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香蜜]我想跟你生龙崽分手

作者:沃尔图里的凯大爷 来源:晋江文学城

祖祺在泳池边一躺就是一个下午。

虽说现在还没立秋,天气也不像秋天那么凉爽,但是这个小花园里树影憧憧,阳光穿透茂密的枝叶在碎石小径上洒下斑驳光点,倒有几分在山林中纳凉的感觉。

祖祺歪着脑袋,迷迷糊糊的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被一道重物落地的声响惊醒。

他猛然睁开眼睛,第一反应就是摸向自己的肚子,却摸到一条搭在腹部的薄毯,应该是张管家在他睡着时给他盖上的。

很快祖祺便被飘荡在空气中的一缕麻辣香气吸引了注意力,他转头看去,只见女佣们已经在烧烤架前忙得热火朝天。

“太太您醒了。”小雅捧着餐盘小步跑来,双眼亮晶晶地说道,“我们先准备了一些,给您垫垫肚子,辣椒放得少,您尝尝?”

祖祺瞧着餐盘里的烤肉拌着葱花和各种作料,香味扑面而来,他下意识咽了口唾沫。

拿了串烤牛肉,咬了一口,顿时表情一喜。

“好吃吗?”小雅颇有些邀功地问道。

“好吃!”祖祺眼中流露出惊喜的光芒,天知道他有多怀念这些重口味的食物,这些天他已经快被炖鸡汤鸭汤给逼疯了。

祖祺当即挥了挥手说,“再给我烤几只鸡腿来,在面上多撒点葱花。”

小雅领了吩咐,放下餐盘便跑开了。

没多久,小雅又端着另个餐盘哒哒哒跑来,里面装着四只烤得金黄焦脆的鸡腿,浸着油汁的表面呈交叉型的划了几刀,香味几乎溢得满院子都是。

祖祺两手各拿一只鸡腿,吃得欢乐,同时不忘向小雅点餐。

沉浸在美食中的祖祺并未注意到周遭环境的变化,当他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时,本来在烧烤架前忙碌的小雅和女佣们不知何时停了下来。

烧烤架上的蔬菜还在滋滋滋的冒油,香味一波接着一波涌来。

“你们愣着做什么?不要烤焦了。”祖祺嘴里咀嚼着鸡腿肉,含糊不清说道。

小雅胆怯地咬着唇,不敢说话,脑袋都快埋到胸口上了,其他人的样子也好不到哪里去。

祖祺意识到不对劲,还未出声,陡然听见一道低沉冰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谁允许你们做这些了?还不赶紧把他手上的东西拿走!”

这句话如同一颗炮/弹在女佣堆里炸响,女佣们脸上不约而同挂着惊恐万状的表情,像潮水一般争相恐后涌向祖祺。

当女佣们纷纷散开后,祖祺手里的两只鸡腿已经不见踪影,就连放在小矮桌上的两个餐盘也一并被端走。

祖祺茫然地眨了眨眼睛,有瞬间的懵逼,他急忙转头朝声源处望去——

黄昏的天空中弥漫着大片火烧云,那个颀长的身影背对晚霞而立,周身被染上一层模糊的光晕,他有着一双黑夜般暗沉又深不可测的眼眸,英挺的鼻梁,削薄的双唇在灯光下泛着樱花瓣般的淡粉色。

薛珏。

哪怕没有亲眼见过薛珏本人,祖祺也在第一时间猜到了他的身份。

他果然来了……

还这么迅速,恐怕是刚下飞机就火急火燎地赶来了吧。

薛珏冷峻的面容上没有丝毫表情,他淡淡注视着祖祺,仿佛在看待一件没有生命的物体。

祖祺弯了弯嘴角:“好久不见,大忙人,感谢你百忙之中还抽空来见我。”

薛珏没理会祖祺的冷嘲热讽,而是转头喊了声张管家,背着双手一言不发站在后面的张管家立即会意,带着一群女佣保镖火速离开。

眨眼间这片地方只剩下祖祺和薛珏两个人。

四周的虫鸣声交织成片,夜风凉飕飕的刮在祖祺皮肤上,祖祺禁不住打了个哆嗦,赶忙拿纸巾擦了擦掌心的油,随后扯起旁边的薄毯裹在身上。

再抬眼,薛珏已经悄无声息走到他面前。

“无理取闹也要有个度,我没那么多功夫陪你玩捉迷藏的**。”薛珏居高临下看着祖祺,眸底覆盖着一层寒冷的冰霜。

祖祺毫不畏惧的回视薛珏,还云淡风轻的扯着嘴角笑道:“我也没耐心和你玩这么幼稚的把戏,其实费心思让你来,是有件事想跟你商量。”

薛珏眸光微动,没说话。

“我们分手吧。”祖祺很平静的开口,仿佛在叙述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既然我们之间没有感情,不如好聚好散,今早减少对彼此的伤害。”

闻言薛珏似乎听到什么笑话似的,嗤了一声。

他仍旧没动静,只是冰凉的视线恨不得将祖祺的灵魂看穿。

祖祺停顿了两秒,见对方反应平淡,才用食指轻轻点了点鼓囊囊的肚皮,半是玩笑半是威胁道:“可是我腹中已经有了你的孩子,你总不能让我们父子俩今后风餐露宿吧?干脆你直接给我一千万,我保证带着孩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从此不再踏足你的生活半步。”

这下薛珏直接僵住了,他用一种近乎陌生的眼光上下打量祖祺一遍,忽然发出低沉的笑声。

“所以你就是想和我商量这件事?”

“不然还能有什么?”祖祺被薛珏笑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莫名有点怂地缩了下脖子,想了想还是决定退一步,“看在孩子的份上,我可以给你打九九折,你给我九百九十万就行。”

“……我真是谢谢你了。”薛珏从齿缝中挤出一句话,“不过很可惜,我暂时没有分手的想法,你也想都别想。”

“……”卧槽?!

祖祺诧异的睁圆眼睛,心想薛珏的反应不对呀,按小说人设来讲,他不是应该欢天喜地答应自己的要求吗?!

“等等……”祖祺忙道。

薛珏不打算在这件事上纠缠下去,转身对剩下两个守在不远处的保镖说:“把他扶进去,找个人来把洗澡水放好。”

于是祖祺莫名其妙被两个保镖架进室内,又莫名其妙被带进浴室里。

眼睁睁看着小雅和一个女佣进来放好热水后,祖祺才猛地反应过来——他不是在和薛珏谈分手的事情吗?怎么一言不合就被逼着洗澡了?!

祖祺暗骂一声,拿起小雅搭在架子上的薄外套披在身上,便气势汹汹往外走,结果刚打开浴室门,就瞧见一双笔直的大长腿伫立在门外。

祖祺低垂的视线顺着那双腿慢慢往上爬,最后定格在薛珏冷漠的面孔上。

“你身上全是油烟味,洗完澡再出来。”薛珏说着把一堆东西塞进祖祺怀里。

祖祺定睛一看,是他让小雅装在行李箱里的睡衣和睡袍。

可重点不是这个……

“薛珏。”祖祺端正了一下态度,用十分严谨的口吻说,“我没有在闹脾气,也不是想威胁你,我是真心诚意想和你分手。”

薛珏却是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眼底流淌着淡淡的嘲讽:“当初你削尖了脑袋挤入我薛家的门,现在又想拍一拍屁股离开,你有没有掂量过你究竟值不值一千万?”

祖祺愣了愣:“我可以给你打九九折……”

“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你。”薛珏突然伸手钳住祖祺的下巴,他手上没用力,然而高高在上的气息压得祖祺喘不过气来。

祖祺被迫抬头直视薛珏的双眼,他发现薛珏的眼睛很漂亮,如同黑曜石一般,美丽耀眼又泛着冰凉的光泽。

“只要你安心把孩子生下来,以后孩子长大继承了薛家,那么薛家的一半财产都归你所有。”

薛珏低沉的声线上宛若缠绕着丝丝魅惑,他眼眸半阖,眼神格外清明,还夹着若有似无的讥讽,“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名利富贵吗?我都可以给你,前提是你能完成我的要求。”

祖祺愣愣望着薛珏,一时间竟被薛珏的一番话堵得哑口无言。

是他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

如今薛珏还没有对女主一见钟情,他再不济也不会任由薛家的骨血流落在外。

更何况外面的人多少听说薛珏有未婚妻的事,若是他在怀孕六个多月的时候离开,一旦被那些人知道了,只会传出对薛珏和薛家不利的言论。

想到这些,祖祺难免感到丧气。

薛珏瞥了眼忽然像只泄了气的气球一样焉答下来的祖祺,缓缓松开捏着他下巴的手,然后吩咐守在旁边充当透明人的张管家。

“帮他洗澡,小心一点。”

“好的,先生。”张管家微微拂身,上前接过祖祺手里的衣物,然后侧着身子挤入浴室。

祖祺乱七八糟的想了很多,最后还是暂时放弃和薛珏交流。

他斜着眼睛剜了一下已经侯在浴室里的张管家,半秒的犹豫后,甩手当着薛珏的面将浴室门关得砰咚响。

让你嘚瑟!

给你吃个闭门羹!

祖祺恶狠狠的想完,冷不丁听见叮当一声脆响。

他低头一看,脚边居然躺着一颗翠绿的宝石,在暖橘色灯光下散发出诡谲的光泽。

祖祺顿时觉得那颗宝石有点眼熟,好像是原主随身物品中的一件,但是他把那些物件都放在薛家,并没有带出来。

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祖祺这么想着,鬼使神差间竟然艰难的弯下腰,伸手去捡宝石,他怀着孕的身体实在笨重,试探了两次才捡起那颗宝石。

就在他站直身子的瞬间,周遭的一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生变化,仅是五秒钟的时间,原本的浴室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地……

延伸阅读

蓝色生死恋之芯愿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ninfen.cn/6jmj.shtml
赵归璨目送着宋岚卿进入小区,看见她走进B栋,他微微眯起眼睛,近视的人一般这么做似乎都

大国神医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ninfen.cn/ysm.shtml
洛迦见过叶难很多样子。意气风发站在领奖台上的,骄矜疏离站在所有人最中央的,又或者是逢

(甄嬛传)穿越做皇帝在线阅读撩汉子撩到钢板  http://www.ninfen.cn/ftm.shtml
顾萧危眉头紧皱着看祝彤,一脸没听懂的样子。可这要让祝彤怎么解释啊?她要怎么说,才能让

[全职]论闪婚婚姻的可持续性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ninfen.cn/uh44.shtml
那时候,她还不知道他视若珍宝的咖啡豆是“她”送的。有一次时然去他的办公室,很新奇的发

穿成男神的白月光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ninfen.cn/6lnx.shtml
第7章赵伯握着手里,那个如同锦囊的东西,一时间心里真的是五味杂陈,他还记得,这个小姑

从陆战之王开始的全能兵王之万界池塘?捕获二阶灵兽!【新书求鲜花】(2)  http://www.ninfen.cn/xe7o.shtml
一路小跑着下山后,陈风便来到了山下的村庄。值得一提的是,离开了城市的喧嚣后,走在这种

柏辽兹与巴赫之你无比美丽(淼衣淼衣)  http://www.ninfen.cn/sely.shtml
庄一又跑到一半,腿脚一软,又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疼疼疼。”,庄一又这次恢复了痛觉

那世界彼端的风尘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ninfen.cn/xyfb.shtml
这一顿饭吃的赵铁柱心儿那个欢快啊~~一桌子的饭菜吃的是一点不剩,没想到陈灵珊这小妞饭

主角他超凶[快穿]秦淮一片月(1)  http://www.ninfen.cn/sgak.shtml
黑云压城城欲摧,仲夏方晏,余暑未消,倏忽一场骤雨,京师如同飘摇汪洋之上的一只小舟,风

帝后野史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ninfen.cn/ax65.shtml
我和公主骑马闲行,从山坡走到原野。平地凸起一些扁圆的石头,像是嵌在枯草地。我把两匹马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欢喜:全能学霸在线阅读第八节

    在停战阶段,第一军团的医师实行轮休制。今天正好是原主休息的日子。虞昭昭也能有空闲时间,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研究学习有关于医师方面的知识。她发现这个医师的天赋和她的治愈系异能,两者之间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一个是作用于身体方面,一个是作用于精神力方面而已。既然已经决定这三年她要在军队里好好地待下去

  • 子术第5章在线阅读

    可以说,纸张对现在这些文人的震撼,绝对是还要超出了赵阳理解的。很快,齐越就拉着荀况来到了小圣贤庄的大门处。看着近在咫尺的大门,齐越也不由停了下来,然后整理了一下着装。虽然非常激动,但是他还是没有忘记这些细微的礼节。——要不是时间不允许,他甚至都想要召集整个小圣贤庄的人来一起迎接。整理着装的时候,齐越

  • 天暗任邪行最早的贤内助

    “………”当刚才那一句言语说出,独孤般若也毫不着急,细细品尝着充满香味的温茶,看上去显得极为高雅。相应的,更是将那一份大家闺秀,还有贵族般的风气派给展现出来。“………”对此,杨坚也没有第一时间开口,注视起那一双有些英气的眸子,一开始便是进退有序的独孤般若。在无声无息当中,一向便是颇有主见,做事极为果

  • 少年歌行之许卿一世心安冤家路窄

    江俨然最终也没碰那碗葱花汤,出门时候更是连句道别都没有。霍琦忍不住问杨曦同:“小杨老师,搭讪是什么?江医生走那么急,就是为了找那个搭讪?”杨曦同把小毛巾、小牙刷塞进她怀里:“快去刷牙洗脸,看半小时动画片,就给我乖乖上床睡觉。”霍琦不情不愿地应了一声,慢吞吞地进了洗手间。杨曦同松了口气,靠着椅子休息了

  • [综]我套路了男神之开启遛狗模式(求鲜花、评价、收藏)(9)

    却说那山匪头子,眼见一个小孩子从马车内走出来,一看那衣着,便知道这小孩儿定然是主家公子。微微顿了顿,便扛着板斧冲了过来,他想的便是,抓住这小子,然后再去逼迫两个护卫。东方旭一见那山匪头子冲了过来,心中有些吃惊。“叮……检测到目标为内气中期。”东方旭没有一皱,内气中期!比自己高两个小境界!但是自己有武

  • [盗墓BG]往复在线阅读节文盲者的天地

    来到招工处,人还不少,队伍排的还真长。从门口排到了大街上,还是三队,一条马路也堵住了。每个队伍的旁边还有一两个人在点人数兼维持秩序。看来插队不好插啊,王傲然索性来到一个稍短的队伍最后面排起队来。刚站好没过多久,就有一个穿着灰色旧式中山服的中年人拍着王傲然的肩膀,声音压低和蔼可亲的说道:“小兄弟,第一

  • 一盏春光在线阅读第10节

    洪泽湖脸上惊讶之色一闪而过,便又若无其事。”师父,还来不来?”百丈外的清风喊道。“算了!”真人摆摆手。”老了老了!将来万灵雷印要靠湖儿发扬广大了!”真人慨叹一声。谢大英清风等众弟子脸露迷惘之色,弄不懂真人话中玄机。“入世峰东去五百里有一无名山峰,无名山上有藏兵洞一座,近日藏兵洞上方,夜有各色毫光冲天

  • 我能化身成黑洞告老还乡

    经过数十日的翻山越岭、舟车劳顿,张梦丞终于回到了故土。在每个人心中,故土是一个牢牢栓心的地方。它也许没有太过美丽的景色,和深厚悠远的历史。可,就是什么地方都比不上它。张梦丞出走半生,兀自返乡时,发现儿时的故乡,早已成了记忆的模样。儿时那居住的宽大宅院,已在风雨飘零中,坍塌成了尘土。到乡之日,当地的主

  • 冰书天境第一章

    第一章哥谭市,这座位于美国东部的城市林立着造型奇诡的哥特式建筑。这里是美国商业最发达的城市之一,也是著名的犯罪之都。这里的一切都与泽城小鸠的故乡——古典、安逸而平和的京都市截然不同,甚至连东方面孔都鲜有。“会不会不习惯?”女人清冷的嗓音令趴在玻璃窗上的泽城小鸠回过身,将注意力从这座城市混乱的街道转移

  • 通天教主韦小宝在线阅读第10节

    中午的时候,母亲抱着四条小狗回来了,两条黑色的,两条黄色的。肥嘟嘟的,特别可爱。三公一母,本来想全部要公的,结果只有三条。农村很多人养狗都喜欢养公的,要是母的的话每年都会下崽,没人要的话很难管理的。刚把它们放到地上,四条小狗立马就跑到王宇脚下蹦来跳去的。这就是自然意识的功劳了,要知道刚拿回来的小狗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