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三尺青锋剑第4章在线阅读

作者:丁字chen 来源:纵横中文网

陈大娘只勉强吃了几口,喝了点热水,就吃不下去了。并且她的身体越来越烫了,虽然吃了药,也不见好。

大郎焦急的不行,却又无计可施,他再有想法,在这个破地方,也找不到治病的良医,虽然他出门之前还特意花大价钱做了一些药丸带着,但却没想过,他娘的身体会这么没用啊。这会儿也只得眼睁睁的看着他娘硬挺。

入夜,呜呜的北风吹得空气都好象冻住了似的,天冷得很。三个人紧紧的挤在小山洞里。辛湖还得到了陈大郎给的一件厚衣服当被子,可能是因为有了这个被子又吃饱了,也可能是因为身边有人,她不再那么害怕,这一夜她居然睡得极好。

第二天,辛湖发现陈大娘下身居然流了好多血,那个样子完全不象是来月事,按照她有限的知识,她知道这个女人血崩了。这样的毛病,就是放在现代也很危险,而在这个荒郊野岭的地方,她很显然是活不下去了。

陈大郎看着血,脸色苍白如雪,抱着他娘哭了起来,陈大娘倒象是松了一口气,抚着儿子还没长开的后背,轻声说:“别怕。娘这个身子,早就不中用了。再说了,我就算能好好的活到回去陈家,又能有什么好日子过,还不如早早去了,别拖累了你。”

陈大郎并没有大哭,眼泪却象流不完一样,不停的淌下来,弄得辛湖都受不了,抹着眼泪悄悄的走开了。

“大郎,你一定要好好活着,将来娶妻生子,给你外家过继一个儿子传承香火。也不枉为娘生了你一遭。”陈大娘说。她吃过了儿子给她吊命的药,虽然血没怎么止住,但人的精神还不错。

“娘。别费这些心了,您歇着吧,咱们在这里休养几天,等您身子好了再赶路也不迟。”大郎抹了一把泪,说。

“不行,你还不快点,哪里赶得上你爹他们。没有他们,你一个小儿如何过活?”陈大娘猛的抬高声,着急的反驳起来。

陈大娘可顾不得自己的身子,着急的劝说着儿子。这种时候,她怎么能拖住儿子的行程。多停留一天,危险就多几份。况且,儿子才九岁大,又在这个吃人的乱世,独自一人,要如何活下去啊。

见母亲这个样子,陈大郎越发心酸,他发狠似的说:“您别担心我。我不会回陈家去的,那家人要是想让我们活着,就不会把我们丢下了。听他们说,我那好爹爹早就又说好了一门好亲事呢。我这原配嫡子回去,岂不是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啊。”

前世就是这样的,他这个原配嫡子,过得比庶子庶女都不如,如果不是因为打小习武,有几下子拳脚功夫,身体又康健,再加上有太奶奶照应,只怕早早就会折在内宅呢。陈家也就那个七八十岁的□□母还念着他这点子血脉了。

只可惜,就算这样,太奶奶一去,他也没落着好处。那年,他才十四岁几乎是被赶出家门似的去了军中,用性命给陈家拼好处,最后还落了个不得好死。而陈家那些人却一个个享受一着他用生命筑建的前程。

“你总是他的嫡长子,他陈家就算再狠毒,也不至于连自己的血脉都容不下吧。再说了,你已经九岁了,再养个三五年,也可以给陈家出力了。陈家怎么说也是高门大户,就算为掩人耳目,也不会做得太过。”陈大娘正色的说,她不敢相信儿子的话,而且她也明白,没有家族,就算儿子一个人能活下去,那还不是只能做个平头百姓,一辈子还能有什么出息?

眼前就有个好例子,她的娘家,原本也与陈家门当户对,只因为父兄获罪,她失了母家的支持,陈家才敢对她下手,要不然,她和儿子怎么会落到现今这个地步。

“娘,您怎么就不相信呢?您想想,如果陈家真的容得下我们,我们就不会落到会被歹人欺负,还是靠个小丫头才活下来的地步呢。”陈大郎直言道。

虽然是他设法子让那几个随丛离开的,但如果陈家有心,就绝对不会只留下几个这样的随丛,并且连他母亲的心腹下人一个也不剩了。陈家还不是打着,在路上令他母子二人无声无息死去的主意啊。反正这一路上不说是遍地尸骨,但死的人可真不在少数,而且往后只会死得人越来越多,情形越来越坏。死了他俩也不多,甚至连点水花都泛不起呢。

儿子的话,令陈大娘原本就灰青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她咬着唇,好半天才恨恨的说:“可你只是个孩子,就算有些武艺,又如何比得过青壮年,一个人要如何活下去?”

这个时候,她无比后悔当初没有留点后手,没有给儿子留下一些人手。要是有自己的人照顾,儿子的生活会好很多,哪里会到今天这山穷水尽的地步啊。

“我现在可不是独自一个人呢,我这不还有您吗?并且那辛湖,有那么一把子力气,又是独自一个女孩子,我把她收在身边,我俩个人互相扶持,也比得过一个壮男人了。”陈大郎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难得遇上一个出手帮他娘俩的人,而且还是个被家人遗弃的小丫头,他相信辛湖一定会同意跟着他的。

陈大娘眼前闪过辛湖那黑瘦的模样,再想想她那力气,也跟着点了点头,说:“那丫头是还不错,虽然年纪小,但力气那么大,趁着她年纪小,你好好笼络着,也算是个帮手。”

大郎点点头,他也这样想的,趁着这小丫头年纪小,好好□□,自己也有个好帮手了。

看着儿子这份稳重从容劲,陈大娘又是自豪又是心酸,儿子好象一下子就长大了。以前那个不知俗事的小儿,居然都有点小小男子汉的气概了。这样出色的孩子,长大了该是如何有出息啊,也不知道儿子以后娶什么妻,又不知道哪家的女人能配得上自己儿子啊。

她这样想着,越发不舍得死去,但身体早已破败不堪了,活着对儿子真真是负担。以前拖着不肯死,是不想让儿子这么早就没了母亲,受后母的搓磨。现在,却觉得自己就算马上死了,儿子也能好好活下去了。

眼见着母亲脸上突然出现的光彩,大郎心里一突,知道母亲这已经不行了,眼泪马上又涌了出来。

他握紧母亲的手。说:“娘,娘,你一定要活下去,活到给我娶妻,我还要给您生一堆孙儿呢。”他知道,眼下,也只有这件事,能给娘一些活下去的信念了。

“好孩子了,娘也想啊,娘要是能看到大郎娶妻,死而无憾啊。”陈大娘笑道。

没一会儿,她目光开始换散,笑声也渐消。大郎清楚的感受到生命力从他娘身上流逝,但眼睛却死死的盯着他,张着嘴想说又说不出话来,明显的还有好多的心愿呢。

陈大郎心都要碎了,他脑子里突然有了个念头,连忙叫道:“辛湖,辛湖,快过来。”

辛湖原本就在附近,听到他的叫声,连忙跑过来,大郎一把拉过她的手,跪在母亲面前说:“娘,娘,我这就和辛湖成亲,您现在就能娶媳妇儿了。”

听到媳妇儿,陈大娘脸上又勉强有了光彩,却也只是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把手放在他俩交握在一起的手上面,然后才慢慢合上了眼。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辛湖觉得陈大郎把自己的手都抓麻了,腿也跪得生疼了,而那位陈大娘的手已经变冷了。但她身边的陈大郎却依旧直挺挺的跪着。

辛湖动了动身子,把手从他手中抽出去,再慢慢撑着自己爬起来,小心的说:“大郎,起来吧。你娘已经去了。”

陈大郎好似刚从梦中惊醒,迷迷瞪瞪的看了她好几眼,再看看面前的母亲,才猛然醒悟过来。他颤抖着伸手到母亲鼻下一探,果然早就没了气。他颓然倒上,一屁股坐在地上,抱着母亲的身体大哭起来。他没想到自己重活一世,还是没能救到母亲。

辛湖陪着他哭了好久,眼睛都红肿了,太阳也渐渐沉下去了。

寒风一起,吹得枯枝败叶呜呜作响,令辛湖的心更加沉重。

这一夜,两人陪着陈大娘早就硬了的尸体迷迷糊糊的过了一夜。

第二天,辛湖本想好好劝一下陈大郎的,却见他自己已经开始有条理的打理点母亲的尸体来。这个荒凉的破地方,什么也没有。丧礼显然是没办法操办了。陈大郎让辛湖帮助给母亲换了身干净衣服,又给她擦洗干净手脸,然后两人在不远处找了个地方,陈大郎身上只有一把砍柴刀,再加上辛湖捡了的一块尖锐的石头,俩人很是花了些功夫,累了个半死,总算是挖了个土坑。

陈大郎看了看,最终还是不舍得让母亲就这样入土,辛湖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办,一切都是跟着陈大郎。

结果,她就看到陈大郎砍了一堆约小儿臂粗的树枝,再剥了些有韧性的藤条皮,编了个简易的树枝棺材,两人把陈大娘放进去,再埋土,最后又捡了不少石块垒上去。

陈大娘的坟,垒得十分结实高大,而且陈大郎还特意做了不少的记号,打算以后再来此地祭拜母亲。

“娘,儿子无能,连张钱纸都无法烧给您。您一路慢走,保佑儿子好好活下去,待来日,再来这里拜祭您。”陈大郎在母亲坟头念叨着,满脸是泪。

不管他怎么努力,他娘终究死得这么凄凉。只不过,他总算是给他娘送了终了,还拉上了一个媳妇。没让他娘象前世那样可怜。

辛湖一直陪着他,什么也没有说。

延伸阅读

中土长歌之吾不下地狱谁下地狱!(7)  http://www.miso162.cn/x5m4.shtml
震惊点+0.78。震惊点+1。震惊点+1.021。叶玄忽然看到有个震惊点竟然突破1点

三国暴君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miso162.cn/d29m.shtml
环儿看到半空中的“赤雨”消失之后,立刻瞬移来到了后山。凌风都被忘到了原地。环儿看到凤

拯救悲剧女配贺哥  http://www.miso162.cn/sheh.shtml
贺庭竹在高中的名校圈里名号挺响亮的。响亮到好多学生一听见他的名字,立马就能反应过来:

食来运转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miso162.cn/g74h.shtml
不会错的!是卡巴内瑞把卡巴内引来的!”“这三个瘟神!”“我不要在和卡巴内瑞一起了!”

土味超英欢乐多[综英美]之天外飞仙(3)  http://www.miso162.cn/nfed.shtml
第三章:天外飞仙银白的月光洒在地上,到处都有蟋蟀的凄切的叫声。夜的香气弥漫在空中,织

武侠世界之技能加持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miso162.cn/azpd.shtml
三个满脸横肉大汉中的一个向前一步道:“这种混小子,不需长老出手,交给属下便是!”‘索

嘘!我是网大制片人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miso162.cn/a7og.shtml
和立海大的练习赛结束之后,夏江的交换生生涯也基本就要结束了。夏江对于回去这件事稍微有

神裔黎殇录之入殓(9)  http://www.miso162.cn/abyl.shtml
卫舜抬头示意他继续。老板接着说:‘‘也就那年的事儿,说的蛮玄乎的,也不晓得是真是假。

女巫的占卜屋之表演!  http://www.miso162.cn/gxgb.shtml
秦郝回到家中就见老妈把饭做好了,秦郝老妈看见秦郝回家,关切的道“回来了啊,饭马上就好

以背叛之名夜来忽梦少年事  http://www.miso162.cn/1bc.shtml
酒吞童子很快就到了晴明的阴阳寮,偏又来得不太巧。此时阴阳寮里一片乱糟糟的,式神们的神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就是剑域在线阅读第五节

    广场某处,正在被阴影笼罩。球形大姐的战斗力相当威猛,随手一抡,就把快乐男孩打翻在地。而且她身边还围绕着几条大型快乐犬,组成了一道严密的防线。一看就知道是温馨小屋的成员。温馨小屋致力于拯救每一条流浪狗,虽然会员的人数不是很多,但是战斗力非常惊人。一招人肉挡车技练得出神入化,即便是疾驶而来的汽车,他们都

  • 这个剑仙很危险第六章在线阅读

    “呜呜呜——”萨曼莎剧烈挣扎。“砰!”黑大兵一巴掌拍在她后脑勺上。她两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为这个愚蠢的女人默哀三秒钟。”“话说,被抓了她会怎么样?”“应该会有督查来解救吧?毕竟众目睽睽之下的。”吃瓜群众好奇得一批。突然。“叮咚——”“观众好奇情绪超越峰值,奖励宿主技能:格斗精通!奖励宿主武装采矿

  • 红楼一梦之护玉之别闹

    因着需要静养,李陵借着机会很是缠了秦笙一段时日。偏生他人长得好看,又惯会说些京城的趣事,秦笙不但没有着恼,反倒是慢慢散了些防备,多了几分亲近。秦笙自是不知自己的变化,可李陵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很是满意二人如今的现状。眼下,见秦笙又巴巴地一早赶了过来,李陵方才因京中来信而起的郁气一消而散。“暖暖,你

  • 英雄个性神秘侧我喜欢你很久了,从上辈子开始

    “啪”的一声。看着班级的同学笑得东倒西歪,桌子被掀翻了几个,老朱一脸愤怒,猛的一拍桌子。“赵笛,你学的什么鬼东西,滚出去自挂东南枝!”从来没看到过班主任如此愤怒过,喘着粗气,看来是真的被气得不轻!一瞬间整个教室安静的针落可闻,只有微风偶尔吹响玻璃的呼呼声和隔壁班老师讲课的声音。“我怎么会教出这样的学

  • 综影视之女配心想事成在线阅读第五节

    一场春雨来的突然,走的也快。不过因为这场雨的关系,部门里好多人都招了风寒,到处都能听到抑制不住的咳嗽声。可即便是这样,在休息的空暇时间里,还是能听到很多八卦声。“我听说池总22岁以前都是在部队当兵,可这十年来他始终延续好习惯,不抽烟不喝酒!”“天呐,这么自律!现在像是这样的男人去哪里找啊!”“而且连

  • 都市神豪之肆意人生第5章在线阅读

    恬安回家时,天色已经完全沉下来。她将包摔在沙发上,遂又似想到了什么,顺手打开壁灯,客厅里光线骤亮,她似乎还觉得不够,赤脚走到灯光下,凝眸看着手心里的糖果。约莫只有指头盖大小,晶莹剔透的一颗,用彩色糖纸包着,透着淡粉色。她捏了一路,上面染了自己的体温。原来,在走廊上,他都听到了啊。恬安长睫微颤,心尖最

  • 心罪·神之子低调的富豪

    湖州市某酒吧一位男子,穿着有些破烂的衣服,一双破就不看的拖鞋看着十分令人感到寒酸,旁边的人更是言语相机,看着人们不断地嘲讽,他并没有说什么话,要了一杯龙舌兰慢慢的品尝。位于湖州市市中心的酒吧是湖州市的富人集结区,在湖州市的规定中穷人只是玩物,只有穷人们才配呆着的下水道里,他们就是这样认为,湖州市严禁

  • 诸天万界之神兽养殖场在线阅读第4章

    贺寒左右看了看,这个时候也有不少人惊慌失措,四处找人组队。显然,大家都没有提前得到消息。“这里还有没有认识的?”贺寒问张宇。张宇摇了摇头。现在就算是临时找人,人家肯定也不会和自己组队的。很简单,人都是攀高踩低,这个时候和贺寒他们组队,不是明摆着和肥城第一人秦枫过不去么?都是大学生,别人没这么傻。“算

  • 这个少年有点小坏在线阅读第10章

    “在大周谁不知道烈玲珑,烈校尉乃是年轻一辈第一高手!烈校尉行事公正更是在大周广为流传!”回答少女问题的同时,矮胖男子也在拍着马屁,以期增加自己在烈玲珑心中的好感。“你既然知道我的名字,那么便一定知道窥心镜了,谁是谁非你们不要在这里争论,照一照那镜子自然一清二楚!”脸上漠然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说话间,

  • 奇葩掌门在线阅读第六节

    果然,多铎此话一出,在场不少人的脸色都变了。为首络腮胡的男子更是脸色一变,“呵,听小贝勒这么说,我们留在这里才是最好的选择?小贝勒,您这话说的……是将我们当成傻子?”“若你们是傻子,今日我何必站在这里说这样一番话?”多铎坐在马上,看着底下乌压压的人群,一双双期待的眼睛望着自己,他突然有一种厚重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