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家教]我攻略的对象都重生了在线阅读序章:风起云涌血光现,纷争祸乱扰民间

作者:世界第一总受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公元前196年正值西汉时期。

某天的雨后,天空晴朗无云,泥土气息扑面而来不免让人身心舒畅。可谁能想到,迎接这样美丽一天开始的竟是血雨腥风和哀嚎阵阵。受无数定陶人拥戴的景府上下均招灭顶之灾,也是在同一天,代表着梁王彭越最强助力的一府三院同时瓦解,宛如人间炼狱…

“报…报先生!敌人已经攻入府中,主公与几位少公子均已阵亡!主公在临终前嘱托属下将兵符交给大人,并交代尽可能保全景府唯一血脉逃离!”一个满身血污的汉子踉跄着拜倒禀报。

听到这里,身为景府军师的房正身上微微抖了一抖,命来人起身,随之来人被其他兵士搀扶下去。房正年约四十靠上,那威严俊朗的脸上划过一抹惨淡的线条,唇须微抖仰天长叹,看那七尺半(注:汉代一尺约等于23.75厘米)修长的身姿,给人一种文人的稳重,同时走进其身还有武人的压迫感。此时,其袍袖中握紧的拳头也在微微抖动。

房正快速换下黑底虎纹服,着赤禅衣,外披玄甲,腰挂称手碧竹笛,招领侍从向内院奔去。

来到一间内房门前,叩问:“女公子,您准备好了么?该动身了。”屋内莺燕之声响起:“西席,还是叫我的月儿吧!”房门开启,一位鹅衫男装的侍仆,引出了一身武者短衣大祒(裤)装扮的公子。但是细看你会发现,虽然两人着男儿装,但一点不像须眉更似巾帼。特别是那位武装公子,面容清秀绝俗,肤色白皙,恐怕站在众多貌美女子中也能脱颖而出。只可惜眉宇间暗藏忧伤,娇躯微颤。

房正一愣,随即说道:“甚好!此装扮方便多了。月儿快随我来!”随后一行人疾步而行。

紧随房正身后这男扮女装,才只有十五岁的女公子是景月,正是景府的“宝贝”,武卫公景冉伯的掌上明珠。十五年前,武卫公喜得掌上明珠正得夜晚,后院池中现水月相交之相故名为月,水映之月。由于武卫公已有四位少公子且均已成年,现又得一掌上明珠更是喜出望外,举族欢庆。此事惊动梁王亲临,赠价值连城玉步摇,状如凤尾花,名曰红莲。景家视若上宝拜领谢恩,双喜临门下,后庆祝活动长达二十天之久。

十五年间,景月可爱聪慧赢得府邸上下所有人的喜爱,更因武卫公老来得女所以溺爱过甚,调皮到全府上下人人又爱又怕,避之不及又避之遗憾。上至武卫公夫妇、少公子们,下至侍卫、仆从都曾被景月戏耍无一幸免,府中上下对这位即可爱又调皮的小主真是无奈三声。景月最爱捉弄的对象,主要还是自己的四位兄长和西席房正而已。

景月八岁生辰,由武卫公授意拜房正为师,一年里学琴棋书画,但她对这些觉得索然无味。想要西席教她武艺,可因其先天特质,经脉劲力弱于常人,不能习武,因此失望之下大哭一天。直到第二天看到房正在屋中为其推演卦术和阵法,方破涕为笑,一发而不可止。景月本是聪慧之人,在这方面更具天生才能之相,习艺犹如海绵吸水一般,在短短的三年里学会了所有的卦术、阵法的变化和运用。在接下来的三年里更在房正指导下总结并自创了多种阵法排布,可谓青出于蓝的奇才。房正对这位徒儿真是爱之过甚,如珍如宝。但也有弊端,那就是自从景月学会各项阵法后,府中更是上下鸡犬不宁,每天都有人成为研习阵法的“牺牲品”,真是无奈再三声….

原本聪慧、调皮的她,自出生以来骇俗之貌上就从没有出现过今天这种表情。听鹅衫男装打扮的侍仆秋晔说,由于得知失去亲人的噩耗,这年少的小女儿已经昏死过去几次,现在的她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美丽,麻木的紧随着队伍。

她的泪已干,还能做什么呢?从小到大,今天是她第一次觉得自己如此没用,银牙深深的咬进了嘴唇,双手紧紧地拉着房正的衣袖,仅此而已。

房正看这个往日的“小淘气”,心如刀绞。昔日这个徒儿总是让自己哭笑不得,但又聪慧过人、奇才之相的她又让人非爱不可。而如今的她简直判若两人,成为了景氏一族唯一条血脉,天命弄人!自己能做的就是尽可能保她周全。

房正低头沉思,自从学成下山就得到主公景冉伯赏识,成为一等军师,追随其左右,出生入死,从未让景家虎贲中郎将的官谓被辱没过,也从未怀疑过自己的能力。但是今天接连变故,内心同样受创颇深,五味杂陈。心中反复在问自己,保护景氏一族最后血脉的重任自己能否完成?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对自己如此缺乏信心。直悔当初没有尽力劝说主公,以致成今天的局面…

公元前202年,景冉伯为国主彭越的左膀右臂,随国主举兵协助高祖大败楚军,后楚霸王自刎于乌江。换来天下太平,国主被封梁王定都于定陶。梁王血战群龙,风从彪虎。威慑万夫,气雄阵鼓。

而手下一将三猛赫赫功勋,特别是一将之人景冉伯,除武智超绝外,宅心仁厚深得民心,被封为虎贲中郎将之职,位称武卫公。加上其他三猛,被百姓爱称一府三院栋梁之基。

可惜公元前197年秋,陈豨在代地造反,高祖亲自率领部队前去讨伐,到达邯郸,向梁王彭越征兵。主公进谏出兵协助高祖,可被梁王呵斥,随后梁王佯装抱恙始终未出兵协助,以致高祖震怒,战后被责备,而惶恐不安。果然没过多久,梁王被麾下一太仆诬告,与扈辄阴谋反叛,于今年初受计被高祖擒获,恐凶多吉少。

得知消息后房正曾向主公进言,据探子回报,萧何用计,楚王韩信已被吕后处死,现梁王也被计擒,恐高祖已对异姓各诸侯有了猜忌之心。当年誓约不复存在,各诸侯守护的秘密恐被窃得,需早做准备,提防为上。可主公仁厚,不信高祖会背弃当年情谊,下此毒手和破坏盟誓,只是一味打探消息,并向高祖阐明缘由,设法解救梁王托出苦海而已。如果当时自己继续进言分析利害,恐怕景氏一族仍能保全。

昨天是景月十五岁生辰前夕,虽因梁王一事主公烦恼,但仍不忍心,看爱女生辰府中所有人都只有一股消沉之气,因此准许小祝。仆从领命聚集府中布置,准备为景月庆生。她这个主角却跑来跑去不安分,捉弄捉弄这个,斗斗那个,到处有人遭殃“遇害”,真是让人啼笑皆非,无奈无奈~~孩子的心永远是快乐的,气氛带动全场,在场各位笑得前仰后合,空气中充满的幸福和欢快击退阴郁之气,甚至主公那紧皱的眉头也稍稍舒缓了一些。直至深夜,下起了小雨,一片漆黑,府中方才恢复了宁静,人们都在回味白天的快乐中沉沉睡去。

可谁成想,天还未亮小雨停驻时,突然有大批人影出现在府墙之外,他们身手矫捷、训练有素,利用绳索悄悄的攀上府墙,越过墙围,击杀守卫,后打开府门。随之成百上千全副武装的敌匪,统一黑衫、蒙面,手持利刃,一拥而入,瞬间哀嚎声此起彼伏。敌匪乘势连连攻破数层防线,直趋而入,冲向了正堂。这时主公带领四子和护卫摆出最后一道防线,誓死迎击敌人。本该是快乐的一天,一切都被打破。

“报!先生,敌匪已经攻进内院,向这边杀来了!请保护女公子速速离府吧!!”房正又是一震,从回忆中清醒过来,转身说道:“月儿,速退,止住悲泣,要坚强,我们还会回来,这个仇我们一定要报的!”景月轻咬嘴唇点点头,跟随房正和所剩死士向府外冲去。

“报!统主,发现景家军师房正众人正向后门逃去。”一个黑衣武士向一位黑袍、紧身蝉衣,外披重甲的统领汇报。“什么?追!追!一定要斩草除根,特别是房正此贼,他们不除大业有危。后,必将降罪于吾身。快追!只要人头!”一声令下,自己带头追杀而去。

“先生,敌匪已经追杀至近前!你们快走,追兵由我们顶住,请一定要护女公子周全啊!”说罢,死侍们一个个握紧兵刃,摆开架势迎向追兵。

“你们保重,如果不敌不要逞强,想办法脱身保全,有朝一日重整旗鼓还要依靠你们呢,切记切记!”房正向他们呼喊着。

“诺!”随之被嘶喊声和金铭相交之声掩盖。

仅仅才十五岁的水月望着这些勇敢的将士,她只能祈求上苍祝福他们平安,除此之外,她还能怎么样呢?

房正引路,秋晔搀扶着水月急速向府外一处密道跑去,穿过密道来到城外后山密林中。房正突然止步,在地上捡起了一些树枝,按照阵法在密道出口处摆出了一个“四方八相阵”。摆完后,再辨方向,引领两人继续向林中跑去。到了傍晚他们发现一处隐秘的洞穴,躲了进去。进去前房正在洞口用小石子摆了一个“困兽阵”。

深夜,景月在侍仆秋晔的照料下,身心疲惫的沉沉睡去。而房正则不能这么轻松,他守在洞口进入了沉思,该如何送两人到安全的地方,又该如何探查其中来龙去脉,并重振旗鼓帮景家复仇夺回主动权呢?一系列的问题在脑中回荡,回头看了眼在睡梦中的景月。计划酝酿。就这样,不平静的一天终于结束了。

第二天一早景月醒来,归拢发髻,整理衣饰,看到仍在洞口守候的房正唤道:“西席,您也累了,休息一下吧!”。

“不了,该启程了,这里有干粮,咱们边走边吃,不能再耽搁了。”房正盯着远方,眉头紧锁的说。

秋晔负责收拾好东西,和房正分担随身物品后,准备启程。走出洞穴突然眼前呈现一片火墙,熊熊烈火在洞口绕成了无数个圆圈。秋晔被吓得一声惊呼。这时房正把脚边一个小石子踢了一下,眼前景象就瞬间消失了,又恢复了普通森林景象,这就是八卦五行阵中的阵之幻象。看到这,景月用钦佩目光看了看房正说道:“西席,这就是您说的困兽么?此阵法这样有效,以后有机会弟子也要学这个阵法。”说完那布有污泥和疲劳仍未完全退却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调皮之相。

到底还是个孩子,经过一夜休整精神便恢复了些许。房正看了看这个小女儿,心中一动,点点头作为承诺,后带着随身物品,引领两人向森林外走去。

在洞穴附近陆续发现了一些黑衣追击者的尸体,死相恐怖,像是惊吓过度力竭而亡的。随后还发现一些追杀者疯疯癫癫在丛林中跑来跑去或相互残杀。

“哇!先生,这个阵法好厉害,它叫什么?难不难学?”秋晔第一次主动开口说话,虽然比景月长了2岁,但也是一脸孩子气。

“它叫困兽阵,是八卦阵中限制和困杀敌人最有效的阵法之一,对你来说不会太难,等大事了之,教你何妨。”房正松了松筋骨说道。“放心吧秋晔,西席一诺千金的。”景月补充道。

“真的么?太好了,谢谢女公子,谢谢先生!”秋晔高兴得笑了笑。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宛如在耳边响起,像金石摩擦般尖锐刺耳,“呵呵呵~~不愧是老贼首席军师大人,这种状况下还能有说有笑,佩服,佩服!连自己命不久已也不知道呢,还不如把两个娃娃交给在下调教更佳!”之后就是一阵夜枭般的怪笑。

房正心里咯噔一下,三人警惕性的注视着周围。接着从树上跳下来三人,房正一看来人心里凉了一半,来人竟然是在武林中出了名的三魔。当年伐楚,这三人曾受雇楚霸王,三次暗杀梁王未遂。他们以暗杀为乐,是有“冷血三魔”之称的杀手。这三人杀人手段残忍无比,而且绝不留活口,武功奇高。自己武功与任意一人相比只是堪堪平手,同遇三人要脱身已经很难了,这还要保护两人,真是凶多吉少。

房正微微靠近景月压低嗓音说道:“月儿,从这片森林出去向北走,有个季北镇,镇里有个跛脚铁匠,绰号白刃,你去找他,把这个给他看。”说着房正悄悄先递给景月一个小小的兵符,这是景冉伯临终前交托的,接着再递出一封信函。说到:“他会带你去找一个人,此人是我们最后的希望,只有他才能保你周全。记得先查明灭门之因,再夺而后之事。谨记,背后事大,切莫鲁莽。”

“可是西席,您…您自己怎么办呢?他们看起来很厉害,您怎么应对呢?”景月担心地说。

“放心,徒儿,我答应过你,还要帮景家重振威名呢,不会这么早就身死林中的,去吧!”房正微微一笑。

“但是,您…”景月还想再说

“别说了,准备!”同时,房正解下了腰间的碧竹笛,向三人冲去,并喊道:“走!”秋晔拽着景月急步向林北而去。

三兄弟早有防备,老大向老二老三使了眼色,自己首当其冲向房正杀去,老二紧随其后,老三则向景月她们追去。可是没想到老三刚冲出去几步,就向树上撞去,在激斗中的房正等人同时一愣,随即房正反应过来。

原来景月虽然害怕且慌乱,但不失智谋,再加上出身世家,稍一思量就心生一计,瞬间冷静下来,在身后必经之路的两树上各挂了一串小铃铛。这铃铛可大有来头,根据玄门之术用来摧魂摄魄之用的铃铛,名曰孽鬼。把它们挂在树上,风起铃铛响,产生的声波可以瞬间且短暂的截断接近之人脑神经传输信号,使追击之人在方向上产生误差和失衡,从而不辨东西,才会向树上撞去。细心的景月这种情况下仍不忘在逃路上布下陷阱,机智可见一斑。

房正轻舒一口气,悬起的心终于放下。望着远远消失在林中的景月,心里默念到:主公,愿您在天之灵,保佑景氏一族。望计划顺利,不辜负景府上下这许多牺牲之人和牵扯其中的亡魂…接着转过脸来冲向三魔,为景、秋二人争取更多的时间。同时嘴角带着一些微笑:爱徒,恐怕这厢就是永别了,希望你别怪西席,难以完成对你的承诺。此仇难报也…

一声惨叫,伴随一条血柱划向天空,一切回归死寂…

延伸阅读

从娘化时王世界开始的旅程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pockethome.cn/jwz.shtml
第二天,高三正式开学。青晨定了闹钟,昨晚就睡了3个多小时,现在困的不行。青晨穿着临来

辐射称王之卧龙村(1)  http://www.pockethome.cn/6ety.shtml
乾元大陆,东胜神洲,天渊国,青柠郡,武陵城附近的一个小村庄。天色蒙亮,太阳出起,已经

强势女神爱上我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pockethome.cn/prr5.shtml
二楼,房间内。女子静静的躺在白色浴缸,手滑过腰际,那里盛开着一朵火红的彼岸花。不禁让

君瞎何以决明gl之第七章  http://www.pockethome.cn/nctw.shtml
“人送走了?”贾赦喝了杯茶,问刚回来的守儿。“送走了”守儿对那两人的感官特别不好,来

穿越之捕头娘子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pockethome.cn/niy2.shtml
一次抽奖的机会!唐峰眼前为之一亮。当他选择抽奖后,脑海里面,出现了一个虚拟的画面,那

都市之万界老司机之武成殿外  http://www.pockethome.cn/payn.shtml
大成殿厚重的朱门紧闭,门前高台上,立着一口斑驳大鼎。只看这鼎上锈迹,便能感受到它所存

幻想乡的血族天劫!  http://www.pockethome.cn/drmj.shtml
李穆一五心朝天,抱元守一,心中默念《采天纳气功》第一层的心法口诀。已意御气,是以意念

史前寡兽求生记[种田]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pockethome.cn/6gd4.shtml
好凶猛的小羊豢兽,羊豢村寨是最靠近签王谷的南方森地,以前签王谷人们在这边狩猎,但以前

穿成七十年代娇娇媳之第六章  http://www.pockethome.cn/uaiz.shtml
“追思会下午两点开始,我们时间也不是很宽裕,等会儿下飞机直接走通道吧。”这次余枫乔只

我的魔君废柴还是天才?——下》  http://www.pockethome.cn/nx5y.shtml
直到一分钟后,头上还未出现数字的就只剩昊征一人,但最激动的还是独凌,因为独凌帮助了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影:开局出任CEO风雨楼上风波起

    课间时候,他偶尔听到有同学私下谈论,这个林青青,似乎是洛城龙胜集团董事长的千金,能量大得很。这龙胜集团叶辰也知道,乃是洛城市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公司,整个洛城将近百分之八十的房地产,都是这个龙盛集团在做。其公司资产怕是足有数十亿或者更多。对于这等商业巨头,现阶段叶辰是绝对招惹不起的。而且,从今天观察一天

  • 活在糜烂世界第四章

    处理完所有的事情再出来,已经是早上了。谭鸣的朋友也没受什么苦,被救出来的时候还是生龙活虎的。谭鸣哄着许禾一起去吃个早饭,许禾一言不发,只摆了摆手便转身离去。她现在已经哭不出来了,只觉得浑身都散了架。谭鸣追上来道:“许禾,你现在这个状态,我怎么放心你一个人回去?”许禾头也不抬,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

  • 植物大战丧尸引灵诀

    苏风很快找到一张草稿纸,直接拿起水性笔开始自己人生中编写第一本功法秘籍的道理。首先他随便的取了一个名字《引灵诀》又名《如何快速引导吸收灵气》“限制我使用炼假成真的能力的只有未知能量,关键是如何获得更多的未知能量,所以我创造的这部功法应该是能让我感应到那些能量并且快速吸收!在很多小说电视剧里都称作灵气

  • 九言证道录在线阅读缄默

    摆脱了金毛兽的飞鹰悠闲的站在一边观看,一件银丝软甲将他妆点的犹如鹤立鸡群,更让他满意的是很好的显示了他挺拔的身材,让他臭屁的天性得以很好的展露。而他的背上空无一物,飞鹰没有没事背着弓的习惯,但在暮野,又有谁不知道他那把弓?“三环大刀重铁甲,虽然看不到其他装备,但看虎老二兄弟现场的表现,应该有一百二十

  • 凶案现场禁止撒糖第六章在线阅读

    云州剑修遍地走,这里有诸多练剑的门派。此地山清水秀,鸟雀繁多,故而这里的人、事、物大多名中带鸟儿,连那些个剑修门派也爱以鸟名作门派名,诸如青雀、白鹤、鸿鹄、夜莺等。这些门派再往门派服饰上绣标志性的鸟儿,从此便成了云州剑道一大特色。但特色也仅仅是特色,对提高门派威望与地位没有任何帮助。剑仙道上如今最顶

  • 我,阎王第8章在线阅读

    周一,雨肖缘是开心的,唇角是止不住的泛滥的笑。“这是聚食厅的汤圆。”“嗯。”“你特意去买的?”“只是顺路。”肖缘想,你家来这和聚食厅可是两个方向,这路顺的弯拐的也太大了。不过,他可不会去质疑什么,毕竟有人送吃的上门这可是难得的待遇。“今天有事吗?”周一会没有事吗?但是他偏偏这样问了,而他也回答了。“

  • 魔谷落瑶在线阅读突飞猛进

    方天行一躬身,对着五大至尊说道:“公众层次网络作者方天行,拜见五大至尊。”“哈哈,不必多礼,你能召唤出我们的意念,这说明咱们很有缘份。”我吃西红柿笑呵呵的对方天行说道。“五大至尊,你们守护银河系人类多年,劳苦功高,当受我一拜。”方天行郑重的说道,说完躬身就是一拜。“好了,我们五大至尊网络作者镇守银河

  • 人鬼仙魔之谱还真大(4)

    周一的早上,开完例会,李哲俊刚走出九楼的会议室。苏雅丽就从后面追了上来,她把那张名片递到他的面前:“李总,这名片是您的吧?”李哲俊接过来看了看,点点头:“是的,你在哪里拿的?”他记得很清楚,他从来没有给过她名片。苏雅丽把杜小薇来应聘业务助理的事情告诉了他。“杜小薇?”李哲俊眼睛一亮:“她来应聘了?”

  • 大秦:开局一个绝对禁区在线阅读意外,斩灭!【求收藏,求鲜花】

    “这样吧师姐,如果你这次再输了,就让我亲一下,怎么样?”“啊?”纪晓芙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当即俏脸一红,淬道:“瞎说什么呢,人小鬼大的家伙!”云霄则是嘿嘿一笑:“师姐这么漂亮,让我亲一下又怎么啦?不过你要是怕输不敢,那就算了,以后也别再找我比剑了啊!”“谁怕输了?好,答应你便是!”纪晓芙哼哼一声,她

  • 残旗之未知之地(5)

    余长青不在是以前那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子,在星河之上的遭遇,已经让他算的上是神经大条。他隐隐觉得不妙,但没有太过于慌乱。而是尽量把控着身体,直到彻底失去掌控权,身体缓慢腾空飞起的时候,他才感到事情的严重性!他张着嘴,尽量调整着呼吸,脑海里高速运转着。虽然这种被掌控身体的感觉,很是不爽。但似乎没有感觉到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