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世界不可能这么疯狂之沉西村

作者:泪干风过 来源:纵横中文网

故事稀松平常。沉西村一直与世隔绝,过着如同世外桃源的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彼此之间邻里往来和睦和谐,相亲相爱。

一日,村落里来了个外来者,外来者是位女性,年方十五,正是可以出嫁的年纪,俏皮可爱,活泼灵动,说是阴差阳错进了这村子,说是一来就很喜欢这个村子,想在这里生活下去。

村子里的单身汉竞相争逐,今天送条鱼,明天采个花,后天唱个歌。女性和其中一个她喜欢的男人在一起。

牵了手,拜了堂,吃了酒,洞了房。

第二天,村子里有一个人死了。那人死的不一般,身上并无伤痕,就像他只是睡着了。

但他的确是死了,没了心跳,没了呼吸。

男人死了,但这只是一个开始。紧接着,更多的人都陷入了这如同沉眠一样的死亡。

剩下的村民恐慌起来,叱责是那个外来少女把灾祸带来了这里。

不知是从谁口中先说的,据说把这个外来少女烧死,便可保剩下村民无忧。即使听到了这种流言,承受了很多村民的恶意,少女在这段日子里,每天都努力帮助剩下的村民们。

一个村民说,你帮我采药吧,我要村庄西面的药。

她去了,因为她也心怀愧疚,甚至隐隐怀疑是不是真的自己把灾祸带给了这个美好的小村庄。

记忆里美好的小村庄注定成为过往,少女一来到村庄西面,就被村里的男人们抓住,他们把她绑起来,要烧死她。

少女惊恐,不想死,她还想和自己丈夫共度余生,哭着求饶。

男人们狞笑着,说她没有余生了,但是可以让她今天体会一下有很多个丈夫的感受,保管她这辈子能走的满足。

身体被按住,一个个的进入,是村民来自死亡威胁恐惧的释放。恐惧让人失了神智,死亡的阴影让人蔑视道德底线。

然后她被烧死。

那时候,突然少女丈夫站在古树后静静观望,听见村民的哄笑声。昔日友善的村民,突然变得面目可憎,口里说着下流的话,表情淫邪,让人恶心。

少女尖叫着,说,如果我丈夫在这里,他一定会出来阻止你们这些畜生的。你们不得好死,永不入轮回。

听到少女尖叫和诅咒的他什么都没做,只是安安静静地站在那看,看着村子西面人头攒动,他们脸上带着快意的笑,是心底恶魔被满足的真心实意的笑。过了一个时辰左右,柴火伴随着噼里啪啦的声音,有烟雾升起,他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泪水蜿蜒而下。

因为他也怕死,他心里也隐隐想着,如果自己妻子死了的话,是不是这个沉睡的死亡阴影就能消散?再说牺牲了她一个,救了村里那么多的人,这不是坏事。这是大义。

至于没有阻止那场集体的恶事,少女丈夫自我安慰。他想,如果少女发现自己也在那里,也在那里看着她被烧死,她该走的多绝望。不如就当自己从来不知道这一切,不让她发现自己的踪迹。

令自己厌恶的伪善充斥着少女丈夫的心里,但他怎么也没办法冲出去阻止这些。

村庄地面开始逐渐变得滚烫,有火焰从土地钻出,灼伤了人。火势越来越大,村庄变成火海,村民忙着逃窜,但是逃不出去。

突如其来的火焰惊醒了丈夫,他疯一样的跑出去,只看见自己心爱的新婚妻子变成了黑黢黢的炭人。

火势越来越大,丈夫慢慢走到少女尸体旁边,泣不成声。那火焰也仿佛有灵性,唯独避过了他。在针对全村的灾祸中,他毫发无伤。

夏小甜听完,觉得有几个地方比较奇怪,“当初那少女为什么会能够进去那与世隔绝的山村?为什么会有人睡死过去?为什么村庄会突然起火?为什么村民逃不出村庄?”

女弟子安抚道,“你且听我说完。”

原来,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一个小妖导致的,那妖说厉害也不厉害,说不厉害也厉害。它能体察人心,能让人类短暂的陷入沉眠,时间不久,也就一周多一点。而且当时它能控制的人类还得是那种普通人类,一点修为都没有的人类它才能控制。除此之外,它没有任何技能了。

那村庄存在千百年,与世隔绝,不知道是哪个上古大能设置的阵法,这村庄进不去出不来,若要从村口出去,也只会来到另一边的村口,就像一个循环。

小妖馋那阵法里的灵气,想吃,但是它只能远远看着这村庄,进不去。正好村庄灵气化形,小妖便知道该怎么做了。

村庄里有一个小祠堂,他们会定时供奉,少女就相当于这个祠堂里滋养出的灵化形**。村灵生来没有记忆,只下意识的守护村庄,与村庄状态同等,荣损一致。如果少女被烧死,那么村庄也会葬身火海。

它卡着时间,让人们逐渐陷入沉睡,看着少女被施暴。因为少女被侮辱了,她对这个村庄产生恶意,所以不再具有“村庄守护灵”的身份,她就能伤害这个村庄。但她死前深爱自己丈夫,故他逃过了一劫。

村庄被焚毁,守护灵消散,阵法损坏,小妖开心的吃掉了阵法里的灵气,成长成大妖。

“那少女丈夫带着愧疚死去,成为鬼,终日在这沉西村里飘荡,企图找到他的妻子。”女弟子讲完,从宽大的袖口里拿出个陶制水壶就开始喝,喝完豪迈一抹嘴,“你朋友估计和他妻子有点像,所以被抓走了。”

夏小甜:“那我朋友会在哪?”

“反正肯定在这个村子里,师傅和师兄都很厉害的,一定很快就能找到,我们俩保护好自己就行。你朋友应该是被那个大妖给恶作剧,所以才睡了一周,她没事,你别担心。也是多亏那大妖出手,我们才能抓住它。听了它的供词,还知道了有沉西村这么个村庄。”

天亮了。

“时辰已到。”

在梦境里飘的钟牧听见了这句话,在现实中成功睁开了眼。

睁开眼,面前是两个修仙之人,为首的男子气势不凡,身形逼人,眉眼如冰雪,看起来冷冰冰的。另一个应当是为首男子的弟子,虽然看着恭顺,但是眼里是对师傅的满满嫉恨。

“两位仙长好,请问阁下见到我的同伴了吗?”钟牧勉强坐起来,拱手。

“嗯。”为首的人应答钟牧,钟牧没错过他身后男子眼里的错愕和打量。

看来这个为首的家伙平时不喜欢搭理人。

钟牧基本确定这两个人的身份了。

为首男子自我介绍,“本君乃渊虚派清寒道君,你资质不凡,我有意收你为徒。”

钟牧并不想搭理对方,只想找到自己的小伙伴。

“多谢仙长抬爱,请问阁下见到我的同伴了吗?”

为首男子似乎是鲜少被人拒绝的,面上依旧清冷,但细看会发现清冷下的无措。他略带茫然的看向自己的男弟子,并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种情况。

早知道自己师傅性格的男弟子无奈向前一步,拱手,“在下乃清寒道君坐下大弟子,逮宁。刚刚你所问的好友是不是一个穿着粗布短打且长得不高,眼睛很圆的小女孩?”

“是。”

钟牧眼神热切了一点。

“你身体才被大妖魇过,比较虚弱,不适合多动,我去把你朋友叫来吧。”逮宁脸上笑了下,恭敬一倚身,退了出去。

屋内只剩下钟牧和清虚道君,钟牧冷静的看向清虚道君,她对这个人很是熟悉,在那次数过多的轮回中,她无数次以不同的角度见证了这人。

寂静的屋子内,钟牧突然说,“阁下乃修道者,还是清心寡欲些好。”

清虚道长望着钟牧,忽的笑起来,如昙花一现,“那你想当我弟子吗?你很合我心意。”

钟牧想,这句话和上一次并没有任何区别。

“得看我朋友想去哪。她想去哪,我跟着去哪。”

那边,女弟子自顾自的说着,眉飞色舞,完全没注意夏小甜蹲坐在墙角,对她的话丝毫不感兴趣。

“我和你说,抓走你朋友的估计就是当初这沉西村里唯一没有被烧死的丈夫,他在这里孤独老死,但是这村子你也知道,出不去的嘛。就算他死了,灵魂也入不了轮回,所以就痴狂成魔啦。亲眼看着自己心爱妻子受辱被烧死,他不疯才怪呢…”

逮宁走来,敲了敲女弟子头,“湛双,我让你看着人,你就是这么给我看人的?”

女弟子湛双调皮的一吐舌,“哎呀,师兄,我这不是看着小妹妹她很消沉,想找点好玩的事情和她说嘛。”

“你这叫好玩的事情?别把人家小姑娘给吓到了。”逮宁话音未落,就感觉到有一阵风经过了身旁。

“钟牧!”夏小甜看见不远处的钟牧正摇摇晃晃向她走来,连忙跑过去扑到她怀里。

“我都找不到你…一直都找不到,只能等别人把你找出来…这感觉一点都不好受…”夏小甜委屈巴巴,眼睛蓄满泪水,看起来亮晶晶的。

所以,如果我变强了,我是不是就不用再经历这样无望的等待?我是不是就能保护你,而不是眼睁睁的看着你昏睡在面前,却无能为力?

夏小甜暗自下了决心。

延伸阅读

云天下加盟  http://www.simpleobjectaccessprotocol.com/paap.shtml
云天下测速仪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深圳市云天下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诚信、实力和

谷常丽加盟  http://www.simpleobjectaccessprotocol.com/gqla.shtml
谷常丽古筝艺术学校,由谷常丽老师始创于2005年.自建校起始终遵循着严谨治学、严格管

山堤咖啡加盟  http://www.simpleobjectaccessprotocol.com/xie.shtml
随着时代的发展,咖啡已经是成为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饮品。有这样一个咖啡,可以让你在书

川井家纺加盟  http://www.simpleobjectaccessprotocol.com/dhi.shtml
21世纪是品牌竞争的时代,品牌的背后是文化。川井家纺将继续传承创新专注团结的文化基因

爱语文一对一加盟  http://www.simpleobjectaccessprotocol.com/64xx.shtml
爱语文一对一隶属于北京易思语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目前在国内,以语文单科教学为主,并且自

aikaya爱卡呀加盟  http://www.simpleobjectaccessprotocol.com/xzt4.shtml
aikaya爱卡呀儿童安全座椅成立于2009年,位于山东省青岛市。是一家生产销售韩国

谷英加盟  http://www.simpleobjectaccessprotocol.com/x6y6.shtml
暂无

高力发智能路灯节电器加盟  http://www.simpleobjectaccessprotocol.com/ssag.shtml
高力发智能路灯节电器招商——公司简介深圳市高力发科技有限公司是golevaer机电集

节水灌溉设备加盟  http://www.simpleobjectaccessprotocol.com/ni01.shtml
山东莱芜节水灌溉设备有限公司www.jsggsb.com是国内早,产品规格全的节水灌

金凰珠宝加盟  http://www.simpleobjectaccessprotocol.com/gwus.shtml
武汉金凰珠宝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8月的武汉金凰珠宝股份有限公司,于2007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神族纪典在线阅读第9节

    林松感觉到孙晓冲这个人不错,说话直,很热情,值得深交。孙晓冲用手挠了挠脑袋,笑了笑说道:“我老家农村的,家里穷,兄妹好几个,也没啥大理想,就是想找个出路,提干考军校就甭提了,我学历不够,希望能转个士官吧,你为啥来当兵。”孙晓冲说话很直,没有那种壮志豪言,但是很实际。林松没有那么多的理想,他只想报仇,

  • 玄幻:开局扮演昆仑神将第7章在线阅读

    似是注意到了裴衍之的视线,前方的姜折微忽然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望向他,脸上的笑涡还未散:“怎么啦?裴卿?”他微微弯着唇,眼睛里的光亮闪闪的,面容纯白如初开栀子,小鹿似的眸子里笑意还未褪,像一泓清泉般透明又清澈,那样能一眼望到底的坦然。裴衍之那双黑眸阴影般沉郁,静静凝望着少年魔尊,汤泉宫里的气氛一时间

  • 强袭战神在线阅读第七节

    天澜大陆的大势力情况可分为,两朝三宗四道途,五岛六山七学府!除了两朝外,其他的排位并无先后强弱之分,只是为了方便说明,才有了这句罢了。这两朝指的便是幽影帝朝和天狼帝朝了,天澜大陆最强大的两方超然势力!明面上已经确定了拥有帝君级大能的无敌势力!隐隐凌驾于其他几大势力之上的存在!两大帝朝就像是天澜大陆的

  • 雪心奥特曼第4章在线阅读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留言请按…”赵祈拿着白色的话筒,挂也不是,不挂也不是,郁闷地苦着脸,抬头看向站在旁边办公桌的女子,白色的高跟鞋,米色的筒袖衬衫,白皙嫩滑的肌肤,美丽的俏容,黑玉般的头发随意地用一支银色的发簪固定住,额前的刘海有意无意地扫过黑色的边框眼镜。感觉到她的视线,笙欹侧过头,眉头

  • 火影里的大筒木在线阅读第二章

    “这是怎么一回事?”洛阳有些不知所措,乍一看还以为这是幻觉呢?不过再三确认,眼前的一切真实无比。眼前光幕上关于叶雨柔的讯息是真实存在的,不是幻觉。“我的金手指终于出现了?!!!”洛阳眼中闪过喜色,随即心念微微一动,光幕上的讯息再次一变。人物:洛阳天赋:十倍悟性武道境界:淬体二重天【低阶武徒】力量:2

  • [综武侠]天下第一非要和你一般见识呢?

    “张小姐,总裁通知你来上班?”向成轩的助理张明打电话给张芊芊。“你谁啊?”睡梦中的张芊芊很是不爽,上什么班啊?自己哪来的工作啊?“我是向总裁的助理张明,总裁说让张小姐九点前务必到公司报道”张明继续说道。“报道?向总?九点?现在几点了?”张芊芊一愣神的想到,不会是那个腹黑的向大总裁帅哥真的要让她做什么

  • 仙剑中的我之悲欢离合(3)

    窗外,是美丽的江南景色。一路,坐船从苏州到扬州,在到如今的这个连书琴也不知道是个什么的地方的小镇,而至于走了多久,也早已分不清楚。当然,她不可能是孤身一人,只不过,也和孤身一人差不多了。和她在一起的,当然是那位全叔叔。直到如今,书琴也还都没能弄明白,他,到底是个什么人,又和自己有着什么样关系?命运,

  • 剑歌录在线阅读她骨子里也有傲气

    不比陆绍谦和左忆,左麟翼整个人心浮气躁,一直留意陆绍谦跟左忆的动向。——陆绍谦帮左忆购选了大量的衣服,还带着左忆去吃饭。就跟陆绍谦在左家跟他说的是一样的,当然左麟翼也没忘让人注意到他们的表情,派出去的人给出的答案是:小姐和陆绍谦就好像是恩爱的一对夫妻。左麟翼没注意听前半句话的内容,却高度的紧张在了“

  • (红楼+小李飞刀)林氏有女之活在当下(1)

    2056年.天朝大连。海浪拍打着这个迟迟不肯入睡的‘婴儿’。生活在现实生活中的人,总有这样那样的无奈。李乐永在这个繁华一片的大都市里,仰望夜空的繁星,遥望钢筋混凝土中穿行的人们,哪家的灯火在等着自己闪耀呢?看着万家灯开灯灭,李永乐总有寄生虫一般的感觉。就像溪流之中一片落花,荷花塘中一团浮萍,也许此刻

  • 水神被贬了在线阅读第3章

    迈向死亡的步伐第十九日星期日阴以后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就写在第一章的第一篇里,我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就是左肩膀和胸口隐约的还有点疼,救妹妹的计划制定好了以后,我闲来无事便顺手去翻旧衣服的口袋,那衣服已经被挠的不成样子了,不仔细看的话就和一块破布没什么区别,我也只是漫无目的的瞎翻,想找找我的军刺,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