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麒鲲珠事件的疑点

作者:尚木白儿 来源:纵横中文网

午饭过后,白羽飞一伙离开了家,向着云联公司前进。

“我先看看地图,查一下云联在哪。”刘铭浩拿出了手机。

“得抓紧时间,我们时间不多,明天还要上课。”沐秋依说道。

“对哦,今天不结束,之后就麻烦了。”白羽飞说道。

“找到了,在阳平路十字路口处。”刘铭浩说道。

“这么远啊!”白羽飞说道。

“坐公交吧,4路车可以到那。”刘铭浩说道。

“那先去站点。”白羽飞说道。

白羽飞他们到了附近最近的一个站点。

“哇,4路车要多久才到啊,感觉要好久。”刘铭浩说道。

“别急,等等就行了。”沐秋依说道。

“现在唯一的麻烦就是刘念可能不在公司。”白羽飞说道。

“那我们岂不是要白走一趟了!上天保佑,别这么对待我们!”刘铭浩说道。

“不要紧,到时候可以问公司员工他的下落。”沐秋依说道。

“也对哦。”刘铭浩说道。

“前面好像有车来了。”白羽飞说道。

“真的?我看看。”刘铭浩说道。

“嗯…好像是6路。”沐秋依说道。

“唉,等个车真难。”刘铭浩说道。

“行了,别抱怨了。”白羽飞说道。

“对了,怎么不见爱思特说话,你好像一句话也没说。”刘铭浩看向爱思特。

“说什么?”爱思特说道。

“随便说点什么也好,融入一下大家嘛,搞得好像你不存在一样。”刘铭浩说道。

“一路上的确没见过你说话,为什么?”沐秋依说道。

“没什么好说的,所以不说。”爱思特说道。

“行了,她本来就不太爱说话,随便她了。”白羽飞说道。

“算了,不纠结这个,前面4路车来了。”刘铭浩说道。

他们上了车后,一路直线往云联行驶。

“到了,就是这里。”沐秋依说道。

“哇,好像很高大上的样子,他们是做什么的?”刘铭浩惊讶道。

“好像是什么电子设计,以前看过介绍。”白羽飞回答道。

“先进去吧。”刘铭浩看了看公司内部。

进入大门后,一种豪华的气质扑面而来,碧丽堂皇,一看就知道是花了大钱的。他们来到公司前台,询问刘念在哪。

“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忙的?”一位女服务员说道。

“嗯…我们是来找刘念的。”白羽飞说道。

“好的,稍等,我查一下。”服务员打开了电脑的名单。

“刘先生在3楼传输部。”

“好的,谢谢。”沐秋依说道。

他们乘上了电梯。

“誒,你们觉得刘雪儿她像是过着贫苦的生活吗,她哥工作的地方这么豪华。”刘铭浩说道。

“虽然豪华,但他要照顾2个人,而且只有他一个人工作,所以还是比较困难的。”沐秋依回答道。

“有点道理。”

“好了,到了。”白羽飞说道。

他们绕着3楼找了半天才找到。

“唉,真难找,这地方太大了。”刘铭浩抱怨着。

“得了吧你,大公司能不大吗?”白羽飞说道。

“行了你们两个,少斗点嘴不行吗?我要敲门了。”沐秋依说道。

“咚咚咚!”

“请进。”门内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

“打扰了。”白羽飞推开了门。

“请问你们有什么事?”一个用刚才沙哑声音的老爷爷说道,他拿着扫把,应该是这里的清洁工。

“我们找刘念先生。”刘铭浩说道。

“哦,他在最里面那个位置。”

“谢谢。”

他们到了最里面的位置,一个长相清秀,颜值还算可以的男子在电脑前忙碌着工作。

“请问您就是刘念先生吗?”沐秋依问道。

“对,我是,你们有什么事?”刘念说道。

“我们想向你打听一点事。”白羽飞说道。

“嗯,说吧”

“额,那个…您妹妹刘雪儿…逝世的消息您知道了吗?”刘铭浩有点难以开口。

“什么!她死了?没开玩笑吧!”刘念一脸惊恐。

“没开玩笑,那个…昨天晚上去世的,在宿舍厕所。”刘铭浩回答道。

“好好的,怎么会这样!”刘念瘫在位置上神情逐渐悲伤。

“您别太难过,我明白家人离去的感受。”白羽飞安慰道。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刘念对面位置的同事上完厕所回来了。

“小李,我,我妹妹,我妹妹她…”刘念说话开始有点结巴。

“行,你不用说了,我明白了,别太难过。”小李说道。

“您先冷静一下,听我们说完。”沐秋依说道。

“好了,继续吧。”刘念渐渐平复了情绪。

“我这么说您可能不信,但这是真的,她是被鬼杀的。”刘铭浩说道。

“什么?鬼?”小李惊讶道。

“不可能,世界上哪来的鬼。”刘念先是楞了一下,然后说道。

门口的清洁工听见鬼杀人后咳嗽了一声,然后出了工作室。

“没骗您,这是真的。”白羽飞说道。

“怎么证明?”刘念问道。

“嗯…这样吧,您和我们去一趟学校,有人可以作证。”沐秋依说道。

“行吧,先去看看。”

“喂,谁可以作证啊。”刘铭浩在沐秋依耳朵边小声说道。

“你忘了宿管吗?”沐秋依回答道。

“哦,对哦。”

刘念半信半疑地跟他们来到了学校宿舍。

“先带我去看看人吧。”刘念有点难过地说道。在他进了校门后,看见这么多警察,还有封锁线,他相信了刘雪儿死了的事实。

“在这边。”刘铭浩说道。

他们到了刘雪儿死亡的厕所,刘念看到尸体后,哭了出来。

“您克制一下,别难过。”刘铭浩说道。

“别管他,让他哭吧,这种时候是该让他一个人好好呆着。”白羽飞说道。

过了一会,刘念的余光扫到了刘雪儿的肩膀上,然后停止了哭泣,一脸惊慌。

“我先出去一下,冷静冷静。”刘念说完出去了。

“他怎么了,怎么突然神情大变了?”刘铭浩说道。

“肩膀,他刚才看了一眼刘雪儿的肩膀。”爱思特说道。

“去看看。”白羽飞说道。

他们围到了尸体旁,看见尸体肩膀上有个伤口刻痕,一个三叶草图形的伤口。

“这有什么吗?”沐秋依问道。

“这可能是一个线索,一会问问他。”白羽飞说道。

“我先把它画下来。”刘铭浩说道。

他们看走廊上的刘念好像冷静下来了,就向他走了过去。

“走吧,带您去见一下证人。”白羽飞说道。

“好,走。”刘念说道。

他们到了宿管那。

“抱歉我们又来打扰了。”刘铭浩说道。

“嗯?你们还有什么要问的吗?”宿管问道。

“哦,我们带了死者的家属来,需要您证明一下是鬼杀人。”沐秋依说道。

“哦,好。”

刘念进了门,和宿管对视上后,脸色不对了。

“怎么是你小子?”宿管说话声音逐渐大了。

“这个,我…”

“出去,这里不欢迎你!”宿管大吼道,刘念的话被打断了。

刘念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什么情况,他们认识?”沐秋依问道。

“看样子都知道,何止是认识,而且还冤家路窄。”刘铭浩说道。

“请问这是什么情况?”白羽飞说道。

“就是他,害死了我女儿!”宿管气愤道。

“什么!!!!”他们大吃一惊。

“当年,我女儿说她有男朋友了,对她特别好,我也挺高兴的,后来她吧她男朋友带回了家,见到他后,我和老头子也是比较赞成他们两个的,可谁知道,后来,她男朋友在外面和别的女的鬼混,被我女儿发现了,然后,我女儿因为感情上的问题自杀了。那个畜生,我这辈子也忘不了他,就是你们带来的人。”宿管压着怒火说道。

“您别生气,冷静一下,我们先出去。”刘铭浩说道。

他们出门后,看到了坐在走廊的刘念。

“这是怎么回事?”刘铭浩问道。

“你们说的证人,是我以前的女朋友的母亲。”

“她说是你害死了她女儿,是真的吗?”白羽飞问道。

“我没有害她,她是被别人陷害的!”刘念激动道。

“刚才你在尸体肩膀上看到的那个记号是什么?”沐秋依问道。

“那个啊,那是…我女朋友之前最喜欢的一条项链。”

“所以呢?”刘铭浩继续问道。

“我相信鬼杀人了,从看到那个记号后就信了。”

“明白了就好。”刘铭浩说道。

“可是,这究竟是为什么?”刘念说道。

“死后报复?”刘铭浩说道。

“少多嘴!”白羽飞说道。

“行了,让我回去冷静一下,有什么事再联系我。”刘念说完就走了。

“他刚才说谎了。”爱思特说道。

“什么意思?”沐秋依问道。

“他刚才说那个记号是他女朋友最喜欢的项链是迟疑了一下,而且眼珠往右上角移了,这是编造某件事的表现,并且他鼻子出油了。”爱思特说道。

“你观察得可真仔细!”刘铭浩惊讶道。

“也就是说,他没有害死他女朋友的说法是假的了?”白羽飞说道。

“不一定,可能还有别的原因,只不过他没说。”爱思特回答道。

“那这就有点麻烦了。”沐秋依说道。

“行了,天也晚了,今天怕是解决不了了,这样吧,从明天开始,中午和下午放学,我们再继续调查,直到事情解决为止。”白羽飞说道。

“行吧,就这样吧。”刘铭浩说道。

“那就都回去吧,回晚了不太好。”白羽飞说道。

“嗯。”沐秋依回答道。

延伸阅读

在黑暗的河流上之极端(9)  http://www.taoqiyuan.cn/bkmr.shtml
因为母亲连日来的夺命呼,任世承先前已经拒绝过两次,这一次无奈之下只好听从,去她那里吃

翼星尘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taoqiyuan.cn/gum9.shtml
送豫王爷离开,沈静又回到了东厢,见小童靠在门口打瞌睡,便轻轻拍他肩膀:“去歇着吧。”

那个骑士死了之瑞兴胡同里的命案(1)  http://www.taoqiyuan.cn/ga13.shtml
南城西边的一个小巷子里发生了枪击案。是在晚上!吴明带着警察署的人赶到的时候,地上

丝路传说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taoqiyuan.cn/nqug.shtml
展昭和往常一样巡街,无意中瞥见一面黄底黑字的大旗才记起自己昨日应了苏琳到她摊子去给她

化身蜘蛛侠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taoqiyuan.cn/xshm.shtml
次日清晨,阳光明媚,透过窗户穿梭进来的阳光柔和的摘哦要在唐雪身上。还未睡醒的唐雪被家

咸鱼生活录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taoqiyuan.cn/azfm.shtml
叶景骑着一匹类似马的妖兽坐骑朝着唐家赶去,穿梭过叶家门前的森林,正准备走出森林时,叶

神奇宝贝之探宝系统在线阅读对决嚣张女(2)  http://www.taoqiyuan.cn/gi1b.shtml
“你不觉得老这么激怒我,是很愚蠢的行为?”元素冷哼了一声。“行,你真行!知道我为什么

火种启示录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taoqiyuan.cn/plzi.shtml
冯夫人给费雨安排的住处很是舒适,饭食也可口,只是费雨全不放在心上,满脑子都在想着冯薇

最强的宗主之单色(8)  http://www.taoqiyuan.cn/aorw.shtml
“我回来了。”爱德华默默地将鞋子摆好,然后拖着拖鞋走进了家。“欢迎回来,爱德华。快来

魔血灵途命运转折的那一天  http://www.taoqiyuan.cn/nuk9.shtml
当天晚上,苏扬身处阁楼,拿起桌上的书卷研读。蓝冰月跪坐在蒲团上,伺候在其左侧。摇曳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兵之神在线阅读第5章

    “你说我采纳了什么?”“他剽窃我计划的事就这么算了?”张维伟和张晓伟同时出声。剽窃?贾逸恍然,原来张晓伟打的是这个主意。张维伟不紧不慢地让贾逸把电脑和资料收拾好,自己拿起张晓伟的那份计划书,一边漫不经心地翻阅着,一边道:“虽然我没有见过这份计划书,但是前年的时候就已经有技术人员跟我建议过做类似的开发

  • 成为贾赦后的日子在线阅读第10章

    林飞带着陈长风走出大殿,就离开这座主峰,向旁边的一座略大的山峰焰阳峰飞去.到了焰阳峰,陈长风只觉得眼前一亮,焰阳峰不同于掌门正阳真人所在的主峰昆仑峰,上面全是建筑物,相反,焰阳峰上面没有一座建筑物,全是凿出来的山洞,门下弟子的起居和修行全是在山洞里进行的,而且,焰阳峰的环境相对于昆仑峰来说还是相当不

  • 蛰仙之传说之魔法师阿尼亚

    在这装满了各类书籍的昏暗房间里面,一名身着深棕色长袍的少女正靠在椅子上悠闲地休息着。她脑袋上盖着的尖头帽子是作为魔法师的标志,身边摆放着的那根破旧魔法杖也证明了这少女的身份——她是一名魔法师。原本应该安静地躺在椅子上的她突然是感觉到这房间里面好像有什么动静,身体不由得“嗵”的一下从椅子上滚了下去,那

  • MC神之领域暖阁议事

    【雪宫】临幸完毕后,韩子高抱着梅妃林芩熙就直奔暖阁。不是雪宫太冷,而是梅妃每天都要熏几个时辰的西域异香。这些异香制作十分复杂,再加上运输不便,富贵人家千金难求。看在昏君的面上,西域诸国又狠狠的哄抬价格,再加上韩子令的吃喝花销,一日就耗银巨万。虽然韩子令不用这种西域异香,韩子令每次完事都身有异香,宫里

  • 网游洪荒之超神进化之两美到来(9)

    按照新手教程所述,属性的最高值一般是十星,十星的属性成长等同于一,意思是如果力量的属性成长值是十星,那加1点力量就相当于1点攻击,而我现在的力量属性成长值是五星,那没加2点力量得到1点攻击,其余的属性也都是一样。通过自我对骑士职业的了解,骑士主要是进行防御,所以传统的一般都是5体力加点或者4体1力加

  • 血染剑眉之过渡

    清平抱着孩子一路狂奔,刚开始孩子还哭两声,到后来一点声息也没了,他顿感不妙,放缓脚步,将手放在孩子的鼻息,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一失神,再抬头时,已看到一队人马追了上来。糟了,是丞相府的人!清平不敢轻举妄动,他看到了丞相人马中暗藏的弓箭手,只怕他还没迈出脚步,孩子和他都要被刺穿。“清平,你怎么一个人在

  • 我!吃鸡强无敌在线阅读部落比试大会5

    是啊,刚刚那个白衣少女是谁啊?阿牛此刻有些心急的想要知道答案,只是他不确定旁边的林一木是否知道那个白衣少女的身份,可就算这林一木真的知道这白衣少女是谁,估计阿牛也是不好意思问的。“阿牛,说真的,你真勇敢,我得谢谢你”,旁边的林一木好像是并不知道此刻阿牛的内心在想些什么。“哦,哦,谢我干嘛啊,我们不是

  • 武侠之最强升级开始修真

    话说叶尘和马还山从大长老陈岭那告退后,便一路径直走向马还山的住所。“叶尘,这是二十块灵石还有这是我无极魔宗内弟子从练气期到金丹期的功法和前辈们的经验,你下去后不懂的再来问我。这些灵石也足够你修到金丹期了,没事的话你先下去吧。记得去山脚的新人殿领取身份令牌。”马还山向叶尘说道。“是,师父。弟子告退。”

  • 气武师在线阅读第七章

    “道……道士?”我顿时语塞,惊异的看着我眼前的这个老人,虽然早在以前他给别人家操办喜事丧事的时候我就觉得他与常人不同,可我从来都没有把他和那些影视小说作品里驱魔降妖,正义凛然的道士联想在一起,除了有几次我看见他在纸上画符,我也想当然的把他当做是会一些异术的“先生”罢了,我继续问他:“师父你没开玩笑吧

  • 我的女主光环呢之贫民窟(5)

    “问得好,我也想知道?”王慎之抠了抠脑袋,压低了声音说道:“既然你跟他不是一伙儿的,那就别拦着我杀他。”“他会被关进监狱,受到应有的惩罚。”远处码头传来一阵阵急促的警笛声,那些红蓝色的光芒连环闪烁,将荒芜衰败的下城区角落照亮。“呵,一个没有死刑的国度,你们能给出什么惩罚?凌迟处死还是剁成肉泥?”王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