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沐佳逢楠檚之故人林夜(8)

作者:沐子 来源:17K小说网

十三和红豆走进一家当铺,随意掏出一个玉块,这种东西在师父的房间多的是,换了五十两银子,然后在镇上漫无目的的逛着。热闹的街市上,行人来来往往,基本都是擦肩而过。十三正在惬意的享受着阳光,突然,身旁一位过路的姑娘,没站稳,向十三身上倒来。十三下意识的双手扶住了她,本在陶醉在自我感觉艳福不浅的龌龊心态中,突然又意识到恐怖的红豆还在身边呢。

十三扶起她,放开双手,她身后有两名丫鬟立刻扶着她:小姐,你没事吧?

那姑娘略微站稳:没事,没事。

然后很温柔的向十三施了一礼:多谢公子!

十三:没事。

十三刚走出没几步,身后那姑娘突然来一句:十三?

十三回过头,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女人:你是?

她显得很激动:啊!十三,真的是你啊!你不记得我了吗?

十三认真打量着眼前的女人,头戴金凤钗,身着粉红透丝长裙,妖艳中又带有几分成熟女人的气质,虽然有种熟悉的感觉,但就是想不起来是谁。

十三:对不起,我们在哪见过吗?

她微微笑了笑:十三,糖葫芦真好吃,我还想吃呢。说完,对十三做了一个鬼脸。

十三脑中如触电般激起曾经的回忆,失声喊了出来:林夜,是你吗?

她的笑容更加妩媚动容:十三,我还以为你忘了我呢。

十三:怎么会呢!你怎么会在这里?

林夜:你还好意思问我啊?那时候你怎么就忍心把我一个人丢下呢?

说完,她的表情沮丧而又无奈,让人不禁生怜。

十三:当时走的太匆忙,我也没办法,还没来得及和你讲,就……

林夜又转悲为喜,笑着说:没事啦,我不怪你,你现在在哪?

十三:红荒,一直都在红荒。

十三刚说完,身旁的红豆已经不耐烦了:十三,要不,我先回去,你们慢慢聊?

十三一时太过兴奋,竟忽视了身边的红豆,突然又感觉内心非常过意不去。

还未开口,林夜先说话了:对不起,还未请教姑娘尊姓大名?

红豆正眼都不瞧她:不用请教了,我没名字。十三,你回去吗?

十三打了个冷颤,大热天的,面对这两个女人,吓了一身冷汗。林夜笑里藏针,红豆冷中带刺,而十三夹在中间,享受着瞬间的四季更叠。

十三:林夜,对不起,她人有些不舒服,我得先带她回去了。

林夜:这位姑娘可真幸福,想我从前生病的时候,十三也是这样温柔的照顾我呢。

此话一出,红豆的脸已经从灰白到铁青了。再这样下去,怕就不是口角之争了。

十三:好了,林夜,我该走了。

林夜:恩!没事,十三,去吧。我会去红荒找你的,放心!

她说“放心”两字的时候,特妩媚,轻柔。十三知道,这两字是说给红豆听的。

十三:恩,再见。

说完,十三便转身带着红豆走了。他只想快点结束这让他不寒而栗的对话。

红豆死死的抱着十三的胳膊,感觉的到她全身都在用力。她的牙齿咬得很紧,这是两个女人的第一次交锋。显然,林夜在她们的斗争中拔得头筹,这是没办法的事情。虽然已经时隔十年,但十三一眼就能看出林夜经历了许多。而十三身边的红豆,还是一个女孩。女人与女孩的斗争,本就不公平。但就十三而言,他更加怜惜身边的这个女孩,因为这个陪伴他两年的女孩还未受过任何伤。她还是一张白纸,伤不起。但是在十三心底仍旧惦记着林夜,他是一个恋旧的人,这次碰面,点醒了他过去的所有回忆。

十三:红豆,听我给你讲……

“不!”,红豆打断了十三的话:我现在什么也不想听!

说完她抓的更紧了,十三的胳膊都有店疼了。十三明白她现在的心情很复杂。那女人是谁?为何从没出现?为何现在又要出现?她和十三什么关系?等等许多个问号在她脑子里交织,但无论她想的再多,都只源于一个原因,她不想失去十三。

十三被她拉着穿过两条街,夕阳快要落下地平线了,她仍旧卖力的拽着十三,十三拍了拍她的手:红豆。红豆并不理睬。十三又拍了拍她的手:“喂,红豆!”。“干嘛啊!”她皱着眉头,向十三大声吼了一句。

十三笑着说:我们走错方向了,越走越远呢!

红豆回顾周围一圈,然后不耐烦的说:你怎么不早说啊!

十三:还不是你自己一直不让我讲话啊!

红豆:烦死了,快回去!

说完又拽着十三向另一边走去。女人这个时候是最可爱的,不过也是最可怕的。

十三和红豆走回客栈,已经日落西山了,客栈的人也不是很多。店小二见他们回来,热情的迎上来。

店小二:两位客官回来了,一路辛苦吧?沐浴,夜宵都已备齐,是否现在用?

红豆:拿上来吧,我累了,要洗个澡休息。

店小二:好的,小的马上拿一个大号桶上去,让两位消疲解乏。

十三:不用了,给她一个人用就行,我去你们的澡堂洗。

店小二略有些诧异:额……哦,好的。客官您上去歇着,马上就到。

十三和红豆上了楼,转了个弯,看见天字一号房间,开锁进去了。布局还算不错,一张檀木桌,四把檀木椅,正前方是一面古铜镜,左边一张很大的檀木床,上面两排粉红色床帘。

红豆刚一进门就往床上躺去,她真的是累了,小二后脚就扛着浴桶进来了。

十三:猪,我下去洗澡了,你待会把门锁好哦!

红豆有气无力的回答一句:恩……

十三将门关好,下了楼,店小二也跟着下来了。

十三:小二,待会帮我再抱一床被子到房间去。

店小二:好的。客官,这天气还要盖两床被子呀?是不是嫌我们的被子太薄了?

十三:多事。抱就是了。

店小二:是,是。小的多嘴。

浴池的人不是很多,十三挑了清净的一边下了水,闭上眼睛,享受着弥漫的腾雾蒸发着他一天的疲倦。正当他快意畅然的时候,一阵破空之声从左前方的窗户袭来,是一根银针,虽然昏暗,但月光下,十三还是看得清针头是绿色的,有剧毒。当针头将要插进十三左胸之时,十三抬起右手,用两指夹住针尾。窗外人影飞速闪掉,十三也懒得追。其一,从银针飞来的速度来看,此人也并非要制他于死地,只是试探罢了。其二,他还光着身子,衣服都没穿,等他穿好衣服再追,太费劲了,其三,十三料定他一击不成,定然还会现身,又何必去追。

十三起身穿好衣服,将银针放在袖管里。突然,“啊”一声尖叫,是红豆的。十三猛地推开浴房的门,三步并两步的跑上楼,推开房门。门没锁,红豆抚着脸,坐在梳妆台前,十三冲过去,抱着她:“怎么了?”红豆一把抱住十三:“你怎么这么久才上来啊?刚有一只好大的老鼠窜出去,吓死我了!”

十三长舒一口气:傻瓜,就一老鼠把你吓成这样啊!

红豆略带哭腔:怎么这样子嘛!人家晚上还要在这里睡觉的,怎么办嘛!

十三:没事啦,有我在,怕什么。它要再敢出来,我就打死它!(其实我自己心里也非常害怕,像小老鼠,毒蛇之类的,看着全身发麻)

身后传来店小二的声音:客官,您要的被子我给您送来了,还有一叠卤牛肉和一壶花雕。

十三回过头,看见他抱着被子:放桌子上吧。

店小二将被子放在桌上,然后偷瞄着我俩,一脸邪笑:客官,这晚上动静可得小点呀。

红豆:滚!

店小二:是,是。

恭敬的弯着腰,关门出去了。

十三摸着红豆的长发:猪,头发快干了,今天也累了,早点上床睡觉吧。

十三扶起她,将她带到床边,红爬上床,盘着腿,坐在床上看着十三。十三笑了笑,转身拿起桌上的被子,在床边的地上铺开,然后吃了两块牛肉,喝了一口花雕,不觉有些惬意,往被子上一躺,准备睡了。红豆仍旧坐床上直勾勾的盯着十三。

十三:干嘛用那么凶恶的眼神看我啊?睡觉呀!

红豆爬下来,一脚把十三被子踢散:上去!

十三坐了起来,不解的看着红豆:不是你让我睡地上吗?早上你自己说的。

红豆:早上是早上,现在我让你上去。

十三笑笑,爬上床。红豆跟着十三跳到床上,将被子一卷,侧身朝墙躺下了。

十三:那我盖什么呀?

红豆:你自己不会进来啊!

十三便拉开被子,钻了进去。

红豆:你现在好讲了。

十三:哟,你现在要听了啊?本公子现在心情不好,等下次心情好的时候再和你讲。

红豆:十三,我不想和你开玩笑。

十三心头一惊,听的出来,红豆是认真的,开始搜索那段回忆。

十三:我被师父带回来之前是个流浪儿,反正我有记忆以来我就是个流浪儿。那时候,我和许多流浪儿一起,住在九浔城桥下的桥洞里,林夜也是其中之一。她比我大一岁,我们经常一起偷吃东西,一起玩,一起骑马打仗。反正做什么事,我们都形影不离。有人欺负她,我会第一个为她出头。她生病了,我会去偷药,偷好吃的照顾她。我那时候身体也不好,经常发烧体热。每次发寒热的时候,没有被子盖,她会抱着我,用自己的体温给我温暖。那时候,没人怜惜我们,没人可怜我们,没人帮助我们,我们只是靠相扶才挺了过来。没有她,也许我早就死了。师父要带我走的那天,我让师父给我买了两串糖葫芦,我自己吃了一串,拿着另一串回桥洞准备给林夜的。但我和师父等了很久很久都没见她回来。师父告诉我说,我要去一个新地方了,林夜也要去一个新地方,这只是暂时的分离,以后还会再见的。于是我就和师父走了,之后就再也没见过她。

红豆:她对你很重要,是吗?

十三:是的,非常重要。至少那时候是的,因为没有她,我也活不到今天。

红豆:那你觉得她还是以前的她吗?你还是像以前一样喜欢她吗?

十三:我不知道。

红豆:她,不好。今天在客栈吃饭时盯着你的女人就是她,她明明已经认出你了,不上来和你相认,还要故意做作演那出戏与你相遇,这算什么?

十三:可能她没认出来吧,所以这样确认一下。

红豆转过身,靠在十三的胸前:你是在替她辩护吗?

十三沉默了,无言以对。

红豆:以前你说你身后的那个女人,就是她,对不对?

十三:恩,不过……

十三还未说完,心口渐渐犯凉。低下头,看着红豆两行眼泪“刷”“刷”的流了下来,心里阵阵酸痛。这些事情本不必讲给她听的,就让它尘封在心里好了,或者编一个善意的谎言,让她心里舒服点不也挺好吗?但十三觉得这样对她不公平,十三必须对她坦诚才配拥有这份感情。当然这种伤害是无可避免的,有时伤害是一种爱,伤的越深,爱的越狠!

延伸阅读

英麦电气加盟  http://www.cscyddz.com/aeur.shtml
英麦电气,主营西门子、施耐德、欧姆龙、ABB等。在电工电气-低压电器行业获得广大客户

都唛量贩式KTV加盟  http://www.cscyddz.com/syow.shtml
都唛全国连锁量贩式KTV隶属于香港兴鸿投资管理集团,中国区总部坐落于上海市长宁区金钟

玉之魂玉器加盟  http://www.cscyddz.com/6qvx.shtml
镇平县玉之魂珠宝玉器有限公司是中国玉雕之乡玉文化产业的具影响力企业、中国十大具影响力

金宝儿妇婴用品加盟  http://www.cscyddz.com/u1hh.shtml
品牌介绍:金宝儿妇婴http://www.jinbaoer.com/是一家专业的孕妇

福多盛加盟  http://www.cscyddz.com/pd02.shtml
福多盛洗脚盆座落于广东省东莞塘厦镇石鼓社区龙心路工业区,地理位置优越,交通很其便利,

艾魅丽加盟  http://www.cscyddz.com/b2o6.shtml
艾魅丽加盟详情艾魅丽实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开创于上世纪九十年代,致力于美容-技术服

创领袖思维作文加盟  http://www.cscyddz.com/ugk2.shtml
创**思维作文是**(上海)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旗下高端作文品牌,是由原尚中山作文品牌深

优尚品服饰加盟  http://www.cscyddz.com/n6ao.shtml
优尚品服饰名字取名于:优尚品”就是要坚持这个理念.让我们遵敬的每位客人能体验到时尚舒

浦伯特钢加盟  http://www.cscyddz.com/x9n6.shtml
浦伯特钢是一家生产技术型企业,主要生产及经营高温合金、耐腐蚀合金、钛合金、沉淀硬化型

途居加盟  http://www.cscyddz.com/npy2.shtml
途居沙发是一家生产及销售一体的公司,工厂坐落于家具之都----佛山,注册资金50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修真劣等生在线阅读第10节

    第十章替身“就位就位……好……开始!”马导依旧的坐在小布凳子拿着个喇叭在喊。我看向吊着威亚,装扮的和女神一样的颜缓缓。自从那天晚上以后她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我冤不冤啊我!都是误会啊!我真没想到一切都是那么的巧。否则只有一个解释。我看着在一旁补妆的宋燕。我不得不怀疑这死丫头昨晚是否装醉。今天中午开工的

  • (k)寻找被迫换壳的基友在线阅读第9节

    林微绪看拂苏的面色不太对,问他怎么了。“大人,我好像生病了。”拂苏哑着嗓子说。话音刚落,林如练直气得眉头打结,拦在林微绪面前说:“你逗谁呢,淡墨哥生病你也要生病,你是不是有病……呸,阿姐你别信他的,他肯定是在挑拨离间不让你去看淡墨哥!”林微绪被这家伙吵嚷得烦躁,一巴掌把冲上来拦她的林如练拍开,看拂苏

  • 灏气菲雪凝情天在线阅读第四章

    那天体育课过后好几天,迟溯一直没有找机会登上学校论坛,看一看那个所谓的‘惊叹大瓜’,一是没兴趣,二是迟溯手中没有可以用来逛论坛的电子设备。又是一个课间,迟溯十分投入的在做老师上节课布置下来的作业。“请问你们班的迟溯在吗?”教室门口一个别班的学生探出头来。“在!你等一下我帮你叫!”坐在门口的两个女生很

  • 梦幻西游:最强五开之带着枪穿越。

    此时,我的房间,一把枪,一只断手,一个慌张的我。要是有人看见,绝对会以为我是一个变态杀手。电视剧里那些杀手不都是这样嘛。雇主给杀手一个目标,杀手做掉,然后取一个身体部位证明自己确实杀掉了目标。但总感觉还少了点什么。我从外套口袋里拿出了那人给我的厚厚的信封。嗯……我点了点头。杀人的报酬了也有了。我装做

  • 洪荒:直播万界成圣在线阅读第6章

    若瑶扶着少年来到早就准备好的藏身地,这才发现他面色苍白,已经没有精力,仅用意念强撑着身体。“你怎么样?还能坚持多久?”她低声问到。少年斜睨了一眼若瑶,费力应道:“我……死不了!”她叹了口气,抓住他一直捂着的右臂。看样子他还想反抗,但因失去力气被若瑶强制按住,掀开衣袖,见到的只是肿胀发紫的胳膊:“……

  • 全横滨都以为我是反派第6章在线阅读

    摸了摸被强行塞在自己手中的东西,李儒少见的识时务了一次,将手中的东西拿了出来,没敢再多问“这是……裙子?”看着手中刚刚拿出来的东西,李儒有点不敢相信“对啊,恭喜你抽到女装一套,啧啧……百褶裙哎,很适合你哦”“鬼才要什么裙子啊!我是男孩子!”(强行辩解)“对了对了,我倒是忘了这茬了,打开密封带,里面有

  • 兰陵吟在线阅读赠送礼物

    熬夜两天研究比较各种数据、花了三天和自己父亲进行了数百次的电报来回讨论后,卡尔总算说服了他接受坎贝尔兄妹的条件,用和白星航运的一笔订单换取和坎贝尔家合作。得到他的同意后,放松下来的卡尔先是睡了一整天,然后才提笔写下一封词藻华丽的信给埃德加,询问他什么时候适合签约。埃德加很快就给他回信,最后他们约好在

  • 侯府商女在线阅读第八章

    这些声音,是在各大长老的闭关山峰传出的,声音能传得满宗门都能听到,足以证明他们金丹修为,的确强横。而随着他们声音传来,一个又一个正气道宗弟子,却是纷纷御剑而起,赶往正气殿,求见诸位长老和掌门。“张长老,我以为我血气干枯,这辈子再无突破之望,没想到最终又突破了,多出五十年寿元!”“哈哈,李长老,我又何

  • 重生之都市动漫王在线阅读第八章

    “喂,木子,陆尘川出事了。”方程说道。“我知道,我正在往回走,你们追踪到了吗?”木子问道。“没有,黑客正在申请CCO,进入全国……”“老大我申请下来了,上面显示陆尘川,陆尘川在学校?”通话的对面传来黑客诧异的声音“她没离开过……”方程说道“怎么会?……”“我先挂断一下”木子切断与其他人的通话,他将机

  • 我的人生体验馆第九章在线阅读

    呐喊声持续了半个时辰后,一众日月神教弟子方才停下,人人口干舌燥,但目中的狂热崇拜,却不减稍一份,反而随着时间的发酵更为浓厚了许多。“不愧是东方教主亲自挑选的夫君,连童堂主都能战而胜之,武道修为真当是深不可测,无法揣度!”“那杨莲亭竟然敢得罪苏尘教主,被教主一掌击毙,算他走运,可谓包藏祸心,罪不可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