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哈利波特魔法世界 等爱在线阅读第四章

作者:斯殿家的团子 来源:飞卢小说网

曲儿年纪小,大家都喜欢逗他,云姬便想跟他开个玩笑,猛地拍一下他的肩膀道:“做甚呢?”

“哎呀,我的妈!”曲儿似乎受了很大惊吓,浑身一抖,将手中的小木桶都掉了。

云姬没料到会将他吓成这样,慌忙帮他捡起木桶,那木桶出乎意料沉甸甸的,云姬费了些力气才提起来。

“云姬姐姐,人吓人吓死人呢。”曲儿拍着胸口,面色惨白,显然真的被吓坏了。

云姬将木桶递还给他,笑道:“还不是你自己心里有鬼,偷偷摸摸才被吓到。”说着指指木通道:“这是从哪个宫里又偷了什么来,怕人看见么?”

“哎呀我的好姐姐,可小声点。”曲儿着急地用一根手指放在嘴巴上:“我可没那毛病,让掌事公公听见了还了得。”

“这是全嬷嬷要的东西,估计也是不好见人的,让我偷偷拿进来。我这一直紧张呢,你还吓我。”

“全嬷嬷?”云姬不禁皱皱眉头,心道:她何时又添了这毛病,开始在宫里倒腾起东西来了。许是冷宫待了几年,连最初的体面也忘了。

便也没说什么,只拍拍曲儿道:“那还不快去,晚了小心挨罚。”

“哎,那我先去了。”曲儿说着,提上木桶匆匆走近后面宫人的宅院。

奴才们此时也在用饭了,院子里飘出饭菜的香味,云姬却并没什么胃口。方才的烦闷还在胸中无法舒缓,干脆趁着各宫主子都休息的时候,往御花园溜达去。

御花园很清静,由于是午饭时间,连打扫的奴才也不见踪影。

云姬沿着广阔的湖边慢慢踱着,秋日的阳光洒在身上依然暖意融融,很是舒服。

湖面上的水鸭、野雁大概准备南飞了,扑棱棱地在水面上不停地飞上飞下捕捉小鱼。

这休闲静谧的的氛围,让云姬心中的郁闷少了很多。她踏上湖中心弯弯曲曲的折桥,看着那些鸟儿飞上飞下,惬意自在。

“嗯?什么味道?”云姬纳闷地抬起手来,嗅到一股有些刺激的火油味。

“这是从哪儿来的。”云姬嘟哝着,走上折桥中间水榭轩的台子,那里有段台阶通到水面,她蹲下来洗了洗手。

水榭轩只有主子们才能进去,今日依然关着门,云姬自然以为里面没人。方站起身来要离开,却听得一个男人的声音从水榭轩中传出来。

“……据说淑妃娘娘已经在父皇那里讨要了东门和南门的管辖权。”

接着一个冷冰冰的声音道:“秦王呢?他作何反应?”

“不清楚,不过前日见过他,他曾对臣弟说只想守在外城,做禁卫军的后备力量。”

“若果真如此,御林军也至少会驻守外城的四门。”

“那也不足为虑吧,还有另外四门股数我们呢。再说,外城固然重要,但毕竟不如皇城。”

“谁说不如皇城。”冷冷的声音道:“二弟,你别忘了,父皇怎么起家的。远在北疆尚能破京城,何况外城近在咫尺。”

“臣弟倒觉得,虽然淑妃专横跋扈,但三弟一向还恪守本分。他说要去外城,看样子应该是在回避皇兄的锋芒,并不想逾越雷池。”

静默片刻,冷冰冰的声音再次响起:“先静观其变。明卓,借这月换防,将飞虎营调回静安门,防止生变。”

“是,皇兄。”

云姬听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且不说两人聊的内容本就不是她该听到的,光是那个冷冰冰声音就让她已经浑身不自在了。

云姬缩着身子,蹑手蹑脚地站起身来,想悄无声息地离开。

“何人在此偷听?真是大胆!”一个太监突然从水榭轩另一头走出来,厉声喝道。

云姬吓了一跳,还危机回答,水榭轩的门已经被“砰”地推开,两个贵公子立在门口。

为首那个的面色极其冷峻,身着蓝底缎面绣蟒纹袍服,腰间一条云纹金丝腰带,头上一顶镶白玉的金冠。

乌黑的头发光滑利落地束在金冠里,用一根龙头金簪别住。两条金黄色缎带从金冠上垂下,落在线条完美的面颊两边。

一双剑眉直**两鬓,深眼窝中幽深的黑色眸子仿佛能吞掉世间所有光芒一般,正冷冷地望着云姬。

他身后的公子跟他长得很像,着一件绛紫袍服,腰间同色镶银边的腰带,头上未有戴冠,只用一根白玉发簪和一条绣云纹的银丝发带束着发髻。

两人身材都是高大挺拔,只是后面的公子面色更加舒展,看着云姬的眼神中始终带着几分天生的戏谑。

光看穿衣打扮,云姬便知晓眼前的两位地位极高,只是她不熟悉宫中的王公贵族,并不知晓该如何称呼。

“大胆宫女,见了太子殿下和晋王殿下还不跪拜!”那太监厉声喝道。

云姬一愣,不禁着意盯了那为首的人几眼,方才跪拜道:“奴婢见过太子殿下、晋王殿下。”

太子司马明昊眼神中也同时滑一丝惊讶,眼前女子不过十七八岁的模样,着一件藕荷色的褙子,陪着月白的褶裙,腰间一条同色丝绦,将盈盈细腰显露无疑。

堆云般的乌黑发髻上,只别着一朵紫色的珠花,十分素雅。两条垂发挂在耳边,将一张小脸衬得愈加白净粉嫩。

眉毛竟也恰是司马明昊最喜欢的远山眉,衬托着如水滴露的漆黑双眸,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许是紧张,女子不停地噙咬着娇嫩的红唇,不经意间,却显出一种撩人的媚态。

司马明昊挑挑眉毛,冷声道:“你是何人,竟敢大胆偷听本王谈话?”

“回太子殿下,奴婢乃瑄华宫宫女,方才是路过此地,并不知道殿下和晋王在里面,不是存心偷听。”

“哦?”晋王司马明卓笑笑道:“那你倒是说说,你是去哪儿,路过此地的?”

“奴婢是……”云姬一愣,是呀,去哪儿路过此地呢?她懊恼地咬咬嘴唇,今天真是该看看黄历,是什么日子让自己一天遭遇三位王子,而且每一位都这么难缠。

“哼!原来是瑄华宫的。”司马明昊的声音更加冰寒起来:“怎么,淑妃娘娘已经堕落到派个宫女来偷听的地步么?”

“不是的,殿下,奴婢真的……”云姬一天都在辩白,已经精疲力竭。

此时见司马明昊似乎毫无放过自己的意思,绝望之下,干脆咬咬牙,狠声道:“若是殿下不信奴婢,那奴婢只好自证清白。”说罢起身便往桥栏杆边上翻过去。

“哎!你这宫女……”太监路元里眼看着拉不住,不禁惊声道:“这是作甚!”

突然一个身影飞速地越过路元里,一把将差点跳进湖里的云姬拉回来。

云姬站立不稳,重重地跌进那人的怀里。抬头看见一双冷冰冰的的眸子。

“哼!果然是齐玉珠的奴婢,真是跟她一样会演戏!”

云姬还未曾反应过来,便被一把推开。

“要死死远一点,别污了本王的眼睛!”司马明昊甩下一句冷彻心扉的话,拂袖而去。

司马明卓却似乎有些可惜地看着云姬,轻声道:“美女,若有机会再见,本王会记得你。”

云姬愣在原地半晌,方才慢慢地缓过来。

这就是当今的太子殿下么?还以为传说就够可怕的了,没想到本人更加可怕。

云姬加快脚步,几乎是跌跌撞撞走回瑄华宫:不行,我要向淑妃娘娘请辞,我要回到冷宫去,即使永远不能出宫,我也不要做这差事了。

几天后的夜晚,已经是朔月了。望着没有月光的夜空,云姬失望无比。

自那天见过司马明昊之后,云姬便一直在找机会想觐见齐玉珠。但由于齐玉珠已经对她下了封令,根本没机会进到前院。

看来除非到了用到她的那一天,齐玉珠是不会给她机会请辞的。

今日,是司马灿来瑄华宫的日子,宫人们都在前面忙碌,只有云姬守在后院。

她百无聊赖地坐在院子里对着夜空发了会子呆,却受不了秋夜石板的寒凉,便站起身来准备回屋。

突然,一个人影从院门处闪过,非常熟悉,看上去很像全嬷嬷。

院子里没有点灯,全嬷嬷并未注意到院中的云姬。云姬却纳闷,前面正忙碌的时候,她偷偷跑来后院作甚。

想着,云姬悄悄从院门看过去,只见全嬷嬷走到外墙最里面的角落处,另一个人影从黑暗中闪出来。

居然是曲儿。

两人说了句什么话,就见曲儿走向墙角那条细细的胡同。那里能通往正殿,只是已经废弃很久。只是当年扩建瑄华宫的时候,用来休整墙面留下的通道。

云姬更加纳闷,这深更半夜,曲儿走进那条又窄又黑的通道作甚呢?

突然,全嬷嬷转过头来,云姬吓了一跳,赶忙蹑手蹑脚地奔回房间。

正当她纳闷刚才所看到的一切时,房门却被猛地推开。

烛光下,全嬷嬷的面色十分陌生,云姬佯装没事站起身来道:“嬷嬷怎地回来了,娘娘和皇上已经就寝?”

“哦,还没,我刚才在前面弄脏了衣服,回来换一下。”全嬷嬷说着,走到自己房间去换衣服,须臾走出来,目光奇怪地看着云姬问道:“你一直在屋里么?”

“是呀。”云姬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很平静:“院子里黑乎乎的,你们都不在,我自己出去作甚。”说着扬扬手上的绣花绷道:“绣了半日的手绢,就快好了。”

全嬷嬷扫了一眼绣花绷,道:“既然没事就早点睡,你虽然不用到前面侍奉,也要早起点名的。”

“是,嬷嬷。”

看着全嬷嬷的身影消失在黑暗里,云姬心中一阵紧张,莫名地不安起来。

延伸阅读

智霖净水机加盟  http://www.irvinequalitydiscountcleaners.com/4b2.shtml
水污染如此严重,开始威胁到人类的生活,甚至开始影响到大家的健康。这个时候一款高效的净

雅兰装饰加盟  http://www.irvinequalitydiscountcleaners.com/yv9q.shtml
雅兰装饰拥有出众的设备、创新的技术、好的材料,在以人为“本”的设计理念指导下,提供从

玛堡壁纸加盟  http://www.irvinequalitydiscountcleaners.com/y5w1.shtml
玛堡创造新时代的壁毯和壁纸已有160多年的历史玛堡不断进步,一有人赶上我们的水准,我

绿宝酒加盟  http://www.irvinequalitydiscountcleaners.com/sujj.shtml
美酒,是一种艺术佳作,以其水的外形,火的性格的独特魅力,渗透在人类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和

福婴婴童游泳加盟  http://www.irvinequalitydiscountcleaners.com/s91r.shtml
河南福婴水域商贸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主营:婴童室内水上乐园、婴童游泳馆加盟、

雅绅玻璃加盟  http://www.irvinequalitydiscountcleaners.com/nffb.shtml
秦皇岛市雅绅玻璃·门业位于经济飞速发展的秦皇岛——经济技术开发区。本公司是由经营转为

瑞玛斯加盟  http://www.irvinequalitydiscountcleaners.com/nzv7.shtml
瑞玛斯汽车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

佳胜艺彩壁画加盟  http://www.irvinequalitydiscountcleaners.com/x8i7.shtml
佳胜艺彩壁画品牌源自于1996年,现在集研发、生产、销售、服务及品牌运营一体化高新技

艺龙加盟  http://www.irvinequalitydiscountcleaners.com/pwuq.shtml
艺龙毛绒公仔总部是毛绒玩具、玩具礼品、玩具熊、卡通玩具、庙会奖品、靠垫抱枕等产品生产

昌林加盟  http://www.irvinequalitydiscountcleaners.com/alok.shtml
昌林工艺品位于福建仙游红木工艺之乡。加工生产红木工艺品10余年。主要经营海南黄花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狗生无悔是我的

    夜很凉,空气中酒气微醺。顾斐脱了高跟鞋,光着脚爬上一米多高的窗台,打开窗户,冷风忽得灌进来,扑了她一脸寒气。依靠着窗棱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晃了晃,她下意识地弓起腰保持平衡,像一只欲要逃跑的小兽,睁大眼睛打量着外面的环境。这里是二楼,楼层并不高,而且地面长有茂盛的草丛,顾斐心想,从这里跳下去肯定摔不死。冷

  • 天降福小周之第二章

    小心收起弓i弩从车顶上跳下来,韩儡儡无奈指了指还朝着自己的武器:“老实说我有点担心它会走火。”看着他又哭又笑的黑人壮汉恍然大悟般收起了武器,沾了泥泞的手在裤子上蹭了两下后,慢动作似的朝他伸了过去:“抱歉,我是罗伯特·奈佛。”看着眼前伸过来的手,韩儡儡挑了挑眉,推开它直接拥抱了下眼前的男人:“很高兴见

  • 贫僧第四章

    秦歆林一大早就出去了,秦慈醒来的时候饭桌上早就摆好了牛奶三明治。玻璃杯上贴着一张橙黄色便利贴:早饭不够冰箱里还有,中午不回来,你自己做一点对付,晚上回来给你做饭。第三个逗号很明显是个句号改的,秦慈的手指摩挲着那个逗号,看着白瓷盘里涂着草莓果酱的三明治,脸上的笑意溢满了桌面。“铃铃铃!”三明治还没有吃

  • 牧于宇内在线阅读第八章

    NOM.5你觉得我戴这张脸皮合适吗为了怕被人发现引起误会,二人特地在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才采取行动。二人七拐八拐之后,来到了一个很大的垃圾销毁场,这个垃圾场又大又臭。两人贼眉鼠眼地四下瞅了一会儿,然后把装着脸皮的袋子丢进了垃圾的最里面。在两人将要离开的时候,突然蹿出了一个黑影,用一双不怀好意的眼睛盯着

  • [综庆余年-锦衣之下]越明年(重生)逐渐加深的负罪感(上)

    安欣想最终还是爬上了床,经过几番翻滚挣扎,睡了过去,大概是因为下雨抵消了秋老虎的暑气,她这一觉睡的也算舒服,醒来之后才发现自己居然睡了将近两个小时。刚睡醒觉得自己口干舌燥,安欣想倒了杯水,她端着杯子,向窗外一看,雨果然还在下,不过雨势已经明显变小,与中午那阵儿比起来少了些力道,多了份恬静。将窗子大敞

  • 最强英雄之王在线阅读第四节

    白真在东荒寻了一处山清水秀之地一边养伤,一边又把东皇钟的事顺了一顺。他对这东皇钟生疑是从七万年前就开始了。若这东皇钟如传言所说是天族圣物,因神魔大战后两界重修于好,由天族当做结盟之礼送与翼族,那天族未在其中使些手段做牵制简直是不可能的事。何至于若水一战天界折了墨渊、瑶光两位上神,而仅仅是将翼君擎苍封

  • 洪荒:吾乃青玄道尊在线阅读第三节

    “洛诡,你走这么快干嘛!”梁限气喘吁吁的追上洛诡,说。“是你慢吞吞好吧。”洛诡怼了梁限一句,便开始打量古堡。“其实它也蛮好看的嘛!”梁限说。梁限的话也不无道理,除开古堡吞噬了那么多欲望之外,它看上去一点也不恐怖,反而有种可爱的感觉。“保持警惕,看来我错了,这衣服可能没用。”洛诡说。“保持初心,它可能

  • 我有两个系统第1章在线阅读

    初春,晨光慵懒。绚烂的阳光透过窗户倾洒下去,灿金色的星屑碎光如细沙般穿过窗帘缝隙流泻进去,仿佛为房间镀上了一层灿金的朦胧轻纱,那画面简直美得不可思议。“唔……”似觉得阳光有些刺眼,床上熟睡的柔美小少女微微皱了下眉,最终还是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胸前莫名有些沉甸甸的,小少女无奈地微微低头,便见本应睡在旁边

  • 故原自守在线阅读第8节

    客厅里的沉星光皱着眉,恨铁不成钢地说道:“趁现在事情还不算糟糕,赶紧跟封家断了!”“封总跟我提这件事情的时候言辞恳切,我也不好拒绝不是?”面对自己这个大哥,沉星耀的态度一直都还不错,“再说了,暖暖分寸的,你要相信她。”“这不是相不相信的问题,而是这事你做的不对!”沉星光有些动怒了,指责道,“老吴跟咱

  • 隐士记在线阅读第八章

    “喂,你在害羞吗?”她顿了顿,又说,“可是小黑,你肤色太黑了,脸红什么的我根本就看不出诶。”听完结月的话,纱绘子呼出一口气,外面的男生应该不是自己的大侄子。她侄子是个精致的猪猪男孩,夏天会涂润唇膏,皮肤好到令女生羡慕的地步,肤色更是白里透粉,才不会是那个什么小黑呢。“不要再说了!”男生不悦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