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都市之全能系统遇故人

作者:我想吃晚饭 来源:飞卢小说网

车内熙春听了,一时气急,正欲发作,被沈婉柔轻轻一扯衣袖,止住了。

“刘叔,算了,去侧门罢。”沈婉柔稍稍提高音量朝外吩咐。

那刘姓的车夫也是陆府的老人了,不仅拳脚功夫好,性子也是个稳重的,当下并未多言,只重新上了马车,掉头而行。

“姑娘!他们也忒势力了!侧门都是些上不得台面之人出入的!怎能委屈姑娘从侧门入!”熙春愤愤不平。

“旁人入得,我为何入不得?”沈婉柔笑了笑,“熙春,记住,我不再是官家小姐了,如今我只是一介罪臣之女。冯府这样的门楣还能让我出入,已是姨母尽了力的。等下见了姨母,切不可提及此事,知道了吗?”

“是。”熙春应下,面露不忍。

到了侧门,两人甫一落地,就有姨母身边的婢女迎上前来引路,显然在此等候已久。

那婢女是姨母身边的老人,举止皆是得宜:“姑娘路上辛苦,这便随我来吧。”

沈婉柔淡笑颔首:“有劳了。”

绕过冯府中的亭台楼阁,那些她昔日里戏耍过的地方,短短时日,心境已然不同。

领路的婢女打起厚重门帘,沈婉柔扭头对熙春道:“你去耳房避避风吧,我独自陪着姨母即可。”

抬脚迈进屋内,霎时只觉温暖如春,鼻尖浮动袅袅馨香。

里间炕上,红木桌边,倚着位端庄华贵的美貌妇人,正是冯家主母,沈婉柔嫡亲的姨母。

“婉柔给姨母请安了。”沈婉柔向着妇人行了个周正的礼,屈膝垂手,不动分毫。

“念念快起来。”那妇人见着了她,显然有些激动,当即便红了眼将沈婉柔扶了起来,“好孩子,快让姨母好好看看你。”

“这才多久,你竟清减了这样多。”夏氏心疼握住少女纤细瘦弱的手腕。

“没事的姨母,您别忧心,我们慢慢说。”沈婉柔安抚地笑。

“好好,来,念念,我们坐下慢慢说。”夏氏牵着她的手坐在了窗边炕上,“念念,你在陆府过得如何?陆铭那孩子有没有妥善安置你?”

沈婉柔看着面前的女子,三十出头的妇人,风采依然,螓首蛾眉,因保养得宜,肌肤依然光滑紧致,体态轻盈,却有雍容典雅之感,可以想见年轻时该是何等风姿。

最重要的是,姨母和儿时记忆中母亲的样子,是那样相像。

那双流露着关爱的双眸,落在她身上的时候,她总会有些恍然,会不由自主地亲近:“姨母放心,我在陆府过得很好,兄长很关照我,呈上来的一应物品都是顶好的,府中下人待我也尊敬,念念没有什么不顺心的地方。”

夏氏叹息:“陆铭这孩子是个好的,这次多亏他及时施以援手。回头我备份厚礼,好好答谢他。”

说到此处,夏氏忽然起身,去里间妆台上取了个紫檀匣子来交与沈婉柔:“念念,姨母说到底只是闺阁女子,朝堂上的事情无法干涉过多,你父亲的案子姨母能做的都做了。逝者已逝,活下来的人更要好好活着。如今你孤身一人在陆府,有银子傍身终归行事方便些。这是姨母对你的一点心意,你尽管拿着,往后每月都有。”

沈婉柔下意识地便想拒绝,一个“不”字才将将起了个头,便被对对面的女子打断。

“念念,你不要推辞。”夏氏牵起她的手,放在自己腿上,“沈家被抄了家,你现如今手头肯定吃紧,有银子在外能办成许多事,关键时刻还能以此自保。你眼下,是实实在在需要这些银票的。”

“姨母生了三个儿子,膝下却一个女孩儿都没有。你自幼在我身边长大,我心中早已将你视为亲生闺女,更何况还有你母亲的情分在,若是不把你照顾好,我对不起你在天上的母亲。”

“可是姨母,您贴我银钱,被您府中的人知道了终归是不好……”

“傻丫头,姨母给你的是自己的私房,这些年攒的加上姨母自己的嫁妆,够供你好几世的了。”夏氏笑着点了点她的额,“姨母答应你,只给到你出嫁,你嫁作妇人后,便不再贴你银钱了,可好?”

泪水涨得眼眶发痛,沈婉柔强忍着,咧着嘴笑:“姨母最好了。”

从冯府回来的路上,沈婉柔一面坐在车里听熙春在一边絮絮叨叨,一面若有所思,紧紧抱着怀中的木匣子。

怎料稳稳前行的马车骤然向一边调转方向,车里的两人猝不及防撞上了车壁,一时间疼得眼泪汪汪。

不明情况,沈婉柔正欲出声询问时,一道清润悦耳的男声带着些歉意响起:“在下谢璟言,方才骑在马上冲撞了阁下的车座,实属无意,不知阁下是否受伤?”

在那道熟悉嗓音响起来的一瞬间,沈婉柔便僵住了。

这究竟是怎样一种感觉,就像是咬了一口的点心突然就掉到了地上,像是期待了许久的好天气刚一出现就突然下起了雨,像一个自己曾经喜爱的玩意儿,亲手将它掷在地上,摔个粉碎。

她小时候救过一只受伤的白鸽,它伤好后,她明明知道要放它走,可分别的时候,却是那样不舍。

“阁下可有受伤?”车外的男子又问了一遍。

沈婉柔深吸一口气,语调平平,难辨悲喜:“无事。”

虽然只有短短两个字,可落入立于那车两步之外的谢璟言耳中,却掀起了轩然大波,他急急走近:“婉柔?是你吗?”

沈婉柔不理,径自对外面吩咐:“刘叔,重新上路吧。”

“婉柔!”这次是肯定的语气,车外男子甚至激动得以掌抵住马车,“我并未变心,只是……”

“谢公子!”她冷漠打断,“过去的事情,自那纸退婚书送来沈府时,我便全都忘了。今后你我二人再无分毫关系,还请公子你不要胡乱攀扯。”

“婉柔,你听我解释!”车外人固执地不肯让开,已引起过路行人的频频侧目。

“让开。”沈婉柔始终端坐车内,未看他一眼,“若是谢公子今日执意挡路,可得好好想想你那待字闺中的未婚妻,想想你们长兴侯府的名誉!”

言毕,再不多说废话:“刘叔,我们回府。”

今日情绪几经起伏,沈婉柔只觉心中郁气难抒,回府后,吩咐了熙春给她拿了桃花醉来,便将屋里婢女都遣散了出去。

一开始本只是想小酌两杯,放纵一下。哪成想这桃花醉入口甘甜,并无辛辣之感,遂一杯接着一杯饮了起来,没个节制。

这酒喝时温和,喝下后却后劲极大。等她反应过来不对劲时,已脸似火烧,脑海中一片昏沉,隐隐作痛。

“唔……拂冬……”她扶着脑袋出声,想提高音量,奈何出口的,却声若蚊蝇。

光影斑驳中,一个高挑身影靠近了她,她嘻嘻笑:“拂冬,一会儿不见,你怎长得如此之高大了?”

“拂冬”没有应声,只站在她身旁垂头看着她。

她有些急:“拂冬,愣着干什么呀!快……扶我去床上……嗝~”说完,还没忍住打了个酒嗝。

“拂冬”闻言还是没出声,但却一手绕过她腿弯,一手环住她的腰,将她一把抱了起来。

“拂……拂冬,你力气可真大……往日里怎的都没看出来……嗝~”她说着,顺势还摸了把“拂冬”的脸,随后还拍了两下。

“拂冬”僵了几瞬,最终还是稳稳抱着她走向了床榻。

被安放于柔软的榻上后,她迷迷糊糊感觉到“婢女”替她脱了鞋,又将被子扯来,搭在了她身上。

隐隐觉察出身边人做完这些琐事便转身要走时,她有些惊慌,一把扯住了“婢女”的袖子:

“拂冬,今晚给我守夜吧。”

站在一旁的“婢女”沉默着。

在白日经历了与姨母相见,又好巧不巧碰上了退婚负心汉后,如今连一向顺着自己的婢女都不再听她的话,沈婉柔委屈得不行,眨巴眨巴眼,便马上泪盈于睫:“拂冬,你就陪陪我嘛,我今日心情不好……”

手中的衣袖没有继续抽离的痕迹,沈婉柔略微得到一些安慰,开始一点点倒着苦水:“今日我碰见谢璟言了。”

坐在脚踏上的陆铭闻言挑了挑眉,却并未出声。

“他不小心冲撞了我的马车,来和我赔礼的时候,认出了我。”她自顾自地说着:“他和我说他没有变心,可是我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当时父亲的案子一断,谢家的退婚书隔日便至,纸上的字迹我认得出,那是他亲笔写就的……”

说道此处,她开始低低抽泣起来,如同小动物的呜咽:“既然他从头至尾都是知晓的,都是清醒的,都是参与其中的,那这便是他自己的意思。将我抛弃之人,我绝不原谅。”

陆铭静静地听他说着这些话,心中不知是何滋味。

他十八那年满门被斩,此后心中只有一件事,那便是为陆家沉冤昭雪,彻底翻案。在东厂的五年,他每天都在想的便是怎样获得更大的权势,根本没有心思去考虑儿女私情。

如今看着床榻上的少女越哭越起劲,眼泪鼻涕糊了一脸,他除了些许茫然之外,更多的却是无措。

他从未见过其他女子哭成这般模样的,眼看她鼻涕流得不成样子,他只得从怀中掏出锦帕来,先给她把脸擦擦干净。正酝酿着要怎样安慰时,她却突然出声问道:“拂冬,有没有什么东西是永远不变的呢。”

“小时候爹爹和娘亲总是很恩爱的模样,可是后来娘亲走后,爹爹便整日在外流连,身边的女子常换常新。”她半睁着眼睛,却没有看向他,“谢璟言也曾和我许诺相守一生,可沈家没落了,这承诺便也不作数了。”

“所以,没有谁会一直陪着谁的吧?”她说这话时语调平静,甚至是轻柔得仿若呢喃。

延伸阅读

喜智美加盟  http://www.fortesounds.com/drgb.shtml
项目介绍:喜智美在现有以婴幼儿营养米粉、奶粉伴侣、清火宝、葡萄糖、营养面条、饼干磨牙

维拉斯加盟  http://www.fortesounds.com/p1v2.shtml
维拉斯饰品是香港布塔国内外服饰有限公司在大陆一家予以授权生产及经营的公司。布塔(PT

皇裕家纺加盟  http://www.fortesounds.com/xue0.shtml
皇裕优雅奢华系列全棉贡缎提花婚庆四件套浪漫邂逅适合六尺床,1.8米宽/套适合五尺床,

海曙穆雷自控仪表加盟  http://www.fortesounds.com/pv50.shtml
穆雷作为株式会社山武在中国的代理商,山武燃烧产品国内代理商,在自动化与控制领域,穆雷

兆龙出入境加盟  http://www.fortesounds.com/gf0v.shtml
北京兆龙出入境中介服务中心成立于2002年,是教育部批准的专职自费留学中介机构(留学

喜颜加盟  http://www.fortesounds.com/y8ve.shtml
品牌创立时间:2010年12月21日品牌介绍:喜颜是广州锦盛精细化工有限公司其中一个

欣中纯净水加盟  http://www.fortesounds.com/d6oh.shtml
欣中纯净水是以行业质的品牌桶装水--娃哈哈、乐百氏、百胜王、景田、农夫山泉为主,公司

山姆莱萌加盟  http://www.fortesounds.com/gt5l.shtml
杭州三姆莱萌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于2017年06月29日成立,logo文字为山姆莱萌英语

康龙加盟  http://www.fortesounds.com/x7wr.shtml
康龙家具总部主营的是板式家具、板式衣柜、鞋柜、电脑桌、电视柜、衣帽架、实木床等产品生

国亿环保除尘设备加盟  http://www.fortesounds.com/djeo.shtml
河北国亿环保设备有限公司是生产制作除尘设备、除尘配件较具规模的大型企业。公司作为生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长情即使不知真假,也让人感到幸福

    五十岚的话让栉田桔梗动作一滞,随后她的脸上重新挂起那熟悉的笑容。“岚君在说什么啊,和大家做朋友,我感觉很开心哦。”眼前的橘发少女那可爱的俏脸上布满真诚的笑容,柔嫩的脸蛋微微泛起两朵红晕,望着五十岚的目光温柔似水,满是淡淡的笑意,双手轻轻背在身后,身体向着五十岚微微前倾,显出认真倾听的样子。无论从哪个

  • 纨绔妖妃再斗

    “咫尺天涯!”赵存良双脚一蹬,脚下海水中发出一声暴响,整个人已诡异消失在原地,瞬间跨越十数丈来到冰鲸兽的另一只眼睛面前。“斩海!”“轰!!!”又是一道丈长的煌煌刀罡。“嗷~~~!”刀罡还未近身,冰鲸兽一声咆哮,赵存良全力一击的刀罡竟在冰鲸兽吼声中骤然消散。“什么!”赵存良心中大惊。刀罡是先天高手用先

  • 王者荣耀之决战英雄第3章在线阅读

    苏念嫁给沈良夜的时候,是承了沈家的恩惠。所以尽管沈良夜天生就是个病娇,一年中大半时间都躺在医院病床上过,苏念还是义无反顾嫁了。沈良夜连行房的能力都没有,没关系,这活寡,苏念认了。那时候,谁也不知道在晋城地产界小有资本的沈家会因为一个偷工减料的地产项目而落败,资金链断裂,险些破产。如今沈家之前的别墅早

  • 我号纯阳在线阅读第3章

    群山渺渺,万里入云天的西土之境。“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青泥何盘盘,百步九折萦岩峦。

  • 此唐我为皇第七章在线阅读

    还没完全到曹家,曹寅的老母亲听街上回去报信的家丁一说,早早就在门口等候。见到德妃母子几人,曹老太太很是热情恭迎,连忙招呼德妃进入曹府。坐下来还没多久,曹府的下人们也忙着上茶水、茶点和水果。此时,曹老太太正对德妃说道:“娘娘远道而来,若是在街上听到一些不中听的流言蜚语,就当是谣言罢了,由得他们说去。”

  • 魂断神门在线阅读第7节

    “宿主可以选择不买,系统交易自由,从不强迫。”林洛望着自己0点的余额欲哭无泪,怎么可能不买,男人最害怕的就是不行啊。“说吧,系统,怎么解决。”林洛打死不相信系统会不知道自己身无分文,一系统的尿性,它从不做无用功。“叮~检测到宿主需求,贷款功能开启,宿主最大额度可以一次贷款1000000点儿心悦点数,

  • 一人战争第1章在线阅读

    民国新历二月底,新年刚过完几日,天气有些暖和,可屋里依旧是那么阴冷。时隔四年,当黎洋回到嘉善本家的时候,家中的气氛一如既往,无非都是表现出对她的热情以及欢迎。而她心中也没有什么波澜,脸上却是堆着浅浅的笑容,甚至有些高傲的给大家分派礼物——外国来的洋货。这是她学医以后第一次来到本家,在这个不大的县城里

  • (skip beat)我是京子的姐姐第一章在线阅读

    贞观三年(628),长安城皇宫一处豪华寝宫内。“唔,好痛,这是哪里?”一名青年捂着满是白布的脑袋,摇晃着从床上坐了起来。与此同时,一股记忆洪流忽然涌出,令他身体又是一阵摇晃。片刻后,青年睁眼,满脸的不可置信。“卧槽...我居然穿越到了大唐贞观三年?还成了李世民的第六个儿子,李愔?!”李愔此时有些蒙圈

  • 尘封说鬼第1章在线阅读

    第一章混灵珠华夏国红岛市上午十点刚刚辞职的秦坤正在家里对着各种地图圈圈点点,面前的电脑屏幕上赫然是世界地图,对面的墙面上更是一幅华夏周边各个小国的地图,还有一张M国详尽的地图,所有的事都要退回两个月前秦坤回家相亲说起,在秦坤身上发生的不可思议的一件事。秦坤的家在西北青岩市的一个乡镇上,那天相完亲往家

  • 艺术人生之第一集 谜案追凶 9、证据在哪里

    我问:“是什么?”樊振说:“一般人在对不确定的事的时候,总会抱着一丝侥幸心理,而且不愿相信这是真的,所以即便段明东的妻子找到了肉酱,在没有确定里面的确是人肉的时候,她是不会轻易选择自杀的,而且更不会带着她的女儿一起。”樊振说这些的时候一直看着我,我只觉得樊振说的每一个推断,都是我根本想不到的,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