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清穿之荣宠在线阅读第8节

作者:小梦兔 来源:晋江文学城

想到这里,曾怀仁按了指纹,打开了家门。就在看到屋内境况的一瞬,他怔住了。

叶宝懿盘腿坐在地上,身边堆满了纸箱、纱幔和衣服防尘袋,她面前是一个人台,人台身上,穿着一件华美无比的婚纱,胸口水钻在走廊灯光的投影下,闪烁出迷幻且迷人的光芒。

曾怀仁只觉得脑内哄的一声,整个人陷入了空白。叶宝懿抬起头,看到站在门口的丈夫,便高兴地走来拉他的手:“怎么傻站着?被这件’玛利亚的白玫瑰’震慑到了?我就知道我买它没有错。”

“你怎么……”

曾怀仁喃喃出声,“这是那件有价无市的……艺术品级婚纱?你怎么把它买了?”

“我去lily的婚纱工坊,看到了它。Lily也是上周才将它从欧洲的拍卖行里买回来的。她知道我一直想要这一件……”

叶宝懿望着眼前华丽洁白的婚纱,双眼发出痴迷的光芒,“你看它多美啊。简直让人沉迷。”

曾怀仁却瞧不出到底美在哪里,他脸色一沉,“你用了多少钱买这一件?”

叶宝懿见他兴趣缺缺,便放开了他的手,自己凑到婚纱跟前细细欣赏。“贵是贵了些,但绝对值得。Lily从欧洲拍了大概286万多,我给了她300万,凑个整数。”

“什么?”

曾怀仁窝了一晚的怒火,终于压不住了,蹭蹭往上窜。他掏出电话,找到婚纱供应商Lily的微信,“我去和Lily说,这婚纱退了。”

叶宝懿愣了愣,反应过来后连忙抢了曾怀仁的手机。“你发什么疯?我好不容易买到的,做什么要退?”

曾怀仁深深吸了一口气,“我们说好了,要将LFL扩大,不是吗?你现在花三百万买一件婚纱?扩大LFL正是用钱的时候,三百万……”他急得在走廊里踱起步来,“三百万,省着用的话,都能开一家B级门店了!”

叶宝懿懵然:“B级门店是什么?”

她望着自己的丈夫,反应过来,马上冷了脸:“你想做连锁?不行,我不允许。扩大LFL,我的意思是扩大我们的团队,总把控在我手上。我们可以请高级婚礼策划师来做不同小组的组长,由我做统领。”

“连锁店一旦开起来,我对每一个分店的项目就会失去掌控,我不看着,质量就难以稳定在我的水准线上。这个模式不适合LFL,你想都不要想。”

“我想都不要想?”

曾怀仁是真的生气了,他看着自己一脸决绝的妻子,声音不禁高昂了起来:“你的婚礼梦是梦,我的就不是吗?开连锁店到底有什么不好……我先不和你讨论这个问题。就算不开连锁店,LFL的流动资金不足千万,你拿三百万去买一件婚纱,这样合适?”

“一直固守着手艺人的方式去经营生意,你知道LFL的利润低到什么地步了?我们做的是生意,不是艺术!叶宝懿,你怎么就看不清这一点呢?”

“婚礼就是艺术!”

叶宝懿的火气也上来了,严厉地开口反驳曾怀仁。“我早就说过,对婚礼没有足够敬重的人,是不能和我合作的。你也不能。在我这里,永远不要将婚礼说成是一门生意。”

“可在婚庆市场上,这就是一门生意!”

曾怀仁与她针锋相对,此时,他手机铃响了起来。可曾怀仁顾不得接电话,将手机摁停。他深呼吸,努力地想控制情绪,还想说服他的妻子。叶宝懿却不想再说下去了。

“你要是真这么想,那我们就谈不拢了。我再说一次,婚礼是需要严肃对待的艺术,不是生意。”

“你就非要这么固执?”曾怀仁反问了一句,“就算我们一辈子只当一个高级定制员,你也无所谓?”

叶宝懿望着曾怀仁。

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好一会儿过后,叶宝懿才开口:“我激动了。你也激动了。我回妈那边冷静一下,我希望你也能冷静一下。LFL的模式,在创始那天,我就和你说得很清楚了。你可以回去想一想,我那日是怎么说的。还有,为什么我们到现在都还没举办婚礼。”

曾怀仁张了张嘴,没能说出话来。

叶宝懿快速地拿了钥匙,手包,开门离开了。曾怀仁的手机又响起来,十分顽强,铃铃的响个不停。曾怀仁终于回过神来,拿起手机一看……原来是闹钟。

闹钟上写着,【周一十点半,亲亲老婆,交粮时间到】

站在空落落的走廊,曾怀仁心累到了极点。他有些脱力地一屁股坐在婚纱旁,用手捂住了脸。

叶宝懿开着车,前面的路越来越窄。

申城旧城区的路一直都这样,弯弯绕绕,仿佛是纠结成麻的乱事,总找不到解开的缺口。好不容易,她将车开到了母亲的小楼下。母亲的水果店已经关门了,楼上也没有亮灯,叶宝懿看了眼时间,十一点过五分,简念芝女士这就睡了?

叶宝懿想一想,觉得没可能。简女士大概率是跑去打**还没回来吧。她无端端的,和曾怀仁吵了一架,再来点的路上便有些后悔了。即使曾怀仁和她对LFL的理念不同,她也不应该说话这么冲……果然是越亲近的人,讲话就越不注意轻重么?

叶宝懿心中有点微妙。她母亲简念芝和父亲叶荣森早早离婚,从小,在她的生活里就缺失了父亲角色。以至于在青春期,她甚至不知道怎么和异性相处,到了结婚之后,她也不晓得怎么和丈夫在产生矛盾之后沟通。叶宝懿的做法一般都是一逃了之,等曾怀仁来认错,然后她找个台阶下了,事情就过去了。

这次,曾怀仁也会来的吧?

她想了想,觉得麻烦,干脆不再想了。锁了车往简女士的水果店走去。

叶宝懿开了铁闸,正要开灯,忽然听到店里一阵唰啦呯砰,似乎是有人在慌乱之中摔倒的声音,叶宝懿慌了起来:难道是进贼了?

黑暗中,她朦朦胧胧地看见前面有个人,似乎是摔在了地上。要说叶宝懿也是胆大,情急之下,她竟不识退出水果店打电话报警,而是随手抄起手边的一根木柱,一边大喊着“进贼了!捉贼啊!”一边将棍子甩得呼呼生风,往地上那人招呼而去

只听到那人喊了句:“卧槽!”然后似乎又是被什么绊住了,爬不起来,生生受了叶宝懿很多棍子。老城区的街坊都热心肠,听到叶宝懿的喊声,纷纷跑来帮忙。其中就有叶宝懿的母亲,正在隔壁小刘家打**的简念芝女士。

“我家进贼了?是我家?谁在给我捉贼?”

啪,灯光大亮,叶宝懿本能地眯起眼,只听见妈妈咋咋呼呼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阿懿!你回来了?哎呀,你怎么那着个棍子在打他!他不是贼!”

然后,地上那人便吼出一声:“简美人,这是你的女儿?”

叶宝懿听这声音十分熟悉,回头一看,只见躺在地上的不是那位勒索自己的顾献,又是谁?她惊讶得手中木棍掉在地上,好事的街坊纷纷出声:“哎哟,可怜见的,小囡打错人了,这是你姆妈的租户啊。”

什么?租户?

叶宝懿难以置信地看着简念芝一溜小跑到顾献身边,将顾献扶起。众人这才看到,顾献是被堆在地上的水果包装丝带绊倒了,所以才半天爬不起来。他手里还拿着一罐啤酒。

“你怎么看都不看就打人啦。”

简念芝一边给顾献看伤势,一边责备女儿,“这要是打坏了怎么办?顾先生很好人的,天天没事就给我看店,又给我做这做那的。哎呀,这怎么好意思啦。”

顾献倒是没怎么伤着,他揉了揉打疼了的手臂,望着叶宝懿:“简美人,这凶巴巴的母老虎是你女儿?你认真的?你这么可爱怎么生出这么凶残的女儿。”

街坊们听他这话,轰的笑起来,“阿懿是很凶没错啦,从小就很凶。”

叶宝懿无话可说,干脆就不再说。街坊们见没什么热闹看,便陆续散了。小刘临走还问了句简念芝要不要回去继续打,简念芝忙着给顾献找活络油,连忙摆手说不去了。

待所有人都走光,顾献对着叶宝懿吹了个口哨,“叶总,山水有相逢了。真有缘啊。”

简念芝掏出一瓶黄道益,听顾献这话,有些意外:“哦哟,你们两人认识?”

顾献对她倒是十分乖巧可爱,笑着接了活络油,回道:“前几天台风,我不是在外面加班了两天,就是接您女儿的活儿。”

“这样。”简念芝点了点头,又兀自想起什么,连忙说道女儿:“大台风天的让人加班,你有没有多给些钱?可不好苛待工人的。”

叶宝懿忍不住,将母亲扯到一边问她:“妈,这人怎么会在我家里?他不是什么好人,他勒索我来着。”

简念芝眉头一皱,“你别胡说。小顾多好的孩子,弄堂里但凡谁家有点什么事,他都会去帮忙的。我一直和你说,要把二楼租出去来着。你之前还说替我找租客,哦,好半天不见人,我便只好自己去找了。你不想想你自己,扔下老娘在这儿十天半个月不回来一趟,也好意思说这是你家。”

简念芝揉了叶宝懿的脸一把,指着顾献说:“这现在变他家啦!你再不回来,老娘也找不着了。”

“噗。”

顾献只见过叶宝懿在LFL威风凛凛的时刻,可没想到叶总也会吃瘪,忍不住笑出了声。简念芝问他:“你半夜三更的来这店里做啥?是饿了?阿姨去给你弄碗面吧。”

“不,不用了阿姨。”

顾献摇了摇手里的啤酒,“我就是渴了,下来拿酒的。可不是小偷哟。”他最后那句话故意拉长了声线来刺叶宝懿,叶宝懿忍不住,一把将母亲拽在自己身后,指着顾献说:“妈,第一,这个人勒索我;第二,这人是个打零工的。所以,他很有可能是个社会混子。这种人最是不稳定因素,十分危险的。你天天和他呆在一块儿,什么时候被他算计了也不知道。”

顾献听得莫名其妙:“我什么时候要算计简美人了?”

“你再油嘴滑舌,我更不客气。”

叶宝懿本来就心情郁郁,这时更不和顾献讲礼貌了。“房子我不租给你了,你现在就搬走。不然,我就要报警了。”

“啊?”

简念芝和顾献这一老一少,面对叶宝懿突如其来的逐客令,面面相觑,十分意外。

延伸阅读

兽人之悠闲小日子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xmhxw.cn/af71.shtml
他望着这对母女一样的人儿在自己面前拌着嘴,一路渐渐走远,直至背影彻底消失在视野中,才

蜜婚情深:战少的心尖宠在线阅读他的世界  http://www.xmhxw.cn/ywi.shtml
“程二少,请回吧”,一长相彪悍的大汉挡住了豪宅的大门。头绑白布的少年扬起脑袋往里面瞅

逃婚后我成了柱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xmhxw.cn/g2kw.shtml
三分钟后,季川登堂入室,坐在了人家的沙发上。“要、要喝点什么吗?”棠梨站在沙发边问道

报告!军婚第三世  http://www.xmhxw.cn/ukgs.shtml
迥亦每日勤加修练,又每日用追魂术查找玄七的第三世,但是人间整整十年已过,却无半点踪迹

星蒙修仙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xmhxw.cn/y3as.shtml
眼前一黑,能感觉到是被人用麻袋套住了,还好陆子旭学过几年防身术。随状,见势一倒,左腿

明安县主根本停不下来!  http://www.xmhxw.cn/xbsn.shtml
第九章——根本停不下来!当然了,瓮中捉鳖也是有风险性的。就拿现在的我来说吧,虽然那小

鬼令密录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xmhxw.cn/nb5s.shtml
感受着耳边传来的哭声和叹息声,林凡的意识也越发的薄弱,渐渐地,耳边的声音逐渐变小直到

超自然武器叔叔的婚礼  http://www.xmhxw.cn/ak92.shtml
陈老头为老不尊,对待大儿子和另外两个儿子完全是两种态度,那些陈年往事王月桂时不时的在

权臣之震惊的后土祖巫!天降功德!  http://www.xmhxw.cn/xcio.shtml
在林玄忙着烹制食物的时候,他并没有注意到,其实在距离他数百米开外的一座小山峰之上,一

成为中国锦鲤之后在线阅读一技之精可以通神  http://www.xmhxw.cn/n3te.shtml
接下来的几天,萧玄衣就成了孟知微的长工,清理窑洞,修葺顶盖。孟知微对银子也不太在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傲问巅峰美人救英雄

    肖云也笑了起来,大手拍在了李大壮的瘦弱肩膀之上:“你这个兄弟,我也交下了。你明天什么时候想来就可以来。”送走了李大壮之后,肖云拿着一厚摞光盘和磁带,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们家那时候有一个独立的院子。爸妈把坐北朝南的,光线最好的房间让给了他。这时候温暖的阳光从窗户洒进来。肖云躺在床上的时候,就能够看到外

  • 男神养成手札第二章在线阅读

    “啪!”一声枪响,三头野狼站在最前方的头狼的脖颈处爆出了一团血花。-101头狼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同时它的头上冒出了一个大大的红色数字,它头顶上的血条瞬间就少了一小半。“呜!”其他两头狼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呜咽着狼嚎一声,似乎是在询问头狼发生了什么。“Nice!”慕安心里暗赞了一声,同时他手里

  • 重生校园女神之帝少别惹我在线阅读第三章

    年底的这场的省级联考,就在又一次的冷空气下降中结束了。与此同时,整个南城都变得热闹了起来。关在牢笼里的野孩子全都被放了出来。又因为是冬天,鲜少去海边,所以他们绝大多数都集中在南城山顶。再加上年关将至,在外工作的父母都回来了,一家人轮了空就跑到山顶的小集贸市场置办年货。在南城成为旅游景点、城市规划改善

  • 攻略那个学霸(快穿)第6章在线阅读

    “救命啊!杀人了。”张氏坐在地上,立刻嚎啕大哭起来,吓得秋羽生嘴唇都哆嗦起来,只是一脸着急的看着他姐,最后心一横,决定帮他姐抗下这祸端,“姐你快跑!”秋解语一愣,这老东西,竟然倒打一耙,明明是她先动手抢东西,还打人,碰瓷嘛,谁不会啊,于是把肉酱塞她手里,张氏哭喊声一顿,正想洋洋得意的站起来继续搜刮两

  • 魔道祖师之声声晚在线阅读第二章

    “啪”一道沉闷的碰撞声响起,轩辕痕直接磕在床榻上。“咔嚓!”一道清脆的骨裂声音响起,轩辕痕这一撞吧鼻梁骨断,当下发出一股惨叫:“啊啊啊—”沐妖妖眼低浮现一股讥讽的眼神,既然你们把当初的沐妖妖害死那么我就收下你们的下跪当利息。轩辕痕痛苦的捂着鼻子,鼻血从指缝中流出,剧烈的疼痛让轩辕痕感到眼睛一阵眩晕。

  • 重生之国民男神尸体又现

    古荣之的分析很对,叶家虽然有天子庇护,但本身行事却并不张扬,属于闷声发大财那类,早上的女尸被胡乱抛弃,现在深夜又来了一个马车运尸,那很明显,是要引起公众的议论啊。但是谁又不怕死,敢去惹叶家的麻烦。古荣之也想不出,就算是陈国政,与叶家针锋相对多年,也从来没有暗地里下手去污蔑过叶家。但现在马车就在西门之

  • 最强系统之我能复制金手指第3章在线阅读

    9本能召引着霍征。他跪坐到林暄和面前,柔软的床铺往下一沉。他伸出手指,沾了一滴林暄和颊上的泪,送进自己的嘴里吮了吮。他的神情是那样天真、虔诚。“好奇怪……”他喃喃。林暄和看着他的举动,有一种巨大的荒谬感从心底升起。霍征……将军。在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时候,林暄和伸出手指,和霍征的手指碰到了一起。林暄和

  • 穿越从超神学院开始之第一卷 金瞳大陆 第七章 吾欲逆天!

    他一直在飞,却不知疲倦,体内的环气意外的只是少了三成,要不是一路上碰到的花朵场景没有重复,他恐怕就会怀疑自己一直在绕圈了。龚执事感到无比的心悸,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眼前的花海不再令他感到美丽,他颤抖的心在咆哮:“放我出去!”就在这时,龚执事上方原本浩瀚无垠的蓝天突然被染成了血红,这个世界也变成了血

  • 大皇女第四章

    “大叔,你几岁啊?”奇犽转头问旁边因为跑步而气喘吁吁的西装男,然而对方的回答却让在场的人都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大叔……”雷欧力发出了愤怒的哼哼声,“我和你们一样都是十几岁的人!”雷欧力怒吼的声音充满了整个地下隧道。“什么?!”小杰不敢相信地大声喊道,听到小杰的质疑,雷欧力更是不满:“什么啊?!就

  • 我在兽世骗崽子之冯尚书

    堂堂尚书大人挨了打,冯尚书自觉没脸,命下人把他扶去了书房。老尚书扶着腰才坐下,牛老夫人就赶过来了,一见冯尚书的惨样就气不打一处来:“老爷,您是礼部尚书,怎么能与成国公那种粗人对打?”大魏建国还不到三十载,成国公是随太祖打天下的武将,在牛老夫人看来冯尚书与这样的人动手,既不理智又失身份。冯尚书面色沉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