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玄幻:让我当普通人第1章在线阅读

作者:500 来源:飞卢小说网

江海这辈子最骄傲的不是自己在武林中拥有剑圣的名堂,连武林盟主见他都要退让三分的虚荣,而是他的儿子江天暮。他娘死得早,自己把儿子教育得不能说很好,但是也对国家有贡献,让他这个爹脸上沾光。他本来是指望着自己儿子能够继承自己的衣钵,让他学好剑法,继承他剑圣的威名。可是在江天暮14岁那年居然说要去参军,这么小个孩子上战场不是送死么?而且他九代单传就这么一个儿子啊!

于是他在所有人的不理解下同意了他儿子去参军。大申明文规定参军者必须年满16周岁,但是江天暮虽然只有14岁,但是他长得比同龄人要高要壮,所以成功蒙混过关进到军队当一个不起眼的小兵。

成就大业的道路都是十分艰苦的,江天暮参军的第一年就遇上了西南蛮夷的大举入侵,所以他就跟着大部队去去了西南。江天暮凭借着在他爹那里学来的本领才没在战场上为国捐躯,西南之地没有北方的严寒,但是四处都是崇山峻岭,地形复杂,平原极少,而且沼泽地密布,森林深处更加是瘴气弥漫,不熟悉地形的人一旦进去活命出来的机会几乎为零。

江天暮有一次就差点死在沼泽地里,那是宏正34年的秋天。

他们军队因将领领导失误,害他们身陷险境,被敌军重重包围,他们唯一的退路就是经过身后蜿蜒几十里的大山再向西行走跟他们大部队会合,可是大山里环境有多恶劣他们心知肚明,进去之后也是死路一条,与其在这里也是等死,也只有*一把。一千多人进的大山,出来的人却不足200人,江天暮就是活着出来的其中一个。大山里毒蚊子,沼泽地,瘴气,加上各种毒虫毒物,他们花了整整一个月才从大山里出来,断水断粮,只能吃草,倒霉的吃到毒草就这样完蛋了,那一年江天暮15岁。

活命出来之后,他们原先的将领已经死在大山里头,军队重新编排,他编进了陈塘副将的队伍里。陈塘不过也才30岁左右,但是右脸上有道狰狞的刀疤,让一张本来憨厚的脸弄得有些恐怖狰狞。陈塘这个人大大咧咧,虽然平时有些迷糊,但是在战场上一点都不含糊,而且是个善于发掘人才的人。

江天暮一次在战场上救了他一命,陈塘有恩必报,他也发现了江天暮是个人才,不仅武功高强,而且对这里的地形非常熟悉。陈塘试探性的问过他一些关于战略上的问题,江天暮回答的头头是道,而且都是良策,连最坏的打算都作出了应对的解决良策。陈塘觉得这是个人才,只是有点高傲,但是少年英雄谁不是这样,岁月会慢慢把他打磨得沉稳的。

陈塘向老将军举荐了江天暮,西南这地方稍有不慎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之前有过不少的人自荐领军,可是都无一例外的死在大山里,后来就渐渐的没人敢自荐,因为当领军死不是自己一个人,还有自己的部下,没人有能力担当这个罪人。陈塘举荐江天暮的时候老将军吸取了之前的教训非常的犹豫,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能干出些什么来?陈塘提议将军可以先观察观察再做决定。

西南蛮夷可不止一个族群,足足有5个,之前他们还有所观望。因为各族之间没什么来往,都担心自己会被背叛。江天暮就想着逐个击破,国家间讲的不过是利益。他向老将军请求让他当使者去萨克族谈判。

“你为何要选萨克族?”老将军问,萨克族是五个族里最小的一个族。

“萨克族的老皇帝死了,现在正在内乱,是大王子跟五王子之间的斗争,只要我们以捧上王位为利益诱导就能劝服他们与我们签订条约。”

“你打算站那边?”

“大王子。”

“大王子城府极深,就算他今日答应与我大申签订合约,也难保日后他不会反悔。相反五王子仁德,重情义。”

“将军,我们不需要仁义之人。”

“这是何解?”老将军来了兴致。

“五王子虽然仁德,但是据小的所知他优柔寡断,不足以成大事,若是日后萨克族被其他族吞并只会增加蛮夷的势力。现在他们还在观望,并没有联合,这是我们最好的时机,把大王子捧上王位,联盟只是暂时的,如果将来大王子毁约,那我们也有个光明正大的理由出兵,也不至于落人口实。”

老将军满意点点头,让他去了。

江天暮这个人有胆识有智慧,萨克族经过一番动乱之后大王子终于登位,并且与大申签订了合约。其他族一见这种情况都纷纷按兵不动,伺机而动。

江天暮立了大功,老将军已经快60了,年事已高,他上书朝廷说他已经打不动了,退位让贤,把将军之位让给江天暮。朝廷还是很犹豫的,让一个十来岁的小毛孩当统领几十万人的大将军,可是西南之地极其险要,之前派过朝中的将领去无一存活,这是一份苦差,可是一旦成功就功成名就,但是许多人都望而却步,稍微有点关系的人都不想去那个蛮荒之地,而且也早有传闻说去西南就跟去送死没有区别。

朝中无人肯去,皇帝大怒,把江天暮破格升为大将军。所以江天暮也是大申开国以来最年轻的将军。朝廷批文下来允许了,把军印交给了江天暮。少年将军,有些打了多年仗的老兵难免会不服气,陈塘还安慰他说不用介怀,都这样。

江天暮倒是一点都不介怀,没能力的人总是嫉妒有才干的人。西南之乱未平,所以江天暮并未回朝受封,朝廷只是派了个太监来宣读皇帝圣旨,并且主持了帅印的交接。

“我看你年纪这么小倒是对行军打仗十分内行啊。”陈塘笑道。

“我村里有个老先生,他年轻的时候就立志要当大将军,可惜他瘸了腿不能参军,他给我看了很多的兵书。”

“看来你有个好先生啊,将军。”

“陈大哥不要取笑我。”

“你现在已经是将军了,不要再叫我陈大哥了,叫我陈塘就行了。”

“这怎么行,都是您的提拔我的,没有您我都没有今天。”

“这军中口杂,你要立点军威才行。”

“那,好吧。”

这份和平没有多久就破灭了,其他四族联合起来一起进攻。朝廷也在观望,看这个少年郎有什么本事,如果战死了就另觅人选。江天暮用兵如神,也苦战了许久,整整花了4年的时间才平定西南之地,让各族签订了合约。其实他们也怕了江天暮,这个男人太过恐怖,从此江天暮就在西南有了“西南战神”的称号。朝廷十分的满意江天暮的表现,皇帝大悦想把江天暮召回朝封赏,可是朝中大臣纷纷反对,说江天暮还那么小,回朝受封担心他年少气盛,将来不成气候,让他再多加磨练,还拿出各种典故来说事,实际他们就是怕江天暮回朝得到皇帝的重赏,将来朝中又多了一位竞争对手,后来封赏的事情就不了了之。

西南之乱平定之后江天暮的大军就驻扎在十荒,十荒是西南的边城,其土地之辽阔足足有皇城燕京的10倍之多,大山环绕,盆地不少。

军中半数以上的士兵都在这里成家了,剩下没有成家的也需要解决生理需要,所以每个月都有上百名名军妓送来军营,军妓都是从十荒城里的青楼挑来的,挑给将军的肯定是精挑细选的。

“将军,姑娘已经在帐营里等您。”

“嗯。”江天暮淡淡应了一句,挑起帳帘进去。

一道纤细婀娜的倩影背对他而立,淡紫色的轻薄衣衫把玲珑有致的身材裹得摇曳生姿,乌黑柔顺的秀发随意挽了个发髻。听到声响倩人缓缓回头,对上江天暮微微一笑。

江天暮瞬间愣怔,那是一张艳丽非常的容颜,未施脂粉的小脸上有股慑人的妖艳,浅浅的笑容里带着无限风情。明明是妖艳到如妖精一般,但是凤眼如湖水般平静,多了一股清逸出尘,如此矛盾的气质在同一个人身上竟是如此自然,没有一丝的突兀,更加的引人入迷。这个人美得惊心动魄。

“将军有礼。”

“啊?姑娘有礼。”意识到自己盯着人家看得出神,微微有些的尴尬。

倩眉微挑,无限风情。

江天暮被他弄得有些迫不及待,几步上前把娇小的身子抱上塌。

美人身上有股很特殊的香气,非常的好闻,江天暮被引诱得有些失控,亲上那香甜柔软的诱人红唇,身下的美人微微抗拒了一下就被江天暮强势的舌头给侵占了整个口腔。光是一个吻就能让江天暮激动万分,从来没有这么失控过,或许今夜过后他可以把她留下。

江天暮全身燥热怀里的美人脸色绯红更显妖艳神色,江天暮把她抱得更紧,紧紧贴住自己结实的胸膛,可是没有预想中的柔软,平平实实的。平的?!而且他还感觉到了跟自己一样的东西,只应该出现在男人身上的东西。

江天暮一惊,抽离身子退后几步。

“你是男人?!”

美人衣衫凌乱,红唇微肿,动情的容颜足以迷倒天下间所有的男人,江天暮也不例外,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从没说过自己是女人。”美人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衫坐起来。

“你究竟是谁?混进来有什么企图?”

“混进来?”美人失笑,“我只是去醉红楼玩,熟料你的副将相中了我,硬逼着我换件衣服来伺候将军。”

陈塘那个混蛋!

“那你为什么当时不说你是男人?”

“我本是百般不愿,你副将恐吓我说再多说一句话就挑了我的舌头。”

他一定要宰了陈塘那个混蛋!

“既然是一场误会,那我送姑……公子你回去。”

“你副将挟持我,你强吻我,污了我的清白,一句误会就想打发我?”

江天暮自知理亏,“那公子你想怎么办?”

“让我留在这里玩几天。”

“不行。”江天暮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这里是军营,哪能是玩乐的地方。”先不说这人来历不明让他留在军营里多危险,光是这人的外貌就能够引起骚乱。

“那你是想不负责任了?”

江天暮不说话。

“好吧。”美人缓缓起身,美眸半垂,失落难过的神情我见犹怜,成功挑起了江天暮怜香惜玉的男人天性。

“你留下来吧。”

“真的?”

“只能留5天。”

“好。”

“你叫什么名字?”

“云上影。”

这里是军营,即使云上影是男人,但也足够的倾国倾城,所以他们约法三章,没有江天暮的允许白天不许踏出营帐半步,只能晚上大家都睡觉的时候出去,还有不许笑。

“为什么不许笑?”

“不为什么,你要是做不到我就送你回去。”

“好,这里你最大你说了算。”

江天暮不能让他露脸,只能允许他跟自己一起睡,这张本来就是一个人睡的床,所以两个人贴得很近,云上影身上淡淡的沁香一直迷惑着江天暮的心神。江天暮睡不着,只能默念兵法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都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偏偏某人还毫无自觉的不睡觉,大半夜的问问题。

“江天暮。”

“我现在能出去么?”

“不能。”

今天军妓来了,军营里肯定一番热闹,本来他也应该在美人乡里度春风的,而不应该这样。虽然身边的也是个大美人,可是那是男的啊!

他会大半夜的不睡觉忍住欲望默念兵法都是陈塘那个混蛋的错!明天他就死定了!

“这样多无聊啊,还有这床好挤,你不要平躺啊,侧着躺。”

江天暮翻身背对着他。

“喂,你陪我说说话啊,这样多无聊啊。”

“睡觉!”江天暮低吼。

“不睡,就是不睡。”云上影耍赖皮。

“喂~~”云上影半撑着趴在江天暮身上,几缕发丝掉落在江天暮的鼻子前,香味不似姑娘家的胭脂水粉,有股勾人心魄的魔力。

江天暮突然翻身把云上影压在身下,炯炯有神的眼睛紧紧盯着诧异明亮的双眸。

“别再烦我!”江天暮一字一字咬牙切齿道。

“那你凶做什么?啊~~差点忘了你今天本应该跟位美丽的姑娘翻云覆雨的,是不是欲求不满了?”

“哼!”

云上影轻笑,伸手摸上那历经风霜刚毅的俊脸,轻声问:“忍得很难受么?”低低的声音在黑暗里说不出的诱惑。

江天暮不说话也不动作,半响突然下床跑了出去洗凉水澡,听到外面隐隐的水声,云上影哈哈大笑,真是有趣。

江天暮直到天微微亮才回到自己的营帐,云上影睡得很香,安睡的容颜出奇的平静,没有了天生妩媚的风情,安静得仿若深潭。但是这人清醒过后得性子,江天暮不敢恭维,穿好衣服之后就操练士兵去了,还早早把陈塘在温柔乡里挖了起来。

陈塘在一头雾水中被江天暮折磨得不**形,不知道他们将军又抽什么风。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去,底下的小兵来告诉他军妓都要送回去了,只是将军的军妓还没有来。

陈塘马上想到了将军这么生气难道是因为昨晚军妓伺候得不好?那可是难得一见的大美人啊,难道是因为太像狐狸精所以将军不喜欢?话说这么多年将军都喜欢朴实一点的,他还本来想给将军换换口味,没想到好心做坏事。

“我去跟将军说吧。”

“是。”

陈塘找到正拿着早点在营帐前徘徊的江天暮。

“将军为何不进去?”

因为里面有妖精!

“额……”

“将军不喜欢这名军妓,我明日让老鸨挑选一名清纯可爱的来伺候将军。”

“陈塘,我想让他留几天。”

“啊?”这下陈塘刚刚想明白的脑袋又不明白了,将军把她留下就是满意她的啊,那为何还要折磨他呢?他做错了什么?

“到时候我再自己送他回去,你先去吃早饭。”说完江天暮就拿着早点进去了。

陈塘总觉得他们将军进去的时候好像带着壮士断臂的决心。将军还是第一次把人留下,原来他是喜欢妖艳型的女人,难怪这么多年那么多女人贴上来将军一个都不要。但他还是想不明白将军为何要折磨他。

床上的人还在睡觉,江天暮已经用完自己的早点他还没有醒过来的迹象,江天暮只能去喊他起床。

“云上影,醒醒。”江天暮推推他。

云上影蹭了两下,睁开明艳妖媚的双眸,只是那双眸含着怒气。

“你作死是不是?竟敢吵醒我?去死!”说完一脚踹上去,江天暮被他这反映弄楞了,没反应过来被一脚踹了出营帐。

正在吃早饭的士兵看见他们将军被踹了出来,扬起一阵灰土,都愣了,张开的嘴巴久久合不上。

多少年没人敢骂他,竟然还敢踹他?!还在自己的士兵面前!江天暮顿感失了面子,气冲冲站起来进去。云上影盘膝坐在床上,也是怒火冲天。

“你他娘的知不知道扰人睡觉犹如杀人父母?”

江天暮没想到他起床气这么重,但是自己也很火。

“这里是我的军营,你竟敢对我发脾气?”

“我对你发脾气怎么了?要不要我出去宣告你昨晚亲了一个男人?!”

“你……”算!江天暮深吸一口气,他就忍着他这几天,五天一过他就马上把这个瘟神送走。

江天暮很头疼,出生二十几年头一回这么的头疼,每天晚上忍受着云上影似有若无的香气诱惑,那家伙还三更半夜的偷跑出去,害他不得不去找他。结果一跑就跑没影了,江天暮找了半天才在一个小湖里找到他。

云上影光*着在湖里洗澡,只有上半身露出水面,皎洁的月光照在他莹白如玉的身子上,及腰的长□□浮在水面上,云上影回头对着他微微一笑,如水中仙子,绝世倾国。

“将军,你流鼻血了。”调笑的声音响起。

江天暮一模,全是血,急忙别过头把鼻血擦干净。再回头时云上影已经上岸穿衣服了。

“将军大半夜的不睡觉来偷看民男洗澡?”

“我是出来找你。”

“我可没有违反约定,我是半夜出来的,只是想洗个澡,都要臭了,将军不会喜欢身边每天睡着一个臭人吧。”

“男人几天不洗澡有什么关系。”

“我可受不了。”

“洗完了可以回去了么?”

“还不行,我都还没有好好玩过。”

“这里四周都是大山,入夜进去根本就是死路一条,有什么好玩。”

“那就在山脚玩玩怎么样?”

“回去。”

“将军你先回去,我一定会赶在天亮之前回去的。”

“云上影!”

云上影完全不理会江天暮的怒吼,自己一个人玩去了,江天暮虽然很生气但是还是担心他出意外,只好跟着他一起去。

云上影说就说是只在山脚玩,可是一溜烟就进山了,江天暮差点被他气出血。云上影的轻功不错,江天暮一路追着他,费了点劲才把他逮住。

“你不是说不进去的么?”江天暮现在很想揍他。

“一时没忍住就进来了,不用介意的。”

“快跟我出去。”

“都进来了,走一下再走啊。”

接近清晨是瘴气最重的时刻,这家伙真是不知死活!

“跟我走。”

“不要。”

江天暮已经不想跟他废话了,直接把他扛在肩上带走。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

“闭嘴!”江天暮不顾他的意愿把他扛出了大山,幸好两人也并未走远。

“你知不知道这座山是出了名了食人山?进去了还没几个人能出来的。”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还是挺关心我的。”

“我答应让你留下,自然要对你的安全负责。”

“那你对不对我的贞洁负责?”

江天暮脚步顿了一下,旋即又快步走去。

“男子何来贞洁之说。”

“怎么没有了?你都不知道不知道有少人想碰我,我都没让他们得手,可是你不仅亲了我,还偷看我洗澡。”

“那都是意外。”

“你就是狡辩,唉,你慢点走啊,你走这么快晃得我头晕。”云上影被他扛着一甩一甩的,血液都倒流到脑袋了。

“你能安静点么?”

“不能,我就是这么啰嗦的。”

江天暮烦了,直接点了他的哑穴,终于安静了。把他扛回军营之后,放在床上拿了早饭给他自己就出去晨练了。

白天云上影不能出去,呆在营帐里那么无聊,他没事就画画。画画也算他的兴趣之一,无论是山水鸟兽还是人物肖像,他都能画得栩栩如生,只是这个比较喜欢捣乱,很少能静下心来画画。江天暮操练完士兵回来之后就看见他很认真的在他的书案上作画,凑上去一看,顿时脸就黑了。

画中他正在抢一个小孩子的冰糖葫芦,还在哈哈大笑,虽然他不是什么正义大侠,但是也不至于下流到去抢一个小孩子的冰糖葫芦啊。

“你看,画得你像不像?”

“很像!”像得几乎让他想撕毁那幅画。

“把画给我。”

“为什么?你想要就自己画。”

“我的英明都要毁在你的手上了。”

“哈哈,怎么会呢?你又不让我出去,我只能这样了。”

“你可以看看书啊。”

“这里只有兵书,我都已经看完了。”

看完了?这么快?江天暮随手拿起一本,兵书上面全都被画得一塌糊涂,江天暮感觉到自己的太阳穴又隐隐作痛。

“你究竟要怎么样才能安分点?”

“给我找个姑娘来。”

“胡闹,这里是军营,你以为是寻欢作乐的地方?”

“哟~~将军您当初不就是为了寻欢作乐才挑军妓的么?现在又说这里是军营?”

“反正就是不能。”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么?”

“对。”江天暮回答得理所当然。

一般人被这样讽刺多多少少会有点尴尬,但是江天暮的脸皮厚的跟什么似的,而且还非常的霸道,云上影第一次遇上了软钉子,不爽之余又感觉有挑战性。

“你想我安分点还有个办法。”

“什么?”江天暮知道他的肯定不会是什么好办法,但是事到如今让云上影安分才是当务之急。

“我安分的度过剩下的3天,之后你要来我家给我当一个月的下人。”

堂堂大将军去当下人?门都没有,江天暮当场拒绝,“不去。”

“那行啊,我就去散播谣言,说大将军你喜欢男人,还欺负小孩,偷看民男洗澡。”

“你随便说,看谁会相信你。”

“相不相信是一回事,你也知道知道谣传这种东西,一传十十传百,到时候就不是这么回事了。”

江天暮皱眉,权衡了一下,外面三姑六婆这么多,以讹传讹,事态发展到最后就不可收拾了。

“好,只当一个月。”

“一言为定哦,来拉钩。”

“你以为还小么?”

“来嘛。”云上影不顾他的意愿,硬要跟人家拉钩。

接下来三天云上影真的很安分,连睡觉都特别安分,只是还是那般的啰嗦。

“为什么你要一直背对着我呢?”

“因为我不想看见你。”

“多少人想见我啊我都不让见啊,你这人真是不识好歹。”

“我就是这么不识好歹的了。”

“你……”

“你能安静么?”

“不能,你只让我安分,没让我安静。”

江天暮恼火转过来,捂住那张喋喋不休的嘴。

“唔唔唔!”云上影抗议。

“能安静了么?”江天暮瞪他。

云上影点点头,江天暮才放开手。

“你想憋死我啊。”

“你要怎么样才安静呢?”

“面对着我睡觉我就安静。”

“好,我现在面对着你了,能安静了?”

“嗯。”

其实云上影纯属无聊,就想跟江天暮拌拌嘴,但是这样面对面两个脸皮厚的人一直对视着,那种气氛说不出的诡异。最后还是云上影先撑不住睡着了,他大哥说好孩子要早早睡觉啊。见他睡着了,江天暮才叹气,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啊。

延伸阅读

范氏世家加盟  http://www.finding-happiness.com/yxs0.shtml
范氏世家美容化妆品一直致力于天然植物精华美容养肤护肤品的研究,特别是祛痘和养肤这两个

芝士电台儿童声乐培训加盟  http://www.finding-happiness.com/6ey8.shtml
芝士电台儿童声乐培训加盟品牌通过芝士电台APP和芝士电台城市站一体式儿童声百工场来构

林科木业加盟  http://www.finding-happiness.com/p0e0.shtml
林科木业有限公司是生产销售木制品的生产经营型企业。主要生产和销售冰勺,雪条棒,圆棒,

祺航加盟  http://www.finding-happiness.com/n650.shtml
祺航毛绒公仔总部是公仔、玩偶、娃娃、热水袋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

康泰阳保健食品加盟  http://www.finding-happiness.com/u29c.shtml
珠海市康泰阳保健品有限公司是香港太阳国际集团全资子公司,企业专注营养健康事业,为广大

爱心树加盟  http://www.finding-happiness.com/npvc.shtml
爱心树宠物用品,是一家集产品研发设计生产销售各类儿童布艺帐篷儿童布艺小房子的生产厂家

沙砾体育场馆加盟  http://www.finding-happiness.com/upw6.shtml
沙砾体育依托在场馆建筑科技领域积累的强大优势,紧随“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的发展

云知声加盟  http://www.finding-happiness.com/bz28.shtml
云知声加盟详情云知声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物联网人工智能服务,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世

冠特加盟  http://www.finding-happiness.com/d5ev.shtml
冠特家居成立于2003年,总部位于“特区中的特区”--深圳前海,依托总部经济,冠特卧

华洗汗蒸房加盟  http://www.finding-happiness.com/uvul.shtml
华洗汗蒸房加盟华洗汗蒸房是沈阳华洗伟业洗浴设备有限公司旗下品牌,是集韩国汗蒸房设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鬼面在线阅读第4章

    暖春之旅在两个国家顶尖警卫的防范之下,并未出现安全漏洞,也没有危险信号的征兆,从5月6号进入日本以来,一切都很平静。然而,到达5月8号这一天开始,所有的警卫都开始紧张起来。因为今天首长将会公开亮相在早稻田大学。众所周知,大学是革命的摇蓝,不论是激进份子也好,还是日方的右翼势力也罢,大学正是年轻一代,

  • 阴阳之鬼脉第五章在线阅读

    小紫月喜滋滋地收好玉环,又向周围看了看,接下来是谁呢?“哈哈哈~”于老在一旁看了有一会了,终于被小紫月财迷的小样给逗乐了。“墨小子,这丫头挺伶俐啊,哈哈~”“于老!”于老的年纪和徐伯相仿,是少有的六品炼丹师,待人平和,能得墨临天尊敬的人极少,而于老却是其中一个。“月儿,这是虚无山的于爷爷”能得墨临天

  • 鬼道修罗传之蜀山扩招,欣欣向荣的蜀山(6)

    领导张张嘴,手下跑断腿,王牧算是切身感受到了这句话的真实含义了。这个时候王牧同学显然就是那个跑断腿的人!大领导王尚香同志大手一挥就决定招三千人,这可是比比所有的蜀山弟子加起来还要多,这可就忙坏了王牧。首先就是对采集的三千份样本进行基因组测序和分析。经过再一次大规模的全基因组测序活动后,王牧得出了结论

  • 葫芦娃之盖世妖王在线阅读第七节

    孟珊珊没办法只能跟上去,下了几层楼,孟珊珊发现萧如的腿是真的很长,走起路都带风,随即又发现按萧如的身高腿长,想真的不理她是可以走的更快的,这个发现让孟珊珊稍微好受了一点,连忙问:“我特意来请你吃饭的,省的你这个黄世仁大过年的来追债,饭还吃不吃了呀?”萧如脚步顿了顿,似是才想起来今天这个冒失鬼来这里的

  • 海贼之恶魔猎人但丁在线阅读第十章

    “咦!哥快来看呀,这里有个人挂在树上哩。”一个长得挺漂亮的小姑娘惊讶的说道,一边说还一边向一个长得和女生有几分相似的男生招手。那个男生听到自己妹妹说的话还以为是在和自己开玩笑,于是就慢悠悠的走了过去。可是顺着妹妹手指的地方看去发现一个正挂在树上的一个男生。当然这个男生就是莫炀了。立马就爬上那棵树上把

  • 鬼灯+黑篮+小轮回之引狼入室

    寒冬,农事全息,茶岳庄的妇女们三五成群围在火炉边,热火朝天的嚼着舌根子。“听说了么?东村头那个叫亦棠的姑娘,近日里带回去了一个男人。”火炉旁,张阿婆率先开口。“怎么不知道?这么多天了,也不见她出门,不会是和那男子……”一妇女接过话头道。“哼!我看那就是他的野男人,情夫!瞧她那张狐媚的脸,还未出阁就勾

  • 吸血鬼骑士之危机在线阅读禹帝

    女娲补天造人的故事,成为神话,流传千百年。其实,当年,女娲所造的,并非凡夫俗子。在上古时期,创世神盘古开天辟地之后,同样作为创世神的女娲,也需要大地生命反馈的信仰之力来维系她的存在。信仰之力越多,创世神的生命力也就越强,修为也就越高。盘古女娲一向是互相合作的关系,盘古每次开辟的天地,都会让女娲来创造

  • 随着我的歌声舞动起来!在线阅读第二章

    男孩有一双漂亮的红眸和柔软的黑发,瞪大了眼睛的样子很好看。雪女说完话后,看着这样的他,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发。——收获了满满一手血。雪女“……”!!!竟然忘了这是一个出血量染红了大雪地的伤员!话说怎么头上也那么多!…神先生你到现在都没死真的好坚强。雪女一脸为难的看着自己手上的血,怎么办现在把血抹

  • 灵气真的没复苏在线阅读三叔,我好害怕

    周牧天此时此刻也是有些消耗过大,这一招自然是那个摩柯无量功,只不过他修炼的并不是正版的,而是个盗版的,名字叫做小摩柯拳。盗版自然是没有天级玄术的威力,但是好歹也是个灵级绝品的玄术,距离天级也就差了那么一丢丢罢了。气功宛若炮弹一般,直接轰击在了大剑之上。这一击还没完,紧接着,又是一个法杖被其凝聚在手中

  • 拐个冥王来试毒第三章在线阅读

    贫困区的清晨相对比较平静,少了平常那些打斗的声音,更多了几分安宁。早上趁着夜色未散去,洺洛和九叔早已准备好日常需要的行李,早饭后来到贫困区大门,静悄悄的等待苏杭大军的到来...............终于等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从远处看到了一群黑影,是的,苏杭等人到了。“九叔,安兄好,”苏杭吹口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