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都市顶级高手第一卷文(五)二十三年变惊野

作者:梦幻奇景 来源:17K小说网

慎靓王元年辛丑,

公元前(320)年,

卫更贬号曰:君。

二年壬寅,

公元前(319)年

秦伐魏,取鄢。

魏惠王薨,子襄王立。

孟子入见而出,语人曰:

望之不似人君,

就之而不见所畏焉。

卒然问曰:天下恶乎定?

吾对曰:定于一,孰能一之?

对曰:不嗜杀人者能一之,孰能与之?

对曰:

天下莫不与也。

王知夫苗乎?

七八月之间旱,则苗槁矣。

天油然作云,沛然下雨,

则苗浡然兴之矣。

其如是,孰能御之?

三年癸卯,

公元前(318)年

楚、赵、魏、韩、燕同伐秦,攻函谷关。

秦人出兵战之,

五国之师皆败走,

宋初称王。

四年甲辰,

公元前(317)年

秦败韩师于脩鱼,斩首八万级,

虏其将、申差于浊泽,诸侯振恐。

齐大夫与苏秦争宠,使人刺秦,杀之。

张仪说魏襄王曰:

梁地方不至千里,

卒不过三十万,

地四平,无名山大川之限,

卒戍楚、韩、齐、赵之境,

宁亭、障者不下十万,

梁之地势固战场也。

夫诸侯之约从,盟洹水之上,结为兄弟以相坚也。

今亲兄弟同父母,尚有争钱财相杀伤,

而欲恃反覆苏秦之馀谋,

其不可成亦明矣。

大王不事秦,

秦下兵攻河外,据卷衍、酸枣,劫卫,取阳晋,

则赵不南,

赵不南而梁不北,

梁不北则从道绝,

从道绝则大王之国欲毋危,

不可得也。

故愿大王审定计议,且赐骸骨。

魏王乃倍从约,

而因仪以请成于秦。

张仪归,复相秦。

鲁景公薨,子平公旅立。

五年乙巳,公元前(316)年

巴、蜀相攻击,

俱告急于秦。

秦惠王欲伐蜀。

以为道险狭难至,

而韩又来侵,犹豫未能决。

司马错请伐蜀。

张仪曰:不如伐韩。

王曰:请闻其说。

仪曰:

亲魏,善楚,下兵三川,

攻新城、宜阳,以临二周之郊,

据九鼎,按图籍,挟天子以令于天下,

天下莫敢不听,此王业也。

臣闻争名者于朝,

争利者于市。

今三川、周室,天下之朝、市也,

而王不争焉,顾争于戎翟,去王业远矣!

司马错曰:

不然,臣闻之,

欲富国者务广其地,

欲强兵者务富其民,

欲王者务博其德,

三资者备而王随之矣。

今王地小民贫,故臣愿先从事于易。

夫蜀,西僻之国而戎翟之长也,

有桀、纣之乱,以秦攻之,譬如使豺狼逐群羊。

得其地足以广国,取其财足以富民,

缮兵不伤众而彼已服焉。

拔一国而天下不以为暴,

利尽西海而天下不以为贪,

是我一举而名实附也,

而又有禁暴止乱之名。

今攻韩,劫天子,恶名也,

而未必利也,又有不义之名,

而攻天下所不欲,危矣!

臣请论其故。

周,天下之宗室也;

齐,韩之与国也。

周自知失九鼎,

韩自知亡三川,

将二国并力合谋,

以因乎齐、赵而求解乎楚、魏。

以鼎与楚,以地与魏,

王弗能止也。

此臣之所谓危也。

不如伐蜀完。

王从错计,起兵伐蜀。

十月取之。贬蜀王,

更号为侯,

而使陈庄相蜀,

蜀既属秦,秦以益强,富厚,轻诸侯。

苏秦既死,秦弟代、

厉亦以游说显于诸侯。

燕相子之与苏代婚,欲得燕权。

苏代使于齐而还,

燕王哙问曰:齐王其霸乎?

对曰:不能。

王曰:何故?

对曰:不信其臣。

于是燕王专任子之。

鹿毛寿谓燕王曰:

人之谓尧贤者,以其能让天下也。

今王以国让子之,是王与尧同名也。

燕王因属国于子之,子之大重。

或曰:

禹荐益而以启人为吏,

及老而以启为不足任天下,

传之于益。

启与交党攻益,夺之,天下谓禹名传天下

于益而实令启自取之。

今王言属国于子之

而吏无非太子人者,

是名属子之而实太子用事也。

王因收印绶,自三百石吏已上而效之子之。

子之南面行王事,

而哙老,不听政,顾为臣,国事皆决于子之。

六年丙午,

公元前(315)年

王崩,子赧王延立。赧王上

元年丁未,

公元前(314)年

秦人侵义渠,得二十五城。

魏人叛秦。

秦人伐魏,取曲沃而归其人。

又败韩于岸门,

韩太子仓入质于秦以和。

燕子之为王三年,国内大乱。

将军市被与太子平谋攻子之。

齐王令人谓燕太子曰:

寡人闻太子将饬君臣之义,明父子之位,

寡人之国虽小,唯太子所以令之。

太子因要党聚众,使市被攻子之,不克。

市被反攻太子。

构难数月,死者数万人,百姓恫恐。

齐王令章子将五都之兵,

因北地之众以伐燕。

燕士卒不战,城门不闭。

齐人取子之,醢之,遂杀燕王哙。

齐王问孟子曰:

或谓寡人勿取燕,

或谓寡人取之。

以万乘之国伐万乘之国,

五旬而举之,人力不至于此;

不取,必有天殃。

取之何如?

孟子对曰:

取之而燕民悦由取之,

古之人有行之者,武王是也;

取之而燕民不悦则勿取,

古之人有行之者,文王是也。

以万乘之国伐万乘之国,

箪食壶浆以迎王师,

岂有他哉?避水火也。

如水益深,如火益热,亦运而已矣!

诸侯将谋救燕。

齐王谓孟子曰:

诸侯多谋伐寡人者,何以待之?

对曰:

臣闻七十里为政于天下者,汤是也。

未闻以千里畏人者也。

《书》曰:

徯我后,后来其苏。

今燕虐其民,王往而征之,

民以为将拯己于水火之中也,

箪食壶浆以迎王师。

若杀其父兄,系累其子弟,毁其宗庙,迁其重器,如之何其可也!

天下固畏齐之强也,

今又倍地而不行仁政,

是动天下之兵也。

王速出令,反其旄倪,止其重器,谋于燕众,

置君而后去之,则犹可及止也。

齐王不听。已而燕人叛。

齐王曰:吾甚惭于孟子。

陈贾曰:王无患焉。

乃见孟子,问曰:周公何人也?

孟曰:古圣人也。

陈贾曰:

周公使管叔监商,

管叔以商畔也。

周公知其将畔而使之与?

孟曰:不知也。

陈贾曰:然则圣人亦有过与?

孟曰:

周公,弟也;管叔,兄也,

周公之过不亦宜乎!

且古之君子,过则改之;

今之君子,过则顺之。

古之君子,其过也如日月之食,民皆见之。及其更也,民皆仰之。

今之君子,岂徒顺之,又从为之辞!

是岁,齐宣王薨,子湣王地立。

二年戊申,

公元前(313)年

秦右更疾伐赵。拔蔺,虏其将庄豹。

秦王欲伐齐,患齐、楚之从亲,

乃使张仪至楚,

说楚王曰:

大王诚能听臣,闭关绝约于齐,

臣请献商於之地六百里,使秦女得为大王箕帚之妾,

(秦、楚娶妇嫁女,长为兄弟之国。

楚王说而许之。君臣皆贺,

陈轸独吊。

王怒曰:

寡人不兴师而得六百里地,何吊也?

对曰:不然,以臣观之,商於之地不可得,

齐、秦合则患必至矣!

王曰:有说乎?

对曰:夫秦之所以重楚者,以其有齐也。

今闭关绝约于齐,则楚孤,

秦奚贪夫孤国,而与之商於之地六百里?

张仪至秦,必负王。

是王北绝齐交,西生患于秦也。

两国之兵必俱至,为王计者,不若阴合而阳绝于齐,

使人随张仪,苟与吾地,绝齐未晚也。

王曰

“愿陈子闭口,毋复言,以待寡人得地!

乃以相印授张仪,厚赐之。

遂闭关绝约于齐,使一将军随张仪至秦。

张仪佯堕车,不朝三月。

楚王闻之,曰:仪以寡人绝齐未甚邪?

乃使勇士宋遗借宋之符,北骂齐王。

齐王大怒,折节而事秦,齐、秦之交合。

张仪乃朝,见楚使者曰:子何不受地?从某至某,广袤六里。

使者怒,还报楚王。楚王大怒,欲发兵而攻秦。

陈轸曰:轸可发口言乎?

攻之不如因赂以一名都,

与之并兵而攻齐,是我亡地于秦,取偿于齐也。

今王已绝于齐而责欺于秦,

是吾合秦、齐之交,

而来天下之兵也,国必大伤矣!

楚王不听,

使屈匄帅师伐秦。

秦亦发兵使庶长章击之。

三年己酉,

公元前(312)年春,

秦师及楚战于丹杨,

楚师大败,

斩甲士八万,

虏屈匄及列侯、

执珪七十馀人,

遂取汉中郡。

楚王悉发国内兵以复袭秦,战于蓝田,楚师大败。

韩、魏闻楚之困,南袭楚,至邓。

楚人闻之,乃引兵归,割两城以请平于秦。

燕人共立太子平,是为昭王,

昭王于破燕之后即位,

吊死问孤,与百姓同甘苦,

卑身厚币以招贤者。

谓郭隗曰:

齐因孤之国乱而袭破燕,

孤极知燕小力少,不足以报。

然诚得贤士与共国,

以雪先王之耻,孤之愿也。

先生视可者,得身事之!

郭隗曰:

古之人君有以千金使涓人求千里马者,马已死,买其首五百金而返。

君大怒,

涓人曰:死马且买之,况生者乎?马今至矣。

不期年,千里之马至者三。

今王必欲致士,先从隗始。

况贤于隗者,岂远千里哉?

于是昭王为隗改筑宫而师事之。

于是士争趣燕。

乐毅自魏往,

剧辛自赵往。

昭王以乐毅为亚卿,

任以国政。

韩宣惠王薨,

子襄王仓立。

四年庚戌,公元前(311)年

蜀相杀蜀侯。

秦惠王使人告楚怀王,

请以武关之外易黔中地。

楚王曰:不愿易地,愿得张仪而献黔中地。

张仪闻之,请行。

王曰:楚将甘心于子,奈何行?

张仪曰:

秦强楚弱,大王在,

楚不宜敢取臣。

且臣善其嬖臣靳尚,

靳尚得事幸姬郑袖,

袖之言,王无不听者。

遂往。楚王囚,将杀之。

靳尚谓郑袖曰:

秦王甚爱张仪,将以上庸六县及美女赎之。

王重地尊秦,秦女必贵而夫人斥矣。

于是郑袖日夜泣于楚王曰:

臣各为其主耳。今杀张仪,秦必大怒。

妾请子母俱迁江南,毋为秦所鱼肉也,

王乃,

赦张仪而厚礼之。

张仪因说楚王曰:

夫为从者,

无以异于驱群羊而攻猛虎,不格明矣。

今王不事秦,秦劫韩驱梁而攻楚,则楚危矣。

秦西有巴、蜀,

治船积粟,浮岷江而下,

一日行五百馀里,

不至十日而拒抜关,

抜关惊则从境以东尽城守矣,

黔中、巫郡非王之有。

秦举甲出武关,则北地绝。

秦兵之攻楚也,危难在三月之内,

而楚待诸侯之救在半岁之外。

夫待弱国之救,忘强秦之祸,此臣所为大王患也。

大王诚能听臣,

请令秦、楚长为兄弟之国,无相攻伐。

楚王已得张仪,重出黔中地,乃许之。

张仪遂之韩,

说韩王曰:

韩地险恶山居,

五谷所生,非菽而麦,

国无二岁之食,见卒不过二十万。

秦被甲百馀万。

山东之士被甲蒙胄而会战,

秦人捐甲徒裼以趋敌,

左挈人头,右挟生虏。

夫战孟贲、乌获之士以攻不服之弱国,

无异垂千钧之重于鸟卵之上,必无幸矣。

大王不事秦,秦下甲据宜阳,塞成皋,则王之国分矣。

鸿台之宫,桑林之宛,非王之有也。

为大王计,莫如事秦而攻楚,以转祸而悦秦。

计无便于此者。韩王许之。

延伸阅读

蝌蚪旅行加盟  http://www.themedicalbox.com/gcwv.shtml
蝌蚪旅行酒店迷你机的市场投资特点:1、投资易、新商机投资易,无需为寻找合适店面而烦恼

三姝养生品加盟  http://www.themedicalbox.com/ylu5.shtml
三姝养生品是中国中医药研究院华陀培训学校定点实习基地。公司本着互惠互利共发展的原则,

青果加盟  http://www.themedicalbox.com/g2sr.shtml

庞氏加盟  http://www.themedicalbox.com/x6ap.shtml
庞氏日用品将瑶族传统古法自行研制的配方与现代工艺精制,开发无化学添加成份、无激素、无

工兵机械装备加盟  http://www.themedicalbox.com/ue8e.shtml
工兵机械装备为GBPSC系列液压破碎锤在亚太地区仅有运营及服务商。江苏工兵机械装备有

凯育教育加盟  http://www.themedicalbox.com/6zvj.shtml
凯育法语培训中心是集语言、文化、商务培训为一体的法语教育基地,拥有基础、考试、商务、

融冠加盟  http://www.themedicalbox.com/y1q1.shtml
融冠休闲食品形成了以“诺丁”为核心品牌,饼干、糕点、月饼等休闲食品为主的产业结构,创

茂业加盟  http://www.themedicalbox.com/pdc6.shtml
茂业针织面料,坐落于美丽的江南古城绍兴,毗邻亚洲的纺织品集散地中国轻纺城。本公司生产

索然加盟  http://www.themedicalbox.com/n0pf.shtml
索然小饰品总部经销批发的发夹、发箍、发饰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

食神烧烤加盟  http://www.themedicalbox.com/sibo.shtml
食神烧烤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放眼全国的烧烤餐饮特点,很多的就是只注重口味,忽略营养和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影后的佛系日常第二卷 再踏征途 第五章 一触即发

    我看着他们惊慌的神色,不悦的问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们慌什么?”看到我有些生气了,亚森等人忙解释道:“首领您先别生气,我们之所以会感到惊慌,是没有想到人类竟然动用了这么强大的实力来对付我们,连魔法师和斗士都派来了,这些人放眼整个康斯坦帝国也没有多少,一般都是在国与国之间的大战才会派上用场,真想

  • 狐妖小红娘竹业篇之人间白首在线阅读第四节

    别山庭院位于多云寺前,面积不大,叫着庭院,其实就是东西几间厢房,经过南面的一条长廊连接而成。长廊的中间正对着坐北朝南的多云寺。纯木质的结构,古色古香。东边其中一间厢房中,摆放着一棵簸箕大小的树兜,盘根错杂的根支经过工匠人的雕刻塑形后,一个巧夺天工,精美绝伦的茶案呈现在眼前,而旁边是一些小的树兜子,做

  • 网游:Kiss就秒杀之第六章(6)

    相思听了两个小宫女的谈话,沉思许久,突然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立马过去让小宫女把花草露送到去华池,同时自己去叫太后赶过来验证。如果她没猜错的话,“太后”不是真的太后,也不是个老太太,而应该是个妙龄少女,只是因为用了这种药来保持太后的面貌,同时维持老态。此举算是另一种易容,只是这易容的水平极高,非常人

  • 我,未来科技创始人!之总欺负我

    第8章这问题一下子问住张小花了,她鼓着腮帮子,努力地在想答案,结果目光不自禁地落到了桌上,看见桌上好像有一滩莹亮的液体,看起来好像是……好像是她刚刚睡着的时候留下来的。张小花的脸顿时红了起来,她舔着嘴唇,一脸无措地捏紧了袖子,想要去擦桌子,可奈何端木羽正直勾勾地看着她,等着她的答案。可谁知道要怎么帮

  • 我的手机能捉鬼在线阅读第四章

    将身子洗干净后,牧寒才拿起那瓶金疮药,放在鼻下轻轻嗅了一口,发现这药果然就是香的,不由一阵神清气爽,摇头晃脑。揭开瓶盖,从瓶中扣出一些正欲往受伤的地方抹去,牧寒的动作却又一顿,急忙忙又去端了一碗水来,将手指上的膏药放进水中,仔细地搅匀,这才开始用这稀释后的药水处理伤势。金疮药对于外伤的疗效虽然不错,

  • 伞妖行第五章在线阅读

    随着萧阳转身背向吧台里头,他的尾巴也消失在斯塔克眼中,后者坐到吧台前,端起杯子随意抿了一口,这才转过身,面向大厅。大厅看起来明亮堂皇,干净整洁,大片的落地玻璃,尽可能的照顾到阳光往里头照耀。几十平的大厅,除了几座沙发,以及简单的摆设外,再无他物。“你这里很不错。”斯塔克打量了一遍,说道。“当然,我买

  • 超级盗墓:我老婆是尹新月在线阅读第1节

    “这是哪里?我不是喝酒了躺在自家床上嘛,怎么会出现在教室里”王维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并没有躺在床上而是出现这里。“王维!”一声尖叫把王维从思维外拉了回来,老巫婆?她怎么会在这里,她不是在去年的时候就去世了吗,想那时候自己还为她摸出了两滴眼泪。“这是?”王维抬头观察身边的环境才发现这不是自己高三的时候的

  • 十年鬼域在线阅读第八节

    Sun反手一个一技能,王昭君没有位移技能,闪躲不及,被她打掉了一格多血。露娜突然进场,借助对面仅剩的一个残血小兵,一个大招直接飘到了对面王昭君身上。紧接着一个二技能,又是在对面王昭君身上刷上了一个大。诸葛亮二技能绕过露娜,直接连到了完全残血的王昭君身上,孙悟空已经来到了河道草丛边,但已经来不及,只能

  • 婴灵的重生(穿越)在线阅读第五章

    当太阳更加透亮。直升机已经抵达宫殿前的校场。广寒强迫自己睁开双眼,与乐笛皎月一起走下了直升机。承觉正拉着友竹花红的手散步。其他人并没有看到。承觉靠近广寒。承觉:“你真厉害。我实在是没有坚持下来。”广寒并没有说话。只是搂着乐笛皎月的腰往宫殿方向走。承觉没有理会太多。拉着友竹花红的手往亭子方向走。待广寒

  • 请好好做个纨绔第七章在线阅读

    007顾云梦在楼上隐约听到琴白在院子里和谁有说有笑的,虽然有点好奇,但是手上的活儿断不得,所以他也就只能先放一放此事了。正如他所猜测的那样,这机甲鸟确实是顾长夏所做。这只喜鹊做得十分精巧,即使右翼已经破损得不成样子也丝毫没有损伤到机甲本身的灵性。顾长夏的精妙手法让顾云梦修着修着,有点想家了。不知道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