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人间炼狱在线阅读第5节

作者:秋字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为期两天的秋季运动会在周四这天拉开了序幕,声势浩大的运动会开幕式结束后,看台上密密麻麻地坐满了各班的学生,在广播里激昂的旋律中翘首以盼项目比赛的开始。

操场上已有运动员就位,正在进行检录。

陈思洋从堂姐那儿抱回来一堆零食,从看台的楼梯处一路喊着“让一让”,好不容易走到中间班级的区块,喘着气儿把零食往温绻身旁一扔,搭着她的肩坐下直摆手,“累死我了,不知道我堂姐往里面塞了多少饮料,重得要命。”

“有什么好吃的啊?”周妍妍从上层跳下来,低下头拆包装袋,边翻零食边从许诺手中夺走书本,“哎呀我的许诺,运动会就好好放松好好看比赛行不行?整天泡在书海里不累吗你。”

许诺伸手想夺回书,远处突然一声枪响,看台处掀起一阵激烈的欢呼声,她看过去,跑道上的短跑运动员直奔终点。

大部分同学都在屏息看比赛时,一动不动撑着下巴发呆的温绻就显得特别,陈思洋调整好气息,抬手在她面前打了个响指,“朋友,醒醒。”

温绻回神,瞳孔慢慢聚焦,疑惑地看着她。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我有点紧张……”

“啊?”

“就三千米啊。”温绻瘪着嘴揉揉脸,蹙起眉头,白净的脸上满是惆怅,“我觉得我跑不完啊,到时候全校看着,会不会很丢人啊?”

陈思洋拆了一颗棒棒糖递给她,“现在知道后悔了?当初答应的很爽快啊。”

温绻咬着糖,回想起那天体委拜托她的样子,那时她正为了沈於而犯愁,压根没意识到三千米的可怕,几乎没犹豫就答应了。今天的开幕式结束后,她盯着四百米的操场看了很久,在心底算了三遍,三千米相当于要跑近八圈的操场。

她被这个数字吓到了。

“那你们是怎么拒绝体委的啊?”温绻很是好奇。

陈思洋耸耸肩,“就说来姨妈啊,总不能丧心病狂到让你浴血奋战吧?”

“……”温绻转头,“妍妍你呢?”

周妍妍面不改色,“我说我从小就有心脏病,不能剧烈运动。”

“……是我输了。”温绻哑口无言。

“好啦。”陈思洋安慰性地拍拍她的肩,从购物袋里抓出一把糖,往她口袋里塞了几颗,“三千米在明天呢,今天好好玩啊,别瞎想了,明天肯定很多同学都跑不完呢。”

又是一声枪响,短跑项目进行到高一的第二组,温绻看着跑道感觉有点头疼,起身说去一趟厕所。

整个学校的同学们都聚集在操场那一带,教学楼这边显得尤其清净,只传来广播里念稿子的清脆声音,越念越大声,回荡在静悄悄的空气中。

温绻低着头,双手放在口袋里,一步一步走得极缓慢,脚下踢着一颗小石头,步子走得歪七扭八的。

刚走近厕所附近,男生嬉笑的打闹声传入耳中。

温绻心不在焉,也没抬头看眼前的是男厕或女厕,下意识就朝着声源的方向走去,她耷拉着脑袋,还在踢着那颗小石子。

下一秒,被她踢出去的石子被一只白色的球鞋踩住,她愣了一下,后知后觉地抬头,陌生男生脸上惊讶的表情映入眼帘。

仿佛是意识到了什么,男生抬头看了一眼门框上的牌子,确定自己确实是从男厕所出来之后,再将视线移回来,不太确定地问,“那个……上厕所啊同学?”

温绻猛地反应过来自己正站在男厕门口,好在这会儿没什么人,只有面前这个满脸惊讶的陌生同学,她刚要逃,男生身后突然走出几个高个子男生,她下意识扫了一眼。

为什么沈於也在这里?!

平时习惯走一群人最后的沈於,今天在她这样尴尬的时刻,偏偏走在了最前面,他一停步,后头几个男生跟着停了下来。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

霎时,气氛变得很微妙。

温绻的大脑当机了那么几秒,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她摸到口袋里的糖,一时想不到该怎样缓解眼前的尴尬,脑子一热就拿了出来,直接递给最近的沈於,嗓音又软又轻,“……沈於,吃糖吗?”

差点喊他哥哥,好在及时反应过来。温绻理所应当地想,沈於对她的出现一直视若无睹,一定是不愿意她继续喊他哥哥的。

说完之后只感觉更尴尬了,他身后那群男生也没有要离开的打算,只一副闲然的看戏模样。

温绻攥着糖的指尖缩了缩,在她即将要收回手的那一刻,始终沉默的沈於向她伸出了手,修长的手指从她指间停留了一瞬间,绕过一支巧克力口味的棒棒糖,抽走了原味的那一支。

温热的触感在手掌一晃而过。

她转身就跑开了。

沈於垂眸看了一眼手里的糖,收进口袋里,抬步继续走,留下一群队员在原地饶有兴趣地讨论。

“这年头追人都追到男厕所来了?手段高啊。”

“独特才能引起沈於的注意啊,你们见过他收过哪个女孩子的东西?这个小学妹送了糖他倒是接得很自然啊。”

“真的不是因为小学妹长得好看?”

“尚德长得好看的女生会少?你们班沈成意够好看了吧?校花级别的,苦追沈於两年,送的东西可都进了垃圾桶。”

“等等,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个小学妹有点儿眼熟?好像在哪见过。”

“同一个学校,见过很正常啊。”

“好了好了,一帮大男人跟群女孩子似的,一颗糖也能在厕所门口讨论这么久,赶紧走吧。”

……

温绻生无可恋地回到看台处,一静下来就想到几分钟前的尴尬事,她问同学借了纸笔,当即写起运动会的加油稿。

一连写了五篇,她跑到广播站交稿子。

广播站里的几个学姐正在审稿,温绻交完正要离开,听到身后的她们笑着讨论,“哎你看,加油稿中还有给沈於的告白稿,厉害了啊。”

“去年不是就有了嘛,那时候交稿的不多,拿到一篇念一篇,不小心就当着全校师生的面表白了,挺浪漫。”

沈於沈於沈於,今天怎么哪儿都有沈於。

温绻捂着耳朵大步离开。

接下来的一整天,温绻都在闷头写加油稿,其他同学偶尔会去其他比赛场地看看比赛,给同学加加油之类的,只有温绻,整天就坐在原地一个劲地写东西,广播站里念的最多的就是那句,“下面是来自高一四班温绻的投稿。”

班主任笑容满面,亲自过来夸温绻态度好,表现好,并且鼓励她明天的三千米加油。

……

长跑比赛是倒数第二项,在第二天下午举行,同学们的热情愈发高涨,温绻换了一身运动装,扎高了头发,拉着陈思洋陪她去检录。

天气阴沉沉的,像是下暴雨的前兆。

“别紧张了,跑了就行,没指望你拿第一呢,实在跑不下去就不跑了,没事的。”陈思洋扯下她单薄外套的拉链,“别绷这么紧啊,放轻松,等会儿我们给你送水啊。”

温绻走上跑道前,突然回头问她,“高三会看吗?”

陈思洋一脸莫名,“会啊,高三部在那儿呢。”

温绻顺着她指的方向看了一会儿,隔得太远,什么也看不清,她收回视线,低头走向起跑线。

如果说人生中有什么不愿回想的时刻,那么这一场三千米就是温绻人生中少数不愿再想起的时刻。

刚开始跑得还行,她觉得还能应付,后期就渐渐跟不上大部队了,脚下重得像灌了铅,从口干舌燥到慢慢虚脱再到毫无知觉,温绻不知道是怎么跑完的,等意识回笼,她已经坐在终点线了。

周遭有同学来来往往,她隐约听见室友们的声音在靠近,紧接着感觉到外套的帽子一重,有什么东西被放进帽子里,她只觉得恶心的想吐,这一个小插曲丝毫没影响到她,所以她自然而然也没注意到终点处同学们奇怪的眼神。

陈思洋一屁股在她身边坐下,开口哇了一声,不是夸她跑完了三千米,而是说,“我的妈,温绻,这也太苏了吧?”

温绻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一把抢过她手中的矿泉水,打开灌了一口。

周妍妍在另一边坐下,“温绻,刚才整个学校的同学,大半的目光在你这儿。”

缓了一会,温绻总算有力气说话,“夸张了吧,我跑三千米有这么引人注目?”

“不是你。”陈思洋把水抢回来,伸手绕到她身后,变魔术似的,从她帽子里取出一瓶水,塞到她手里,“你得喝这个,你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吗?”

温绻诚实地摇头。

周妍妍一字一顿地说,“这瓶水,沈於给的。”

她之所以一字一句地强调,是因为开学了近一个月,不单单是在陈思洋的堂姐那里听说过沈於,在其他同学老师那儿也常听到这个名字,用某个同学比较简单粗暴的解释,是这样形容他的。

有言语障碍和肢体接触障碍的天才。

再简单粗暴一点,就是聊不上,碰不了。

可是两分钟前,沈於和棒球队的同学们背着包经过这儿。

刚开始一行人是同步走在操场的护栏外,后来沈於不知道看见了什么,突然停了下来,目光瞥见身侧的队友把玩着一瓶未开封的矿泉水瓶,队友刚把水瓶甩出手掌,被他稳稳接住,然后折步跨进护栏。

队友盯着空空的手心,“喂沈於!”

他没反应,径直走向一群刚结束长跑的女生那边,对众人惊奇的目光视若无睹,停步在某个累到坐在地上的**学身后,蹲下身子把水瓶放进她的衣帽里,好像多看了她一眼,但没多停留,送完水便直接转身走。

当事人毫无察觉,他已经回到同伴那儿了,在一众难以形容的目光中面色平静地离开。

延伸阅读

沙菲食品机械加盟  http://www.dpband.com/p5bi.shtml
沙菲食品机械技术力量雄厚,产品质量可靠,性能稳定。机械设备涉及酥饼、麻薯、馒头、包子

灿峰加盟  http://www.dpband.com/p3wx.shtml
新乡灿峰玻璃钢有限公司,生产玻璃钢冷却塔、仿真植物(椰子树、仙人球、仙人掌。)、仿真

怡美康加盟  http://www.dpband.com/gdgw.shtml
保定市怡美康公司介绍保定市怡美康商贸有限公司为中国香港怡美康商贸有限公司全权子公司,

溢然优佳丽加盟  http://www.dpband.com/aur0.shtml
溢然化妆品分厂成立于2001年厂区面积近00平方米建筑面积8000平方米是一家专门从

梦相依家纺加盟  http://www.dpband.com/gakq.shtml
qudao

又e家洗衣加盟  http://www.dpband.com/s9yn.shtml
又e家洗衣加盟_公司简介陕西又一家洗衣设备有限公司是由上海瞿美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及苏格

龙河海加盟  http://www.dpband.com/pb2q.shtml
龙河海行车记录仪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

食康加盟  http://www.dpband.com/ayhw.shtml
食康机械千味美小吃------麻辣烫气焰高涨加盟中上海千味美口味正老鸭粉丝汤各地招商

佳双加盟  http://www.dpband.com/d5o5.shtml
佳双汽车用品经销批发的精品、香水、挂饰、警报器警灯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

鸿煊加盟  http://www.dpband.com/ashj.shtml
鸿煊生态铝吊顶创立于2008年,已成功运作了多个标志性的大型工程,如:南京奥体中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泼妇是怎样炼成的在线阅读兔兔这么可爱(新书求评求花求一切)

    打开任务栏,清楚明了的6个任务落入眼中。[限定任务]:狂奔。角色等级达到10级。[日常任务一]:蜘蛛噩梦。收集20根血蛛丝。[日常任务二]:兔子肉。收集15块疯狂兔子肉。[日常任务三]:兔子皮。收集10张疯狂兔子皮毛。[日常任务四]:神木林剿贼。击败神木林野外BOSS恶贼万三。[日常任务五]:神木林

  • 漫威世界的主播调查员之第十章(10)

    顿时虎啸鹤鸣之声大作,李伟犹如一只巨鹤由上而下飞扑,李斌好似一头疯虎自下而上猛攻。二人的配合相得益彰,在防守上天衣无缝,在进攻上摧枯拉朽。自从北平到深渊比武场修行至今,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窘迫的时候,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他就像一片草叶被老虎吹到天上,又被仙鹤啄到地面。他不能进攻因为根本攻不进去,也不

  • 浮生一愿在线阅读第七章

    眼前变黑的一瞬间,苏萌的心都提起来了。她不知道觉醒的原理到底是什么。未知令人恐惧。不管是她本来的世界,还是上次穿越的世界,都是没有超凡力量的。作为一个三观已经基本成型的大人,让她立刻从唯物变唯心,实在是有点强人所难。她只能尽可能地去想象传说中的精神海。在骤然暗下来的这段时间,苏萌有一秒觉得自己紧张到

  • 听风愁雨落之第八章

    以辛瞪大眼睛,看着柏州。柏州道:“你不要多想,陈董没有别的意思。”他这样一说,以辛倒有点不好意思。回想起他看她的眼神,幽深却坦荡,并无男人看女人的情意。即便他真对她别有所图,恐怕也无需如此迂回宛转。她相信自己的直觉。倒有点惭愧自己把人往坏处想了。她道:“我只是惊讶。”柏州微笑道:“你姐姐的情况,也不

  • 反派之主在线阅读第4章

    两位工作人员没有出声,只是静静听着,等娜樱说完,又对柳欢和贺炯道:“柳欢老师,你们也各自描述一下那个人出现的样子。”柳欢和贺炯一边回忆一边说,把自己知道的说与他们。“好了,柳老师,你去叫人,一个个来,太多了影响不好。你们自己也要注意,千万不要泄露了出去,你们也知道这影响有多大。至于胡郦小姐,对外统一

  • [综]怎么想都是世界的错之童可柯的亲】求收藏!(2)

    教室外,众学员也摩肩接踵围观了过来。不一会儿便充满了走廊,似乎在看着新晋学员违背校霸意志狠狠羞辱的笑话,一边面面相觑窃窃私语。“校霸要开启羞辱模式了!”“好可怜,这脸估计要被校霸打肿了!”“同学~!赶紧将肥皂捡起来,再等几秒,后果严重!”“赶紧认老大还来得及,要不然在学院没法混啊!”系统直播应用自动

  • 西游:从平乱花果山开始!在线阅读第8节

    “该死的忍足知礼,居然敢在这里和我抢哥哥,她难道不知道哥哥对我有多么重要……”幸村郁发疯似的发泄着,脸上的表情狰狞恐怖,一点也没有平时的柔弱样。但也这样她连身边什么时候站着一个人都不知道。“难道你认识你这样就能夺回幸村的心?”柔和女声猛的惊醒她,幸村郁马上又恢复到平时弱弱的样子,转身看清来人却惊奇的

  • 源点世界第1章在线阅读

    “这是在哪?”楚天揉了揉发疼的脑袋,坐起了身子,打量起这陌生的环境,一分钟后,他忍不住轻呼一声,接着便是苦笑!“我明明记得我已经死了,难道是….又来到了另一个世界?”正在他想着这些的时候,紧闭的房门被人推开了,走进来一位年近四十的女子,女子虽然年华欲逝,但依然风韵犹存,看到坐起来的楚天,这女子双眼中

  • 绝品家族在线阅读第8节

    是非从来一张嘴,对错之间颠黑白。无心惹得意难平,有情却是苦中咽。母债子偿,旭凤,这一剑不过是个开始。一天火缭原,烧了三日三夜。昔日长安街,有多人烟相攘,欢声笑语,今日便有多黑炭孤砖,哀声凄厉。幽蓝流光,于半空之中,悠悠浮动,这六十九重天火,乃以凤之心血为引,以红莲业火为信,无实无物,无从抵挡。胸腔翻

  • 捡个系统混都市之大放厥词(求收藏,求鲜花。)

    网络上对秦云的行为议论纷纷。连稿子都没有写就说要去出版社出版,而且一上来就要人家总主编来审稿,这不是专门来搞事情的吗?有人喷秦云丢华夏人的脸,有人说他让宋茜跟着他受委屈,也有人啧啧称奇的佩服秦云这种作死的行为。大多数人都保持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态度观看着直播,期待着秦云下一步有要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