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眸含星辰之第三章

作者:猫妖不是妖 来源:17K小说网

坠入爱河花店?

我推开门,只见大河正在浇花,许是听见声音,大河抬起头来。

“你可算来了!我可有得等。”大河放下花洒,走过来笔直地站在我面前。我仰头,略带无奈地看着她。

“大河,你块头真大!”

“哈哈你不懂,姐这样才**,再说了,你感觉我块头大是因为你自己块头太小!”

“嗯,这倒是大实话。”

我将大河的花店粗略看了一遍,整个店的面积特别小,跟我房间的卫生间似的,估计站五个人就挪不开身了,花的种类也特别少:“你果然是有一家‘小’花店啊!可真够小的!”

“没办法啊,我穷嘛,再说了,我经营一家小花店够我吃够我浪就行!大了我也没心情打理!”

“你爸妈呢?你不养他们啊?他们不催你攒嫁妆啊?”

“我爸妈从来不和,我妈在我十四岁的时候就过世了,她死后我很叛逆,天天跟我爸对着干,后来我跟他就断绝父女关系了,我跑来拉萨后,就再没联系过他!”大河说完,语气很轻松,就像在述说别人的事,平平淡淡的。倒是我,在一旁唏嘘感叹。

我走到她的凳子上坐下,心想着怎么绕开话题,而后灵光一闪:“哎大河,你这花店名字取得挺有文化啊!”

“我前男友取的!”

“……”

“咱们今天去哪儿玩?”我想,还是这个话题比较安全。

“去八廓街那一块吧!转寺什么的,我带你逛逛这周围最繁华的地段!”一边说大河一边开始收拾桌子:“我本来是想骑摩托带你过去的,结果今天邻居把我车借走了,咱们估计只能走过去了!”

“小case!我开车过来的!”

“真的?!”大河惊讶地看着我:“叶落忧你可以啊!”

“那是!”我甩给大河一个得意的眼神,一脸‘那是当然’的表情。

“我现在就关店锁门,你车停哪儿的?”

“左边街拐角,导航导到那儿,我走过来的!”

“行!那你赶紧去开过来!”

“嗯。你在门口等我!”

于是,我就在大河惊愕目光的注视下缓缓将我骑来的单车推到她面前。

“……”

“这他妈就是你开来的‘车’?!”

“嗯,此乃本大爷最爱的坐骑!”我拍了拍车座,继续说:“这是我老板的,我好不容易跟他借过来的。”

只见大河一巴掌拍自己脑门上,仰天一声长叹:“叶落忧,都怪我他妈太相信你了!是我的错。”

“……咱走吧,我技术好,带你没问题。”

然后事实证明,我确实没有高估自己的技术,我只是,低估了大河的体重。

“我□□行不行啊?咱还一步没动呢!”

我靠!这不能怪我啊!你一上后座我这轮胎都瘪了啊!!我在心里大声抗议,却不敢真说出来,毕竟,我之前把话说得太满。

在这个容易消耗体力的高原上,我已经开始出汗了,但我依然贯彻了我妈从小教育我的“女孩子要懂得坚持”的理论,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着踩上踏板又掉下来的动作。

大概是大河太心急了,也可能是她良心发现了,总之,她直接把我拽向后座,自己骑了起来,拽我之前还不忘骂一句:妈的!

“……”

“大河你真厉害!”前进好一会儿后,我忍不住真心地夸赞大河,前面路本来就窄,过往的人和车也比较多,她却弯弯绕绕、“披荆斩棘”,一路不卑不亢向前行进,这技术,明显好我太多。走这样的路,我一准得推着单车前进。

“哼!想当年,我也是骑过川藏线的人!姐可不止会骑摩托和单车,我还会开小车、拖拉机呢!”

“厉害了,大河,你是我新偶像!”

“啊?你说什么?”我们到了人车更密集的位置,噪音变大,前方的大河偏过头来问我。

“我——说——,看路啊!!!”

“我操!!”大河转头一看,前边突然开来一辆黑色电动车,车头直奔大河而来,眼看着就要撞上了,大河迅速抓紧车头往旁边墙上拧去。

哐!

灾难最终没有躲开,我直接被颠下后座,狠狠摔在了水泥地上,车后轮还压在我身上,大河也横着躺在了路边,一条腿被单车压着,另一条腿搭在单车上面,车头很明显被撞偏了。

我一头懵逼地栽在地上,深刻地感受到了什么叫“一切来得太突然”。直到周围围了一些人,一个藏族的大叔将我扶起来,我才缓过神,见没人扶大河(可能摔相太惨怕被碰瓷),我赶紧推开单车,将大河的上半身抱起来。

“大河大河,你还好吗?”我一边说一边用力拍大河的脸。我们才刚认识,你可别让我背锅啊!

“操!老子身体都快废了,你他妈还想毁掉我的脸?!”大河瞪大眼睛冲我嚷嚷。

呼~

我顿时松了一口气,还能瞎逼逼就说明还好。

大河推开我的手,踉踉跄跄地站起来:“老娘好歹走过川藏线,这点小打小闹算什么!”

见那个开着电动车的女人愣愣地杵在人群前被吓得一动不敢动,大河一边活动手臂一边向她走过去,那架势,乍一看是想要跟人拼命。俯视着那个个头娇小,发着小抖的女人,大河豪迈地说:“我们都没事儿!姐你放心吧!下次小心点儿就行了!”

那个女人听了大河的话傻傻地点了点头,还是站在原地没有挪动。大河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转过身来,见我正一脸崇拜地盯着她,于是朝我挤了挤眼睛。

不愧是大河,这一刻,我是真服她!心里一股莫名的情绪也油然而生。

我对她笑了笑,然后扶起可怜的单车,将歪掉的车头掰正。周围的人见没啥大事很快就散了,我也推着车,和大河往目的地走。

“你瞅你这一身!”大河对我说。

我朝自己看了看,或许是刚才摔倒的地方太脏了,身上都是灰尘污渍,有的地方还黑黑的,头发也有些乱。

“还有背后呢!你刚才掉水潭里了,后背让人无法直视。”

“还说我?你也不看看你这一身!跟个要饭似的!”我也调侃起大河,她比我好不到哪儿去,原本线条完美的波浪卷发现在像一丛杂草,也许是我之前用脏手拍了她的脸,她的脸上除了有点浓重的妆,还有一大块灰灰的东西,我现在可以想象我跟她走在路上的情景——像两个从垃圾桶里翻完垃圾结果只翻出一辆自行车的神经病。

大河还想反驳什么,结果只是和我对视了一会儿。

“哈哈哈哈……”我们很大声地笑了出来。这倒霉透顶的经历,就这样被我们的笑声融化在这有暖阳的午后了。

其实我早该想到,这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祸不单行”。

到了八廓街附近,我们找了个地方锁了单车,然后就在周围的店铺瞎转,这里有很多繁华的商场,卖宝石、藏装之类的东西。我跟大河沿着路走,时常听见路边的人用藏语交谈,这儿的人大多都很善良,有自己的信仰,这里的生活节奏也很慢,我和大河一直优哉游哉的,偶尔进进店,然后就是对各种物品进行欣赏评价。

“哇,这绿珠子好亮啊,你觉得好看吗?”我站在街边,问跟在身后的大河,我弯腰摸了摸挂在商铺门口的珠宝,冰冰凉凉的,很舒服。

“好看。”

回答的是个男生的声音。我微微一惊,转过身朝后望去。

眼前的男生个头高高的,鼻梁略挺,头发稍短,显得干净利落,他穿了一件暗红色的外套,瘦而有型的骨架被随性的着装衬得很精致,一瞬间,我竟觉得被晃得有些睁不开眼,不知道是因为他逆光站着还是因为他本身。此时他正用略微局促和疑惑的眼神看着我。

“落忧,好久不见了!”

是啊,好久不见,久到我快忘了自己来拉萨的初衷是什么。

“呵呵呵呵……是啊,好,好久不见呢!”我干笑着杵在他面前一动不动,很奇怪,我以为再见到他我一定会很难过,但是此刻突然不觉得了,现在,我只觉得尴尬。

咦……大河呢?

“你还好吗?”林城南关切地问了我一句,我顺着他的目光往自己身上瞅了瞅,内心顿时奔腾而过一万个草泥马。

“没事,出了点状况而已,已经解决了!”我假装淡定地回答,然而内心:我靠!为什么偏偏在这里遇见?!天哪!我跟你有仇吗你为什么要捉弄我!

“你一个人来的吗?”他又开口问道。

“哦,不是,和朋友一起的。”我一说,林城南在周围扫视了一圈,然后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我,随之一笑。

“是吗。”

明明这该是一个疑问句,可是以他的语气说出来,我却听成了一个否定的陈述句。

他不相信。

算了,爱信不信。

“你呢?一个人来的吗?”

“嗯。”他点点头。

我本来还想开口再问点什么,比如:你心仪的姑娘怎么没陪你。然而话到嘴边又被我咽下去了,我现在问这个干什么,显得我还恋恋不舍的。

“那一起走走吧!”我转身往前走,他也提起步子跟上。这家伙腿长,每次我在前边他都能很轻松地追上我,我突然想起刚来拉萨的时候,和他每天在街上瞎走的日子,只是那份悸动和暖意今后大概都不会再有了。

“你快开学了吧?”我率先开口,西藏的学校夏天总是开学很早。

“嗯。回去估计就会很忙了!”

“哦!你加油,我看好你。”我冲他笑道。

“你回去后也是,之前不是订了下个月底的火车票吗?到时候我没课就去送你!”

“好啊!”我点点头,装作很高兴的样子,他的话牵扯到了我不好的记忆,那张火车票是之前他跟我抢着要订的,结果他赢了。但是后来我们分手后吵了一架,我就一气之下把火车票钱还有他送给我的礼物什么的都还给他了,现在想想,真后悔,毕竟我是真穷了!

这么想是不是显得我很没骨气?!

不行,我不是这样的人。我赶紧抛开刚才有些不厚道的想法,有句话说得好:人可以无傲气,但不可无傲骨。

“落忧!”

“嗯?”

“你……是不是还在怪我?怪我没有坚持?怪我对异地恋失去信心?”

我靠!我实在做不到如此大方,我还是想要自己的存款啊!

“啊?”一瞬间回神,我压根没听清林城南说了什么:“嗯嗯!”我胡乱点头。

“我就知道,你千里迢迢来找我,我却说喜欢上了其他女孩,你一定会怪我的吧!”

知道他在说什么了,我微微一愣,其实这个话题我真的不想再提起,因为这段时间我已经在努力地忘记他,忘记一直以来经历的种种和我一直在坚持的事。他提起,就像在往我还没完全愈合的伤口上撒盐。

“我其实……”

“对不起!”

我惊讶地看着他,他的表情依然是一如既往的真诚,干净的模样还是我最初心动的样子。可是我却突然很窝火,我话都没说完谁要他的道歉了?他的道歉压根就不能安慰我,只会显得我很窝囊!

我深吸一口气,装作有些淡漠地说道:“谁要你的道歉了,你有做错什么吗?说实话,我已经调整好状态把你忘得差不多了,你以后该干嘛干嘛,别再纠结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了,我是为你来的,但我不是为你而留下的,你也不用内疚,以后说不定我们还是朋友!”

一说完,我直接转身,结果刚好看见大河一手拿一个甜筒站在离我们很近的地方,正一脸懵逼地看着我。

延伸阅读

月兔整体橱柜加盟  http://www.fxtrading-advisor.com/nkzz.shtml
正是源于多年来对产品品质的坚持,月兔橱柜于2005年被工商总局授予“中国”称号,20

尚远加盟  http://www.fxtrading-advisor.com/dqh3.shtml
尚远汽车用品总部拥有占地面积50多万平方米工厂,6栋现代化标准生产车间,员工500多

晶美德加盟  http://www.fxtrading-advisor.com/ayzq.shtml
浦江县晶美德水晶工艺品厂(原天马水晶)是一家生产重量级水晶楼梯、水晶拉手、水晶柱、水

李大爷烧烤加盟  http://www.fxtrading-advisor.com/sydy.shtml
李大爷烧烤创建于2009年,专业从事烧烤连锁经营事业,“李大爷烧烤”为烧烤业界公认的

深圳热爱自助洗车机加盟  http://www.fxtrading-advisor.com/gnqo.shtml
洗车行业的发展?1、投资大、成本高、利润低。店铺租金、购置设备与不断上涨的人工费用,

佳能汽车金设备加盟  http://www.fxtrading-advisor.com/aq6q.shtml
佳能汽车金设备主要从事汽车大梁钣金整修系统、烤漆房、工业涂装流水线、很声波设备等机械

金顺怡加盟  http://www.fxtrading-advisor.com/ymjp.shtml
金顺怡主打产品之一的高频开关电镀电源已覆盖各地各地。稳定可靠的设计,量身订做的产品,

坤思.纳尔女装加盟  http://www.fxtrading-advisor.com/bf8a.shtml
坤思.纳尔女装加盟详情坤思.纳尔加盟介绍坤思.纳尔拥有优秀的管理团队和雄厚的设计研发

京都紫华养生会馆加盟  http://www.fxtrading-advisor.com/462.shtml
京都紫华养生会馆即京都紫华踩背,源自300多年前的宫廷踏背酥骨术,脚法传承300年,

中人教育加盟  http://www.fxtrading-advisor.com/g5rs.shtml
教师资格考试教师招聘考试事业单位招考党政行业实力品牌选拔医疗卫生招考社区工作者社会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唐开局百万雄师在线阅读第9节

    对面的善良根本听不出其中的圈圈绕绕,只管挑拣自己能听懂的听了,然后心中愤懑,为什么一个角色的演员交替只是高层一句话的事,难道没人考虑过角色的需要吗?“霍总!”她语气微冷,“抱歉,我想问您,《永相见》的男一号已经决定由那个新人出演了吗?”霍樊手指间的手机悠闲匀速的转着圈,眼神放空,好像还在想其他事情,

  • 全能影后养崽指南第一章

    《偷走他的心许多年》倚梦寻/2020.07.28晚上十点的南城,夜色渐浓。万家灯火像夜空中的星,璀璨地点缀在这座繁华的城市画卷里。星港小区六楼601,是这幅画卷里的小小一笔。客厅亮着灯,两个女孩分坐在沙发两头,各自专注在自己的事情里。安静的氛围,容易将一切声音放大。哒哒哒……哒哒哒……一连串敲击键盘

  • 叛逆少年的良心在线阅读第二节

    沈明洲重启研发的一腔热血,随着黑色笔迹占满白板,逐渐冷静下来。他十六岁,每个月的饭钱都存在饭卡里,住在学校外面的房子里,沈家承担每个月的水电气费,零花钱一分都没有。高中三年只穿校服,或者等沈浩购置衣物的时候,他那个一年见不到几面的父亲,才会叮嘱后妈蒋兰给他也买一套。“勤俭节约,艰苦朴素”是沈家的家训

  • 起源再临第2章在线阅读

    第一章过去今昔异茫第一章过去今昔一个月前...清晨,这座城市在经过了又一个不眠的激情之夜后,终于在此刻得到了片刻的安宁,太阳还没出来,但已经初现曙光,街道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薄雾,给人难得的清静之感.在城市边远的角落里,有一个贫民聚集区,说是贫民,其实生活在这里的人全都是从异大陆另一边流亡过来的人,在

  • 掰弯一只小佛莲在线阅读第五章

    扬昊现在心中一片空明,心中越来越放松,正在努力的感受着大自然中的各种元素,心中默念着德金爷爷教的那句咒语‘天地间的各中元素都听我号令,到我的身边来吧!’一遍又一遍的念着;慢慢的,扬昊感觉到好多东西似乎在靠近他。越来越近,最后扬昊感觉到似乎他们都在自己身边。这时脑海中慢慢的浮现了一个白色的光点接着又浮

  • 我真没想当导演在线阅读第9章

    “拿回矿脉,夺走灵器,伤你儿子。跟你要灭我全族相比算不得什么吧。唉!老了老了,心肠就变软了。这要在老夫年轻之时就算不杀你全族也定要杀你几十个核心族人来出出胸中这口恶气,现在却狠不下心肠来,真是老没出息。行啦,你们姓童的走吧,走吧。只是往后过年过节别忘了老夫就行,有什么好东西别忘了往我这送一份。不管是

  • 异世之红警系统在线阅读第三章

    金面具的寝帐是个真正意义上的圆形毡房,与巴奇曼和卡尔的都不同。比起他们那用烂羊皮和枯草木搭起的棚子,更加厚实而又美观,这也能显出地位的不同。在这密不透风的毡房里,五个金面具围坐在一堆通红的火炭边。他们似乎在毡房里沉默了好一阵子,双眼直视着火炭,他们面孔在金面具里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其中至少有一个是这

  • 我不做勇者第8章在线阅读

    特辣的C都冒菜,顿时让宫思神清气爽。当然,这一个月说是养伤,但宫思知道一个月后却有场大战等着她去打,首先,演技,就是个问题。于是,神清气爽后的宫思,决心先把她自己过往的作品全看个遍。这一看,宫思似乎看到了她这五年的成长。其实,宫思是有底子的。在她大二那年,她就开始偷偷拿私房钱去报名表演班了,直至被宫

  • 万人迷修真指南之炼鬼(3)

    幕禾盯着一动不动的白离看,这家伙或许没发现自己很闷。不过他安静的样子还挺好看的,八成是为了维持自己好看的模样,才闷着一动不动,像摆造型一样的。幕禾不知不觉陷入了“自己和白离谁好看”的比较中。侧耳聆听,不远处传来隐隐约约的嬉笑声,暮禾扭头望向声音的来处,起身拍打一下麻痹的大腿,然后轻踱着走过去,原来是

  • 太玄经第七章在线阅读

    “死人了?”吴暧一翻身就起来,抓着衣服就开始往身上套,这个得准备,既然死人了,就有杀人的,万一杀人的跑来,自己也好逃跑躲避,赶紧的。伊玉模模糊糊的揉着眼睛:“暧姐姐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起来了。”然后也爬下床,开始穿衣服。“嗯,死人了。玉妹妹赶紧穿好衣服,待会也许吕管事会集合也说不定。李丹姐姐,南宫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