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以杀证道在线阅读龙之音乐家4

作者:海派蜡烛 来源:晋江文学城

伊丽莎白的声音没有变,但是曾经跑调到惨不忍睹的歌声变作了天籁之声。如果说过去的伊丽莎白的歌声如同顶级精致的铜锣无意识的敲击,再贵重的表象都无法遮盖其噪音的本质。那么此时的她所唱出的,就如同最标准的模范歌手,每一个腔调都是受过最正规的训练,每一次停顿都能扣人心弦。再配合上伊丽莎白本就好听的声音,哪怕是没有什么音乐细胞的藤丸立香都会为这歌曲赞叹,倾倒。

但毫无疑问,这是不正常的。

立香皱紧了眉头,她拉住伊丽莎白的手,一边向拍照的众人道歉一边挤出人群,伊丽莎白虽然没有拒绝立香,但明显感到不解又不高兴:“干什么呀,小狗狗,你没看到我正在和我的猪仔粉丝们交流吗?那些可是我在这个世界的第一批倾慕者耶!”

“你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吗,伊丽莎白?”立香带着没有抵抗的伊丽莎白过了拐角,彻底远离了众人的视线后才慢下脚步:“比如身体有什么不舒服,或者有感觉什么奇怪的事情?”

“奇怪的事情?并没有啊……嗯……唔……好像,是有点奇怪?”伊丽莎白的表情也有些迷茫,她乖乖的被立香拉着往家里走,尾巴随着思考不断的晃来晃去,吹起地上的薄薄灰尘:“刚刚唱歌的时候,不是我以往的风格耶。虽然声音没有问题,歌词也没有问题,不过唱的时候,感觉身体不由自主的就会在某个点压低或者拔高?但是又好像没有,一切都是我自己的习惯……”

“身体呢?有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

伊丽莎白老老实实地摇了摇头。

“你才来这里不久,如果不是迦勒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就是那颗珠子……”立香头疼道:“可是我却连那个大叔的名字都不知道,可恶……”

“……我没事啦御主,不用烦恼。”伊丽莎白嘟起嘴,有些不自在:“我答应你,会忍住,不会再随便吞下亮晶晶地来历不明的东西啦,所以……那个,你笑一笑嘛。”

“你没事比什么都好,回迦勒底之后一定要让达芬奇亲给你好好检查一下哦!”立香转过身对着伊丽莎白严肃道:“只有这点你一定要答应我,而且绝对不可以违背。”

伊丽莎白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

立香总算松了一口气。这条脑回路比较奇怪的龙虽然又任性又麻烦还不自知,不过总算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答应的事情哪怕心里不愿意也会好好做到。有达芬奇做检查,加上福尔摩斯的好奇心一定会参与,横竖就算出了问题也能够将麻烦压到最低。

二人顺利的回到家,可惜的是立香这一次没能够遇到那位金发的病怏怏的大叔。回了家后,原本还百无聊赖的伊丽莎白瞬间打起了精神,要为自己的御主做一顿远超玉藻前的“爱妻晚餐”。

立香虽然知道对方做出的东西是如何的难以下咽,但是这一次她实在是不忍心打断伊丽莎白难得再起的好兴致,便坐在餐桌上双手托腮看着那在厨房忙碌尾巴转的像小旋风一样的龙女。

她当然是知道的,知道伊丽莎白做的饭,和玉藻前的,和卫宫的,完全不同。如果说玉藻前是因为“爱”而喜欢做饭,卫宫因为“喜欢”而擅长做饭,那么伊丽莎白之所以喜欢做饭,本质上是一种手段。

冷酷的,残酷的,高高在上的。她做饭的本意是希望亲手做出美味的食物来增加食用者对自己的依赖、喜爱与称赞,就像是投喂宠物一样,利用人类本质的需求加重属于自己的砝码。

伊丽莎白·巴托里,赫赫有名的吸血鬼卡米拉的原型,以大量拷||问杀||人榨取年轻女性的鲜血沐浴身体借以维持自身青春美貌的血腥伯爵夫人。16世纪的匈牙利对待仆从的法律极为严苛,身为匈牙利大贵族出身的伊丽莎白理所当然的视仆从、或者说平民如泥土。固然现在的伊丽莎白的精神状态是其十四岁、尚未出嫁、也尚未犯下滔天罪行的少女时期,但其本质是不变的。

立香了解她,清楚的明白对方所作所为的含义与代表,然后接受了这一切。

她是她的从者,她是她的御主。在召唤了对方,签订契约的那一刻起,她们就被紧密的联系在一起,轻易无法分离。

“伊丽莎白。”

“嗯?怎么啦小狗狗,肚子饿了吗?”伊丽莎白却忙得连回头的时间都没有,拼命地与菜板上的牛肉做奋斗:“再稍等一会儿哦,我,马上,就好了!”

立香忍不住笑了起来。

“什么嘛!我虽然,虽然,是有点不那么熟练……但也不用这样明目张胆地笑出来吧!”

“背地里就可以?”

“……背地里当然更不可以!”看到立香大笑起来,伊丽莎白也意识到自己被对方愚弄了。龙女不高兴的一把将菜刀插在案板上,双手叉腰道:“你再笑的话,我就真的要把你的舌头割下来剁成肉泥!”

立香正色道:“伊丽莎白。”

“什、什么啊,突然这么严肃……”

“你的手上,都是牛血哦。”

“……哇哇啊啊啊啊啊啊!”

时间在笑闹中过去,吃了让人生不如死的晚饭,立香负责洗碗和收拾残局,伊丽莎白则去看综艺节目。时间过的飞快,等立香一头倒在床上的时候,才突然发现居然已经是深夜了。

“睡觉吧,御主。”伊丽莎白擦着湿润的头发坐在立香的床边夸赞道:“没想到你在擦背方面还挺有天赋,以后我就特别允许你擦拭我的玉体,陪我洗澡哦。”

立香从善如流:“给偶像擦背是我的荣幸~”

“呵呵。”伊丽莎白被立香的乖巧逗笑了。穿着白色睡衣的龙女披散着略微湿润的长发,在柔和的橙色灯光下别有一种脆弱的美感。她看着立香翻身滚到了被子里,便侧过身将头贴在立香的颈侧低声道:“御主后悔了吗,将我召唤出来。”

“……”

这一刻,就算是立香也分辨不出伊丽莎白所说的召唤是指下午将她召唤到这个世界,还是在迦勒底,她将她从英灵座上召唤过来。

“我从来没有后悔哦。”立香侧过身与伊丽莎白额头相碰:“不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我都不后悔认识伊丽莎白。”

伊丽莎白没有说话,只有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白炽灯不息,明亮的房间里,躺在大床正中的两个女孩进入了梦乡。

立香做了梦。

梦境之中,她坐在一个狭小房间的床上。这个房间非常的小,没有窗户,没有风,也没有光。她挺直了腰背怒视着门口用厌恶表情盯着她的守卫,哪怕走到了陌路也绝不向任何人弯腰低头。

她眼睁睁地看着门口的工匠一点点砌上了这个房间的大门,光明一点点消失在眼前。到了最后,“门”彻底消失在了眼前,只在最下方留下了连狗都钻不过去的一个小小的口子,透着一丝微弱的光。

她听着“门”外的人离开的脚步声,终于再也无法支持自己属于贵族的骄傲,用双手掩面,无声的痛哭。

这是对她的惩罚,对她杀害了无数少女、沐浴人血的惩罚。因为贵族的身份,那些人不会杀死她,却将她关在了这间被封闭的房间了。留下的小洞仅仅只是为了递入食物和水,这里如同鳄鱼的肚皮,只进不出。

也就是说,她将在这里进食、用水、睡眠、排泄,活的宛如笼子中的畜生,只能在无尽的孤独、寂寞与黑暗中结束生命。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她死。

……

…………

立香睁开了眼睛,屋子的灯还亮着,外边的天也已经亮了。玫瑰发色的龙女站在窗边背对着她,似乎察觉了到了立香的清醒,她毫不客气道:“你看到了吧,小狗狗。”

“……抱歉……”

“真是的,为什么你要道歉?我只是不快自己难看的一面被你看到了。”伊丽莎白不高兴道:“虽然厌恶又讨厌,但无法否认那确实是‘我’。真是可笑,明明现在的我只有十四岁,为什么要拥有那样可怕的记忆呢。”

“伊丽莎白。”立香打断了她的话,正色道:“如果你做错了,我会去阻止你。如果阻止不了,我就会打败你。但是我向你发誓,我绝不会这样对你。”

绝不会把你关在狭小黑暗的房间,在孤独与恐惧中疯狂地结束自己的生命。

“……真是的,还真是敢说啊,居然说想要打败我。”龙女侧过头来看着床上的立香,明明说着威胁地话,嘴角却不知为何,控制不住的想要露出微笑:“好啊,如果你真的有这个本事的话。看在你是我的经纪人的份上,如果真的有这一天,我就给你一个机会。”

今天是周六,学校放假,立香醒过来已经是上午十点了。内心非常了解这只龙的不安分以及倒霉,所以立香在昨晚睡觉的时候灵机一动,找到了一个极佳的消磨时光得方法。

——KTV

虽然在一开始立香就有想过这个方法,但担心伊丽莎白在KTV唱歌会造成众人集体入院或者歌厅倒闭等惨状,本着良好市民的公德心,立香只能忍痛抛弃了这一选项。但现在伊丽莎白似乎因为不知名的珠子的原因解决了根本问题,立香也终于可以拿出这条最佳方案,待着对方去了本市最豪华的KTV一个人包了一个最大的房间,让伊丽莎白在这个明亮的房间内尽情高歌。

唱着唱着,立香也来了劲,跟着歌声优美的伊丽莎白一起唱了起来。抛掉那奇怪的脑回路以及恐怖的歌喉不谈,伊丽莎白本就是大贵族出身的大小姐,无论是礼仪还是能力都是一等一的好,更有绝佳的音乐感官,再复杂难唱的歌曲她听上一遍就能完美重复。

她确实是有资本做一个偶像的。

整整一天都在KTV度过,立香二人回去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一点。不同于伊丽莎白的兴致勃勃,立香累的好像一条死于,喉咙又干又痛,几乎是被娇小的伊丽莎白给背回来的。

“真是的,小狗狗你还真是没用呢。”

嘴上虽然抱怨着对方的没用,但伊丽莎白的表情却是享受过多:“看在你今天一直陪着我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带你回去——可要好好感谢我哦。”

“是……”立香哑着嗓子道:“拜托你啦~”

因为对方过于娇小的关系,立香此时的姿势也不怎么舒坦。虽然是被背在背上,但弓着背也十分的难受。立香转过头,严肃的思考自己是不是应该下来自己走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到,有一双眼睛在黑暗中盯着她。

“!!”

立香猛直起身子向右侧看去,漆黑的夜空下只有路灯微弱的光辉。她什么也没有看到,但是她清楚的感觉到那股让人不寒而栗的目光从始至终都放在她的身上,不曾离开。

伊丽莎白被立香的动作吓了一跳,她挑眉不快道:“干什么呀小狗狗。”

“伊丽莎白,好像有什么目光……”

目光消失了。

“嗯?什么都没有哦。”伊丽莎白顺着立香的目光看去,只有一片漆黑的树林:“龙的感官可是很敏锐的,除非是暗杀者类型的从者,否则很难逃过我的探查的。这个世界除了我以外不可能有从者吧。”

“嗯……”

但立香还是感觉到了不安。

或许是因为曾经经历过七个大型特异点和无数个小特异点的缘故,立香的感觉有时候十分的敏锐,就连英雄王吉尔伽美什都曾经夸赞她死后若成为英灵或许会拥有媲美恩奇都的、最高等级的气息感知能力。

她确实感受到了目光,那个目光没有恶意,却充满了探究。像是检视珍品的收藏家,一寸一寸的审视,抽丝剥茧一样的细致,自己就像是没有穿衣服一样暴露在对方的眼中,虽非恶意,却令人恐惧。

这个世界是一个充满了“个性”的世界,这些个性千奇百怪,谁也不能说这之中就不会出现一个可以媲美暗杀者气息遮蔽的超能力。

但纠结片刻,立香没有告诉伊丽莎白。

回到家后,身心疲惫的立香暂且放下了心中的疑虑。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后躺在了自己柔软的大床上。过了一会同样希望澡的伊丽莎白也钻进了被窝,两人道了声晚安后安静的睡去,就在立香快要睡着之际,身边从者的声音传入了耳际。

“关灯睡觉也可以哦。”

“??”立香直接被吓醒,她睁开眼睛,侧过头看着身边闭目休憩的伊丽莎白,不确定道:“刚刚……伊丽莎白你说话了吗?”

“啊啊啊当然是我在说话啦你这个猪仔!”伊丽莎白胀红了脸一屁股坐了起来,气的尾巴直往立香脸上拍:“你是故意的吧!你肯定是故意的吧!故意想要看我这副难看卑微的样子!”

差点被龙尾拍破相的立香大呼冤枉,连忙翻身躲过龙尾的拍打跟着做起来:“我完全没有这个意思啊,怎么、突然要关灯了?你不是……”

“……还、还不是因为你昨晚睡的不安稳……哼,人类这种生物还真是又脆弱又渺小,可怜又可悲,不过是开着灯就会睡不好觉。”伊丽莎白不屑道:“你明天可要为我供给充足的魔力呢,如果身体不好魔力衰弱我就很困扰了,所以……”

她低声道:“就关灯吧。”

立香感激对方的好意,暖流涌上心头,她轻笑道:“我没关系的。”

“我才是真的没关系啦,真是的。”伊丽莎白躺下||身,一把掀起被子蒙在自己头上,闷声道:“只要……”

“只要?”

“……反正你一直都在我的身边。”

“……”

立香笑了。

她也躺下身,关上了灯。房间黑暗的那一瞬,立香明显可以感觉到身边的龙女紧张的绷紧了身体。她侧过身抱住了对方的手臂,低声道:“伊丽莎白,晚安。”

片刻后,她听到了想要的回复。

“晚安,我的经纪人。”

……

…………

周日的假期,立香待着伊丽莎白去了游乐场疯玩了一天。虽然对方在互动舞台上站着不肯下来给立香带来的不小的麻烦,但总的而言这一天十分的快乐。时间一直走到下午五点,离开了游乐场,伊丽莎白意犹未尽的回头遥望着高大的摩天轮,不情不愿道:“不可以再待一会儿吗,我想站在摩天轮的最顶端歌唱,到时候一定会有更多的猪仔们拜倒在我华丽的演出下。”

“哈哈哈……求你不要……”

原本的不舍荡然无存,立香突然高兴这个容易搞事的龙女要离开的事实。和伊丽莎白平安无险的度过两天绝对可以让立香回到迦勒底后对着玛修吹嘘上一天。

两个人躲到了小树林里监视摄像头探查不到的角落,伊丽莎白虽然不愿意,但答应了达芬奇等人的承诺她还是会好好遵守。看着伊丽莎白的全身开始散发光点,眼看着就要消失,立香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我还不知道下要来的是谁呢。”

“啊?唔,我想想……”伊丽莎白沉思片刻:“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要来的好像是那个阴沉的冥府女神来着。”

“!!!”

延伸阅读

贝尔化妆品加盟  http://www.centrojuanmartos.com/n9tk.shtml
贝尔化妆品一直以草本护肤为科研项目核心,产品具备天然而效果的特性,荣获韩国食物及药品

灵祥美玉玉业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centrojuanmartos.com/g2z4.shtml
镇平县灵祥美玉有限公司责任公司是以珠宝加工、玉器批发及玉器加盟连锁为一体的企业.公

雅蒂森家具加盟  http://www.centrojuanmartos.com/ydc0.shtml
企业文化是企业的灵魂,是推动企业发展的不竭动力,是企业在生产经营实践中,逐步形成的,

汇优美创意家居商城加盟  http://www.centrojuanmartos.com/uike.shtml
汇优美-让生活更优美创意生活家居百货商城:提供家居、装饰、厨浴、办公、休闲、时尚类等

宿衡加盟  http://www.centrojuanmartos.com/nc3y.shtml
宿衡实业是一家中外合资企业,供应销售电子地磅秤,电子吊秤,无线吊秤,直视吊磅,开关量

软件测试培训加盟  http://www.centrojuanmartos.com/n7rp.shtml
软件测试工程师入门和提高,涉及一个人从白纸一张到成为真正贵族享受的软件测试工程师所要

溪流加盟  http://www.centrojuanmartos.com/xddv.shtml
溪流渔具是南京溪流钓具科技有限公司旗下产品,总部雅的渔具配件设计制造商溪流立足于面向

叶氏加盟  http://www.centrojuanmartos.com/xwt8.shtml
湖北叶氏化工科技研究院隶属于湖北远成集团,是一家以生产香料、香精为主的生产型企业,公

亮俊加盟  http://www.centrojuanmartos.com/aohx.shtml
亮俊品牌童装缔造的品牌“亮俊童装”、“亮俊知童装”,讲求穿着舒适得体,塑造健康、活泼

美国语伴教育加盟  http://www.centrojuanmartos.com/6qqw.shtml
美国语伴教育加盟北京语伴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于英语教育领域位于中关村的高科技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战队热血传奇在线阅读第八章

    第八章让托尼带着还是婴儿的小杰克,也只有如此嫌弃儿子们的霍华德做的出来,虽然有一部分原因是,小杰克那小体格,超越地球人无数倍,怎么玩都没事。经过霍华德亲自验证,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好吧,只是说说而已,霍华德再怎么科研人员上身,也不敢当他老婆玛丽亚的面,拿养子来做实验。火什么的,是小杰克自己,有一回看

  • 结拜兄弟成了我的攻在线阅读第九章

    待他们走进了一间包间坐下后,苍靖月对夜晟介绍道:“夜晟,这是我哥哥苍木易和仲长琼仲长护法。”随后对苍木易和仲长琼说道:“哥哥,仲长护法,他叫夜晟,是凤夕镇夜家的人,这次要不是他,我可能也回不来了。”苍木易听闻苍靖月的介绍后,对夜晟拱了拱手,“多谢夜兄对舍妹的照顾。”随后神情凝重的对苍靖月继续问道:“

  • 都市之她们有系统尸体能舔吗?

    叶龍出来的这个方位是房子的侧面,还挺隐蔽的。皇协皇跟几个鬼子都盯着正门呢,显然都没想到这间小小的屋子居然还有别的出口。叶龍偷偷瞄了一眼,位置很好啊,彼此相距不超过二十米,他们是侧面对着,自己的地理位置非常有利。“兄弟们,啥也不说了,现在我即将干掉这些小鬼子,为了那些死去的同胞们报仇血恨,走着!”叶龍

  • 一拳超人我是英雄在线阅读第五节

    朱允炆分派给王儁的任务应该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第二天这位王尚书便已经将东西全都呈现到朱允炆面前了。除了铠甲的头盔部分,让加了个钢铁口罩以及铁网的眼罩之外,总体上还是没什么需要改进的。让王儁将这些东西留下之后,便又把满心疑问的他给打发走了。在这期间钦天监的吴明过来汇报他计算的雷雨天气持续时间。“陛下,

  • 影视世界旅行家第10章在线阅读

    纣王八年,有佞臣进言,冀州侯苏护有女,国色天香。纣王大喜,欲纳其为妃。苏护不允,故兴兵起义。纣王大怒,命崇侯虎与西伯姬昌起两路大军伐之。苏护一战大胜,后大败于崇侯虎之地崇黑虎之手。以上种种,申周确信自己前世看封神演义时看到过。只不过当下却也记不清了。这些内容,都是申周抵达冀州境内后,一路打听来的。金

  • 那年我们很快乐这个和尚看起有点不正经(1/4求收藏)

    五指山下,两名佛将低头看着胸前的大洞,脸上全是震惊之色!先前,他们还嘲笑唐圣的‘无知’,可是眨眼之间,孙悟空不仅被赋予了一条新的灵蕴,而且还一举回到了镇天级,瞬间将他们给袭杀。这种结果告诉他们,他们才是跳梁小丑,他们才是真正的无知!这世界上真的有人可以重新赋予生灵灵蕴!彭、彭……就在唐圣还没有回过神

  • 红楼之斐玉在线阅读第七章

    第七章远方的信01“啊,你说是小煤屋啊,早就不住了。前些年,我妈和我爸的官司打赢了,法院判下来,爸爸每个月要支付我一笔抚养费。妈妈就在这里租了一套小房子,我们就搬进来了。”“姐姐好。你也住在这里啊,那我们以后是邻居了。”旁边的小政突然插嘴道。齐妙脸上浮现出惊喜的表情:“这是你弟弟么,真可爱。真的?你

  • 重生洪荒当大佬在线阅读第五章

    第五章清晰术我躲在大树后面等了一会,见嗜血的人越聚越多,也便没有了继续练级的兴趣。我的等级已经五级了,是时候回村里补给一下,去挑战更高级的怪物了。而且,我的包裹里还躺着好多装备等我鉴定呢。小心翼翼的避开嗜血的耳目,我回到了出生的村子,茅草村。恩,村子周围确实很多茅草,这名字虽然俗,却也俗的实在。“哥

  • 特种兵:我的老婆是兵王第七章

    桑托斯城。□□巴诺·卡尔戴拉球场。球场启用于1916年10月12日,仅能容纳2万人,与现代球场的容量相比是略显狭小了。但是它非常的漂亮,拥有露天式球场独有的开阔感,天特别明净,上电视饱和度高色彩很好看。球场小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容易营造出一种场场爆满的感觉,主场比赛的气氛非常好。当地球迷相当热情,尤

  • 开局娶了三位女主播大陆第一战(上)

    “不好。”风逸打了个哈欠,“修炼了一夜,有点困。”“不用那么拼的。”风远揉了揉风逸的头,“输了也没什么。”风逸还想说什么,风远却没给他机会,“走,先吃饭再说。”风家比较小,一家人围坐在餐桌旁倒是其乐融融。风逸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气氛,自从他出生后就不停的修炼,学习打仗,像这种安安静静吃饭的日子不多。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