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携带金手指的小花第4章在线阅读

作者:天外江自流 来源:晋江文学城

四 惊变

点绛唇 重游大觉寺

山鸟人催,枝头尤唱眼儿媚。

槐花乱缀,一缕幽香配。

绿瘦红肥,往事心中碎,

入禅洞,听经暗对,难渡潸潸泪。

第二天 把孩子送幼儿园,我们就到民政局办了离婚证,我们没有存款 七年得婚姻生活把我以前积蓄都花完了 。头一回离 没经验,工作人员问啥就答啥。

有存款没?

没有!

房子归谁?

归我 我支付房款的一半现金给女方,两年付清。

谁说婚姻过错方少分家产?

孩子归谁?

她说 归她

看来,我想的对,她心里有孩子!而且我也知道 孩子这个年龄确实合适跟妈妈 ,生活上的小细节 ,我糙的很。好吧,我同意。抚养费我拿。

坦白讲 我不想离婚不离家 因为那就是自己骗自己,就是她可以光明正大的谈恋爱 我仍旧在家做以前做的那些!我想她是自私的 她的快乐自由是建立在我继续付出的基础上。但我只有妥协,因为我无法放弃儿子,甚至还幻想她回心转意,更不能潇洒的立刻转身放弃曾经付出所有的这个家!

我指着自己的鼻子骂自己:你和那些老公出轨离婚后 仍然在家洗衣做饭带孩子的怨妇有啥区别?你还是个男人吗?连半点勇气都没有,不如干脆割了干净!或者撒泡尿 把自己淹死算了!

她开着车回到她律所,说:以后车我不开了 还你!我们刚下车 所里出来一个小伙子,她见了立马给我介绍,这是我们所新来的律师 张琦。然后她对张律师说:这是我孩子爸爸!

我敏感了,这话忒高明!她的智商情商双在线!无可挑剔!我苦笑一下: 你好!然后对她说:孩儿他妈,今天周末,晚上早点回家 我做好吃的哟…… 然后扬长而去。

果不出所料,晚上她直接把孩子接走,没有再电话我回不回来吃饭。我感觉到了孤单……

整个周末,我都在等待中手足无措,只是神经病一样看电话,总以为电话会响,不吃不喝。等到电话真响时,我疯了一样接起电话。

“爸爸,我跟妈妈在吃饭 ,还有姥姥姥爷,还有张老师……”

“你们在哪?大乖儿!你们在哪啊?”

“我也不知道啊,是个大宾馆,都是花啊 草啊,好像个大花园,可好玩了!爸爸 你也来玩吧 我想和你玩 ,不想和张老师玩!”

我得承认,当时就像天塌一样,这么快就都见父母 吃订婚饭了吗?

“爸爸 我挂了 妈妈要电话了!拜拜!”

电话刚挂,又来了一个,我接上就问:你在哪?

“我在商场呗 什么情况?这么着急?”

我才听出来 是我发小王辉,他在几个商场有个品牌的鞋卖。“啊 我没事,你找我有事啊?”

“那个……那个…是有点事!”

“啥事快说!”我没好气,正没地儿发泄情绪。

“我的营业员说 ,昨天看见你媳妇和一个男的逛街 …………”

“什么?靠,你说清楚点!”“啊 也没啥,也许是看错了 …就是好像男的要买什么礼物给她妈妈!她们在挑选。”

我沉默了一会,只应了一句:我离婚了!然后挂了电话。

我来到大觉寺,这是我们一家常来的山庙,她信佛,家里的佛就这儿开的光,我需要佛为我指点迷津。写了章首写的词。

在树林中 ,鸟被我惊走,站在枝头 唱歌。那些刚开的槐花胡乱垂下,虽然杂乱却散发幽香。这个带着绿帽子的我瘦了 那个即将穿上大红嫁衣的她却胖了。进得禅洞 听佛讲经说法,心底暗暗回怼佛法,您博大精深,普渡众生, 渡的了我人 却怎能渡的了我潸潸落下的眼泪啊!

佛什么都没说,只是笑着看我。

我回到妈家 ,跟老太太说了 我离婚的事,我妈妈还是问为什么,我回答不出。俩个人走散了 时, 没有原因,我唯一感受到的是:佛说,缘分已尽 各生欢喜。

七点多 ,我正看电话消遣,看电视的妈妈 突然说 儿啊 我咋这么晕呢 感觉天旋地转呢?我大叫声不好 立马拉着妈妈去了医院。检查完后,大夫说,好在来的及时 是脑梗,再晚半小时就够呛了 我看着妈妈打点滴融栓,眼泪又淌下来,而且 肆无忌惮。拉着她的手说:娘啊 都怪我不好 您遭罪了!儿子对不起你!可妈妈什么都不说 像没听见一样 我登时慌了手脚!喊来医生问 咋回子事,医生问我妈妈几句话她还是没反应!

最后医生跟我说 :想来是血栓 堵塞了耳朵的毛细血管,她听不见了!!我拉着医生的手 说:能救吗 能吗?求求你!我现在除了她 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亲人了!

医生很平静 因为他们每天遇到这样的太多了:“我们会尽力 用所有的手段 ,但没法保证 因为你知道的 人耳朵的毛细血管最细,最容易堵塞,所以人老一般都是耳朵不好使了!”

恢复的可能有多少?

我还年轻 治疗的病人不多 但成功恢复的我一个也没遇到!

我看着妈妈,她一下子苍老了 耳朵听不见后 就像一个老年痴呆患者一样 眼神凝滞,满脸木然,这就是我妈妈吗?难道她就这样没有半点生活质量的活完剩下的时光吗?不行 绝对不行!妈妈 有我在!

我对医生坚定的说: 是的!所有手段 全用!!

医生又问:药物分国产和进口 国产走医保,进口要自费,你选哪个?

我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这还用问吗?我想在这种时候 没人会选择国产吧?医生转身走了,嘴里嘟囔着:国产算啥?不治的都有啊……

我回到妈妈身边,趴在耳边大声跟她说话 ,她很开心 :儿啊,我就觉得耳朵里像跑火车一样响个不停!我知道咋回事啦!你姥爷老的时候就这样!没事 不用治了!妈照样过的好着哩!我说:不行!你咋知道没的治呢?就是一线希望 我们也要争取!治不治的好 是天意,治不治可是咱们的事!妈妈看我流眼泪 猜大概是她再听不到声音了!但是一个母亲的伟大光辉之处 体现出来,是的 她还是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孩子!!

“儿啊 莫哭!莫伤心 !妈死不了 !妈还得看着你再娶个媳妇 过上好日子呢………”

我抱着她的头从她耳边喊:“会的 会的!”

妈妈老泪纵横。

人类之所以能繁衍并生存到现在 是因为我们有这些坚强而无私的母亲!我从心底赞美并歌颂你们!

当忠诚遇到背叛,背叛总是振振有词!它对忠诚说,你给不了我想要的。忠诚则哑口无言,开始怀疑,最后承认自己错了!因为任何人都不能说,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是不对的!但是我会想一个问题:这里面是不是 给自己的背叛找借口呢?是不是千古不变的人性使然?

之后的两周 ,我一直照顾妈妈,没有给前妻打电话。妈妈看我有时会心不在焉,说:想儿子了吧?回去看看吧!我不是不想回去 我是有点害怕,怕鹊巢鸠占,我的家早就被张老师占领了吧?床前的结婚照,是被取下来扔到垃圾堆,还是在那里观摩他们**时的激情?

在我家楼下,我彷徨犹豫了许久,决定上去。

她正带孩子吃饭,我看到儿子的目光里是陌生,这比看到张老师还可怕 ,难道这么快 我亲儿子就被俘虏了?我说:大乖儿,别着急 吃完饭 爸爸陪你玩。

饭菜是前妻做的,不是外卖。我感谢她,因为这七年她做饭的次数屈指可数。我也放心了。

“正好 你回来了 我有事要跟你说。”

我们来到卧室,坐在床上。

她轻描淡写:你带几天孩子,我要出门几天。“多久?”“一周吧,”“我最近也有点事……”我不想告诉她我妈妈的事,没想到 这明显被理解为不想带孩子。

一言不合,炸了!“你有点良心 有点责任心好吗?他是你的儿子啊!你作为一个父亲够格吗?”

我语滞,憋出一句话:是你选择的 不让我尽父亲的义务!这下捅了马蜂窝。“我真是瞎了眼,当初看上你 跟你结婚!还给你生了个大儿子!你真冷酷!我跟你离婚是我这辈子最正确的选择!……”她很激动 ,和平常不一样,我能感觉的出来,我不说话 只是默默的看着她。她说着说着 哭了。

我很惊讶 “你怎么了?这一周你到底有什么事?”

我心里有不详预感,难道是怀孕了?要去做人流?

没想到,答案比这更骇人

她一字一字的说:我得病了 宫颈癌 ,得做手术。

我懵了,什么时候发现的?

几个月前,我去检查就出了事,前几天做切片确诊的 医生建议马上手术!

我无言以对。“这么说,你几个月前 去菩提岛,去迪拜 时 就知道了?”

“ 嗯 知道不好 但不能确定,所以我去我想去的地方玩!” “是跟他吗?” “不 ,那时还不认识他,我单独旅行的,我就想完成我这辈子的心愿!包括 弹钢琴 ,后来 他对我很好 ,我从未有过这种爱的感觉!再后来,我和他一起弹琴,精神的沟通 灵魂的碰撞,让我深陷其中。我想我遇到了真爱!我要跟你离婚,结束这段不快乐的时光,告别这段让我抑郁得了绝症的婚姻,追求我想要的幸福!我想这不过份!”

神反转 我听过 没遇到过!瞬间 她所做的一切 都有情可原了!我的人设崩塌了!我是一个负心自私又残忍的男人!我让一个跟我生活了七年 给我生了大儿子的女人无家可归!

延伸阅读

悠享家纺加盟  http://www.ofloda.com/6vam.shtml
悠享家纺致力于治理睡眠污染,提高睡眠质量,力求让中国人的居室层次上一个全新的台阶。我

卡派洁洗衣加盟  http://www.ofloda.com/y7i.shtml
卡派洁洗衣隶属于卡派洁洗衣有限公司,洗衣行业一直都是收银很大的生意。传统的干洗店由于

俊杰加盟  http://www.ofloda.com/yslk.shtml
俊杰精工艺毛绒玩具位于中国的小商品集散地——义乌。交通便利,拥有标准的机场,便利的铁

快消生活潮品店加盟  http://www.ofloda.com/7n3.shtml
快消生活时尚休闲百货品牌,致力于小商品的设计开发,从而在行业内引起极大震动。快消生活

兆庭五金机械加盟  http://www.ofloda.com/de0a.shtml
上海兆庭五金机械有限公司(兆庭手推车及燮晨手推车)是家全方位金属手推车制造和服务供应

巾市丽人毛巾清洗消毒工厂加盟  http://www.ofloda.com/gpc0.shtml
纵观各省市的美容店、美发店、美体店、足疗城、桑拿、温泉、浴场、会所、按摩、推拿店、女

奇果鲜生加盟  http://www.ofloda.com/bwtk.shtml
奇果鲜生是一个基于互联网技术的新零售鲜果品牌,核心由奇果生态线下体验店+奇果智慧互联

英莱特加盟  http://www.ofloda.com/ydyx.shtml
英莱特渔具、鱼竿、鱼饵和配件等户外休闲用品领域。品种齐全、价格合理。近几年来,英莱特

贝斯雅兰加盟  http://www.ofloda.com/yckf.shtml
贝斯雅兰面膜总部经销批发的面膜、洗面奶、软膜粉、面膜粉、爽肤水、精华液、面霜。原料销

天使之约珠宝加盟  http://www.ofloda.com/6fzd.shtml
天使之约珠宝隶属于深圳市天使之约珠宝有限公司,是一家股份公司,坐落于深圳特区珠宝商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元贞太后之仙门大选

    小武身体养好后第二天就开始上课,草堂里的老人看了小武一眼,没多说什么,带着一群孩子念着诗经礼仪,小武不再胡闹,认真跟着读,歇息时还会指着书本上的字询问何意,老人也很认真地教。下课后,小武回到家就点着灯看书,不认识的字就照着写下来,等回到草堂再询问老师。这天下课后,吕义又问小武:“明天就有仙门过来选弟

  • 大汉帝国之救了一个突厥人(7)

    叶辰和秦岳弯着腰低头躲过头上的蜘蛛君,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古代的大牢。似乎与平日里电视剧上面的也没什么不同的,只不过现实中更加脏,还有一股骚臭味儿,这种味道随着越往里,也越重了。叶辰来自后世,许多混合的臭味都闻过,对这个多少还有些抵抗力,但是秦岳就没有,一直养尊处优的他哪里受过如此恶臭,捂住了鼻子连忙用

  • 最佳萌主在线阅读勿急,勿求,勿迷

    “呃……噗!”一口逆血夺喉而出,受创的人吐血之后恍始未觉,沉定心神,以意导念,以念运气,气过周身十二窍,往复数次后重归丹田。至此,方才稍喘口气。缓定心神之后,睁开眼晴。眼前是一位五十余岁老者,双鬓早已斑白,连双眼也失却了修道人的灼灼神采,却仍是难掩关切,老者低询:“失败了?”那男子低头半晌,方闷声道

  • 在成长中怼天收获

    一进城,阳乾便直奔黑市,要把今天的收获卖掉换钱。黑市是修士们相互交易的地方,散修,佣兵,大家族都会在黑市摆摊,将身上一些无用的东西卖出换取灵币,或者等价的宝物。不论是灵器,灵丹,灵草,灵技还是兽核这里应有尽有。但是这坊市之中鱼龙混杂,当然也少不了一些坑蒙拐骗之徒,所以在坊市之中,还是要多加留意。另外

  • 九世之劫在线阅读第9节

    杨鸿虚和聂天开凿完房间,在过了开凿过程中使用法力的那股新鲜劲之后,就开始了他们认为到这片世界之后最重要,最严肃的话题的辩论!“四眼,你说的那个什么道人的道号也太难听了吧?我看就叫霸王,多霸气,你说是吧?”聂天充满不乐意的声音在刚刚开凿的石洞里面响了起来!此时,杨鸿虚和聂天都像个得道的大师一样,盘膝坐

  • 第一次告白喜欢就要

    言诗从楼沣手中抢过一串烤鸡翅,一转头见乔明希还独自一人趴在桌子上划拉着楼沣留在那里的平板,便又抢了楼沣刚拿起的烤肉,走到乔明希身边。“阿希?看什么呢?”乔明希目光看着平板,伸手接了言诗递来的烤肉:“谢谢诗姐。”言诗揉了他的头发一把,也凑过去看屏幕:“你对这些艺人有兴趣?”“随便看看。”乔明希将照片一

  • 我嫁了个假和尚在线阅读第九章

    “是啊,通过这件事我才知道孙丽然比我想象的更能干,基本上已经没有她做不了的事情了,只要她想得到的、想办到的,都可以实现,但是她的手段可能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所以,”凌清译转过头,再次看着言初雪,认真地说,“你们一定要小心,不能让孙丽然伤害到你们,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活下去。”言初雪苦笑:“我们是想活

  • [综英美]超英家的宝贝蛋!电话

    h市有名的化妆品公司也没几个,像吴曼曼的父亲吴中才那样做的风声水起的更是少之又少,在2004年就拥有上亿的资产,吴曼曼作为吴中才唯一的女儿,成为了让人既羡慕又嫉妒的人选和受益者。吴曼曼从小生到有钱的家庭里,对钱概念没有太深,她只知道没钱了就问母亲要,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眼看着大学就要毕业了,别的同学

  • [综]当个人不好吗之初遇迹部,战不动峰

    正选确定后,地区预赛也如火如荼的展开了。樱谷冰瑶第一次来这里,很不幸的迷路了。迎面走来两个人,一个身材雄壮,略显老成的少年面无表情的跟在一个有着紫灰色头发,眼角有一颗泪痣的的俊美少年身后,不知道为什么,樱谷冰瑶看着一副画面,怎么看怎么觉得有些不和谐。紫灰色头发的少年看见樱谷冰瑶呆呆的看着自己,扬起一

  • 离婚那天我成了霸道总裁在线阅读尬聊进行时

    林郝缘跟狗子他们在宿舍玩**,玩到下午五点多钟,其中夏商出门给其他的人带了晚饭,本来林郝缘打算吃完之后再跟室友们来几局,然后直接开直播,跟室友们一起上**,至少他们技术比自己好些,顺便带着自己。只是到了晚上七点多,林郝缘洗完澡,穿着睡衣做好了一切准备,就在这时候,他接到了何小飞的电话,他本来是让林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