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意外合租之第二章

作者:迷你萌 来源:晋江文学城

苏凝卿微张着嘴巴眨了眨眼,干枯的眼眶里开始有了盈盈水光。

“恩!”在愣了几秒之后,她扬起笑容,眼如月牙,重重地点了点头。

我可以跟着他吗。

他会带我走吗。

苏凝卿心里默念着,听从柳如玉的话,乖乖地躲在了草丛里,眼里的光和嘴角的笑意仍未散去。

她十岁,亲眼看到父母兄长惨死,至此,她便深陷无望黑暗的深渊,没有魂魄,没有知觉,行尸走肉般地活着,任人欺辱打骂,任其伤口肆虐。

这天地间只剩她孤零零的一个人,她不知道要去哪里,也不知要怎样活着。

但现在,有一个人摸着她头,温柔地同她说,会来寻她,会带她离开这里。

她想追着这透进来的一丝光,她想跟着他走。

她想活下去。

正如那天她娘亲跟她说的-“卿卿,你一定要活下去。”

一定要活下去。

*

柳如玉沿着苏凝卿指出的道路,顺利地离开了北国驻扎在其的军营,夺了一匹马,顾不得身上伤势,飞速地奔去了大梁主力军的驻扎地。

他出生将门世家,自幼习武,熟读兵书,十六岁便被他父亲送了军营。

世人都言他柳如玉勇猛善断,智计无双,常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不过从军才三年光景,便赢了不下十余场战役。

无一败绩,遂年少成名,誉满天下。

但即使被冠上了无数名头,柳如玉终究也不过是个未及冠的少年,在面对此次前来进犯的北国时,他年少轻狂,犯了作为将领最不该犯的错误。

他们与北国对战已一月有余,敌方久战不退,这场战役他迟迟拿不下来,士兵的死伤人数不断增多,粮草也已所剩无几,甚至还需要向附近村庄去借粮。

这些都乱了他一贯沉着冷静,思虑周全的心性,毕竟,他未尝一败,从未遇到这般情况。

为了尽快结束战役,他亲自率领轻骑兵对阵北国的先行军队,在他自以为突袭成功,敌方落荒而逃之际,他下令乘胜追击,结果中了埋伏。

穷寇莫追,待他反应过来中计时,早已四面夹击,无路可逃,他拼死杀出,却连一人性命都救不下来。

那三千骑兵倾数被灭,军旗倒地,尸骨堆积如山,满目悲凉。

他那衣袍,本不是凝卿所见的暗红色,是后被他将士的鲜血染就而成。

红得悲凉,红得刺目,红得惨烈。

他脱不下。

这场战役还没结束,大梁还未输,他身为将军,要负起这所有的罪责,战斗到最后一刻。

柳如玉逃出后,为了刺探敌情,扭转战局,他潜入了北国驻扎在青园村的军营,那早已被北国屠尽,尸首遍地的青园村。

每踏过一具尸体,柳如玉的心就被凌迟一刀,那恣意少年眼里的光便黯下去一分。

直至后面完全消失时,他眼里一片幽暗难测,人也是麻木不堪。

他深入北国军营里探查许久,刺探到了北国主力部队放火夜袭大梁军营的计划,也知道了他们的主力军并不在这青园村,而是驻扎在这青园村的南侧。

他须得马上赶回大梁军队驻地,在北国军队袭来之前反戈一击,拿下这场战役。

他还得赶回那林里,有个小姑娘还在等他。

后接近子时,柳如玉赶到了大梁军营。

他下马后,守在军营外的士兵看到,忙激动地向军营内传报。

“将军回来了!将军终于回来了!李副将,将军回来了!”

“将军,你回来了!”

“将军,你回来了……”

“将军……”

……

闻声,军营内一片骚动,沉闷凝重的氛围终于得以打破,士气大涨。

柳如玉颔首,没有多言,径直走向了商议军事的营帐内。

他刚进去,里面的一众将领刚好朝门口走来。

众人皆是甲胄齐整,独他伤口淋漓,一身鲜血,令人骇然。

“将军……您…您……”

一直跟在他左右,被他一手提拔起来的李云瑾挣大了双眼,说完后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柳如玉,片刻后大声喊道:“军医!军医哪去了!”

“无碍。”柳如玉抬手制止了他,面色平静,剑眉深拧,“三千骑兵已被全灭,一村村民被屠,现在情况迫在眉睫,不用管我这点小伤。”

一片噤然,在场的将领皆不敢妄言。

长期的作战早使士兵精疲力竭,再加上此次三千骑兵全灭时,军营里的士气越发萎靡,军心涣散。

幸好他们的将军未被抓住,还活着,这仗还有得打,有希望。

“将军,我们知您未被擒住,不敢轻举妄动,都在等您回来,誓死听候您的指挥。”

一军官说完,一众将领皆是行礼跪在了柳如玉面前,齐声喊道:“誓死听候将军指挥!”

柳如玉向前行了几步,躬身扶起了最前面的李云瑾,朝他们道:“传令下去,马上整装,穿过森林朝南面进发,须迅速隐密,禁燃火把,禁鼓声,奇袭朝我们这进发的北国敌军。”

一干将领纷纷抬起头来看着柳如玉,脸上满布惊诧之色。

“李副将,你来领兵。”柳如玉镇定自若,威严厉色地发号施令。

军令如山,不容违抗。

“将军,我……”

柳如玉拂袖背过身,打断了李云瑾的话,面色是森严凛然:“李副将,这是军令,本将军相信你必能凯旋而回,况且,我也须得马上赶往那青园村,领不了军。”

柳如玉说完这一句便不再赘言,走出营帐翻身上了马。

众人皆跟出了营帐,李云瑾看着柳如玉正拉起缰绳,欲独自一人出发时,面色忧心地劝道:“将军,您已受了重伤,青园村那又有敌军驻守,您万不可一人前往啊!”

“无妨,本将军自有对策。”柳如玉牵住缰绳掉了头,冷僵的面色有了几分缓和,拔高了声音,握拳振奋道:“几月来各位都辛苦了,此次我们定能大获全胜,班师回朝!”

“大获全胜!大获全胜!大获全胜!”

*

这场战役的事情已经交代好,身为一国大将,柳如玉自然是可以预见,此次没有他,在李云瑾的率领下,这场战也能拿得下来。

他不必去。

但那青园村,他若不去,那小姑娘,如何能活得下来。

无父无母,她现在便只有他了。

柳如玉撕下一截衣摆,咬牙简单包扎下伤口后,便趁着茫茫月色,快马加鞭地赶回了青园村。

他沿着那条密道,重回到那棵树下时,却没看到那小小的一团。

周围的低矮灌木被踏平,树上的树枝也被折断几根,那小可怜笑脸递给他的发黄馒头滚落在地,上面满是泥土和血迹。

在他脚下不远处,便是从他伤口滴落而出的一滩血。

他心下一颤,然后骤然下坠。

这馒头上沾的血不知是他的,还是是那小姑娘的。

“该死!”他弯腰捡起馒头,咬牙咒骂一句,后朝北国军营狂奔而去。

---

北国军营内。

“说不说!”一道粗犷暴戾的男声伴着长鞭鞭笞皮肤,血肉绽开的声音,回荡在一营帐内。

长鞭落下,鞭笞声消失后,却未听见凄厉的痛苦哀嚎,甚至连一丝丝微弱的哼叫都没有。

苏凝卿被绑住双手吊了起来鞭打,一条条鞭伤爬满了她手上,腿上,甚至是脸上。

皮开肉绽,白皙的皮肤上是道道血痕,甚是惊心。

“快说,是不是你帮那大梁将军逃走的?他往哪逃了?再不说我打死你!”

长鞭应声落下,苏凝卿阖下的眼皮抽动了下,依旧没有开口,连哼声都没有。

“哎哟,小嘴还挺硬啊,打了这么久不松口。”

持鞭的士兵乎是打累了,把鞭子扔给旁边的人后晃了晃手腕,粗暴地揪住了苏凝卿的头发,笑得邪恶:“伤成了这个样子,脸蛋倒还是这么漂亮,你再不招的话,爷可不敢保证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再让你和家人去地下团聚!”

长时间的鞭打原已使苏凝卿奄奄一息,刻骨的疼痛也令她几近晕眩,但此时压在她心里的悲伤屈辱仇恨却在听到家人这两个字时悉数喷薄而出。

“你们这些混蛋!禽兽!你们一定会有报应的!”

凝卿用尽全身力气大喊着,死死地咬着嘴唇,眼泪大颗大颗落在地上。

大哥哥,来救我,快来救我啊……

我真的很想活下去,想和你一起离开这里,快来,快来救救凝卿啊……

那士兵没料到凝卿还有力气骂他,愣了一下后怒气上涌,拿起鞭子又要去抽她。

“大哥大哥,算了算了,她还只是个十岁的孩子,再打下去真会没命的。”一旁的小士兵面露不忍,连忙拉住了他劝道,“将军只让我们问话逼供,没说要她的命啊,再说了,她被打了这么久都没开口,或许真的不是她放走了那大梁将军。”

“你乱说什么!这蠢货就躲在那草丛里,旁边还有那人的血迹,她也是大梁人,那将军肯定是她放走的,要是今天晚上没问出来,我们都得没命!”

这士兵说了一通后仍是怒气未消,扬起鞭子再欲挥下时,帐外一阵刀剑厮杀声传来,再下一刻,营帐被劈开,一排士兵倒在地上。

未等他求饶,那裹挟着凛冽杀意的长剑已然架在他颈脖,一剑封喉。

柳如玉单枪匹马,以一人之力硬闯军营,在月下铺了一条寻她的血路。

他年少从军,踏过无数尸首,身上心上都浸满鲜血,自认为是心如木石,但心此刻却在见到濒死的她时再度鲜活,然后裂开,钻心刻骨。

就如那天,三千士兵皆死在他眼前。

而苏凝卿,于意识渐失,泪眼朦胧中看到一人手执长剑从天而降,乌发和衣袍在在风里扬起,这世间最为好看的一张脸,却端的是一副毁天灭地的气势。

她眼里的水雾愈发弥漫,泪珠似断线珍珠般簌簌而落,止不住丝毫。

她沾着湛然泪光的睫毛不住地颤抖着,却仍然是朝着柳如玉的方向,努力地挤出了个笑脸:“大哥哥,大哥哥,凝卿有在乖乖地等你,你是来带凝卿离开的吗?”

眼前的人走近了她,面色冷白如霜,双眼猩红似血,他扬手挥剑斩断了绳子,而后轻柔地接住了她,把娇弱似猫的她抱在怀里。

“你叫凝卿是吗?”

凝卿清眸带水,拼命地点头。

“闭上眼睛,我带你离开这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型月曲:兵戈血铁部落族比

    叶天啸第一个顺着藤梯爬下,看到叶凌骁还在刨土,不禁笑了,他脸上红通通的,显然喝了不少酒,露出洁白的牙齿,他对着叶凌骁喊道:“不错嘛,竟然还在坚持!”叶凌骁闻言撇了撇嘴,这啸叔的脾性他最为了解,说白了,就是个笑面虎。果然,走到近前,叶天啸眉头一挑,满嘴酒气喷到叶凌骁脸上:“我就知道,别装了,你看,这和

  • 都市之万界电影院还债

    盖完新房还剩下一些砖瓦水泥,堆着怪害事的,鞠文启便别出心裁的用砖瓦水泥盖了一个茅坑。遮风挡雨又干净,绝对是村里的头一份。旧房要拆,腾出地方好种菜,烂木头什么的还能用来烧火。前头都还好好的,拆到一半的时候一根木头从棚顶掉下来砸到鞠文启的腿,当时他那条腿就使不上力。张永梅吓坏了,当即便跑回娘家把张永丽叫

  • 重生之天尊系统第十章在线阅读

    几天之后,青亚、白夜以及利欧路带齐装备,继续向圈圈熊森林进发,此时就连白夜身后都背着一个大大的背包。“白夜,一直想问你个问题,你的利欧路会用波导感知吗?”走在前面的青亚突然想到了什么,突然转头一脸期待的问道。“当然会!”听到白夜肯定的回答之后,青亚眼睛一亮,接着问道:“那么能感应多远的距离,能有三百

  • 白手起家之后被大佬盯上了第六章在线阅读

    正值半夜,一辆马车匆匆驶过一处岔路,在转弯之际,却被路边丛林中突然窜出的一伙黑衣人拦截下来。黑衣人们不由分说,冲上前就对着车夫一阵拳打脚踢。马儿受到惊吓,嘶鸣一声,前蹄高高扬起,使得马车一下子失去了控制,被甩出了道路外。马车内的人意识到不对劲连忙探出头,却被黑衣人一掌劈晕,与昏厥过去的车夫绑在了一起

  • 直播:从疯狂逃亡365天开始在线阅读第7章

    瑟兰督伊说到做到,是朋友就慷慨给你看。于是这次出行,秦芽身上穿的、背后背的,满满当当都是精灵行李。若不是时间不够,她和瑟兰督伊再搞搞关系,说不定还能弄柄新魔杖……【瑟兰督伊:呵呵。】莱格拉斯负责送秦芽和比翁出去,王子出行,卫队却没有,只有一个罗格里安跟在后面算警戒,一行四人在黑黢黢的密林里走着。秦芽

  • 所有长得帅的深井冰都喜欢我[西幻]暑假工期短

    说干就干,严静柏志气洋洋的跑到了暑假加强班的所在地,然后就看到来来往往的家长带领着孩子前来报名,一下子原本雄赳赳气昂昂的勇气被拍飞了,怎么这么多人啊?严静柏傻眼了,怎么办,难道要失意而归了,不行啊,昨天还在母亲面前夸大了,这么灰溜溜的回去,实在是有点丢人呐...一系列的心理纠结过后,严静柏还是鼓足了

  • 不良人之最强法爷在线阅读第一节

    中午十二点,云初为了拦出租车顶着烈日在路边招了半个小时手,然而并没有一辆愿意在她面前停下。看着又一次只留给自己一个车屁股的出租车,云初在心里叹口气,甚至有股干脆打道回府的冲动。她后悔回这个小县城了。至于云初为什么会站在这里受罪,一切都要从几天前说起:前几天云初发现她交往了五年的男朋友,竟然背着她去相

  • 分喝天子笑的女魔头[陈情令/魔道祖师]之墓场管理员(4)

    《工作交接清单》单位名称:开心墓场交接时间:2019年11月移交人:XXX接收人:万俟林木文件及实物移交:坟场一亩、圆珠笔芯两盒、A4打印纸两包、便签本十本……待办工作移交:1.清理墓场野草(客户投诉,甲三排十四号墓碑周边都是野草)2.重新立碑(客户投诉,丁六排四号碑文上有错别字,客户要求重刻)3.

  • 贵女其姝之到达地点(7)

    慕天廖决定绕开城镇走山路,这个决定不可谓之不冒险。要知道,在城镇歇息稳定舒适,更重要的就是安全。露宿野外,在如今尚未习得修仙功法的情况下,慕天廖并不敢保证十成十的安全。野兽,将是对他最大的威胁。这让慕天廖的心情有些沉重。甚至在看向猫大王的时候,带了几分担忧。“猫大王,我可以抱着你走吗?”慕天廖期盼着

  • 王者荣耀之药不能停在线阅读(新)魂骨

    “你敢!”突如其来的声音引得四人同时抬头看去。“夜阑!”唐三惊叫出声。那人举着一把油纸伞,伴随着花瓣,缓缓从天上落下,正好站到了唐三面前,落地收伞,闪着寒光的双剑又出现在他手中。剑斜指地,由于夜阑背对着唐三,正好使他看不见夜阑眼中散发的杀意。盖世龙蛇夫妇看见夜阑从天而降,瞬间警戒起来,但在感受到他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