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梦师资格证之话·阵我以雨(1)

作者:不不空空 来源:晋江文学城

注:所有故事发生在平行宇宙,现实没有对应的任何人或事,请勿对号入座!

第一章

西泠市的隆冬,门外的道路两旁开满了梅花,似片片白中带粉的雪,只要吸一口气,便有清雅的暗香盈满鼻息。大院中的各处角落都有枯萎的藤蔓,静谧而寒冷,刺骨的风被挡在外边,犹如一道城墙隔开了两个世界。

市精神卫生中心就建在这个闹中取静的地方,外面不少行人的脸都被瑟瑟寒风吹得僵硬了,初徵心走在廊内,乌发不时招展得遮住脸颊,她的脸颊被风冻出两份淡淡的粉晕,倒有几分阳春白雪的诗意。

很快,冬日的阳光全数被吸入森白的墙里,温度骤降几度,眼前的光线更暗,几道铁门重重把守,这里已经不是普通病人的病房区了。

初徵心是西川大学精神病与精神卫生学的大四生,在这里实习了一段日子,精神病医师也算是高危职业,许多医生都有过被病人暴力袭击的经历,目前,她觉得自己还扛得住。

站在一扇厚重的门前,透过小窗,她对里面的人说:“穆教授,你感觉怎么样。”

对方的声音稍后传来,沉稳且颇有磁性:“谢谢你,不用担心,是我要求住过来的,封闭的空间利于我思考。”

“嗯,刚才主任和我说了。”

四周安安静静的,只有他们在谈话,她觉得有些异样的心痒,手指轻轻扣弄着眼前的这扇门。

“穆教授,我向医院请假了,最近要回澄昌市一趟,带小皮探亲。”

男人放下手中的笔,起身走到门前。

他高而瘦,略长的半边额发快要挡住棱角分明的脸。

穆泽德身上有一些混血特质,阴柔的气质与强硬的眼神冲撞出一种独特的吸引力,他是西川大学最年轻的教授,他的才华学识就跟他的外貌一样出色,直到有天,这男人将表弟砍伤,被医师鉴定为躁狂症,才主动住了进来。

“你好像比我还要有心事。”

初徵心并不瞒他:“小皮的外婆打电话给我,说是在家附近看到那人出现过……”

“所以,你准备怎么做呢?”

“有人说,每一个凶案背后,最重要的不是谁干的,而是他的动机。只有了解动机,才会解开最后的谜团。”初徵心动了动喉咙,先是没出声,过了一会才说:“那么多的人,要找他太难了,我知道……但我很想找到。”

“自身的困境只有靠自己才能摆脱,我很明白。”

他穿着轻便的蓝色病服,但掩饰不了那份与普通人截然不同的英俊,他的思想神秘,言语古怪,所以更深邃,更难以捉摸。

明明知道这类病人都是非常可怕的。

初徵心欲言又止,像是对短暂的告别感到舍不得,她抬头望去,穆泽德的眼神一片沉若深海。

“公安那边说是会跟进的,但愿这次能有进展。”

“嗯,要相信别人,也要相信‘正义’迟早会来。”

“上次您说的那段欧洲历史很有趣,等我回来,可以继续讨论。”

“这是我的荣幸,初医生。”

初徵心朝他微微一笑:“不,可以在实习期遇到你这样的病人,是我的荣幸才对。”

有点本末倒置的意思。

穆泽德认为,在这个医院认识的实习医师初徵心……她有点特别。

她想成为精神科医师不是为了治愈别人,更多的,是为了治愈自己。

……

西泠市的某处火车站,金黄色的暖阳铺满萧索的山林铁轨覆上了一层白霜。穿着羽绒服的费小皮兴高采烈地跑上列车,低头核对座位号码,朝身后那人招呼:“这里这里!姐,快来。”

初徵心随后拖着行李上来了,坐在他们周围的是几位年轻小伙子,大概是结伴去旅游,看着初徵心身型纤瘦,眉清目秀,争先恐后想要起身帮忙。

结果,她两手一托,四平八稳就把箱子放上了行李架,全过程不超过三秒,中间还不带喘个气的,那几个小伙子都愣住了,只好默默地坐回原位。

费小皮叹了声气:“哎,这就是你交不到男朋友的原因!”

初徵心脸上微微一红,但很快恢复平常:“闭嘴,吃你的饼干。”

小男孩双眉紧拧,好像是认真考虑了一下才说:“我可能需要更多的饼干带着路上吃。”

“你再吃当心吃成小胖墩,你们幼儿园的萱萱就不要你了。”

五岁的费喻文是她同父异母的弟弟,他妈妈给起了“小皮”当乳名,小家伙人小鬼大、古灵精怪,是全家的开心宝贝。

都说儿子像母亲,费小皮天生栗色的头发带着微卷,皮肤又嫩又白,眼睛澄澈分明,嘴巴也秀气,确实继承了他妈妈的水灵模样。但不得不说,从小就呈现在数学、语言等方面的天赋,这一点,却是像极了他们的父亲。

火车行驶在远山间,透明的光线照射在苍翠的林子里,铁轨延伸向前方,仿佛整个世界阳光普照。

初徵心搂着他,自己也阖眼休息了一会,但脑海中的心思却没有看上去那么平静。

这是在经历了足足五年的犹豫不决之后,才终于下定决心走出的第一步。

澄昌市全然不比西泠,它的日照充沛,终年无霜。一下车就感觉微风习习,凉爽的像是整座城市都侵泡在清爽的雨水中。

初徵心一眼看见在出口处接他们的年轻男人。

费小皮的表哥魏晟是刑侦支队副队长,眉目硬挺,高大端正,看到他们,立刻把小皮抱起来,爽朗地笑了:“不错啊,小东西又长高了是吧。”

“是啊,吃那么多,不长才怪呢。”

“平时跟你们视频倒是没看出来。”

他们边走边闲聊,一路上谈了谈近段时间的工作,两人头一次见面也是在这儿的一家小餐馆,算起来也认识五、六年了。

这次回来,初徵心就住在小皮的外婆家,老人们与她并没有血缘关系,但他们关系也都很好。本来家中出事以后,老人家想让小外孙陪在身边,考虑到大城市的各方面条件较硬,年纪大了也带不动,才将他留在西泠市,由小皮的小姨一家以及初徵心轮流照顾。

魏晟:“在医院实习很累是吧?我看你又瘦了。”

初徵心坐下来喝了一口水,不禁笑了:“我看你们队里才累,最近挺忙的吧。”

“忙!最近犯罪率都上升了!”

魏晟知道初徵心回来的原因,盯着她看了一会,说:“徵心,你放心,那件事我放在心上,他本来就是通缉犯,我们会想尽办法顺藤摸瓜的找线索抓到他。”

“我当然知道。”

“还有,我认识一个挺有本事的人,他就住这儿不远。”

初徵心闻言抬头:“嗯?是你同事吗?”

“不是。这人挺拽的,与其说聪明,倒不如说是天才。要是他肯帮忙,指不定你父亲的案子能找到什么线索。”

看见她眼中难得腾起的紧张与急切,魏晟反而有些后悔把话说的太快:“不过,他不轻易帮忙,我都说了他这人有点怪……哦,他叫徐阵。”

费小皮听见他们的对话,撅着小嘴巴,嘟哝:“还以为你破了这么多案子很厉害,其实,全是那个徐叔叔的功劳呀?”

“小孩子懂什么,他那个最多就叫锦上添花!”

初徵心看着小皮的外婆外公从厨房端了许多菜出来,赶紧上去帮忙,外婆亲切地拉住她,低声说:“我可能是老了,大概也有点糊涂,不知道是不是真看见那个人,反正这几天夜里我都没睡好,就把这事告诉魏晟了。”

初徵心用余光看了看费小皮,警惕地没有说什么。

小皮外婆拍了拍她的背:“你妈妈一直在外面工作,你还要分心照顾一个小的,自己身体也要注意。”

“没事,我都习惯了,以后也多带他来看看你们,反正都快寒假了,等过完节再让他回去……”

“那你什么时候再带个男朋友回来?”

初徵心一愣,差点没呛着,她看向正笑着的小皮外婆没法回答,魏晟听见这话,指着他们说:“那能随便带回来吗?好歹得先过我这关。”

她当然不会拂了别人的好意,说到这里主动换了话题,还去把切好的水果盘放在他们边上,听魏晟继续谈到那位传说中心细如尘、擅长以缜密的推测协助警方破案的“徐阵”。

“他不是你们请来的特别顾问?”

“他哪儿肯啊,整天大门不出跟个小媳妇似得……对了,对付他应该是你的强项啊。”

费小皮:“我知道了!你是在暗示那位叔叔是‘深井冰’嘛?”

初徵心失笑:“那确实,我最习惯和怪人打交道。”

……

澄昌市的气候截然不同,就像从冬天一下子跑到了夏天,太阳落山后,街上灯火蹿动,影影绰绰,游客们流连在老街里的各式小吃,高档酒店的私人海滩也摆起了海鲜和烧烤,食物香味弥漫得到处都是。

初徵心走进附近一家小药店,替老人家买药,顺便就当饭后散步。柜台小妹跟别的客人正在聊八卦,她礼貌打断对方,把需求说了一遍:“你好,我要买丹参片。”

药店小妹看了她一会儿,回答:“等会儿啊。”

初徵心点点头,把钱放到别人面前:“谢谢。”

这时候她身边多了一个人,也不和店员说话,而是递了张纸条过去。

药店小妹蓦地柔了嗓音,说:“大帅哥,又来买药了啊?”

她满脸堆笑地说着什么,初徵心想着自己的事,也没太在意,只是留意到身旁的那道侧影腿部修长,高个头,戴顶黑色棒球帽,体格均匀。

待她转头的时候,对方已经取了药走到门口,虽没看见长相,但这人的穿着明朗随意,衣服材质并不考究,却做工精良,气质倒是不一般。

她听见他打电话说:“五分钟能破的案子别找我……不,任何案子都别找。”

延伸阅读

帕夫学园加盟  http://www.raderadivojevic.com/88c.shtml
帕夫学园隶属于青岛奥祥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帕夫学园早教中心现拥有青岛旗舰店,黄岛旗

中侨通加盟  http://www.raderadivojevic.com/g3sf.shtml
主要移民有:美国、澳洲、新西兰、英国、葡萄牙、西班牙、塞浦路斯

ARROW加盟  http://www.raderadivojevic.com/a0wg.shtml
ARROW英国的环保清洁产品。在欧洲、北美洲、大洋洲、亚洲有许多客户。2010年进入

欧琦赛硅藻泥加盟  http://www.raderadivojevic.com/yy5.shtml
欧琦赛硅藻泥隶属于临江市瑞丰新型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所属公司是一个非常有责任感的企业,

美德斯邦加盟  http://www.raderadivojevic.com/nfef.shtml
【为什么选择洗衣行业】(1)永不枯竭的项目,庞大的市场在欧洲,大部分人会把衣物拿到专

派通文具加盟  http://www.raderadivojevic.com/g6d1.shtml
Pentel派通公司自1945年在日本东京成立以来已成功开发了国内外近三分之二的书写

2688商城加盟  http://www.raderadivojevic.com/gz2n.shtml
2688商城由北京二六八八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管理运营,公司总部位于清华科技园区,在各省

东方一力机电设备有限公司机加分公司加盟  http://www.raderadivojevic.com/peqw.shtml
德阳东方一力机电设备有限公司位于中国重型装备基地四川德阳,公司以东方电气集团为依托,

靓中加盟  http://www.raderadivojevic.com/xwb3.shtml
靓中床上用品总部是床上用品、布艺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途保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raderadivojevic.com/uv1d.shtml
途保汽车美容是隶属于香港以诺国际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源自德国的品牌,技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源灵之始神秘婆婆

    第六章神秘婆婆扬州三怪和天山双煞追至城外,已不见秦忠踪影。“咱们还得追啊,这要是追不上,王爷可饶不了我们!”黑煞郑彪忧心冲冲道。“还是别追了,刚才我的五毒瘟璜人面锤划破了秦龙的衣服,我趁机摁了机关,只要那小子的皮肤破一点,肯定能中了我的毒液,谅他也蹦达不了十日了!哈哈哈哈!”白煞一阵狂笑,那笑声让周

  • 多次元互动群之生疑(4)

    屋内的段丝絮听到哥哥回来的消息,立即喜上眉头,拉起罗裙,急急忙忙站起来迎了出去。见她兴奋的样子,和她哥哥的感情应该很好吧,不,是非同寻常的好。孟远之心想。“哥哥!”段云天还没有踏进屋子,就被丝絮迎面抱住,在耳边亲昵道:“我好想你呀。”说完,却久久不肯松开怀抱。段云天自是兴奋不已,眼角瞄到了堂里的孟远

  • 和马小玲一起打僵尸第5章在线阅读

    酒馆。酒气冲天,喧哗热闹。“路飞这小子,稍不留神,居然也已经出海了。”卡普脸色通红,手持酒杯‘咕噜咕噜’的猛灌,狠狠地拍在桌面。“一个人的梦想,拦不住!”李维嘴角微动,带着笑容。正如……多年前。他亲手将那几位送入这片海域一样。“就像你当年,放出了那几个家伙,让这片海域搞得一团乱。海军本部,乃至更上面

  • 网游之无双战果第十章在线阅读

    当吃完饭,叫来服务生说要买单的时候,服务生却说要他们去前台买单,要林程程签字。前台。“小姐姐,为什么还要我签字呀?”,林程程拿起笔边签字边问道。“因为我们经理说,你是在用生命换取折扣,太难为你了,就给你们免单了,还把打折架撤了,说要换一个软一点材料的架子”,好看的前台姐姐笑意盈盈的说道,边说还不停的

  • 灵之极境第十章

    当太阳已经西下,河对岸高高低低的树林在幽暗的暮色中渐渐模糊的时候,杏娘带着赵大山父子俩,推着板车回来了。大概是真的累极了,一回来就在门口的瓷缸里舀了一瓢水,咕噜咕噜一口气喝完了。徐晓想要上前阻止都来不及。徐晓赶紧拦住身后有样学样的父子二人组:“生水是不能喝的,会将水里的寄生虫喝进去,容易生病。”“什

  • 大秦天下无双之第七章(7)

    荀邺双眼凝着她,眼前的人不过与他一步之遥,且正以一种期许的眼神看着自己。似是看出他的不愿,她垂眸,挂着泪珠的睫毛扑闪,看起来像是被人遗弃,可怜极了。荀邺拧眉,“姑娘莫不是认错了人?”柳梓月强忍着眼泪不让其掉下来,从前的他从不会这样问,她委屈极了,也顾不上礼数,直接扑进那个雄浑宽厚的怀抱中。荀邺微征,

  • 情不知所起罗氏主殿

    “这黎氏战狂事小,可惹怒了黎氏天族,麻烦就大了。”另一位太上长老开口道,“能让黎氏战狂这一在星域上都有名的大人物贴身保护的人,在黎氏天族中定有极高的地位,不是我等惹得起的,一旦黎氏天族发难,率领大军,降临我大千上界,我罗氏天族,恐怕……”继而那位太上长老也是无奈地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下去,可见眼前的事

  • 大秦之血符鬼咒在线阅读第9节

    日落月升,转眼夜已到来。赵元佐、赵德芳二人已更换了衣服,坐于宋府大厅。这时,徐管家已着人摆上酒宴。赵德芳望着徐管家添酒置菜,问道:“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其他人呢?”徐管家道:“宋府里,家丁只有两个。一个打理杂务的我,一个是专门烧饭的余妈。”赵元佐嘀咕道:“宋将军自己是将军,妻子是金枝玉叶,大女儿是统摄

  • 妖怪江湖志在线阅读第十节

    中年汉子揪了揪眉心,腼腆地道:“这不好吧!我们只是街道上匆匆的过客,老哥如此盛情,让兄弟……”白云飞眼神一瞪,吹着挂在上嘴唇的胡子道:“兄弟为何如此见外,想我巴山剑客走动江湖数十载,见不平之事都会插手,你和我先去吃饭,老哥陪你去找哪帮强盗。”中年汉子垮着脸道:“还是算了,我去城外再采些野果,君子不食

  • 葬吾剑在线阅读第2章

    “咦……那个孩子……好像是姬家的那个丫头!”人群中有人眼尖认出了姬锦墨,突然脸色一变,和刚才看见诈尸的瞬间一般无二,“完蛋了完蛋了,要是她出了什么好歹,她那个养父绝对不会放过咱们的!”“姬家的丫头?”“哎呀,不就是姬德旺一年前收养的女儿!”那人接过话,趁着这个机会往后又退了退,正巧站在了主家老者的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