
品牌文化迈格伦户外用品qq:870246488迈格伦户外品牌所倡导的户外活动精神是:

钻之恋珠宝加盟  http://www.recinmexico.com/sxzl.shtml
钻之恋珠宝是一家以珠宝首饰为主业,集宝石和稀贵金属探测开采、加工销售、设计服务为一体

振华气模加盟  http://www.recinmexico.com/dzjx.shtml
振华气模从事气模生产,制作广告气模造型媒体,充气拱门气球等。充气水池框架水池等...

远洋加盟  http://www.recinmexico.com/p6my.shtml
远洋海参有限公司是一家集养殖、海参捕捞、收购、加工、销售为一体的海产品企业。主要产品

洁王加盟  http://www.recinmexico.com/n5q1.shtml
洁王纺织装饰拥有创新的技术人才;具有现代化的企业管理理念;通过了ISO9001:20

广州品牌女装折扣店加盟  http://www.recinmexico.com/g6fm.shtml
暂无

三思珠宝加盟  http://www.recinmexico.com/sys0.shtml
三思珠宝(叁思珠宝)北京市三思品格珠宝有限公司是专业的红珊瑚、黑曜石及珠宝的设计、加

智乐加盟  http://www.recinmexico.com/yojy.shtml
智乐飞船于2001年7月份成立于广州,前身为丹麦宝隆洋行儿童部,是一家自1994年起

MZD美甲加盟  http://www.recinmexico.com/su07.shtml
尚美(上海)实业有限公司,是一家系研发、销售为一体的知名企业。目前公司全部负责以先进

胖乎乎加盟  http://www.recinmexico.com/nw5d.shtml
胖乎乎服饰生产经营大尺码上衣、裤子、套装、裙子等,适合各种层次的胖体人群。自主生产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樱花树下你曾经的爱职业操守都被狗吃了

    律景炎淡漠地扣住她的下巴,仔细打量着她,沉静的眸子忽明忽暗。分明这么像,就连左脸上那颗褐色泪痣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可如果是她,又怎会沦落到酒店来做这种事?“律爷,可以松手了吗?”洛汀颤抖着声音问。男子沉默了须臾,仿佛已经在心里确认了什么,倏然扯唇一笑,捏紧她的下颚:“交易结不结束,给钱的那个人说了才算

  • 你好,邬先生之第六章

    好了,下课吧。”铃声响起后,上完课程的老师就离开了。随着老师的离开,又已经到午休时间,课室也渐渐的吵闹起来。“白夜,你去哪?”赛丽见白夜起身离开座位就出声询问。“没事,我只是要去让一些人知道,别人的所有物是不能乱动的。”白夜淡淡的走向前方那些聚在一起的人。“什么啊,我什么时候是你的所有物啊...”赛

  • [搬文]叫你们班魏无羡出来(魔道祖师同人)在线阅读第六章

    这时,施太傅哪里还不明白顾倾一的真正目的。他手颤抖地指着顾倾一,差点没直接吹胡子瞪眼,“你这小女娃,居然敢算计老夫我。”“夫子谬赞。”第一次见闻人笑便想揍他,对摄政王府的大门莫名熟悉就好像来过一般,诸多疑点都让她不得不想办法见一见这王府的主人,传说中权倾朝野的摄政王。老夫没在夸你,施太傅山羊胡子又翘

  • 爆宠狂妃:妖孽帝君,请留步第3章在线阅读

    清晨,太阳从东边山头上慢慢地升起,火红的阳光照耀在连绵起伏的qun山上。山脚下,宽阔的柏条河从远处奔流过来,汹涌的浪涛撞击在堤岸边的岩石上,溅起一排排高高的浪花。河岸边的公路上,两辆轿车从山下往上急驶,前面一辆是黑色的桑塔纳,后面一辆是蓝色的福克斯。驶到一个三岔路口,两辆车一前一后地停在了路边上。岔

  • 浮生醉之寻缘三生之大事可定!【第一更,求鲜花,求评价】(7)

    利州城内铁骑纷纷,百姓无不惶恐,街道巷尾全部充斥着孩提的哭泣声,卫兵在街上推推嚷嚷,那为首的将领大声呵道:“胆敢私藏逆犯者,斩无赦!”一名妇孺抱着哭泣的孩童急急忙忙的跑回家中,丈夫问道:“外头发生什么事情啦?”那女人惊惶未定,说道:“好像是什么豫州什么将军造反,被杀啦!”男人惊疑的眼神之中露出了一丝

  • 西游之唐僧之路在线阅读第七章

    当年武暨为了掣肘南过锦,暗中将觅云抓走以此为胁,他为了以防万一并没有将觅云关在松云顶,而是寻了一处不知名的小村落,南过锦派人苦找七年却都杳无音讯。寄风奉命调查多年,终查到些许蛛丝,她一路追查至关押觅云的村落,以武逼问知情村民,这才得知觅云在被关押期间寻机脱逃,但却被武暨手下一路追赶,最终,溺死于眼石

  • 邪皇天尊在线阅读第五章

    拧巴就心烦,这一段时间,甄美总时不时和李响挑衅,也奇了怪了,要在以前,李响可不让着甄美,你声音大,我比声音还大,现在李响完全变了个人,不管甄美怎么吵怎么唠叨,李响就是个笑呵呵,要不就是一遇上甄美要开吵时就上前一把抱住甄美娇小的身躯,然后亲热一番,甄美身子一酥软也忘了吵架这回事了。李妈生活的改变真真改

  • 大唐贵女沦落七十年代在线阅读第七章

    叶榆这次回来的具体时间并没有告诉家里人,除了因为不想让他们为此多费神,也是因为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安排好外面的一切,将重心转移到国内。本来,叶榆以为至少还要再过一两个月,却未想提前了这么多,就踏上了这片土地。这一切还是要感谢温珩闫他们的相助,想到这里,叶榆笑了两下,自己这些年在国外也算没有

  • 女主她偏爱我[穿书]之吓死宝宝了(9)

    京城最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顶级酒楼——太白楼,装修得古色古香的豪华包厢中,大林同学一人独占一桌。各种山珍海味、鲍鱼海鲜流水般被一帮小二们传上来。“小二,给爷再来碗鱼翅。熊掌也再来只!”大林同学一遍不停嚷嚷着,一边吃得满嘴流油,大呼过瘾。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酒足菜饱之余,小二哥一边殷勤地递上一杯香茗,一边

  • 我的贞子哪有那么可爱之新任务打鬼胎(3)

    陈风冷喝一声:“还泡在水里干什么?难不成想让这水鬼宠幸?”几个女生如梦初醒,屁滚尿流的往岸边冲。水鬼见人要跑,咧着满嘴是血的恐怖大嘴,咆哮道:“谁也别想走!你们是我的!”“哼!”陈风目光一冷,口中的六字大明咒戛然停了下来,伸手抽出一条白晃晃的铁链,“哗啦”一声铁链响起,这声音一响,那水鬼身子一颤,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