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星星消失的夜晚第4章在线阅读

作者:龙猫的主人 来源:17K小说网

巨灵宗耸立高山之上,亭台楼阁隐藏在云雾与山林之间。

山门处伫立着两根洁白的金刚岩石柱,三人合抱,耸立云天。自上而下刻的不是龙凤麒麟,而是一道道玄异的阵纹,闪烁着青黄的神光,石柱旁边一块大石上则斜插着一把巨剑。巨剑精气收敛,朴实无华,不过剑脊上极为细密的阵纹却隐隐透着杀机,令人望而生畏。

往山下去则是九折的千阶石梯,每一道石阶上都刻有浮雕,加持着阵纹,即使是一般的高阶修士,也绝无飞上去的可能,体力不好的凡夫俗子要爬上来,半条命都得搁在这。

“过几天就是疯狗的忌日了,不知邢不恭够不够胆回西极城上香。”巨灵宗山门脚下蹲着两个手插袖口的猥琐破落汉子,四只眼睛不住地往雾气蒙蒙的山顶张望着。

“巨灵宗就这大门他能出去,后门也有人盯着,其他地方又都有禁制,就怕他没胆跑回去给死狗上香。”一人兀自咧着嘴笑着,从身边的摊子摸了一个梨啃着。

一个白衣少年戴着一顶带黑纱的斗笠,大大方方地走出了山门,看那五官倒是精致,可惜张开嘴来,是一排龅牙,还被打缺了一颗。这十五岁出头的少年便是邢不恭,西极城炼器大师谢玄唯一在世的徒弟。以前,是唯二,只是另外一个因为年少轻狂,闯下弥天大祸,被孙家绑在西极城海边的石柱上给活活烧死了。

邢不恭也知,昨天狩猎的时候死了两个孙家的人,是枪伤,明显是要栽在自己头上,今日他若要回西极城,一路上必定是腥风血雨,但是偏偏他也是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即使谢玄传信于他,让他老老实实在巨灵宗待着。

邢不恭下了山来,毫无疲惫之意。他只见山脚下以前常见的摊贩中,出现了几张陌生的脸,心下有了点底数,知道要对付他的人已经出现了。

他径直走到一处摊贩前,拿起一个梨看了看。

“来二斤梨,路上吃!”

“好勒,少侠!”摊贩不敢怠慢,面上笑呵呵的,挑了几个大梨,熟练地一称,拿一张黑布打好包,递给了邢不恭。

邢不恭又在附近的村子里租了一匹脚力不错的白马,往大道上赶去。他不敢抄捷径走小道,这里是巨灵宗管辖的地盘,大道上没有哪个家族敢随便动手杀巨灵宗的弟子,但是小道上就不同了,他要是被人给杀了,可能尸体被野兽吃完了都没人发现。

黄昏时刻,通往西极城的大道上的一处客栈,四个马贩正围着一张桌子低着头饮酒。眼见一个白衣少年往楼上走去,一人悄声问道:“是那个邢不恭吗?”

“肯定是他。我卖给他梨的时候,仔细看了一眼。斗笠,衣服和包都错不了。”

随后,又一个风尘仆仆的客人走了进来,朝四人处看了一眼,微微点头,便随便找了一张空桌子坐了下来。

“邢不恭看来是想先住下了,明早出发,当然也有可能半夜上路,咱们一个时辰一轮岗,盯好了。”为首一个年纪较长的汉子说道。

皓月当空之时,马栏附近,一名马贩眼见邢不恭悄悄出了客栈,从客栈小厮那牵过白马,一骑绝尘,往南而去。

半柱香之后,那几名马贩,也赶着一群马上了路,远远地吊在后面。

不远处的邢不恭月下纵马狂奔,顺手将身上的白衣、斗笠和包裹扔掉,露出一身黑衣。

“看来这小子有所察觉,不然不会大费周章地搞出这么多事来,咱们跟紧了,别让他跑了!”

邢不恭的马显然比这些马贩的马体格要健壮的多,马贩们不断地换乘着坐骑,才堪堪追在邢不恭的后面。

半夜的追逐,清晨的日光已经从东边的山上漏了出来。那白马奔跑了半夜,也是累得气喘吁吁,邢不恭索性跳下马来,牵着马悠悠然走着。

“头儿,这是什么情况?这小子不跑了?”一名马贩问到打头的汉子。

“等一等,这一带人还是比较多,到了前面再动手。”马贩们也不赶了,慢悠悠地在后面耗着。过了一个时辰,已是少有人烟,此处西极城大家族的部分田产在附近,小路上只有稀稀疏疏几个扛着锄头牵着牛的农夫走过,两边都是青绿的稻田。

几个农夫蹲在田边,不时地往大道上打量,见到一个黑衣少年过来,细看了几眼,便又开始闲谈起来。

片刻后,马贩们也赶了过来,为首的中年汉子大声向几人喝到:“你们怎么把邢不恭给放了过去?”

蹲在田间的一个汉子也是脾气暴躁,破口大骂到:“他娘的!睁开你的狗眼看一看,那人他娘的是谁?”

马贩头子没有继续扯皮,扬鞭追了上去,横马拦住了前面那人,定睛一看,哪是什么邢不恭,分明是另外一个马脸少年。

“你是谁?”马贩头子问道。

那马脸少年已是一脸惊诧,骂道:“你有病吧!半路拦住人,问人名号?”

“你他妈认识邢不恭吧?”马贩头子见少年不像是大家子弟,也开始凶恶起来。

马脸少年也不惊慌,昂然挺胸说道:“听说过这人,是西极城谢玄大师的高徒!怎么了?你们找他?我可跟他不熟!在巨灵宗内倒是见过几次面。”

“老大,怎么办?咱们这是跟岔劈了!”后面的一群人也跟了上来。

为首的中年汉子冷静地想了想,这小子既然也是巨灵宗的,就不能随便招惹,便招呼其他人继续往前去:“先往前赶一段,咱们在前面还有人,邢不恭必然是乘着夜色拐到小道上去了,只要乘他进城之前拦住,咱们还有机会!”

不过,这时,后面却传来一阵马蹄声,追过来一个骑马的红衣老汉,沉声说道:“跟我走!”

一个不开眼的矮个抬着马鞭吼到:“哪来的糟……”

话还没说完,一块飞石正中矮个那张臭嘴,蹦飞了几颗牙。

“你他……”

矮个又要秃噜着嘴大骂,马贩头子一马鞭抽到他脸上,“跟着前辈走!”

那矮个一脸的委屈,不好发作。

众人往回赶了半里路,往山道上转了去。

山道上,马贩头子远远望见了两具尸体,其中一个肚子被捅破了,肠子流了一地,另外一个则是脖子被斩断了一半,脑袋歪在肩膀一边。看来这两人是老头安排在这里拦截的,只是都被邢不恭给宰了。

虽然人没拦下来,不过庆幸的是,前边的山道上有一路的血迹,想来邢不恭的马应该也是伤了。

众人往南又追了一段,只见路上横躺着一匹死马。马贩头子大喜,赶着马群继续往前奔去,不久便追上了发足狂奔中的邢不恭。

“给我把他围住了。”

马贩驱赶着马群,将一个背着长枪的蓝衣少年给围住,这少年便是真正的邢不恭了。

“你弄这么多马干什么?”红衣老汉问到马贩头子,二人等在外围较远的地方。

“我听说这邢不恭枪法一流,又有上古石猿武魂,我怕咱们十几号兄弟对付不了,弄这些马一是为了换乘,好追人,二是为了限制邢不恭的身法。不过,现在有前辈压阵,要杀他自是不在话下。”

“那你就不怕邢不恭抢了你的马,继续往前跑?”

马贩头子自信地回道:“这些马只听我们兄弟的,就是我爹来了也骑不动!”

其余马贩抽出腰间的长刀,将邢不恭团团围住,十余匹马穿插其间,挤了个水泄不通。

邢不恭此时已知想了几天的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套路,终是失败了,看来是要有一番死斗了。

围住他的几个小喽喽,他倒是不放在心上,只是后面压阵的老头让他倍感压力,心中颓然想着,或许明年他师父就得烧两炉香了。

“小子,你怎么不上呢?你看你这些手下一个个都贪生怕死,不敢动手。”红衣老汉对着马贩头子颇有深意地笑道。

“前辈,这邢不恭在整个西极岛小辈中实力确实是顶尖的,与他那疯狗师兄,一个以猛著称,一个以狠著称,贸然动手,风险太大,我还是先观望观望!”马贩头子心里也在嘀咕着,你一身修为都不敢上,不就怕邢不恭身上还有谢玄留的保命宝贝吗,想我们先送命,你再坐享其成,怕是想得美!

对峙良久,众人都不敢动手,缺牙的矮个终于忍不住了,纵马提刀砍了上去。

邢不恭心想,必须一击立威,便灌足了劲,长枪一出,枪柄上一道紫色的闪电纹路闪过,当啷一声,矮个的刀面被直接捅破,顺带还有后面张着嘴的头颅。枪从嘴进,从后脑出,血红的脑浆汩汩流出。

马贩头子大惊:谢玄毕竟是西极城第一的炼器师,他徒弟手中拿着的果然是好货。

众人兀自惊魂未定之时,突然间,山坡上数十头青木狼从树荫中钻了出来,马群乱窜而逃,邢不恭眼疾手快顺势刺死两人,奋力一跃跳出了包围圈,骑上一匹受惊吓的马,随着狂奔的马往山下逃去。

邢不恭心里明白那老头子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一直提防着,果不其然,正当时,脑后飞来三颗石子,邢不恭左手往后顺势一挡,手臂上弹出来一面圆形的小盾护住了脑袋。当啷三声,邢不恭踉跄了一下,差点被击落马下。

马贩们惊慌失措,一个个被受惊的马群撞倒在地。马贩头子顾不得兄弟们的性命,策马往北逃去,却在呼呼的风声中,被一颗石子击碎了后脑勺。

……

西极武府靠海边的一处清冷小院子,这便是炼器堂了,是邢不恭师父谢玄的住处。

“师父,我回来了!”

邢不恭见堂内无人,正疑惑之时,一只赤脚从门后飞了出来,正中后胸。

“我不是跟你说了,你他娘的别回来了吗?你是想让西极城的人都嘲笑我是克徒弟的命吗?”一个猥琐的小眼睛老头子和一个马脸少年从门后走了出来。

“没事的,您徒弟继承了您的神机妙算,耍得他们团团转呢!”邢不恭觍着脸笑到。

“兄弟,你没事就好,谢玄师,小子我告退了!”那马脸少年见自己一个生人在此,好不尴尬,便直接走了。

“这朱家的小子到底是干啥的呀?”马脸少年走后,谢玄问到。

“他是我在巨灵宗的一个好兄弟,大号朱昊,小号日天。此番回来,我靠着他把人给引开,然后趁着夜色从客栈后门逃走的。可是还是被那群喽啰给算中了,不过人算不如天算,一群青木狼把我给救了。说来,那条山道上白天一般不会有什么野兽袭扰的。今天可能是靠着师兄的在天之灵保佑吧。”邢不恭拿出三根香给点上了。

“什么青木狼把你给救了?到底怎么回事?说清楚!”谢玄在邢不恭头上敲了一板栗。

邢不恭摸了摸脑袋,师徒二人转到了后院,邢不恭给插在沙滩上一根木桩上了三炷香,那木桩上面写着:“徒弟古墨之墓”。

邢不恭细细地把事情又说了一遍,师徒二人也开始分析背后诸多势力的角力。

“孙义泰根本就不是什么守信之人,明明已经在大方丈面前定下化解仇怨的条约,可如今却还是要对我下手。”邢不恭盯着眼前的木桩愤怒地说道。

“能不能好好活动一下你的榆木脑袋,古人有云‘天下熙熙皆为利来’,他孙家杀你有什么利益可得?他孙义泰闲得卵蛋疼?”谢玄又是一板栗敲在邢不恭的脑袋上。

“那我也只跟孙家有仇呀?”邢不恭不解,他除了跟孙家不对付,哪还有什么其他仇人。

“哎呀,你这脑袋真不想事,什么仇不仇的,我不是说了吗,这世上的事全都是利益在作怪。你死了,然后肯定是要孙家担责,我就只能带着整个炼器公会与孙家为敌,谁获利最大?”

“史家?”邢不恭摸了摸脑袋。

谢玄摇了摇头,放弃了与榆木脑袋作斗争,悠悠地说到:“上官家,上官家得到炼器公会的支持,就能把势头正盛的孙家给压下去。”

“可我看上官家的人都挺不错的呀,上官城主为人正派,对我也挺和蔼的,不像是用这种下三滥手段的人。”

“能坐上城主之位的人,再正派,也是家族利益在先呀!何况老和尚已经撑不过半年了,西极城要乱了。”谢玄望向远处的海面,太阳正从那里沉下去,黑夜就要来了。

延伸阅读

礼刷加盟  http://www.marianoaguilar.com/g7uz.shtml
艺创礼刷以“文化艺术创新、服务品质生活”为己任,秉承享受健康、传承文化、追求环保的设

三洋泰加盟  http://www.marianoaguilar.com/nknb.shtml
三洋泰女装是三洋泰服装厂的产品,其厂是一家生产外贸出品单的老厂家,公司现有员工500

上海新天哈瓦那大酒加盟  http://www.marianoaguilar.com/prq1.shtml
上海新天哈瓦那大酒店宣布成为索米丽雅酒店及度假村集团(SolMeliá)在中国的创新

美藤轩加盟  http://www.marianoaguilar.com/s94s.shtml
佛山市美藤轩藤木家具厂创立于2003年,位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泌涌工业区,占地面

康莉窗帘加盟  http://www.marianoaguilar.com/gvvm.shtml
康莉窗帘是集窗帘布艺:室内软装配套的公司,为样板房、家用,公共场所、酒店加盟加盟、写

布吉雄峰发加盟  http://www.marianoaguilar.com/pz9v.shtml
公司自创办以来,一直以忠诚的态度、快捷的服务为宗旨,公司在深圳地区、东莞地区设有多个

东方金柜KTV加盟  http://www.marianoaguilar.com/alyf.shtml
在这几年间我们迅速发展,不断成长,在北京已具备了一定的规模与认可,企业本着倡导“健康

魅力族加盟  http://www.marianoaguilar.com/n1fl.shtml
魅力族女鞋项目介绍:魅力族女鞋总部是凉鞋、秋鞋、短靴、长靴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

仙口香加盟  http://www.marianoaguilar.com/gpb7.shtml
早餐早点培训内容包子系列:鲜肉包子、雪菜包子、香菇青菜包子、豆沙包子、玫瑰糖包、香辣

TYS05加盟  http://www.marianoaguilar.com/axko.shtml
TYS05车载手机支架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修仙证书鬼妈妈(求收藏,求鲜花)

    李长安立即掀开上衣,发现龙符咒消失不见了,而自己的胸膛处则出现了一个龙形符纹。他感觉自己好像一下子掌握了某种能力,一股特殊的炙热的气在身体里盘伏着。“我掌握了龙符咒。”李长安顿时醒悟过来。他试着调动体内那股炙热的气,非常成功,他感觉自己好像拥有了毁天灭地的力量,他想要将自己体内的气尽情的释放出来。他

  • 今夕何夕第九章

    不知是那两魔的运气太好,还是天不佑余凡。听罢余凡知他二人并不知冥王所找之人便是自己,想了想了自己不能托大才好,这两魔的警觉性不错,不然也发现不了自己。余凡缓缓转过身,就要见到脸了,突然脚下一滑“啪”的一声,迎面朝地。这脸恐怕是真毁了。“哎呦呦,啧啧啧。这一路就没见到如此愚钝之人能将自己的脸、、、、、

  • 被动一斩神在线阅读第八节

    姜姜人小力气小,若是打大人,那肯定是不痛不痒。但张瑞被养的细皮嫩肉的,树枝又细又长,这一甩下去,就疼得她哇哇叫。他边鬼哭狼嚎边边往他爸身旁蹿:“爸爸,救我!疼死我了!”姜姜追着他打。声音凶凶的:“我打死你,让你欺负我姐姐!”张瑞疼极了,一边跑一边哭得稀里哗啦。张峰听到儿子的哭声,看过去就见自己的宝贝

  • 拐个战神当夫君在线阅读独幽。

    第九章。独幽。叶英并非恃才傲物之人,相反,他比寻常人要更加的温和谦逊。他实际的年龄比皮相不知道要成熟多少,是以很是不必与那些上门来求剑的年轻人计较。藏剑山庄成立十年有余,求剑被拒的人宛若过江之鲫,不过却很少有因此而与藏剑山庄结仇的。面对一个上门求剑的少年人,藏剑山庄都是要妥帖招待。毕竟能否求得他们大

  • 天倾后世仙在线阅读第五节

    大观园的散市区很大,分杂物区,瓷器区,玉石区,奇木区,以及金属制器区。避开了李三所在的杂物区,张峰与白落雪在人流中不断行走,不断在各个摊位上驻留,还别说,白落雪这小丫头虽说岁数小,也就20来岁,看起来很单纯,一副不世出的样子,但古玩的知识底蕴极为丰富,各个时代的古玩常识如数家珍,随口道来,听得张峰佩

  • 漫威:怪兽格斗仪之赤灵笛(10)

    进到楼阁,首先能感受到的就是跟楼阁外面天差地别的设施环境,足以容纳百余人的大厅,用青鎏金打造的一张张柜台,柜台上摆放着一件件宝器,整个环境散发出一种高贵的气息。而在厅中几名侍从看见二人,便叫人进去通报。不一会便从里面走出来一位体型魁梧的中年男子说道:“慧明,你来了!”“明伯,我这位小师弟刚刚入门,想

  • 神也为她臣服[快穿]在线阅读实验楼

    黑夜像是巨大的幕布,笼罩着天幕。今天的夜,没有月光,也没有星辰,只有无限的黑暗。四人站在实验楼前,看着这有着诡异气氛的地方。这是一栋五层楼高的建筑物,没有灯光,一片黑暗。从前面看起来,它像是一个巨大的怪物,等待着猎物的到来。风呼呼的吹着,实验楼两旁的树木在风中发出唰唰的声响,更为这里增填了恐怖的气氛

  • 我家师傅有大神病第四章在线阅读

    当夏目一睁眼,就看到猫老师圆滚滚的脸时,他觉得相当淡定。一抬手,发现手腕上的纹路不见了,卷轴散落在一旁,上面暗金色的叶子纹路熠熠生辉。果然,卷轴和纹路,浅樱之里和现世,一定有什么联系。“老师,我睡了多久?”“喵?”胖猫用后腿挠了挠耳朵,睡眼惺忪,“一个晚上而已,你还想睡多久。”夏目开始冷静的推算,他

  • 反派大师兄:开局就要退位让贤“妹妹行为”

    听罢小女孩的解释,张易之好半天才缓过神来。看着小姑娘明显未及豆蔻之龄的身量,张易之明显感觉天空飘来八个大字————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张易之对原身充满了深深的鄙夷。这放在现代,人神共愤呀!似乎觉察到张易之的心思,张小柒zui角的弧度一凝,眼神似有暗淡下去的趋势。不好!张易之没有料到,这个小家伙居然生

  • 侦记在线阅读第二章

    (应广大读者的要求,作者终于把这一章修改了,哈……)火影世界,木叶村外。一只巨大的火红色九尾妖狐正在不停的肆虐着,各种负面能量充斥着整个空间,九根巨大的红色尾巴疯狂的乱舞着,无情的收割着忍者的生命。虽然九尾早已经脱离的了宇智波带土的万花瞳控制,但是清醒过来的它此时依旧非常气愤!要知道,就在他刚刚清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