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将军,你又脑补过火了!之谢珩是什么呢

作者:抽疯的小鸡 来源:晋江文学城

谢珩真是内伤的想吐血。

不是因为他们迷路了,而是因为这么重要的事情,她怎么现在才说。

要是早点知道,他就保持沉默,让她专心辨认夜路了。

不过谢珩遇到不顺的事,从不抱怨,哪怕全是别人的责任。他用火把将四周都照了一遍,对何漱衣道:“既然迷路了,乱走也无济于事。你也累了,我们就在这里休息,等明天天亮了再说。”

也只能这样了,何漱衣同意下来。

谢珩举着火把,在四周都寻了寻,找到两棵挨得很近的粗壮大树,树下绿草丛生。他用袖子扫过草地,确认没有什么碍事的东西了,唤何漱衣道:“来这边吧。”

两个人各占一棵树,靠着树干坐下。

何漱衣正背对着谢珩,凝望着漆黑的树林,一动不动的,安静的像是画中的人。

而谢珩正一边搜集树枝,点起火堆,一边透过柔软的火光,打量着她。

他看见她静静的凝望,眼底是沉思的暗光,那双眸子像是天然的就有些忧郁的气质,那忧郁看起来让人心疼。

她没有发现他的注视,反倒忽然间想起了什么,抬起手指,跃跃欲试妆的,隔着面纱触摸她的菱唇,像是对刚才荒唐的亲吻有些疑惑、有些莫名其妙的想要回味。

这副样子惹得谢珩想笑,这个女人啊……

火点好了,温暖的火光映照着何漱衣的脸。

她放下手,手腕上那枚白玉镯子也被火光覆上了一层暖橘色。

谢珩注意到那枚镯子,看起来像是……

“阿梨,你那枚镯子能不能借我看看?”

何漱衣同意了,小心的把镯子取下来,两手拿着递给了谢珩,“小心别弄破了。”

“放心,不会。”谢珩拿稳了镯子,仔细的查看了半晌,道:“这是白教的东西。”

何漱衣抬眼看着谢珩,“国师大人果然见多识广。”

“这样说,你是承认了自己是白教的巫师?”谢珩眯起眼,眼中是审视的目光,唇角略勾出冷笑。

黑教和白教,素来关系不好,双方的巫师经常有互相看不上的情况。

何漱衣摇摇头,“这是我师父送给我的,我听师父提过,他在白教中有任职。”

“你的师父?呵,还从没听你说过。”谢珩唇角的笑容变得玩味起来。

就知道她不只是在义庄工作这么简单。

何漱衣从谢珩的手里拿回玉镯,小心的戴回去,沉默了许久,忽然说道:“其实,他更像是我的兄长。”

“哦?”

“比起师徒的关系,我们更像是兄妹,从很多年前开始我们就朝夕相处,他是我最重要的亲人。可是……”

谢珩认真的听着。

“可是……两年前他忽然不告而别,只给我留了一封不明不白的书信,和我说他要忙一些事情,等时候到了会再次出现在我面前。”

“于是你等了他两年?”等待是件熬人的事情,谢珩是理解的。

“没有……”何漱衣摇了摇头,“我出来寻他了,走了湘国的很多地方,四处打听消息,几个月前才来到龙山县的义庄,这样每天能够有些固定收入。”

谢珩也不知这其中有多辛苦,只是想到她对钱的执着,他明白了原因——打听消息有时候是要花钱的,一些专门贩卖消息的组织,价格还很高。

看来她的师父真的对她很重要,为了找到那人,她不仅要东奔西走,还要努力赚钱买消息。为此,她选择在晦气的义庄工作,还独自一人拖着板车,把十四具女尸拖到乾州的国师府。

谢珩不免关心,“那你可有打听到师父的下落?”

“没有……”何漱衣的眼神变得黯然,“可惜,我并不知道他的名字,只能和每个人描述他的外貌。这样的寻找,宛如大海捞针……”

即便如此,她也一定要找到?谢珩太理解这种坚持了,为了渺茫的希望不断的坚持。

他问:“你师父除了名讳之外,还有什么称呼?”

“我……唤他微哥哥。我们原本就更像是兄妹,他说他的名字里有个‘微’字,所以我一直这么喊他。”

有个微字。谢珩在脑海中搜索自己认识的人,想了想,还真想到一个人名字里带有“微”字。

不过应该不会是他吧……

“你那微哥哥,大概有多大?”谢珩还是想确认一下。

“比我大十岁有余。”

那就定然不是他认识的那人了。

没帮上何漱衣的忙,谢珩也没办法,便说道:“本国师只能祝愿你早日找到他。”

“嗯……”何漱衣眼里有了淡淡的笑意,接着又蒙上层疲惫。

睡意上脑了,她无声的打了个哈欠。

“行了,睡吧。”谢珩也困了,抱肘靠树,刚把眼睛闭上,又意识到何漱衣是不是穿的有点单薄了。

他睁眼,果断的起身走去,脱下大氅,盖在何漱衣的身上。

“国师大人?”何漱衣意外的看着他。

“把衣服披上。”谢珩直接下了命令,说罢回到树下坐好,又低低呢喃:“新换的衣服,你只盖一晚,应该不会被侵蚀……”

侵蚀?侵蚀什么?何漱衣明显察觉到有什么隐情。

她道:“我不冷。”

谢珩看了她一眼,“让你披着你便披着。”

“我真的不冷。”

“……”谢珩闭眼睡觉,不理她了。

何漱衣怔怔的瞧着谢珩,双手不禁拢紧了大氅。

她好像真的暖和了许多,身体也是,心里也是。

视线移动,落在了谢珩的眉心,何漱衣眼底的温暖渐渐冰凝起来。

国师府都是黑教的人,对白巫术兴趣不大。白巫术中有个很典型的“相命预言”,在黑巫师的眼里就是扯淡胡诌——事实上,有些白巫师确实是胡扯,但何漱衣不是。

何漱衣生来就有相命的能力,甚至,她能够通过观察每个人的眉心,看出他们不久后的命运走向——或有煞气血光、或有顺遂桃花。

微哥哥曾说,这种巫术天赋世间罕有。

何漱衣也发现,她所看到的东西从不曾出错。

可是,谢珩竟然是个例外。

从第一次在珞璎阁遇见他时,她就发现,她无法从他的眉心看到任何东西。

须知这世上只有两种人的未来她看不见:一是她自己,二,是死人。

那么,谢珩是什么呢?

何漱衣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总之,她醒来的时候,火堆还在燃着,而她的腿上,缠着条冰冰凉凉的蟒蛇。

龙山县的蛇真多啊。

何漱衣慢条斯理的掐住蛇头,把它从腿上一圈圈绕下来,随手丢旁边去了。

然后看了眼谢珩,她怔了怔。这个谢珩,都冷成这样了啊,那嘴唇变成乌紫色了,睡梦里还抱着身躯打寒战。

他是为了不让她冻着,才把自己冻成这样的。

何漱衣忙站起来,脚步轻轻的来到谢珩的面前,低下身。

她瞧见,他脖子上都冻出鸡皮疙瘩了。

心里不由产生一种暖暖的、也酸酸的情绪,很陌生。

何漱衣把谢珩的大氅脱下来,轻轻的盖在他的肩上。

没错,这个人是很邪魔,是很别扭,好像脾气也古怪,突然就凶她吓她,让她害怕。但是,这个人的心是好的,他是个好人……

谢珩忽然睁开了眼睛。

何漱衣没料到,两人又是一阵大眼瞪小眼。

谢珩淡定的瞧了眼披在自己身上的大氅,拿下来,重新往何漱衣的身上盖。

何漱衣忙制止了他,“我真的不冷。”

谢珩眼底一深,问出句奇怪的话:“是不冷还是不舒服?”

“国师大人的意思是……”

“没什么。”谢珩不由分说,霸道的就把大氅固定在何漱衣的身上,不让她脱。看她的脸色,完全没有不舒服。他想也是,她能在珞璎阁的尸气中待了至少一盏茶的时间,承受他这件衣服不成问题。

何漱衣朝着谢珩靠了靠,认真的说:“你的唇色已经变得乌紫,还是穿上衣服免得落病……”

谢珩把脸扭向一边,“这点冷,对本国师来说没什么感觉。你太吵了,不要再扰我休息。”

他为了让她不冷,连凶相都摆出来了。何漱衣心里那酸酸暖暖的滋味更浓了些。两个人不过是萍水相逢,一起经历过的事情还都是些哭笑不得的,谢珩何以这样为她着想?

他真是个好人,有一颗柔软的心。

“国师大人……”何漱衣轻轻唤了声,坐在了谢珩的身边,脱下大氅。

当大氅盖在谢珩的肩头时,他扭过脸冷道:“又要做什么?

却见她用这件大氅把两个人都盖住,然后紧紧的贴着他,歪头靠在了他的肩上。

谢珩只觉得心脏蓦地缩紧,“阿梨?”

何漱衣不回答,只静静的枕着他的肩。沉默在这种时候显得有些温暖,谢珩感受到紧缩的心底流进来一股子暖意。

她的身子真软、真娇弱,这么靠着他,连她身上的淡淡花香都是那么温软暖和。

谢珩的脸色终于柔和下来,干脆换了姿势,把何漱衣揽到怀里,让她也能靠着舒服点。也罢,反正就这么一夜而已,他便荒唐下吧。

延伸阅读

帝诗卡特加盟  http://www.compulsiontocreate.com/pnjj.shtml
帝诗卡特进口商品项目介绍:帝诗卡特进口商品总汇谋势而动,致力打造线上线下一体化的O2

聚米婧氏负离子卫生巾加盟  http://www.compulsiontocreate.com/g9n6.shtml
聚米集团,所有草根的创业平台,不需要太大门槛,专为想逆袭想改变,想通过自己努力过上好

迪迪龙英语加盟  http://www.compulsiontocreate.com/68ns.shtml
迪迪龙英语由外籍资深教师StevenMolteno创立于中国上海,致力于亚洲儿童英语

双洋特曲生态双洋加盟  http://www.compulsiontocreate.com/sfy3.shtml
江苏双洋酒厂13913876260是江苏酒乡第三大白酒酿造企业,自1972年建厂以来

著跃加盟  http://www.compulsiontocreate.com/dxgx.shtml
著跃锁具总部是建筑智能化产品和综合五金供应、实施商。上海著跃以品质,卓越服务为宗旨;

百拇大营养会馆加盟  http://www.compulsiontocreate.com/uisy.shtml
百拇大营养会馆致力于研究与推广非病健康体系的大营养观,力争为国民健康提供绿色、自然的

CLIO卡莱欧珠宝加盟  http://www.compulsiontocreate.com/u4ry.shtml

博购加盟  http://www.compulsiontocreate.com/xqta.shtml
博购灯具有感应灯、星空灯、小夜灯、台灯等产品,博购灯具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昌泰塑胶加盟  http://www.compulsiontocreate.com/g4jw.shtml
昌泰塑胶有3000多个材料配方以及30000多种规格的密封元件,基本产品有:O-Ri

洗車の王国加盟  http://www.compulsiontocreate.com/gklc.shtml
洗车王国加盟条件:1、具备良好的、开放的进入专职洗车服务行业的心态。2、具备清晰化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零度回忆奇迹在线阅读女装大少已解锁

    世界上最闪亮的是太阳,但是人们却只看聚光灯。“请问肖授这次选择休养是受了很重的伤吗?”“请问肖授还会复出吗?”“作为肖授的经纪人,你支持他休养吗?休养之后所有的工作都要停下,违约金谁承担呢?”人声嘈杂,但是被一群人围着问的女人显得很干练,就算眼前的话筒都快怼到她牙齿上了,但是她还是保持微笑,得体地回

  • 我有防御塔在线阅读第6章

    “大胆逆贼,哪里逃!”“如有反抗,格杀勿论”……“飞鱼服?锦衣卫的余孽?”一队五人的士兵身穿甲胄,看到周章当街杀了官差,锵锵的不停拔~出腰间的长刀,目呲欲裂,怒吼咆哮冲杀了过来。这些身穿甲胄,龍精虎猛的士兵,跟之前的官差有明显的差别。面容刚毅,双眸凌厉,身上有着军人的特殊气质。大清才入主中原的数十年

  • 玄学大师是软妹在线阅读第4章

    “公子,这是百宝锦囊之中的一件法宝,名为玄黄宫,通体皆是用玄黄陨铁炼制而成,可避水火,正适合公子居住。”小青看向周易说道。周易没想到小青竟然想的这么周到,当即满意地点了点头。“公子,时间已经不早了,您早点歇息吧!”小青看着周易说道。周易抬头看着漫天的繁星,此时确实已经很晚了,当即点头说道:“好!”“

  • 从成为医学教授开始,我慌了!之第二回 纵横捭阖庙堂中(6)

    曾天阳回到御史衙门,已是子时,他并未入睡而是奋笔疾书,写了一道奏折,奏折上将其在开封外城调查的土地归属情况一一列举,并弹劾当朝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文彦博联合大内总管蓝天星纵容府内总管搜刮百姓田地、谋取财物等数条罪状,请圣上明察。第二日,他将此奏折交到中书省,所有奏折由中书省统一分类呈给当今圣上阅览,负责

  • 弈无双在线阅读第六章

    楚留香的错愕也不过是一瞬,看清屋中占上风的竟是萧清墨,心中松了口气。石观音突然开口道:“原来是楚香帅。”楚留香也看向石观音,即使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她看起来依然从容不迫,清雅无双。楚留香给萧清墨使了个眼色,随后道:“在下来时,曾遇见过无花,石夫人可想知道他的行踪。”石观音眼神一冷,白色纱衣在微风中翩飞

  • 至上之青衣颂在线阅读第九节

    “姐,听说今天又有人送花到重案组……”“姐,你知道吗整个刑警大队现在都议论疯了,各种传闻都有。有说黎医生和你自小青梅竹马,海外学成归来就立马向你求婚,也有人说你啊之所以多年单身就是为了等黎医生回来,还非他不嫁呢……”“还有人更夸张,说什么……”“你说够没有……除工作以外的事情不要来烦我。”啪!声音哑

  • 学霸打脸攻略(快穿)之帮忙

    日落西山,被三两棵绽放着清香的桃花树环抱地小楼显得更加幽静。夕阳透过粉红的花瓣落在小楼上,几只背黑腹白的燕子在树枝上停留,互相琢伙伴的羽毛,打扫干净的地上还有几只嫩黄色的小鸡崽在青石台阶的门前玩耍。被凌余怀安置在自家小楼里的床上,不安稳昏睡着的小乞丐猛然从噩梦中惊醒过来。他喘息未定,扶着额头显然精神

  • 我曾年少轻狂在线阅读什么样的世界

    季小冬咧咧嘴,对她爹的酒后真言表示赞同。你家要是个儿子就好了,是个儿子八成要按辈分排,名字不叫季小冬。我也不会穿到这鬼地方,还在当着我的科研大佬为人类发展(?)做贡献。王荣花把季海明扶到炕上之后,转过头来“安抚”季小冬。“你爹不是嫌弃你,我们想要个儿子都是为你好,怕你将来受欺负。你看,要不是你大伯母

  • 暗恋真心甜在线阅读第四章

    幸好解开洋南大宿舍的门禁有两种方式,一是靠学生证,二是钥匙卡,否则郁弥只能跟着小泉和澄同脚进出。自便利超商下班时已近于凌晨零点,郁弥不想打扰小泉和澄的休息,于是竭尽所能地赶回宿舍。经过宿舍管理人时,郁弥强装镇静。大概是住宿的学生太多了,管理人并无发觉郁弥是非登记的住宿生。而小泉和澄还没有上床睡觉。点

  • 时空旅行者之第十章

    钥匙捅进锁眼,逆时针轻轻一转,门也应声而开。明旖伸出手来将大门一推。还是熟悉的房子,里面却空无一物。她在门口默默地站了好一会儿,然后才提起箱子进去。房子里没有任何家具电器,更别说精致的小摆设跟增加生机的绿植。什么东西都没有的这里,有种说不出的空旷。她走到之前住过的卧室,将身子倚在门框上。房间中间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