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地下城之神级大号在线阅读第8章

作者:18cmhdd 来源:飞卢小说网

像是商量好了一般,所有人没有提起身为秦子珩现任男友的季岚川,不屑地看向那个坐在角落里的冒牌货,黎丰刚想嘲笑对方,身体却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包间里的灯光明灭不定,青年坐在光与暗的交界之处,垂头的样子看起来温顺而又无害,明明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白脸,但从小打群架打出来的直觉却告诉黎丰,眼前的人极其危险。

“秦……”

见青年抬手,黎丰下意识地便想叫秦子珩躲开季岚,可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对方便亲昵地用下巴抵住男人的肩:“阿珩,这是哪位?”

他的动作慵懒而又随意,完全没有任何为了宣誓主权的刻意,秦子珩下意识地用手挠了挠对方的下巴,两秒之后才反应过来有什么不对。

——秦子珩一直将原主看做温顺又漂亮的宠物,这个逗猫一样的动作,就是两人在原著里被特意提起的习惯。

虽然原著作者是想以此表明季岚从未被秦子珩尊重,但在外人眼中,这样的熟络与亲热,绝对无法用“朋友”二字敷衍过去。

一个简单的搭肩,季岚川便将自己划入了内人的行列。

“这是时年、白时年,我最好的朋友,”若无其事地收回手指,秦子珩已经从惊讶恢复到了镇定,“这是季岚,我男朋友。”

Bingo,暗暗挑眉,季岚川就知道对方会这么说,在没有和主角受作对前,原主一直是秦子珩身边最宠爱的解语花,眼下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对方自然不会让他难堪。

更何况白时年是圈子里公认的“直男”,原主和他长得这么像,秦子珩只有痛痛快快地承认,才能让对方觉得坦荡。

“季岚,”仿佛没有察觉到包间里的暗潮汹涌,白衣青年微微一笑,“你好,我是阿珩的发小。”

嚯,居然连爱称都一样……

暗叹秦子珩玩得一手骚操作,季岚川听到白时年继续说:“真巧,我们居然长得这么像。”

是啊是啊,老子只要不露正脸,秦子珩这货就时年时年的叫。

确信主角受来者不善,季岚川将酒杯轻轻磕在桌上:“不敢,我和白少爷可不一样。”

顺势侧头,黑发青年柔柔一笑:“抱歉阿珩,我有点醉,可以先去洗把脸吗?”

本来还因为对方前一句带刺的挑衅而不满,可在对上青年那双强装镇定的黑眸时,秦子珩便一句重话也说不出来,是啊,季岚单纯却不蠢笨,又怎么会发现不了他的不自然。

两位正主在此,没人会在意一个替身的狼狈退场,季岚川揉了揉被自己掐疼的大腿,万分感谢原主这娇贵的体质。

要不是疼得不行,他还真演不出那种心痛又倔强的感觉。

白时年有主角光环加持,季岚川当然不会在此时和对方死磕,秦子珩这人爱同情弱小,合理示弱才是最恰当的选择。

不管那群二代们会怎么想,只要能抓住秦子珩的心就算好招。

演戏演全套,猜到坐立难安的秦子珩可能会跟上,季岚川十分敬业地走进卫生间泼了自己一脸冷水。

默默舔伤的小白花啊,这人设听着就够婊气。

水珠顺着面颊滴答坠落,青年的眼眶也跟着红了一圈,匆匆赶来的秦子珩呼吸一窒,推门的手也不由停了下来。

机械地向脸上泼着冷水,青年似乎在用这种方式掩盖自己的眼泪,听着对方小声的抽噎,秦子珩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

时年是他的挚爱没错,但季岚也是一直陪伴自己的人,对方从未向自己讨要钱财,根本就不是黎丰他们说的那种人。

更何况就算时年推了婚约,他们之间也没有可能,白时年是掰不弯的直男,这是圈子里公认的事实。

捏紧门把,秦子珩刚想推门而入,就听见有人在不远处喊他:“阿珩快来,黎丰他又在闹腾。”

是时年,无暇考虑季岚有没有听到,秦子珩转头,条件反射地应了声好。

门口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季岚川对镜擦掉眼泪,去吧去吧,你欠下的愧疚越多,小爷我日后就越好办事。

而就在他关掉水龙头的一瞬,厕所隔间里突然走出了一个男人,完全不在乎自己被人看了笑话,季岚川无动于衷地烘干手指。

“丢人。”

脚步声在身侧停下,一条手帕毫不温柔地砸在青年脸上,季岚川嘴角抽搐,却还是老老实实地将手帕接住:“三爷。”

冤家路窄,怎么在这种地方也能和对方碰上。

还有,老子掐了自己好久才能哭的梨花带雨,你一句丢人又算怎么回事?

没有察觉对方的腹诽,秦征抬手将水龙头拧开,一开始他只是不想撞见脚步踉跄的酒鬼,听到哭声后才发现外面的“酒鬼”是谁。

不关心年轻一辈的琐事,秦征也是在听到白时年叫人后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本该鄙夷这种偷着哭的怂包,可看到青年挂着水珠的侧脸,他还是不由自主把手帕丢了过去。

“让三爷看笑话了,”将脸擦干,黑发青年嘴角带笑,“烈酒上头,不小心就有点醉。”

仿佛是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青年又伸手在脸上拍了拍,他之前有喝过酒,这会儿脸上自然也有两抹飞红。

眼皮微掀,秦征语带嫌弃:“笑得真难看。”

明明才哭了半天,现在强颜欢笑又有什么意思。

“……”忍住自己想要揍人的冲动,季岚川飞快地在心中默念起清静经,为了不让秦征察觉到自己对秦子珩的不满,他已经拼尽全力让自己笑得自然。

奔四的老男人真难伺候,怪不得在原著中那么吓人。

紧抿下唇,青年就像一团软乎乎的棉花,明明觉得难堪,却还愚蠢地承受下来,将手烘干,秦征烦躁地转身:“想哭就哭,没人敢笑话秦家的人。”

这算什么?打狗也要看主人?

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季岚川诧异地盯住男人的背影,说老实话,他本就没有为秦子珩伤心,更没有想过会从秦征这里得到安慰。

恩怨分明,季岚川忽地叫住秦征:“等等。”

因为之前刚刚哭过,青年带着鼻音的声线又软又糯,秦征心中烦闷,却还是应声停了下来:“怎么?”

如果以为能就此抱上他的大腿,这个季岚也未免太过天真。

“我最近看了一些闲书,三爷命宫泛黑,今晚还是小心一些。”斟酌着自己的用词,季岚川并不希望自己惹怒秦征,不过成大事者向来有容人之量,对方应该不会因为这么点小事翻脸。

命宫泛黑?这个季岚又在玩什么把戏?

想起那个“**天师在线算命”的标题,秦征冷哼一声,头也不回地推门而去。

无奈地耸肩,季岚川早就猜到对方不会相信,还是那句老话,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他虽然能堪破天机,却也同时被天机限制。

就像他已经算到秦征此劫是因为一个吴姓女人,可为了不折阳寿,他也只能含糊地说了个大概。

不过就凭对方那一身功德,哪怕再来十个死劫也不会出事。

将手帕叠好收起,季岚川慢悠悠地回了包间,白时年的魂魄十分稳定,应该是重生而非穿越。

看来主角攻受的绝美爱情也有瑕疵,不然对方怎么会在这个时间点急吼吼地跑来?

暗自琢磨,季岚川无视各色目光走进包厢,他脸色红润气质温和,简直和刚刚那个尖锐的青年派若两人。

只有秦子珩知道,对方是在痛哭一场后才维持住了这份从容和得体,季岚一向是个很懂事的情人,无论什么时候,对方都不会给自己丢人。

——除了刚才。

长叹一声,秦子珩握了握青年的手背:“别瞎想,时年他只是我的朋友。”

朋友?拜托您可千万别侮辱朋友这个词了。

听着秦子珩自欺欺人的解释,季岚川忽然觉得秦征反而更靠谱些,最少对方说一不二,就是用词太不中听。

原主到底什么眼神儿?一座金身和一根金手指,如果换成季岚川自己,就算前者再难攻略,他也不甘心就退而求其次地放弃。

当然,前提是他真的想做全M城最牛的软饭男。

到底是出门玩乐,秦子珩也不好一直护着人,神游天外,季岚川还能分心应对黎丰的刁难,要不是原著作者一再强调,他真的以为对方暗恋白时年。

仰头饮尽烈酒,青年在如此尴尬的氛围中仍能游刃有余,无论是喝酒还是玩**,对方都落落大方,将所有恶意消弭于无形。

“看来秦少是捡到宝了。”替对方倒了杯酒,小胖子郝志凑上前来,他从不站队,所以和每个人都能说上几句。

比起不食烟火的白时年,季岚显然更适合今天的场合,除了死心眼的黎丰,那些本该看不起对方的公子哥,都不自觉地和对方玩到了一块。

斜坐在高脚椅上,青年正柔声唱着一首情歌,似是察觉到了恋人的注视,他回身一笑,潋滟的眼波中满是深情。

“扑通——”

在这一刻,秦子珩忘记了坐在不远处的白时年,清楚地听到了自己心动的声音。

延伸阅读

飞扬钢材加盟  http://www.musicalsuenos.com/n1pz.shtml
我公司公司坐落于江苏镇江,隶属于滨海新区环渤海商业发展地带,常年销售湘钢集团股份有限

饰典加盟  http://www.musicalsuenos.com/ga50.shtml
[SIZE=2]“SIDI饰典”创新推出淑女、时尚风格饰品![/SIZE]深圳市泰戈

华风时代化妆品加盟  http://www.musicalsuenos.com/xghl.shtml
华风时代化妆品是化妆品OEM加工厂,位于北京顺义区,占地一万五千平方米,集研发、生产

圣马龙加盟  http://www.musicalsuenos.com/dl7f.shtml
圣马龙婴幼用品“圣马龙Sumlong”商标的持有人为美国迪格逊股份有限公司,该公司为

穿樾老火锅加盟  http://www.musicalsuenos.com/61v8.shtml
穿樾老火锅以牛的精神为品牌文化核心,坚持以脚踏实地、勇于创新、谦虚做人、努力做事的经

品成加盟  http://www.musicalsuenos.com/drve.shtml
品成电机是研发生产微型直流电机、减速电机、蜗轮蜗杆减速电机等产品的厂家具有雄厚的技术

洁士奇洗衣设备加盟  http://www.musicalsuenos.com/635z.shtml
惠州美熙日用品有限公司,前身为“惠州市宝丽洁日用品有限公司”,公司从2002年开始从

红画坊美术加盟  http://www.musicalsuenos.com/si93.shtml
红画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子公司是红画坊商业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10月,总

万福珠宝加盟  http://www.musicalsuenos.com/g8tk.shtml
万福珠宝玉器经营有限公司是一家精品翡翠、和田玉、进口宝石等珍稀藏品荟萃的玉器营销公司

教育产品代理加盟  http://www.musicalsuenos.com/g8bt.shtml
如果你有良好的中小学学校关系、教育资源;如果你经营图书、培训机构亟待转型;如果你是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偶像练习生]越努力越幸运在线阅读第四章

    就这样过了差不多一个月,程嘉航过来跟谢清遥说:“掌教召集全部弟子到思源殿,你赶紧跟我去思源殿。”“是,程师兄。”谢清遥不敢耽搁,因为通常没有大事仙都是不会召集全部弟子的。到了思源殿,掌教说:“近日在洛城有水妖作怪,所以仙都要派一些人去洛城除妖。你们谁愿意去?”“弟子凌霄愿意去。”听凌霄折磨一说,许多

  • 血亦如墨在线阅读第8章

    王思斯和宋舒白走到了大楼的门口,因为王思斯拿着王将军给她的通行证,门口站岗的战士检查了一下证件,确认了他们的身份,就放他们进去了。宋舒白跟着王思斯走进楼内的电梯,王思斯熟练的按了一个楼层,电梯关上以后,完全没有感觉到动,宋舒白一直开启着念力探测,通过电梯外面环境对比,才发现这个大楼的主体是建在地底的

  • 灌篮高手之最强三井寿之外执事堂(9)

    午夜,狮首峰一片寂静,众人皆在酣睡,唯有天上皎洁的月光映照在大地,伴随着点点虫鸣。不知是不是白日一场大战的缘故,赵丁今日睡得极浅,整夜睡睡醒醒到现在,索性干脆睡不着了。一阵微风从窗外吹进,赵丁浑身一个激灵,立马有了尿意。半睁着眼爬起身,嘟嘟囔囔的推开门慢腾腾走到山崖边解开裤带,对着山底一泄而出。带着

  • 唐朝之最狂将门洗精伐髓,召唤张角!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姜维的疼痛逐渐消失,身体表面慢慢的出现黑色的污垢,不过十分钟。他便成了一个小黑人。随着污垢的积累,他也变得越来越臭,饶是以系统没有嗅觉的优点,也不禁想呕吐一番“在洗经伐髓时污垢积累的程度,宿主也是头一份了。不过,让我疑问的是,你的身体刚被四不像修整了,为什么还有这么多呢?”它又怎会

  • 润物细无声在线阅读第九节

    楚程看了烟火许久,才收回目光,走向凤凰楼。今日,长公主生辰,宴请的都是名门弟子,所以凤凰楼前看守严谨,大门前并列站着两列护卫,足足百人。楚程走近,对这些着守卫拱手道:“我是来给长公主过寿辰的。”“还请公子出事请帖!”为首守卫看了楚程一眼,淡淡开口。“请帖?我没有请帖。”楚程一愣,貌似母亲没有说什么过

  • 直播:我有鉴宝直播间在线阅读职场新鲜人(上)

    “是是是,高总,我知道了。您就放心吧!”高大朋点点头,之后便头也不回地进了办公室。“你好,我叫黄真真,以后咱就是同事了?”前台胖妞目送高大朋进了办公室之后,赶紧转过头,有些讨好似的嘻嘻一笑,小声对阳光八卦道:“你和高总是亲戚吧,要不高总怎么对你这么照顾!”阳光一脸茫然,道:“没有啊,谁和他是亲戚,我

  • 混在三国当谋士之穿越与去长留(1)

    “红衣,你在看什么?”笑笑问,“《花千骨》,不过我觉得霓漫天的结局太惨了。”“惨?没有吧,呵呵,你又同情心大发了?”“没有呀!只是我觉得女主的金手指开得太大了。难道只凭着天真可爱就可以迷倒所有人吗?”红衣不解,“而且,霓漫天也只是爱一个人罢了,为什么这么惨?难道就因为她是一个女配?”“也许是为了衬托

  • 2019:修士元年第7章在线阅读

    郊区的一栋普通民居里,夏萍双手交握坐在沙发上,神色略显疲惫,可精致的妆容让她看上去依旧漂亮。半月过去,夏萍明显瘦了许多,下巴的线条在斜射过来的光线照耀下,显得十分柔和。一动不动的夏萍,此刻似乎正在思考什么,也似乎只是为了掩饰紧张,所以不敢乱动而已。夏萍被一声骤然响起的门铃吓了一跳,不过迅速调整一下呼

  • 她一心只想赚钱在线阅读到手

    三经过了一番打过之后。很显然对于会灵活操控木系异能的异能者,勿念有些略占下风,毕竟他现在除了肉搏可没别的异能,而且他还有些近不了水无月的身。每次快要碰到的时候,都会被他及时发现,然后操控木系异能成功的躲过。一时间勿念身上伤痕累累,当然这些身上的伤只是短暂性的。“你是赢不了我的,虽然你的恢复能力有些惊

  • 猎人同人—错位的延续在线阅读第8节

    李长乐将手中得绢宫扇,往我身上轻拍,说:“奴家见公子眉眼俊俏,就公子先吧。”何青岑不服气:“李姑娘,你这话说得就不对了,在场的公子,不一样吗?”众人唱和:“言之有理,言之有理.。”何青岑摇着扇子:“在场的人都知道,许公子出生名门,饱谙经史,可是不能那么偏袒。”李长乐笑着说:“那么请问,怎样不算偏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