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全民养崽袭击

作者:君子倚栏 来源:晋江文学城

最怕空气忽然沉默。

一股焦躁而灼热的情绪在蔓延。

程兮冽无措地抓了抓自己半干的头发,那团蒲公英一样的雾灰色长发,在空气中舒展跳跃了几下。

厉烬的瞳孔猛然收缩。

他又闻到了,清冽的冰山融雪。

这次因为距离近,空间小,冲击更加强烈了。

那香味像有无数的钩子,尽数钩在厉烬的心尖上。

厉烬觉得有数不尽的的鲜花种子从自己的耳朵、鼻子、眼睛里飘进去,然后在自己的头上开满了风信子。

他有一种压抑不住的愿望,想要把眼前的人按到墙上,狠狠地咬他一口。

“我……中午不去食堂了,古风妈妈要来看我们。”程兮冽没有察觉厉烬对他的反应,只是想说点什么打破这令人尴尬的沉默。

厉烬耳边只有呜咽的风声,他看着程兮冽明艳的嘴唇一张一合,却根本听不见他在说什么,他用尽全力克制自己的冲动,不想把他吓到了。

不想让他觉得他带着目的接近。

不想让他感到自己图谋不轨。

不想让他认为自己是个恶心的变态狂。

厉烬对自己的想法感到吃惊。

眼前这个纤瘦的,带着几分清妖的少年,明明连熟识都算不上,却为何忽然令他如此在乎?

好像认识很久,好像经年纠缠。

好像尘封在柜子里的典藏,如今再次开启,才发现是那样的醉心彻骨。

牙齿轻颤,骨节青白,血丝慢慢爬上眼睛。

厉烬的异常,已经藏不住了。

“嘀嘀嘀!”刚刚带上的手环发出了尖利的示警,厉烬的信息素浓度,严重超标了。

程兮冽反应奇快,他迅速解下皮带,抽出上面的金属针,抓住厉烬的手环,沿着边缘的缝隙撬开,用针尖对着里面电路板的几个触点刺下,警报声马上解除了。

程兮冽把手环小心扣好,松了一口气。

“手环传输信息有延迟,报警三秒以后管理中心才会收到信号,解除的早,他们不会发现。”程兮冽庆幸处置及时,厉烬不会被管理中心请去,从身上抽取各种样本做评估。

但程兮冽的动作搅动起空气,气味更加强烈地攻击着厉烬,他的最后一线理智,崩断了。

只见眼前的光,似乎被一个黑洞吸走了,厉烬突然爆发,单手把程兮冽压在墙上,不受控制地向他的后颈袭去。

小晖吓得叫了起来。

“小晖!”程兮冽紧贴着墙,艰难地对他说,“出去!把门关上!”

小晖愣了两秒,才惊恐地照着他的指令做了。

厉烬野兽般的呼吸直接扑在程兮冽的后颈上,他被压得动弹不得,似乎都能看见厉烬洁白的尖牙,对着他的腺体发着幽幽的白光。

程兮冽的心,沉入无边的黑暗里。

尽管他一直知道自己在分化初期,身体被动了手脚,以至于信息素分泌紊乱,不应激,各项指数极低,也极少会散发味道。

但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信息素气味,会被一个患有辩识障碍的人捕捉到,说好的障碍呢?

厉烬的眼中燃着火,彻底把他吞没了,他的理智一点点淡去,只有一波一波汹涌的欲望,支配着躯体。

他向着眼前的白色皮肤,狠狠咬下去。

墙上的钟,滴滴答答地具化着时间的流逝。

过了许久,厉烬从虚无中醒来,无力地枯坐在地上。

程兮冽从压制中解脱出来,看着生不如死的厉烬,默默从口袋里掏出抑制剂,注射在他的脖子上。

程兮冽看着颓然的厉烬,问他:“醒了么?你这里有外伤药么?”

厉烬急切抬头:“我弄伤你了?”眼中流露着愧疚与关怀。

程兮冽在他旁边蹲下,指着他流血的手:“怎么,自己咬自己就不需要处理了么?”

厉烬目光茫然地看着自己的手,淋漓的鲜血正一滴一滴地落到地板上。

下嘴可真够狠的。

程兮冽摸着自己的脖子,战栗一下。

这家伙,在最后时刻用自己的手,隔开了诱人的腺体和尖利的牙齿。

“呜~”厉烬把脸埋进自己的双臂中间,“我居然想标记了我刚认识的哥们,我不是人,是个动物……”

厉烬欲哭无泪,哀嚎遍野。

程兮冽失笑,冷淡的眼中荡起一丝温柔:“药在哪里?你要流血而死了,动物。”

厉烬依旧埋着头,抬起手臂往床头柜那边指了一下。

程兮冽找到碘伏和绷带走到厉烬身边蹲下,问:“你恢复正常了么?不会再咬人了吧?”

厉烬摇摇头,把手递给他。

清理了血迹,程兮冽才发现厉烬的咬痕很深,两个暗红色的血洞,边缘的皮肉微微翻起,几乎见了骨头。

涂了药,用绷带缠好,程兮冽问:“我有这么招人恨吗?你使这么大劲儿咬?”

厉烬抓抓头,犹豫了一下回答:“不是,我刚才……有种莫名其妙的冲动……”

他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做了一下心理建设,望着程兮冽问:“你真的是Alpha么?”

程兮冽手下一滞,随即如常:“反正我是A了十七年了,中心也没人告诉我,我是个O。”

倒是实话。

“可我刚才的感觉,很是像对Omega信息素的强烈应激……哎!你别这样看着我啊?搞得我更觉得自己有毛病了。”厉烬苦闷地抓着头,一脸的生无可恋,“我觉得我从对信息素严重迟钝变成严重敏感了,病程十倍速发展,我可能要死了……”

“你有抑制剂么?”程兮冽问。

“没有,我以前都用不到。”

“我看以后,你可能要经常备着了。”程兮冽把碘伏重新收回到床头柜里。

厉烬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的目光,始终紧盯着程兮冽的一举一动,一双眼睛,恨不能长在他身上。

“咚咚咚!”清脆的敲门声。

“哥哥,你没事吧?你们……好了吗?”是小晖。

“程兮冽,你搞什么这么久?!”却是古风的声音。

程兮冽开门。

在他身后,厉烬的眼中,寒光凛冽。

像发了情的雄性动物,被其他**侵犯了地盘。

烈焰的味道随着门口流动的空气涌了出去,压得古风一低头:“靠!爆A了?!什么情况啊?”

他好奇地往里张望,厉烬神色阴鸷,正在收拾着地上的血迹。

古风压低声音问:“怎么?打架了?”

程兮冽回头深深地看了厉烬一眼:“带了手环,尽量控制一点,当心给你升区。”

“哦。”厉烬蹲在地上,像被顺了毛的狮子,异常听话,“程兮冽你几点回来?”

程兮冽看了一眼墙上的钟,刚过十一点。

“一个小时吧。”

“好。”厉烬看着程兮冽,目光平和,却在扫到古风的瞬间,敌意陡升。

会见中心。

古风妈妈拎着两个大号焖烧杯,给几个少年盛着汤。

“谢谢阿姨,您煮的汤简直太好喝了。”程兮冽笑得乖巧,像个深受长辈们喜欢的道德标兵,五好少年。

古风妈妈开心得眼睛眯成一条缝:“多吃点,还有小晖,看你们俩瘦的。”

“妈,好像我才是你亲生的……”古风不满地投诉,“你怎么不让我多吃点?”

妈妈狠狠地剜了他一眼:“你?你多吃点好有力气气我是吗?你说说,你这才消停几天,脚环又戴上了!你能不能有一天别让中心的人找家长?!”

古风被骂得不敢抬头:“这是亲妈吗?凶成这样……”

“阿姨,不怪风哥哥的,有人欺负我,他们帮我打架才被罚的。”小晖忽闪着大眼睛,替古风说情。

“哎呦呦,小可怜,又有人欺负你呀,快来给阿姨抱抱。”古妈妈爱心泛滥地抱着小晖,一下一下轻抚着他的头发。

我去!古风腹诽,都是小可怜,小可爱,就我是个小混蛋!

真是亲妈啊!

厉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会见中心的。

他的脑子是空的,两只脚好像有着自己的想法,自然而然地就把他带到了那里。

厉烬坐在一个不显眼的角落里,看着程兮冽在喝汤,他喝完一碗,古妈妈就给他盛一碗。

看得出来,古妈妈很喜欢他,他似乎特别会讨别人喜欢,只要他愿意,可以让任何人喜欢上他。

比如古风。

落在程兮冽身上的眼神,一点也不像看兄弟。

厉烬控制着焦躁的情绪,颈间的动脉突突地跳,脚下的纸篓里,几根铅笔变成了残破的碎屑。

古妈妈笑嘻嘻地跟他们几个嘱咐着什么,收拾起餐具转身离开。

齐日晖蹦蹦跳跳地往回跑。

“厉哥哥!你怎么在这里?”脆生生的一嗓子,吓了厉烬一跳。

他站起身,程兮冽正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我……找不到食堂了。”他敲敲手里的饭盒。

这里借口烂透了。

“哈哈哈!厉哥哥是路痴!我带你去吧!”小晖跳着去牵厉烬的手。

厉烬看着程兮冽。

程兮冽竟然从他墨色的眼睛里看见了一丝恳求。

隐忍的、压抑的,却还是忍不住流露出来。

“小晖,你跟风哥哥先去放映室吧,我等下去找你们。”程兮冽对齐日晖说。

小晖回头,看看程兮冽,又看了看古风。

古风有一点诧异,迟疑了一下带着小晖离开了。

程兮冽把头缩在衣领里,迎着寒风走了出去。

厉烬耷拉个脑袋,情绪低落,小跟班一样跟在后面。

延伸阅读

洁衣坊洗衣加盟  http://www.leclosfleuri46.com/k9y.shtml
洁衣坊洗衣店隶属西安洁衣坊干洗设备有限公司知名干洗店品牌,中国洁衣坊洗衣引进国际洗衣

高平绿是金加盟  http://www.leclosfleuri46.com/dxz1.shtml
暂无相关详细信息,请直接留言咨询项目官方!暂无相关详细信息,请直接留言咨询项目官方!

VTRUE加盟  http://www.leclosfleuri46.com/gqzo.shtml
室内高尔夫模拟系统是现代高科技在休闲娱乐领域的一个成功应用项目。它利用计算机图形图像

万和健康厨房加盟  http://www.leclosfleuri46.com/nqbg.shtml
万和健康厨房专注于品质管理、生产运作与现场管理,将国内外时尚与中国传统审美相结合,把

猫咪寿司加盟  http://www.leclosfleuri46.com/uucf.shtml
猫咪寿司加盟。选择猫咪寿司,就选择健康好生活。猫咪寿司加盟拥有总部强大的保障支持,以

可儿宝诺加盟  http://www.leclosfleuri46.com/xzqx.shtml
可儿宝诺护肤品,基于婴儿健康护理的概念,在位于悉尼Bruike博士创新的科研室,历时

柯尔司曼晶体饰材加盟  http://www.leclosfleuri46.com/smv7.shtml
柯尔司曼晶体饰材招商连锁_柯尔司曼饰材加盟费_公司简介柯尔司曼国际(中国)有限公司成

爱ta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leclosfleuri46.com/saxh.shtml
爱TA高级汽车美容俱乐部作为一家全方位的汽车售后服务中心,致力于汽车售后服务的推广与

惠丰衣柜加盟  http://www.leclosfleuri46.com/pgsg.shtml
“惠丰”门板分烤漆门板、水晶门板、华丽门板、微晶门板、吸塑门板、壁柜门板系列。整体壁

威克多加盟  http://www.leclosfleuri46.com/6bmw.shtml
威克多VICTOR,羽毛球十大品牌,国际性羽毛球品牌,隶属于南京胜利体育用品实业有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霜赋第十章

    国庆第一天,林书宇在图书馆待了整整一天。国庆第二天上午。“这都是些什么东西啊?”林书宇觉得自己快吐了。他在历史相关的图书分类里找各种各样的书,没有翻译成现代文的天书就不说了,即便是已经翻译成了他能看懂的语言,读起来依然晕得很。“我宁愿去做数学题。”林书宇在心里说道。只是想到男神,他不得不继续硬着头皮

  • [综]不是保安,是大侠!在线阅读第九节

    上条当麻整个人都方了,因为幻想杀手并没有生效。在上条当麻看来就,这似乎意味着对面的“自己”说的可能是真的。本来上条当麻还可以用有人和自己开玩笑来平复心中的恐慌,毕竟这是学园都市,有一些千奇百怪的能力者这么做也不是不可以理解。但就连“神迹”都可以抹除的幻想杀手却对面前的自己无效,这就很恐怖了。可怜的上

  • 一块板砖闯仙界第5章在线阅读

    九长老话音刚落,一道赤红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其身旁不远处。待其站定,场中众人只感觉扑面袭来一股火浪,炙热无比。众人略一愣神,这才看清这一道身影的具体模样。只见火浪源头,是一个身材矮小却异常强壮,尤其是双臂上青筋暴起,肌肉突出。其中蕴含着无尽的爆发力。这是一个酒糟鼻子,有着一头浓密,乱糟糟的红色须发的邋遢

  • 反叛命运的邪神之娥眉深山(3)

    (PS:新书开张,需要各位大大的支持,多多砸票!求收藏!)欧阳雪看着周麒不象是说谎的样子,顿时放下了手中的花瓶,埋怨的道:“你怎么不早说啊!害我举了这么半天,不过,你还真有意思,第一天上学就跑到一个不认识的女人宿舍来,你也算是幸运,我一般都是不在这里住的,而今天因为有点事,所以就回到宿舍住了,对了,

  • 浮梦红尘几回落在线阅读第二节

    “艾达王,丧尸就要来了,我们要尽快取得生存物资,走,我们去超市!”艾达王答应一声,两人就开门出去。只是一开门,外面就响起来一声嚎叫,罗勇抬头就看见了一个满脸血污的人向着他们扑过来。罗勇被吓呆了,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但是旁边的艾达王却猛然上前一步,抬手,扑哧,一个匕首插在那丧尸脑门上。扑通,丧尸倒地。

  • 杀了男主好成仙命中无子

    遇到这种情况,就需要看一下这个孩子父母的八字了。于是乎,我有要了他们夫妇的八字,当我排好八字,我就有点傻了。问道:“关先生,你是三十三岁开始发迹的吧?”关老板点了点头说:“那年开始做房地产生意,是赚了不少钱,然后就想滚雪球一样一发不可收拾。”他说这话的时候,我能从他那憔悴的眼神中,看出一丝骄傲。真是

  • 百岁大爷激活修仙系统在线阅读第4章

    “一个星期?这怎么可能?”王泽再次无语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别说稳定工作了,连实习期都过不去。微微皱着眉头,好感的眉此时皱起,更显一分另类美感,也让在看直播的女性网友们,吞了一口口水。至于叶希雪,则是微微一愣,脸颊一红,心中对于王泽的那种感情,越来越深。如果你是深渊,那就将我也带入深渊吧!内心之中传出

  • 修仙事宜记录簿之.文学院(3)

    沧澜篇202.文学院行流云走到唯一的凉亭处,终于看到了平躺在木板上的一位25、26左右的男子,可是,他……睡着了……“师兄”,行流云轻声道,没反应,便提高音量又喊了一声,还是没反应……然后,行流云调理气息,大喊一声:“着火了!”“哪?哪着火了?”那位师兄大叫一声,终于醒来了,看了看安然无恙的四周,然

  • 我可能是个假掌门在线阅读第3节

    云霁尽量装作很自然得走进了大门。尽管作为这具身体的新主人,他第一次踏进“自己”家。在管家和女佣惊愕的眼神中,他故作镇定得步入了自家客厅。其实也不能怪这些人不顾职业素养表情管理失控,实在是云霁这一身带血的衣服太惊悚了。他整个人看上去灰头土脸的。早上出去的时候还穿戴整齐,回来的时候衣服和裤子都破了好几个

  • LOL:我有一个冠军梦之聘礼到迎亲来(6)

    “将军,这是彩礼清单,请您过目。”白饶从老管家的手里接过清单簿,草草的看了一眼,转交顾青,“夫人看看可还缺少遗漏什么?”黄金五千,白银三千,茶器两具、银盆两组、各色锦缎数匹、全副鞍辔文马十匹......一本聘礼清单簿上,工工整整,密密麻麻的记录着礼品项目及数量。顾青看得仔细,从头到尾,一项一项过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