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诡墓迷踪第3章在线阅读

作者:云小龙 来源:17K小说网

安平医院。

看着床上躺着的人儿,本就瘦弱的身子穿上病号服就更显娇小了。她的脸色一直这般的惨白无色,两簇细眉也是紧蹙着,即便是睡着了,眉头也一刻没有松弛过。只是这惨白的颜色并未掩盖她美丽的容颜。

欧阳睿站在窗前,深邃的黑眸审视着床上躺着的人,如神一般居高临下地给人无形压力,如果床上的人醒着,一定会被这样的眼神吓到。

“扣扣扣。”有人敲响了病房的门。

欧阳睿打开门,敲门的人是吴雨翔。

欧阳睿没有说什么关了房门和吴雨翔一起坐在了病房外的板凳上。

在吴雨翔问之前,他就把刚才发生的一切告诉了他。

“你打算怎么办?”他们都只是来S市办公,在这里不会呆许久。

“等她醒了再说。”

说完,吴雨翔跟着欧阳睿进了病房。

第一次听说有女人帮欧阳睿挡棍子,吴雨翔不禁对躺着的骆云薇有些好奇。

他走进病床,仔细打量着她。不知怎的,只一眼他竟有种莫名的亲近感。

就在吴羽翔打量她的时候,她醒了。

“你们是谁?我为什么在这里?”看着陌生的病房,看着眼前的两个男人,她有些害怕,两眼怯怯地问道,手也忍不住抓着被角,感觉被角都能揪出花儿来了。

欧阳睿见她醒来马上开口道:“把你家人的联系方式告诉我,我好通知他们过来照顾你。”。

虽然是个不相干的女人,但她毕竟替他挨了一棍,虽然那棍挨得没有必要,他还是该谢她。

“我的家人?我,我不知道,你们知道我是谁吗?”她像一只受伤的小鹿,蜷缩着,用渴望的眼神看着吴羽翔和欧阳睿。

“你不知道你是谁?”吴羽翔温柔地问道。

“我是谁,我是谁?”她抱着头,痛苦的想着,“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说着说着,就又晕倒了。

吴羽翔叫来了医生,检查结果是:她之前应该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头部还受了伤,后脑勺有淤血,造成了暂时性失忆,身体上的外伤倒是结痂了,没有什么大碍,如果要出院的话,也是可以,病人需要好好休养,暂时性失忆,不代表永远失忆,好好调理,定期到医院复诊,恢复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欧阳睿去拿药,吴雨翔先回了病房。

“你是谁?”吴雨翔坐在床前,耳边响起了一个怯怯的声音。

“我叫吴羽翔。你完全不记得之前的事情了?”吴雨翔的语气异常温柔,生怕声音大了都会吓到跟前的人儿。

“是的。”她探究的眼神里还夹杂着些许未知的恐惧,好似一只受伤的小猫,蜷缩着害怕周遭的一切。

“是这样的......”他把欧阳睿告诉他的经过又给她说了一遍。

“我朋友送你到了医院,本来想联系你的亲人或者朋友,可是你身上没有手机,包也没有,根本找不到可以联系的人,就只能等着你醒来后联系他们。可是你失忆了,要不然你跟我们先回B市?等找到你的家人,我们再送你回来。”吴雨翔小心翼翼地询问着,因为这世上很少有哪个女人会跟着不认识的男人回家的。

“我不认识你,可是我……”她犹豫了,看着眼前这个文雅好看的男人,他就像邻家大哥哥一般给她安全感,他很真诚,但她还是犹豫了。

“我……好吧”。只是她又想了想自己的处境,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你失忆了,也没有名字,你以后就叫吴雨欣好吗,看起来你也比我小,以后你就是我妹妹好吗?”

吴雨翔询问的语气竟也有几分期许,这个想法也是他深思熟虑后才决定的,吴家人喜欢女孩,希望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我是吴雨欣,我有名字了,谢谢!”第一次看到她眉开眼笑,虽然她不是那种绝色美女,但清秀的脸庞带着这样纯真的笑容,吴羽翔觉得有这样一个妹妹家人应该会喜欢的。

当欧阳睿拿着药回来的时候,吴雨翔告诉他,他要带她回B市。

欧阳睿转身看了看她,他看到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射着满脸笑容的她,她四周似乎筑起了神奇的光环,这一刻他觉得她像天使,对就是天使。

欧阳睿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他迅速撇开目光,又回到吴雨翔这里。

2天后,吴雨欣出院,她跟着吴雨翔回了B市。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骆云薇的失踪自始至终就不曾有人报过警。

而那两个人也没有把骆云逃跑的消息告诉宁曼妮,骆云薇就这样离开了S市,开始了全新的生活。

*

吴家庄园门口。

吴雨欣是坐着吴家私人飞机回的B市,看到私人飞机时,她已经惊了一番。现在再看到这个庄园,她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吴雨翔很有钱,还不是一般的有钱。

其实欧阳睿和吴雨翔都是豪门之子。欧阳家和吴家是B市的商界大亨,欧阳睿年纪轻轻就当上了盛世集团的总裁,吴雨翔也是吴氏集团的总经理。她遇到的是在B市说话极有分量的两个传奇人物。

吴雨欣有些担忧地看着吴雨翔,这样的豪门大户会允许她这样的人进门?

“那个羽翔哥,你们家是不是有很多人啊?他们会不会不喜欢我呢?”吴雨欣坐在车里有些担心地问道。

“别担心了,我之前就通知了家里,听说我会带一个妹妹回去,他们都很高兴,特别是我妈她特别喜欢女孩子,叫我尽快回来呢。现在家里住着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还有我加上你就六个人了,以后家里就更热闹了。其实我家里人都很好相处的,雨欣不用担心的。”吴羽翔揉着吴雨欣的头发,安慰道。

虽然有吴羽翔的安慰,但是吴雨欣还是有些忐忑,坐在接他们的豪车上,她有些无所适从,这样的有钱人家庭能接受她这样身份不明的人吗。

“雨欣,下车了。”就在雨欣无边遐想的时候,车子已经在庄园内停了下来。

“羽翔哥,那个,我,我害怕。”吴雨欣扭捏着不愿下车,心里七上八下地,手脚也不知该如何放了。

“没事的,走吧。”羽翔把行李交给仆人,牵着雨欣的手直接走进了客厅。吴雨欣被吴羽翔拉到了吴家人面前。

“雨欣,这是爷爷,这是奶奶,这是我爸爸,这是我妈妈,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雨欣听完介绍后,一一给各位长辈问好。一家人都很欢迎吴雨欣的到来,特别是陈君如(吴羽翔妈妈),拉着雨欣那是问长问短,奶奶也是高兴的合不拢嘴,看着雨欣额头和嘴角还未痊愈的伤,奶奶心疼的问道:

“孩子,还疼不疼啊,以后就当这里是你家了,我们都是你的家人。”

“恩,谢谢奶奶。”雨欣靠着奶奶,心里很感激这一家人能接受她,能把她当做家人来对待。

“好了,孩子,走我带你去看看你的房间,我可是准备了好久的。”陈君如迫不及待地拉着雨欣,走向为她准备的房间。

“好漂亮的房间。”当吴雨欣看到阿姨给她准备的房间时,她好欣喜,房间是以粉色作为主色调,连纱幔都是粉色的,还有好多可爱的玩偶摆在床上,衣橱里放满了各式各样的漂亮衣服。

“雨欣,喜欢吗,阿姨怕你觉得幼稚,不喜欢呢。”陈君如试探性地问道。

“不,阿姨,我很喜欢,真的很喜欢,谢谢阿姨。”吴雨欣激动得抱着陈君如,眼泪也情不自禁地直往下掉。

“你喜欢就好,怎么还哭了,别哭了,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我们都是你的家人。”陈君如抱着吴雨欣安慰道。

“孩子,你先看看还缺什么,我去给你们准备吃的去。”

“好的,阿姨你去吧,这么漂亮的房间,我再看看,谢谢阿姨哦,”吴雨欣调皮的在陈君如脸上亲了一下,陈君如高兴得合不拢嘴,兴高采烈的去为他们准备吃的去了。

“喜欢我妈为你准备的房间?”吴雨欣正沉浸在自己公主般的房间里,吴羽翔来了。

“羽翔哥,这个房间我好喜欢,真的好喜欢,谢谢羽翔哥,谢谢你的家人。”吴雨欣说着感激的话,眼睛也不禁湿润了。

“傻妹妹,以后我们都是一家人了,不许说谢谢了”吴雨翔命令式的语气同时也带了几分疼惜。

“恩。”吴雨欣知道,是因为吴羽翔撞了她,刚好她又失忆了,吴羽翔才会带她回家,或许明天她就恢复记忆了,就会离开这里,可是她不舍得,她感觉这样的温馨与亲情她似乎从来都没有感受过,甚至她觉得即使她恢复记忆后也得不到亲人这样的关怀,她突然一点都不想恢复记忆。

“雨欣,雨欣。”吴雨翔叫了吴雨欣几声,见她没有反应,用手肘碰了她一下,她才反应过来。

“啊,什么事儿,羽翔哥。”吴雨欣有些惊慌失措地回答道。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吴雨翔的语气毫无责怪之意,只是简单地询问道。

“没什么。”雨欣强装笑脸的回答道,她不想让羽翔知道她的失落。

吴雨欣话音刚落,肚子就不争气地响了,吴雨翔只是宠溺地笑笑说道:“走吧,刚才妈妈叫我们吃饭了。”

“呵呵。恩,走吃饭喽。”吴雨欣有些尴尬地笑笑,上一秒还情绪低落的雨欣,这一秒听到吃的东西,又活力四射了。

看着一蹦一跳的雨欣,吴羽翔觉得他给家里带回来不只是一个妹妹还是一个快乐的天使。

一顿晚饭在欢声笑语中结束了,躺在柔软的床上,雨欣这一天感受了太多的亲情,她很快乐也很满足。只是有一点她有些疑惑,就是叔叔(吴羽翔爸爸)和爷爷在看到她第一眼的时候,表情都有些惊讶,而且在吃饭的时候,她总会在不经意间撞见叔叔探究的眼神,她不明白是为什么,难道是要试探她吗,或许吧……吴雨欣就这样想着想着睡着了,脸上还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她终于可以好好的睡一觉了。

延伸阅读

国粹洒加盟  http://www.redroomimages.com/prra.shtml

百果汇加盟  http://www.redroomimages.com/brmy.shtml
百果汇加盟详情

均安镇加盟  http://www.redroomimages.com/xfx6.shtml
均安镇一个优惠的价格。现在,不论是办事还是走亲访友,一般总是少不了礼品相伴,选择个性

雷诺玛家纺加盟  http://www.redroomimages.com/7of.shtml
雷诺玛家纺公司一贯的经营宗旨是以高品位的产品质量求生存,以信誉为保证,无暇的产品质量

帝凯白酒加盟  http://www.redroomimages.com/a1l4.shtml
帝凯白酒前身是50年代初8家古传酿酒作坊联合组建而成的“中国专卖公司四川省宜宾酒厂”

爱沃玛化妆品加盟  http://www.redroomimages.com/xuij.shtml
爱沃玛生产的“欧迪”牌、“爱沃玛”牌眉笔、眼线笔、唇线笔、眼影、指甲油等彩妆系列化妆

笛美乐加盟  http://www.redroomimages.com/yt60.shtml
笛美乐毛绒公仔总部是集玩具设计,生产,加工,销售于一体的多元化企业。笛美乐毛绒公仔总

山西三晋阳光太阳能科技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redroomimages.com/ggdh.shtml
暂无

巧艺坊十字绣加盟  http://www.redroomimages.com/po8p.shtml
我公司是一家经营有6年的经营各种品牌十字绣的专职代理公司。办公地点位于合肥市潜山北路

佳乐加盟  http://www.redroomimages.com/yk98.shtml
佳乐包装盒总部是纸箱、胶带、气泡膜、塑料袋、印刷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外婆的早餐店在线阅读第2章

    在黑暗中,脑子越发清晰,一丝睡意也没有。他不知道齐诺有没有处理好他自己的伤,也不知道以后要怎么办。直到天快蒙蒙亮,钟璟才短暂的睡着了一会。齐诺醒过来的时候,钟璟是知道的,他清楚的感觉到齐诺那带着凉意的手指抚在他脸上的感觉。他不想睁开眼,直到齐诺的手机响了出去接电话的时候,钟璟才睁开了眼。“瑜姐。”打

  • 东宫宠妃之灵斗

    赵二伟听老白头这么一说,联想到自己的灰气,不由暗想:难道真有仙人,否则自己那怪异的灰气真的是无法解释啊?!赵二伟突然想到一点,如果真有仙人,是不是有起死回生之术,那儿子是不是就能活过来。想到这儿,赵二伟突然激动的站起来,咚的一声,脑袋重重的撞在头顶的水泥管子上,痛得赵二伟眼泪直流。老白头嘿嘿一笑:怎

  • 权宠之娇妻有毒第五章

    很不巧,因为人数原因课程至少两个班一起上,而白阳的第一节课,是麦格教授的变形课,麦格教授就是昨天领他们进霍格沃茨的那位女士。变形课是大课,不仅使用大教室,也是四个班级一起上。今年格兰芬多和宿敌人数正好同样是20人,于是一个教室劈成两半,一半斯莱特林,一半格兰芬多。拉文克劳和赫奇帕奇的插空坐。但是本该

  • 生化部队东西不就是用来耍的吗?

    苏锦瑟清楚地记得叶静云是穿了黑丝的,现在黑丝不见了,只剩下光溜溜的雪白大腿。苏锦瑟狠狠盯了沈非一眼,他究竟对叶静云做了什么?让叶静云把黑丝都脱了下来!这时,叶静云的电话响起,一听来电铃声,叶静云便知是家里人打来的,忙走到一边去接电话,一分钟后,叶静云走了回来,笑道:“锦瑟,我有点事,得回家一趟,你先

  • 果宝特攻之我是橙留香之一千万,解除婚约【修改版】(3)

    第三章:一千万,解除婚约江南大学,经济学教室。时间,早上八点二十。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是华夏战神的林凡来到班上。今天是拿毕业证的时候,同时也是大学的最后一堂课。所以班上的同学都显得十分轻松,一个个有说有笑。至于此时的林凡,他的心思依然沉寂在《神奇中文网》上面。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种小说剧情会落在自己头上

  • 生活爱情公寓之第二章 混沌劫女娲道天机(下)(4)

    风幽鸣感觉自己在抵抗组织里上的那些人类简史啊、人类文学啊什么的培训简直是味同嚼蜡,这些事如果从别人的嘴里说出来,他肯定觉得就象听故事,可从眼前这只大鸟的嘴里讲出来,却不容他去质疑、甚至去思考。“如今,又到了天地劫难之际,可却曾因我的遗祸而使得此番劫难或成‘末世之劫’。”“遗祸?‘末世之劫’?”“不错

  • 艺女之傲唯一的窝没了

    “二伯娘,疼不疼啊?”怪异的声音不知从哪儿飘来,感觉像明璃娃的,可又感觉不像。“明璃娃,小寡……顾沉舟,你娘儿俩给我等着,哼!”看不到半个人影,四周漆黑弥漫着一股股冷风,让她后脊生凉。她在明,敌在暗,久呆怕还会吃亏。刘蚕青狠狠唾了口唾沫,一瘸一拐,灰头土脸,小心冀冀地逃之夭夭。待那抹狼狈身影消失在小

  • 又见家丁异界行第10章在线阅读

    午餐后,稍事休息沈春雁就开始接受艰难的“考验”。静云法师对沈春雁毫不客气,既然你来到寺院就要遵守寺院的规距,既然你请求拜师你就得遵照师傅的意志。静云法师领着沈春雁来到寺院的门前,因为第一项考验是爬树。要爬的树就是寺院大门左边的那棵百年老槐,静云法师要求沈春雁爬向老槐树的顶端。沈春雁并不笨拙,她体态轻

  • (我英)无个性者的打脸之路在线阅读第10章

    逃离了牛头人的军营后,凌风在一座沙丘的背后落了下来。不是他不想继续飞行,而是不能继续飞行了。沙漠的夜,真的是太冷了,冷的他的翅膀都一阵打颤,加上空中一阵阵袭来的裹着沙土的寒风,让他根本保持不住平衡。再继续飞行的话,会掉下来摔死吧。凌风试着向前走了一步,小腿一阵剧痛。刚刚对欧克的最后一击用力过猛,小腿

  • 玄天尊王小黑屋:元旦番外:五分度的甜

    玄冬元月一日下着细雨霏霏,轻轻飘飘我推开纸窗,一股寒风直接吹没了室内的暖气。来吧,期待吧,冬天的雪花,接受我的拥抱吧!纳尼?雪呢?我还想玩玩的说,不过天冷倒是不要要的....然而我看到的只是一群宫女在热闹闹的布置外面。“公主?!”光顾着看,没留意后面来个人,差点没我吓的原来是军师....“公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