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杀生天传第3章在线阅读

作者:角落的戏 来源:纵横中文网

打发了两个丫头去外间休息,邢悦舒了一口气,方觉手心已是湿漉漉的,任谁碰到这事也不可能冷静自持,方才出于生存本能,凭着邢夫人的记忆与这两个丫头的应对,防止露出破绽,引人怀疑,虽有邢夫人的记忆,到底换了芯子,不是同一个人。

要是昨晚还有一丝怀疑的话,今天所经历的一切,以及伤处隐隐传来的疼痛,使得邢悦彻底看清,她现在是一本书中的人物,还是一个情节不多无关紧要但十分讨人嫌的配角,邢夫人。

也不知道她在现代的身体怎么样了,她一向知足常乐,虽没有做过什么好事,但也没有做什么恶事,就是一个普通平民老百姓,没想到一个不小心居然跑到了红楼梦中,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去,但是既然来了,她就得活下去。

在床上已经躺了几天,邢悦一丝睡意都无,想着接下来如何应对,现在离红楼梦剧情开始还有两三年时间,此时王熙凤未进门,贾珠还活着,二房的凤凰蛋子贾宝玉还只是一个四岁小童,贾元春方入宫半年,林妹妹也才只有三岁。

邢悦读原著红楼梦时还在读初中,当时红楼梦的内容根本读不懂,草草翻了一遍就撂过手,这两年红楼同人很火,作为资深宅女,邢悦看过不少,对红楼情节大致走向还算了解,到底是同人小说,加了作者的主观意愿,并不十分客观,只能做参考。即便是熟读原著,又能怎样,对现在的她而言,这里并不是一本书的世界,而是一个活生生的现实世界,这里有太多的东西,书中没有描述。

邢夫人是内宅夫人,对官场律例一概不通,即便这样,凭借邢夫人的记忆,眼下的情况,邢悦也足以应对,至于其他的,趁着这段时间养病,无人打扰,多了解了解吧。

熟知红楼梦的结局,邢悦自然要做最坏打算,日后抄家,上下打点,这金银是必不可少,她可不想日后过着为奴为婢的穷苦日子,不是她嫌贫爱富,要只是穷苦日子倒也罢了,日后要是贾家败了,这邢夫人就是官奴,这奴婢过的什么日子,按照邢夫人的记忆即可知。

现下离荣国府抄家的日子还有十几年,这么些年足以让她准备好后路,邢悦是个自知的人,她就一平凡小女子,虽为红楼梦中的异数,但也没有雄心,也没那能力改变历史潮流,改变荣府败落的命运,她就想着能够过上小老百姓普通安逸的日子,不过这些在她成为邢夫人时,就已经不可能了。邢悦也不是冷血之人,想着这荣国府众人的结局,叹了一声,能提点就提点吧,至于听不听、做不做,那就是别人的事情,她只要做到无愧于心就好。

大约多半个时辰过后,大丫鬟紫竹领着大夫进来了,正是之前留下方子的刘太医,要说这刘太医能来,完全是出于好奇,当时一时动了恻隐之心,才留下一副方子,回来后就万分后悔,那邢夫人眼看着就殡天,这要是荣国府追究起来,他也落不到好处。

这刘太医正后悔着,就看到贾府之人来请太医,说是这邢夫人醒过来了,请他再去瞧瞧,这刘太医听了这个,心中的大石方放下,带着药童来复诊。

“恭喜夫人,性命已无碍,需安心静养月余,便可痊愈。之前的方子就别用了,老夫再留一副方子,三碗水熬成一碗,早晚各一次,至于夫人头上的伤,老夫这里有上好的金疮药,让小丫鬟早晚两次涂抹伤处,不日便可痊愈。夫人到底是有岁月的人,又逢此大难,伤了根本,今后莫逞强好斗,莫生闲气,否则与寿元有碍。”刘太医摸了摸胡子说道,心里叹道,这位夫人命可真大,那样的凶险都挺了过来。

红菱那丫头一听寿元有碍,就急了,邢悦倒是看的开,她一向豁达,从来不相信天上会掉下馅饼,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得到总要付出代价的,她重生到红楼梦中,本就逆天,不付出点代价怎么成,只是寿元有碍,这又不是什么大事,要是按照红楼梦的结局,活的寿命短,也可少受几年苦,于是开口说道:“红菱,莫要烦缠着太医,生老病死,天意如此,况且太医未说一定有碍寿元,今后遵循医嘱,好好将养就是了,刘太医,这丫鬟不懂事,您别往心里去,您与我救命之恩,实是感激不尽。”

“夫人真乃豁达之人。”刘太医赞一声,能把寿元看的这么开的,实属少见,原听说这荣国府的大太太最是尖酸刻薄、上不了台面的,看来这传言不可尽信,身为太医,什么腌臜事没见过,这大太太的名声,不过是内宅争斗罢了,刘太医脑补道。

“太医谬赞了,都在阎王那里走过一圈的人了,这以后的日子都是偷来的,还有什么看不开的。”邢悦笑着说道,趁着太医去外间开方子的功夫,邢悦让翠柳把她珍藏的上好的羊脂玉兔翻出来送于刘太医,权当谢礼。

“白梅,怎么就请了刘太医,咱们府上惯常用的不是王太医吗?”邢悦状似不经意的问道。

“太太,奴婢正好听二门上的小斯庆儿说过这么一嘴,上次不赶巧,王太医去给宫中贵人诊脉,就请了当值的刘太医前来看诊,也亏得请的是刘太医,这才救了太太,一事不劳二主,这次就请了刘太医回诊。” 白梅伶俐的回道。

“是吗?”邢悦冷笑道,怎么就这般赶巧,这王太医对府中事务颇为了解,医术虽不错,但是这人品就不怎样,是个唯利是图,见风使舵的。

“知道了,拿着方子去抓药吧。”邢悦打发白梅出去,这白梅到时伶俐的,可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是老太太的人,这老太太倒是会□□丫鬟,可惜对于教养孙子孙女,怪会宠溺的,一个个都被养的不成器。

“翠柳,去拿镜子来。”红菱正把邢悦头上的纱布解下换药。

翠柳拿来一柄银镜,人影映得十分清晰,邢悦仔细打量着这这种的容颜,不由的暗赞一声好相貌,细看,和她现代的容貌依稀有些相似,和她的艺术照一个模样,只是镜中的人儿到底还在病中,脸色蜡黄,额头右侧靠近发际线的地方有个三角伤口,已经结痂。

红菱看着邢夫人对着镜子不说话,以为邢夫人担心留下疤痕,急忙劝说:“太太,刚才太医特意留下了上好的金疮药,不日就可痊愈,必不会留下疤痕。”老爷向来贪花**,邢夫人为了争宠,向来对着容颜很是重视。

“但愿吧。”邢悦轻叹了一声说道,对容貌她并不十分的看重,她前世的容貌只是中等,穿到邢夫人身上已是赚了,再说在她看来,这伤口在不起眼的角落里,即使留下疤痕也不算什么,放下银镜,让红菱上药包扎。

这一会子的功夫,先前给各处报信的人都回来了,也带回了不少信息,各方也派了人来问候,老太太打发了身边的一等丫鬟玛瑙的来看,带着老太太的话说是让大太□□心在院中修养,还说大太太病了,就不用去请安之类的,并让人带来了根百年的人参,说是让邢悦好好休养,实则是变相禁足,老太太对邢夫人这个关头闹出事,十分的生气。

二房王夫人派了陪嫁丫鬟周瑞家的来问候,这王夫人和邢夫人二人平日里就不对盘,暗地里更是见不得对方好,这心腹奴才自然了解主子的秉性,周瑞家的说话看似关心,实则是句句刺中邢夫人的痛处,这邢悦听着就万分生气,要是邢夫人本人,更会气的倒昂。

“奴才见过大太太,我们太太派奴才送来一些药材,这几天您看着不好,我们太太暗自揪心,心里也是十分担心,今天听说大太太醒了,我们太太也替您高兴,可惜老太太把琏二爷的婚事交给我们太太打理,我们太太既要管这一大家字,又要操心琏二爷的婚事,实在是抽不开空来瞧瞧您。”周瑞家的穿着体面,笑着说道,这言行中可没把邢夫人放在眼中,话里话外拿着贾琏的婚事做筏子,刺激邢夫人。

“二弟妹有心了,你回去禀明你主子,就说刘太医说了,我这病没有性命之忧,静养月余便可痊愈,让弟妹不用担心,至于来不来瞧我,我倒不在意,这琏儿的婚事就有够她忙的了,虽说二弟妹经过珠儿娶媳妇,有些办喜事的经验,可这珠儿的婚事和琏儿可没法比,这琏儿将来是要袭爵的,是未来荣国府正经的主人,这婚事可马虎不得,这关系着嗑府的荣耀和体面,我这身子不中用,就有劳二弟妹费心操办,我和大老爷将感激不尽。另外,周瑞家的,你回去在替我传一句话,要你主子好好保养身子,毕竟她这年岁比我还大,这要是累病了,没法管家,这一大家子还不得乱了套了,到时候我的罪过就大了。”邢悦可不是个吃亏的主,谁要是让她不痛快,那对方也别想好过,王夫人你让奴才那琏儿的婚事做筏子,让她难受,那她就以牙还牙,即使你现在管家又如何,这荣国府到底是大房的,二房只是鸠占鹊巢。

这周瑞家的在邢悦这里吃了哑巴亏,一脸菜色的出去,出了大房的地盘,忍不住回头啐了一口,看着周围没人,小声的骂道:“喷,充什么主子大尾巴狼的,小门子小户的,让一房姬妾爬到头上拉屎,让您咒我们太太,早点死了倒干净。”

回去之后,更是添油加醋的说邢悦黑心肝的诅咒太太早死,到底没把邢悦说的贾珠的地位没法和贾琏比这话说出来,只是说邢夫人嫉妒王夫人,大房一杆子主子没有一个有本事的,哪比得上珠大爷的上进,宝二爷的生来富贵,又把贾珠和宝玉夸了一通,哄得王夫人心花怒放。

这贾赦只是让派去送信的人带回了一句话,就是好生养着,并不曾派人来瞧瞧,本人更是没有露面。

这一番下来,邢悦对邢夫人的处境感同身受,这老太太看着关心,实则是不上心,这二太太就本尊就是仇敌,这古代女人的依靠,邢夫人的丈夫,根本就是靠不住的,瞧着府中奴才的猖狂模样,刚才打赏几个奴才的银两,就知道这手里没个银钱,什么事情也办不了,也怪不得邢夫人把钱财看的如此的重。

邢悦让人送走周瑞家的后,冷笑了一声,听说古代大户人家规矩森严,越是大门大户,规矩越多,可这荣国府,一个陪房奴才仗着主人的势,就敢不把府中大太太放在眼中,对外面那些比不得荣国府的,就不用说了,这荣国府最终败了,也是应该。

就这一件小事,邢悦就没有拯救众人出水火的心思,这荣国府最起码还有十多年的时间才会衰落,这十多年,够她给自己准备好后路的。

当天下午,贾琏下学回家,听说嫡母清醒过来,带着小斯来请安,贾琏精通人情世故,即使和邢夫人不亲,心里也及看不上邢夫人,但是面上丝毫也不显露,作为继子的礼数从来没错过。

邢悦被禁足,正和了她的意,现如今,她并不想见这府中任何主子,先是想让红菱以怕过了病气把贾琏打发走,后又想了想说道:“红菱,你告诉琏儿,我这病着,太医吩咐要静养,不方便见他,你让他回去,到我病好之前都别过来请安了,他这大婚在即,别占上了晦气。”邢悦看过很多红楼作品,贾府中能撑得起门面的也就贾琏一个,奈何被妻子压得太不的头,后又被妻子连累,不得善终,邢悦想提点几句,但是这在病中,又不是亲母子,还是作罢,眼下还是不要见才好。

接下来的日子邢悦以静养为名,任谁来看,都让丫鬟挡在外面,独自抱着本朝廷律例翻看,并不是她对古代法律感兴趣,而是想知道官员抄家后的结局和处境。古代实行连坐法,这府中男人坏了事,其家人甚至九族都脱不了干系,妻儿父母更是首当其冲,罪责轻的,妻儿贬为庶人,方可还乡,罪责重的,满门抄斩。荣国府贾赦最终被判了流放,一干媳妇婆子都被发卖,王熙凤更是被判了死刑,可见不是什么轻罪。

延伸阅读

意外之喜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soueyou.cn/seiq.shtml
天色已经开始见亮,大家得知到达吉安镇后心情也更加见亮了起来。边上也有稀稀两两的行人向

魔道祖师同人文【现代】等级测评(7)  http://www.soueyou.cn/yb1a.shtml
“有请下一位练习生。”“请开始吧!”昭宥温柔的说道。一听前奏,宋晓盐就反应过来是bl

如玉传说奇怪面具男  http://www.soueyou.cn/di2y.shtml
***叶策淡定下来后,将式神塞入书包,准备把喜讯告诉老姐。等世道稳定,他们就可以靠一

声声入我心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soueyou.cn/axyz.shtml
南山自古苍翠,林海遍布,时时鸟兽嘶吼,哀啭不绝。山中有一股虚无的意志,留下奇异逻辑,

源星4250X以后还怎么在这混  http://www.soueyou.cn/db0j.shtml
卓常杰离开的时候投给姜如昆的目光过为复杂,简言也有点懵了,说实话,原著里面卓常杰和主

铁甲小宝;超级恶霸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soueyou.cn/be7n.shtml
清晨,阳光透过窗户缝隙洒满了整个房间,沈娇被刺眼的光晃了眼,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此时

迷案组凶险的归家路  http://www.soueyou.cn/63dd.shtml
历经了一炷香时间的星光祥瑞,慢慢的消散了。在祥瑞笼罩之际,在这个不大的藩黎城,但凡年

我的师姐是端木蓉之第七章闭眼的瞬间,我脑海里浮现了她的脸  http://www.soueyou.cn/gt69.shtml
八月中旬,阳光毒辣,余动拖着行李箱,站在了G市一中的门口。在所有的同学里面,只有她一

穿越七十年代的悠闲生活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soueyou.cn/gy7c.shtml
华若的伤养了十多日,将体内的毒排了出去,伤口处开始结痂,帝都的冬天也过完了,清晨的风

重生之萌征仙途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soueyou.cn/a7dc.shtml
锦城,海西路是一条有着悠久历史的老街,这条街从清朝末年就商贾云集,店铺林立,其中又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我能倒退时间第六章在线阅读

    晚上,群星闪耀。村子里的人都能察觉到近年来环境似乎变好了。村长何长达坐在家门前的竹椅上惬意的拿着烟斗。从五年前何悦回家包了山头开始,村子里的生活潜移默化的变好了。种地要请人,种花要请人,养殖鸡鸭鱼,鸽子鹅,甚至猪牛羊都要请人料理。后来,花啊果啊多了,蜜蜂自己就来,架设蜂巢之类又是需要人手。何家建房子

  • 综英美那些见鬼的日子钓鱼

    甘罗不过走了一圈便将张唐之事处理完毕,让吕不韦惊奇不已。见张唐随甘罗而来,吕不韦心中不爽他先前拒绝自己有意为难一下张唐,明知故问道:“君来何事?”果然锱铢必较,不改商人本性!以他这种性子,得罪了他哪有好果子吃!张唐咒骂一声不敢有丝毫颜色,恭敬道:“张唐决意使燕,特来向君告别!”“哦,那你先前为何拒绝

  • 我,哈士奇,绝世大妖!第8章在线阅读

    酒店的招待间内,庄筱筱坐在大堂经理的对面。上次是和薛景辰一起来的,那人身份地位太过尊贵,以至于现在,大堂经理把她都当成了座上宾。她扯出一个笑容,问对面西装革履的大堂经理:“没什么重要的事,我就是想问一下,你还记得上次我被人撞到,洒了一身橙汁的事吗?”酒店经理听到庄筱筱的话,立刻为难起来,但神色依旧小

  • [鬼灭之刃]花朝奈之刃在线阅读第2章

    美好的过往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恭邑强忍住眼中的湿意,草草的扫了一眼扬皇身边的二老一少,一女扮男装的丫头,匆匆收回视线。管事过来道:“叨扰几位客官了,请问哪桌的客官先出题?”众人闻言都是相视一笑,随后,正前方客人的小孙子站出来道:“大哥哥,你跟我爷爷比讲故事吧,我爷爷讲故事可厉害了!”众人忍俊不禁,老

  • 东庭冥府第7章在线阅读

    “宋振华!”司泽南一进医院就吼道,“你快过来看看她!”田果果很轻,司泽南抱着她毫不费力。宋振华哪里见过这样的他,双目赤红,怀里还…抱着一个女人?这还是过去的司泽南吗?司泽南此时可想不了那么多,田果果十分虚弱,在来的路上也没有醒过来,这让他突然有点后悔,后悔把她一个人丢在那里。宋振华赶紧指挥人把她送进

  • 恶魔系统在线阅读第八章

    布兰特的记忆出了差错。他完全不记得昨晚的行动,也不记得见到过布里安,如果不是看到锻炼完回来的杰森,他到现在也只会认为这是尼尔又一次的恶劣玩笑。这不正常。布兰特默默地想,他从来都是过目不忘的,因此才会建造记忆宫殿来整理过多的记忆,怎么可能把那么大的一件事忘掉?“也许是老年痴呆呢?”系统不负责任的说。“

  • 未来的我很惨假界查探2

    赵无极一连查探了20多本宇宙图书,都没发现有生命存在,尽管那些宇宙有生命能量,有恒星,有水,有冰,有彗星,有陨石,还有些和地球的宇宙位置一样的行星,可就是没有生命!赵无极累的灵体都闪烁了,赶紧停下来,到实验室吸收馆长留给他的生命能量。赵无极不禁感叹,自己宇宙生命的难能可贵。赵无极休息了一会,修炼一会

  • 异界兑换主宰在线阅读第十章

    清河镇是徽州城最繁华的一个小镇,这里的人喜欢丝绸,这里的人也喜欢买卖丝绸,这里有富可敌国的老板,也有饿死街头的乞丐,总之鱼龙混杂。镇子的最西处有一条最繁华的大街,街上人潮涌动,现下正是赶集之时,因着镇子最东边是一眼望不到边的连延不绝的深山,深山里奇妙无穷,总能看见有胆色之人进去个五六天甚至是十几天再

  • 足球之王在线阅读人民的‘公仆’

    人群缓缓分开,一队身着制式服装的警员冲了进来。这群人一共8人,领头的是一个长得尖嘴猴腮,贼眉鼠眼的男人。此人身高约一米八,但是长得极瘦,目测体重不超过120斤,蒜头鼻,腊肠嘴,一双眼睛如同老鼠一般,给人极不舒服的感觉。他的脸上满是麻子,两根鼻毛从朝天鼻孔生长出来,跟随着呼吸随风飘荡。“清场清场,无关

  • [文豪野犬]活着之命运轨迹又开始运转

    男人的笑容越发邪恶,他往前走了一步,靠近了苏简。看着出现的男人,苏简身子往后退,如果一切朝着原先设定的轨迹发展,那么苏二维同学这时候一定会出现。躲在拐角处的小少年突然冲了出去,抓住了男人的手,拳头落在男人的身上。男人没有注意,被突然冒出来的小孩缠住,被激怒,“找死!”“砰!”季时州被男人用力一甩,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