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我靠万人迷延续生命之路公交车

作者:璃子鸢 来源:晋江文学城

2 3 : 4 3 分。

萧文柯缩着脖子站在公交站牌等最后一班公交车,秋风瑟瑟也没让他精神抖擞反倒眼皮子上下打架,一个劲点头不止。

最近公司接了大单子,人手不够只能没日没夜的加班干活,他算了算自己这周都已经加班六天了。

妈的,迟早的死在岗位上,他心里暗骂一句。

又等了五分钟,萧文柯瞥了眼站牌不耐烦的嘀咕一句:“怎么还没来?”

“快了,快了。”

接他话的是一个秃头的中年男人,胳肢窝里夹着一个公文包,身上皱巴巴的西服看样子也是苦逼加班的一员,但是萧文柯太累了没精力和对方搭话,不然以社畜的共鸣他怎么都得和对方好好唠唠。

午夜的街道上很静连车都没有,不过站牌这里还算热闹点。

萧文柯瞅了瞅旁边,这个站牌前算上他自己总共有七个人,一对年轻情侣,一对中年夫妇,一个漂亮的都市白领,还有他和那个公文包男人。

“嗡——”

裤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下,萧文柯掏出来一看,是他死党发来的。

「兄弟到家吗?」

萧文柯回了一句。

「还没,有事?」

「怎么还没到?不都已经下班了吗?就你家那点路程开车十几分钟就到了,不对,我去!你该不会去坐公交车了吧?」

萧文柯盯着这一溜字默默翻了个白眼,手指快速发了一句话过去。

「你这话说的,不坐公交坐什么,兄弟我哪里有钱打的?」

他这句话发完对面就没了动静,萧文柯刚想给他发个鄙视的表情包,那边44路车慢吞吞地朝车站开了过来。

萧文柯将手机往兜里一揣准备上车。

“这车好奇怪啊。”说话的是那对小情侣里的女孩,萧文柯看了她一眼转头打量了来车。

不由发觉女孩说的没错,这辆车确实奇怪。

前头的车灯不亮,车厢里的灯特别的暗淡,最要命的是从窗外看进去这车里居然坐满了人。

都这个点了,公交车还能坐满人?集体出来秋游吗?

萧文柯一瞬间迈不动脚有点不太想上,不知道是不是心理问题,他总觉得心里毛毛的。

可转眼又一想,他怕个锤子,自己都搏命加班挣钱了,还怕遇见鬼?指不定自己哪天就猝死变鬼了,到时候大眼瞪小眼谁打得过谁还不一定呢。

眼看等车的那几个人都上了,他咬咬牙赶紧小跑上去。

当他上了车后才发现,其实还是有座位的,不过不多就剩一个了,座位挨着的是那个漂亮的白领小姐。

萧文柯春心瞬间萌动一下,感慨天赐良机,很不要脸地坐了下去。

就在这时又是“嗡——”的一声,萧文柯心里“啧”了一下,不情愿地掏出手机结果一看来信脸立刻就黑了下来。

「那个44路太不吉利了,前段时间刚出事,你也敢坐?不怕坐上鬼车给你拉地狱去?到时候一车鬼你跑都跑不掉!」

他的心“咯噔”一下,立马就想破口大骂,这个臭不要脸的沈龙哪壶不开提哪壶,他用得着他提醒?

「滚!CNM!老子要是出事了,第一件事就是变鬼撒了你!骨灰都给你拌了吃了!」

萧文柯很少骂脏话的,但今晚上脏话一个接一个,他觉得自己是有点紧张。

44路公交车在半个月前出了一次严重的交通事故,大火燃烧满车人无人生还,可谓是人间惨案。

而且从那之后网上老是有人传言说半夜见过这么一辆满员车往哪哪跑?

传得有鼻子有眼的,跟真的似得。

萧文柯抓了抓头发平复下心情,他怎么老遇到这种事?

旁边的白领小姐很嫌弃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往里面坐了坐,萧文柯微囧轻咳下扭头故作轻松打量着车厢里的人,这一打量让他的心更紧张了。除了最后上车的他们七个比较正常,打瞌睡的打瞌睡,玩手机的玩手机,闲聊的闲聊,其余别的人都静坐着。

每个人都直挺挺地坐着。

这太不寻常了,以他这么多年坐公交车的经验来讲,真的是太奇怪了。

车在马路上慢慢走着,一摇一晃,外面黑黑的连个路灯都没有,半天也没过一辆车。

又过了十分钟,一旁警觉的白领小姐已经倚靠着窗户闭目睡了,萧文柯打个哈欠也有点困。

虽说他家打的只要十几分钟,但是公交车又不会直奔他家,一路弯弯绕绕,等路过他家小区怎么说都得四十分钟。

他找了个舒适的姿势将头一歪也睡了过去。

外面还是黑洞洞的,只能隐隐约约看到高高的大树轮廓。

不知道过了多久,萧文柯被刹车声惊醒。

他迷迷糊糊睁眼发觉车子不知道是到了哪一站停了,下一秒从前门上来一个很年轻的男人,皮肤特别白,萧文柯觉得他都白到没有血色了。

车里已经没有了空座位,那人走到中间车厢的位置停下然后靠在杆子上目光望着窗外一句话也不说。

车继续往前走着,萧文柯强忍着困意打量了对方几眼,恍恍惚惚快要睡过去的时候,那个男人转过头和他对视了番,萧文柯感觉自己的意识一瞬间清醒了。

还没等他坐好,他就看见那个男人朝自己走了过来。

“能把座位让给我坐坐吗?”

很清冷的声音,但语气里没有丝毫所谓请求的意味,这是被强迫让位?萧文柯突然想骂娘。

对方淡淡的望着他,也不走,好像非要等他让座,萧文柯坐在那头皮跳跳最终选择忍了。

萧文柯的身高不低,将近一米九,站起来要比眼前这个男人高出半个头多,可对方一点都不怵他,淡然的仿佛是坐自家椅子一样连声“谢谢”都不说。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越想越气,萧文柯在上方偷偷对着那人头顶恶狠狠瞪了两眼,他以为他做的隐蔽,没想到那个男人忽然轻笑了一声抬头看了眼自己,萧文柯躲闪不及被瞧个正着。

“谢谢你。”对方又道,还是那个清冷调调,不过因为眉眼含笑,这声音显得很温柔,倒是让萧文柯闹了个脸红。

他装模作样掏出手机打算刷会朋友圈,结果发现手机没了信号,无奈只能将它放回去。

公交车里还是静悄悄的,萧文柯座位被“抢了”只能无聊地站在车厢中间环视着四周。

上车的那六个人还在睡着,他眉头微微一皱,不怕坐过车吗?周围坐着的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甚至还有戴着红领巾的小学生。

现在小学生上学这么晚?

萧文柯盯着那个小学生看了半天,突然对方扭过头把他吓了一跳,惨白的脸,直勾勾的眼神,胸前的红领巾颜色很深暗淡很多。

他赶紧把头转过来看向窗外,心道,这小鬼头也太吓人了吧,放到外面肯定没有人贩子敢碰他!

心里嘟囔了几句,他就这样看着窗外不打算乱瞅了,外面黑黑的,萧文柯依稀辨别出这里是青原路,离他家应该还有四站。

“师傅,等会森苑路停一下。”

他的声音本来不大,但在寂静的车厢里却显得大的吓人,开车的那里没有人回他,车里的乘客也没有跟他一起下车的回应,萧文柯嘟囔了句“莫名奇妙”,想着上前再跟师傅提一句。

车前头那里特别的黑,外头路灯也没亮,车灯也没开,萧文柯很难想象对方是怎么在黑暗的环境下开车的,不过借着里面的灯光他还是看见了司机。

一个很壮实的中年男的,双手把持着方向盘,目光呆滞紧盯着前方,身体绷得很直。

萧文柯刚想开口猛地发现对方眼睛正斜斜瞥着自己,身子不动头也不动仅仅是眼睛斜过来,这个画面怎么都不太美观。

他想了想心里有点发怵,想说的话再也说不出来,这车里鬼里鬼气的实在是太压抑了,还没等他转身离开就感觉如芒在背。

他悄悄咽了口唾沫,转身发现原本静默的乘客都死死盯着自己,当然,除了跟他一起上来的那六个昏睡的人。

萧文柯瞬间头皮发麻腿一软直打哆嗦,仿佛六神无主他下意识抬头往那个年轻男人那里看去,发现对方正淡淡看着自己,气定神闲的样子不知为何令他心里突然就升上来一股底气。

萧文柯目不斜视准备朝那人走去。

还没等他过去,那人就站了起来轻声道:“下车。”

萧文柯停住有点傻眼,随即看了看车外发觉在刚刚对视的过程中原来已经过了三站现在离森苑路还差一站。

车子在站牌处稳稳停下,那人扭过头轻声道:“你们该下车了。”

这句话声音不大,在萧文柯看来甚至比不上他刚刚叫司机的十分之一,但是上车的那六个人却齐齐醒了,他们四下看了看,只听见那人又重复一遍:“你们该下车了。”

“神经病吧,我还差好几站呢。”

“有毛病,自己下就下,打扰别人睡觉。”

“大晚上的真是晦气!”

那六个人皱着眉骂了几句,萧文柯没吭声,他看了看站在他座位上的男人,对方也没生气,一步一步走到车厢中间的门然后扭头对自己说:“你要下车吗?”

萧文柯本来想说他还有一站等会再下,可对上对方的眼睛他突然有种现在不下就再也下不去的感觉。

“我下,你等等我,我跟你一起。”

男人就站在台阶门口看着他,萧文柯赶紧从司机那边跑过来,两人下了车后44路公交继续慢吞吞往前走,萧文柯呆呆的看着它消失在黑暗里不知去向。

“滴答”“滴答”

雨点忽然落下,他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不会吧,这个点居然还会下雨?

他转过身打算问那个年轻男人怎么办,没想到那人居然撑起了一把黑伞,他皱起眉挠了挠头,自己明明记得这人手里没有东西的。

“要一起吗?”黑伞下的人轻声问了句。

萧文柯顾不得多想抹了把脸上的雨点,点点头直接钻了进去。

雨伞不大,撑两个成年男人很是勉强,萧文柯个头更高一些他顺手拿了伞说:“我来撑吧,你去哪?”

“富华小区。”

萧文柯梗了一下很诧异的看他一眼,“我也是那个小区的,不对,那你下车那么早干嘛?为什么不下一站下。”

男人侧目看了他一眼说:“有些车不会在正确的地点停下,有些路也需要自己来走。”

萧文柯满头问号,这是什么意思?但看对方明显不想多说的样子,他抿了抿嘴很识相也没再多问。

走了一会,雨哗啦啦下的更大了,萧文柯半边身子已经湿透,湿哒哒的很不舒服。

他自问自己不是个安静的人,可这一路上他旁边的人一句话都没有说,他也不太好开口。

雨一直下,道路上特别安静除了下雨的声音,萧文柯心里有点发慌。

人在发慌的时候脑子有时候会不由自主想很多事,萧文柯就是这样。

他想到了一个故事。

故事来自于网上,经过很多人的加工,不知真假。

说是有个男人午夜搭上了一辆阴车,路走了一半有一个老人突然拉住他让他下车,等两人下车后老人说这辆车上全是死人,男人反应过来不由感谢老人的救命之恩,没想到老人嘿嘿一笑:“这样就没人给我抢了。”

这应该算是一个笑话吧,萧文柯此时却笑不出来,他越想越害怕,尤其是旁边的人又那么静,他偷偷瞥了一眼正巧对上那人看过来的视线,吓得萧文柯手猛一抖。

那人问:“你很冷吗?”

萧文柯哆哆嗦嗦“嗯”了一声。

那人说:“就快到了。”

萧文柯深吸一口气稳了稳心神打算和对方试探性唠几句,“我今天加班弄到这么晚又碰上下雨,真是倒霉透了。”

“确实运气不太好。”

“你怎么也这么晚回来?”

“我送一个人回家。”

“谁?”萧文柯打量了他两眼,“女朋友?”

那人摇摇头,“男的。”

萧文柯了然,“哦,我懂我懂,好兄弟聚餐喝醉了是吧,也真是难为你了。”

对方笑笑不说话,走了几步后萧文柯不甘寂寞又道:“我是做程序员的,一天到晚忙到脚不沾地,这工作太辛苦,我都打算转行了,对了,你做什么工作啊?”

那个男人思索了一下说:“写手,写点文章赚点稿费。”

萧文柯脱口而出:“难怪。”

“嗯?”

他不好意思道:“我看你文文弱弱的,皮肤又白得很,肯定不经常出门吧。”

“还好。”

走到小区大门的时候,夜班的保安大爷正坐在椅子上听着收音机,萧文柯感觉他神情奇怪的盯着他俩看了又看,转眼一想,两个大男人打一把伞确实看着有点尴尬。

“徐大爷,还没休息啊?”他问了句。

“哎,是小萧啊,我说这么眼熟,才下班?”徐大爷戴着眼镜辨别了下,“这位是……噢!是才搬来的那位江先生,对吧?”

“您好。”

萧文柯客套几句就跟这位江先生进了小区,刚刚从另一个人嘴里得知他旁边这位是真实存在的人,萧文柯心里踏实多了。

“刚刚徐大爷说你才搬来的,难怪我不认识你?你住哪我送你回去。”

江先生看了他一眼问:“小区里的每一个人你都认识吗?”

萧文柯一愣,“那当然不是,我就是觉得像你这样有特别气质的人我没理由不记得。”

“我住B栋。”

萧文柯一乐接道:“巧了我也是,我是六楼。”

“五楼。”

“五楼?五楼也不错,只要不在503就行,”他像是想到什么突然反问一句,“你多少号?”

“503。”

延伸阅读

趣享加盟  http://www.herbals4u.com/u913.shtml
义乌市趣享电子商务商行是性保健品、成人用品、情趣用品、计生用品等产品专业生产加工的公

亚明高压电线电缆加盟  http://www.herbals4u.com/ywcv.shtml
亚明高压电线电缆位于湖南长沙市开福区。主营桥架、电缆、母线槽、配电柜等。在电工电气-

德邦快补加盟  http://www.herbals4u.com/azob.shtml
德邦光谱车漆快补系统是引进美国数码光谱技术,总结和发展了当前国内外国内快补品牌的优点

阿尔法电梯加盟  http://www.herbals4u.com/ne8b.shtml
阿尔法电梯(杭州)有限公司属天马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控股的专职电扶梯制造公司,集团拥有总

金玉汸珠宝加盟  http://www.herbals4u.com/sktw.shtml
深圳市金玉汸珠宝有限公司成立于二〇一〇年八月一日,是经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批准注册的

阳光加盟  http://www.herbals4u.com/xukg.shtml
阳光照明灯饰是浙江阳光照明电器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产品,其公司创建于1975年,前身系

美昌加盟  http://www.herbals4u.com/yhfk.shtml
美昌实业是高精度刺槐豆胶、维生素C、科汉森色素、PH调整剂、山梨酸钾等产品生产加工的

光之影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herbals4u.com/5dh.shtml
光之影汽车美容秉持诚信经营理念,以市场需求为准则,稳步前行。推出的服务项目多,有汽车

颖创环保加盟  http://www.herbals4u.com/dwie.shtml
广州颖创环保科技是集设计、开发、制造及销售于一体的环保设备公司,公司自主研发的百特威

唐龙集团宜购家纺加盟  http://www.herbals4u.com/gx8i.shtml
纯棉,做工精细,质量好,价格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明日之后我的小破屋有救了之蛇精病系统

    “尼玛,后宫就没有一个正常人,全是为了个大猪蹄子把自己作践成蛇精病的傻女人!”佘淑娴熬了三个通宵,看完最近大热的宫斗戏《甄X传》,忍不住一声怒吼,随即被沉重的睡意击倒了。迷迷糊糊中,她看到房间里出现一道光亮,汇成一个光点钻进自己的额头……“一定是在做梦……”嘀咕中,一切又归于黑暗。…………佘淑娴突然

  • 三生寻你相守抛弃

    郑老师提出来的方案余茜并不赞同,学前班开学已经有段时间了,可是她发现裴川那个孩子一次也没有举手说过要让老师帮忙上厕所。余茜看到小男孩夏日里干裂的唇,一下子就明白了什么。裴川是个自尊敏.感的孩子,虽然他的情绪变化不大,可是内心想什么没人知道。如果换座位会对他造成巨大伤害的话,余茜觉得不是个好主意。然而

  • 互换之逢你化吉不靠谱的师弟和好奇的师侄

    “都免礼吧。”郁寒也懒得在去克制什么了,干脆破罐子破摔吧,于是就“堂而皇之”地接受了这几位根本不知道哪蹦出来的的师侄的行礼。而郁寒在几位她师侄的心里的形象,也变得越来越深不可测。“大师姐,我们去通天殿说吧。”白袍空道道人向着郁寒说道。“好。”郁寒也没办法,她连自己现在在哪都不知道,人生地不熟的,除了

  • 念念不忘是你之神陨山,神陨落的地方

    神陨山,神陨落的地方。在这之前,人们一直称它为东元废土。直到五年前,在大陆一手遮天、被世人仰望的原武阁不知是何原因,突然在这里陨落。故此世人便为它重新定义了名字——神陨山。地势严峻的山坡没有一条小路,深山里有一片竹林。在这片茫然大山中,这个竹林的存在,显得有些微不足道。林中有一只鹤,昂头向上,从不肯

  • 我打不过她第七章

    第七章宋仪看到手机信息已经是傍晚了,不动声色给宋洁打了一个电话,让她在外面多玩几天,等到月底在回来。宋洁似乎预感到了,什么也没说,乖乖同意了。信息截屏发给了律师留存证据,等着离婚的时候给法官看,想从宋仪这里讹钱可没这么容易。第二天顾行川待不住不了,自打腿受伤,他已经一周多没出过门了,闷在别墅里快长毛

  • 恶鹫在线阅读第二章

    看着满身脚印,鼻青脸肿的张小凡,办公室里的两人脸上没有一丝笑意,有的只是惊恐。时间足足过去一分钟,张小凡那粗重的喘息声才平复下来。就在此时救护车的鸣声由远而近。如果从窗户向外看,就能看见一辆救护车正往这边驶来。看着犹如受惊的兔子般的两人,张小凡邪邪的笑道“我的工资,我还会再来向你们讨要的。”“如果你

  • 主视角盲点开朗

    说实话,程舒的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忐忑不安.一方面自己能够赚人生中的第一桶金,另外一方面,又怕这样会带给自己的生活带来巨大的波澜.但不管怎么说,程舒的心里还是有张轩这样一个未婚夫的.在张轩的教室门口徘徊着,倒没有看到张轩的影子,之前去过了文艺社,也是没有他的身影.张轩就是这么一个人,最近好像忙得有些神

  • [胡歌]胡家爱情日记第2章在线阅读

    “小琼,我想了想,你还是回去吧。”阿木走着走着,突然扭头说。小琼听完,原本笑着的脸突然有点焦急:“为什么,你已经答应我了。”“你要知道,我现在一无所有,没权没势没钱,甚至连家都没有。跟着我你要吃多少苦。”“我不在乎,只要跟着你就行了。”小琼坚定道。“我只是你爸手下一名微不足道的帮工。”“我不也只是一

  • 成为你的辛太太第五章

    紫薇在丁府,休养了半个月,所幸年轻,复元得很快。半个月以后,已经活动如常了。乾隆自从碰到刺客事件,就对“微服出巡”败了兴致,很想回宫了。只是紫薇身子没好,他生怕她禁不起舟车劳累,一直按捺着不动身。这天,小燕子和两个丫头,扶着紫薇坐进亭子。尔康、尔泰、永琪都围了过来。“紫薇,怎么下床了?太医说可以出来

  • 你比睡觉有意思在线阅读第10章

    沈峥和裴遇舟在墓园里站了很久,直到确认高韵安全离开后才赶去聚餐。等他们进包间的时候,火锅的红汤已经在“咕嘟咕嘟”地冒着热气了。辛辣的香气扑面而来,沈峥不由得吞了吞口水。这家店在警局附近,老板是个地地道道的四川人,他家的火锅底料又香又辣,堪称一绝,是特案组聚餐的老地方。“可算来了,”秦千岚根本不管沈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