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他的幸运儿[电竞]在线阅读第3节

作者:骁花 来源:晋江文学城

程南是四兄弟中最沉默寡言的一个,大概因为将军这个身份本来就具有铁血气息吧,他看上去很冷漠,一张冰山脸满满写着“生人勿近”四个大字。

这种男人非常正直善良,但也同样不解风情,派他出马搞定萧云镜,可以妥妥地避免对方用美人计反将一军。

想想都觉得很靠谱呢。

宁远殿昏暗的烛光下,四个大男人围坐成一圈,彼此打量,各怀鬼胎。

程南的开场白很简单:“大晚上叫我过来,有事?”

“当然有事。”白棋默清了清嗓子,企图以帝王威严来提高他对此事的重视程度,“后宫来了个镜公主,这你听说了吧?除了那张脸实在没可取之处,自己耍流氓还倒打一耙,我们想请你教育教育她。”

“我不懂女人心。”

陌珏没好气地在他肩膀拍了一巴掌:“木头脑袋!又不是让你娶她回府,懂女人心有个P用!是用你独有的威严震慑一下她,叫她老实点。”

“现在去?不合规矩。”回答简洁有力。

沈翊尘温文尔雅地笑了:“其实你什么时候去都无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速战速决也解决了大家一桩心病。”

“她睡了怎么办?”

“喊起来。”

程南无声无息瞄他一眼。

白棋默双手交握胸前,表情虔诚言辞恳切:“南南,全靠你了!最好能让她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羞愧欲死回到承风国去,回来朕一定赏你!”

“算了,我尽力吧。”程南无视掉他妩媚的小眼神,板着个面瘫脸起身朝殿外走去,“以后都叫人省点心,烦。”

三人:“……”

嗯,其实大将军也有傲娇的时候,他们能够理解。

月色下的鸾鸣宫完全被清辉笼罩,琉璃飞瓦溢彩流光。

夏日气候总是很炎热,萧云镜没睡着,赤着脚在屋里走来走去,直到她听到从庭院里传来的脚步声。很沉很稳,是练家子。

掐指一算,这次来的估计就是那个程将军,她早打探过了,皇帝就仨好基友,前俩都吃了瘪,这个性格太难猜,得换种套路。

敲门声彬彬有礼,但却略显犹豫,萧云镜没给程南太多准备的时间,直接敞开了门。

“程将军?”

程南没想到她速度这么快,而且竟还准确无误交出了自己的身份,顿了顿,冲她略一颔首:“深夜叨扰,望公主海涵。”

“将军说笑了,我素来睡得晚,对声音也很敏感,方才没吓到你吧?”她模仿着古装电视剧中那些大家闺秀们的莺声燕语,款款微笑侧身避让,“将军有事不妨进屋细谈。”语毕自去拨亮烛芯,身影袅袅婷婷,怎么看都是个有教养的好公主。

程南没怎么与女子打过交道,人也实诚,此刻见对方如此知书达理,心里那杆秤偏了一点,不禁有些怀疑起那仨兄弟来——毕竟他们不着调的性格就摆在那里,混淆视听也不是不可能。

还是先探探公主口风再作打算,不要轻举妄动。

“嗯……公主 。”

萧云镜将一只玲珑茶盏搁在他面前,皓腕凝霜雪,笑语嫣然:“夜间饮茶影响安眠,故而以水代茶,还望将军不要见怪。”

“公主太客气。”程南在她注视下觉得浑身都不自在,踌躇半晌才勉强开口,“其实我此次前来,是受陛下所托。”

“陛下托付你什么了?”萧云镜睁大眼睛看他,目光天真又无辜,“我到建璋都三日之久了,连陛下的面都没见着,时常琢磨着是不是陛下对承风国有不满之处,所以才迟迟不肯接纳我。”

这种问题可不能随便回答,事关两国亲善关系,必须谨慎应对,程南差点被水呛着,忙一本正经地摆摆手,示意其不要多想:“承风为建璋友邦,陛下一向对贵国君主很是尊重,又怎会心生不满呢?”

欺负老实人最有意思了,看他不善解释却要硬着头皮斟酌语句,实在是很有成就感。萧云镜可是21世纪经过特殊训练的盗贼行业翘楚,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套技巧练得炉火纯青,她很清楚遇上不同的对象要选用不同的策略,譬如眼前这位,摸清脾气之后就可以主动反击了。

“将军能这样说,我也安心不少,只是……”她以袖掩面,故作悲伤地转过头去,一双大眼睛滴溜乱转,语调却哀哀切切跟受了多大委屈一样,“我不懂陌公公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出言冒犯且无所顾忌,而沈丞相也趁人之危居心不良,莫非这些都是陛下授意的么?”

信息量较多,程南善良的大脑一时有点难以消化,他皱着眉头问道:“陌珏调戏你?沈翊尘趁人之危?”

“是啊,说自己才是我的良人,还要和我多多走动,趁后宫安静陛下没发现,可以常到鸾鸣宫来,这……”萧云镜演技一流,说着说着自己都把自己感动了,抹着眼泪控诉无良皇帝,“我也知道,背井离乡来到这里就注定要寄人篱下忍气吞声,即使陛下什么名分都不给我,我也无话可说,但是烦请陛下不要再三番两次找人来侮辱我了好吗?就让我安安静静当个贡品不行么?”

程南的来意本是替白棋默教育她,然而美人泪光莹然楚楚可怜,很明显和那仨家伙描述的半点不符,大男人们诽谤一个弱女子当真恬不知耻,还要脸吗?

他眉梢眼角怒色隐现,已然有些挂不住了。

萧云镜遮脸抽噎着,不依不饶又下了剂猛药:“烦劳将军带个话,如果陛下实在厌恶我,不如干脆将我遣送回承风,亦或是直接赐死,免得我将来无颜面对皇室的列祖列宗。”

“……公主说出这话,无异于在打我的脸!”程南猛然拍案而起,端着茶杯一饮而尽,正气凛然光芒万丈,“公主且在宫中安心等候,我必当助你讨回一个公道!”

像他这种性子的人,能一口气白话那么多,也实属不容易。

萧云镜幽幽地瞄着他:“将军此话当真?我书读得少,你不要骗我。”

“绝不食言!”

“多谢将军。”

她目送程南的背影消失在门外,拿手擦了擦眼角残留的水迹,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欠。

大将军人是笨了点,可当真生得一副好皮相啊,冷峻潇洒气势不凡,在现代没机会碰上的帅哥,在古代全叫她开眼了。

*

这注定是个不平凡的夜晚。

宁远殿的三基友原本是兴高采烈等着程南凯旋归来的,结果却等来了一顿劈头盖脸的暴打。

“昏君!丢我的人!还有你们俩,助纣为虐!”呵斥声干脆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程南手托一块方方正正的砚台满大殿追白棋默跑,一边跑一边掂量着砸过去的最佳角度,“有本事你站着别动!”

白棋默绕着朱漆柱子疯狂转圈,跳着脚地抱怨:“谁是昏君啊?就算是事实也不用喊这么大声吧!你这个叛徒!”

“你还废话!”

陌珏和沈翊尘冒着生命危险冲上前去,合力抱住程南大腿迫使他停止攻击:“好汉手下留情!先说说怎么回事让他死得明白点啊!”

程南一脚一个把二人踹飞,**脸上虽然表情不很明显,但不是傻子的都能看出他余怒未消:“礼义廉耻学没学过?不给公主名分,居然还玷污人家清白!”

他从萧云镜房间出来后,为了进一步确认还特意找到鸾鸣宫的小宫女,隐晦地问了问情况,然后……然后小宫女清清楚楚地告知,自己那天听到了公主高喊“丞相非礼”,证据确凿,这还能有假?!

“是不是那个女人混淆视听来着?”陌珏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连忙抢着辩解,“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萧云镜她可不老实了,把我们仨都整得够呛!”

程南瞪他一眼:“胡扯,公主贤淑温婉,哪里不老实?”

“……”那女神经病竟敢装可怜?陌珏自觉跳进黄河也洗不清,默默挪到一旁决心不再瞎掺和,省得挨揍。

白棋默手脚并用抱着柱子,考虑着是不是应该先爬上去避避风头,一面还不忘出卖队友转移火力:“南南,这不怪朕,你针对的不是去骚扰萧云镜的人么?朕连见还没见着她呢,去她宫里卖弄风骚的是翊尘,他还说要娶她!”

沈翊尘无比悲愤:“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好兄弟义薄云天啊,再说了这是事实啊——对不对小陌子?”

陌珏在他快要飞上天去的威胁眼神中败下阵来,底气不足地点点头:“对对,是翊尘做的,南南你也知道,翊尘这人勾搭小女轻车熟路,一不当心就失足了……”

“你们俩给我等着!”

程南淡定地“哦”了一声,回头看向沈翊尘,大概是错觉吧,他那冰山脸上竟然还恍惚露出了一丝慈祥的笑意。

“自觉过来,我考虑留你一条腿。”

“……先等等,我有话讲。”沈翊尘毕竟也不是省油的灯,一朝丞相哪里是甘心背黑锅的主儿?“横竖事情都是因咱们陛下而引起的,往事不要再提,只要给公主个名号什么都迎刃而解了,你还在纠结什么?”

让萧云镜进后宫,就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朕不纳妃!”白棋默大声抗议,“纳妃也不纳这个女人!”

程南冷哼,把砚台丢在他脚下,转身拂袖而去,只轻飘飘丢下一句话。

“连夜把立妃的诏书拟好,明天我检查。”

延伸阅读

牡丹万家加盟  http://www.ozziesrestaurant.com/pjio.shtml
牡丹万家抽油烟机生产:烟机、灶具、热水器、厨卫电器、生活小家电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

汇香坊化妆品加盟  http://www.ozziesrestaurant.com/6d0n.shtml
法国汇香坊ScentHouse品牌产品,源于20世纪初欧洲王室御用调香师-―尤帝·安

星佳化工加盟  http://www.ozziesrestaurant.com/n0o8.shtml
湖南省常宁市星佳化工有限责任公司创建于2002年,座落于湘江之滨,近靠“京珠”及“衡

多洗爱车垫清洗加盟  http://www.ozziesrestaurant.com/ivd.shtml
多洗爱车垫清洗隶属于北京翔捷包装机械有限公司,多洗爱汽车坐垫清洗配备有全套的超声波清

云豪加盟  http://www.ozziesrestaurant.com/xh9z.shtml
云豪塑料是生产和销售与国内外物流接轨的塑料托盘,周转箱,周转筐,物流箱等产品的企业。

馨荷加盟  http://www.ozziesrestaurant.com/noje.shtml
暂无

香港信康医疗服务中心加盟  http://www.ozziesrestaurant.com/yk0h.shtml
香港信康国内外医疗服务中心,成立于2009年,是受香港法律统一监管的正规注册医疗服务

淑妮美加盟  http://www.ozziesrestaurant.com/xha3.shtml
淑妮美饰品有手链,项链、吊坠,毛衣链、流行饰品、手镯,耳环、戒指等,拥有完整、科学的

艺人美场加盟  http://www.ozziesrestaurant.com/at2f.shtml
艺人美场美发始创于1989年经过20年的经营,已发展成为集美容美发直营加盟连锁,美容

弋果美语加盟  http://www.ozziesrestaurant.com/6zmr.shtml
上海阜果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的总公司为弋果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总公司创立于1999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幻之我为天道第6章在线阅读

    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

  • 拉丁天王第五章在线阅读

    时间2009-11-1012:05:10字数:2104“角都,这个小子实在是太可恶了,竟然这样!”说这句话的当然是晓之三台飞段了,看着刚才宇智波佐助坐在那里装逼他就不爽,竟然还有人比他还能装逼。“呵呵,飞段,可以理解,传承自龙一孙少爷的忍术,在龙一悉心教导下,小小年经也就有了如此的成就,不年少轻狂才

  • 今天和老公提离婚了吗之平静(10)

    “住院期间,看着别的病人都人来人往的有人探望,我自己孤零零一个人,特别绝望,特别渴望有人能关心我。”“他是我的主治大夫,是给我做手术的人,在我打了麻药即将失去意识的那一刻,他轻轻安慰我说,别怕,放心吧,有我在。你不知道我当时有多感动多崇拜他,我是把自己的命交到他手里了啊!”“手术清醒后,我不可遏制的

  • 你是我的心头菜第六章在线阅读

    有暗影的美食在前,这次不需要暗辉说什么,甚至还没到饭点,皇甫宇泽就放下手中的事务,去吃饭。看着一反常态积极吃饭的少主,暗辉怨念地看了眼暗影之前躲起来的地方,可以想象那个全身心投入到事务中的少主一去不复返了。可惜暗影早已换了个位置,没有收到暗辉的怨念。暗辉是怨念的,其他两个暗卫却是松了一口气,他们没有

  • 双极魔瞳第5章在线阅读

    宋骁还有政务要忙,在凤仪宫陪江皇后说了会儿话,还未到巳时便起身离开。待他走后,江皇后知念善一早赶来辛苦,让她先去安置,换身衣裳再来。“今日凤仪宫怎的如此清静?”念善对陪她一同出来的兰蕙问道:“各宫妃嫔没来给小姑姑请安?”兰蕙和兰心都是从侯府时就陪在江皇后身边的人,深得江皇后信任,念善有疑问也并不避讳

  • 漫威:我有无限分身之浮云派?

    这一年,叶天十五岁!此时的叶天身高七尺,眉清目秀,已经长成了大人模样;经常带着十岁去后山打猎,十岁可算是整个村子最出色的猎人了,小到野兔,大到野猪,顷刻间便能制服;而且奔跑起来速度之快,叶天只能看见一阵黑影!五年来叶天经常做那个一模一样的梦,或许是次数多了,也就没那么恐惧了,他还每次在梦中细细品味着

  • 毒宠小谋妃第八章在线阅读

    将狂风刀法领悟到大成境界之后,秦牧一时也没什么事做。在这个世界,他正在上高三,不过这时的高中课程教导的可不像以前一样,光是文化知识。文化知识,只是高中传授知识中的一小部分。大部分还是传授的各种基础武道的知识。这个世界也有大学,不过这里的大学,目的十分明确,都是为人类社会培养各类急需的工种。像是修建基

  • 大猫统领的心尖宠在线阅读大战‘狼’级怪人

    吴迪到了那,发现一只长得像披萨的怪人正在那儿破坏,嘴里还不停的嘟囔着。“我乃披萨大人,因为太爱吃披萨而产生的怪人,今天,我要让所有人都吃披萨,不然的话就杀光所有人。”吴迪很无奈地说:“为什么怪人出场都要自我介绍一下?费那么多时间。算了,不管了,我还是先解决他吧。”吴迪慢慢的走到了他的面前,怪人也注意

  • 愿你安歌在线阅读神秘女子

    “雷音寺那秃驴,有一天我终要带领兽族去荡平正道!”“公主...公主去了南方荒凉之地...”鼠头唯唯诺诺的说到“什么!?”囚牛一下提起来了鼠头的身体“王上饶命..饶命,小的也是刚刚才知道这消息。”那鼠头被吓的浑身颤栗囚牛啪的把鼠头扔在地下看起来极为恼火“她母亲生前告诉我要照顾好她!”囚牛大为光火“九尾

  • 小妖女娇宠日常第10章在线阅读

    一道跟影子一样的身影慢慢地从空气中显现出来,如果颜朵此时是醒着的话,一定会认出来人正是魔焰。“难道找错了吗?”魔焰皱了皱眉:明明感到了跟上次一样的灵力波动,但是依旧什么都没有发现。眼前这个看起来十分弱小的灵兽体内根本就没有多少灵力,灵根也似有似无……有人来了?魔焰迅速隐去了身形,屏住了气息,躲在了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