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武乾至尊之挣钱养自己

作者:纯白年代 来源:纵横中文网

叶秋彤蹲守一早上,终于堵到了未来的衣食父母,三步并作两步奔了过去,身未到声先至:“您好,邱大财——才……才子。”

她靠近之后,看清了那个从门里踱步出来的男人,很是诧异,也是她脑瓜反应快,嘴上立刻拐了个弯。

邱子石是个清清爽爽的年轻男子,月白色大袖长衫,腰间束着软缎带,头上的青玉小冠和身上坠着的玉佩颜色遥相呼应,一身读书人的打扮看起来斯文俊逸,不像**老财,倒像个山水诗人。

叶秋彤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把他脑补成一个身形矮胖粗壮,一脸横肉,脑门油腻发亮的中老年财主。

跟班们以为是个要饭的,立刻冲到前面推开了她,大声呵斥:“哪里来的小无赖,快滚,离东家远些。”

叶秋彤心里虽然气他们狗眼看人低,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好陪着笑脸解释:“误会,误会,几位大哥,我是叶金来家的童养媳,来找邱大老板谈些事情的。”

邱子石淡淡地打量了几眼这个女扮男装的姑娘:“你是叶金来家的?找我什么事?”

叶秋彤努力平静了下来,这位才是真正面试自己的大老板,要不亢不卑才行,不能叫人小瞧了去。

“东家,我是叶金来家的童养媳叶秋彤,我爹出事之后卧床几个月,家中积蓄寻医问药花费殆尽,我想起爹爹在世时常常提起您宅心仁厚,故而想来您这里寻点事情做,我也会算账的,您看能不能让我去账房做点小活。”

“你会算账?”邱子石颇为意外,这年头女子会算账的可不多,想起当初叶金来的本事,他问:“可会打算盘吗?”

叶秋彤正自信满满地想说“会算账”,听他后面的一问又心虚了,只得老老实实道:“我不会打算盘。”

邱子石略微带了些惋惜的语气:“你爹当年是双手打算盘的,算出来的账目分毫不差,对不对一看两边的算盘就知道。”

叶秋彤懂了,她爹叶金平当年是自带验算功能的一个人形计算器。虽然这样,她还是不想放弃:“东家,我会心算,我算的又快又准的。”

她虽然不会打算盘,但是用竖式一样简单快捷。

可惜古代人不懂后世的阿拉伯数字之类的,她又只想安分守己过好小日子,并没有在古代打拼事业、传道受业解惑的心思,也不好解释得太多,于是这番说辞就显得非常苍白无力。

邱子石正是而立之年,他是独子,因家中产业众多,十八岁中了举人之后便放弃了科考,一心一意照管家中生意,虽然年纪不大,为人处世的风格却十分老成持重。

这小女子的处境他非常同情,但他不能录用她,大账房是邱记产业中很重要的一环,雇个女账房不妥当,影响声誉。

邱子石叹了口气,声线温醇:“你叫……叶秋彤是吧,我念着你爹当初在邱家任劳任怨,也念着你新寡无依无靠,你跟着我的马车去通达书院的账房支两贯钱,当做抚恤吧。”

叶秋彤知道事情不成了,她忍着失望鞠躬:“无功不受禄,我爹病着的时候,您已经帮过我们很多了,我这次不是来打秋风的,我是正经想找点活做的,既然您这没有适合我的,那我再去别家看看。”

叶秋彤告退了,她有些迷惘,不知道自己能干些什么。

种地吧,家里的地已经卖光了。

做工吧,这个时代招女工的岗位很少,连店里端盘子的小二都是男的,女子大概只能去针线铺子当个绣娘了。

但绣娘是技术岗,就跟梳头一样,原主会,叶秋彤不会,就算现在开始练习,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练出来,就怕手艺还没练出来,人先饿死了。

倒是有一些有时代特色的女子服务型行业,例如万红楼、怡春院之类的,入行门槛很低,只需要姿色就可以去。

虽然没有照过镜子,叶秋彤不晓得自己这辈子有没有姿色,但是她宁死也不愿意去。

那就只能给人家浆洗衣物了,可是这种活也不好找,而且一般都是交给熟人干,她对县城不熟悉,就算挨个去敲门收衣裳洗,人家还怕她把衣裳偷跑了。

回到村子里就更难了,主要是她在叶家圩子辈分太高了,就算哪家富裕人家想找人浆洗衣裳,一般也不好意思找她,何况还有一个小满媳妇已经先走了这条路。

叶秋彤脑子很乱,胡思乱想着也不知道游荡到了哪里,一不留神撞到一个人,那书生手上抱着厚厚一摞书,哗啦啦撒了一地。

叶秋彤连声道歉,弯着腰帮他把书捡起来,却发现都是同一本书,她把这些书放回那书生的怀里,抬头才发现自己无意中走到了之前邱子石提到的通达书院。

这书院很大,前头有书局和书铺子,后面是个学堂。

通达书院的学堂是附近几个县里的规模最大的,念书的学生也很多,不仅有刚启蒙不久的小童生,还有许多一心苦读闯科举功名路的读书人。

书院的东家邱子石十八岁在本省一考成名,中了举人头名解元,后来书院里又考出了许多举人老爷,名气就越来越大了。

叶秋彤记起来,前天想去收她房子的黑心族长的儿子叶堂彦,好像就是在这个学堂里读书。

既然是在书店门口,想必这位是来买书的,叶秋彤就好奇地问了一下:“这位兄台,你怎么买的都是同一本书?”

书生见她问得客气,也耐心回答道:“我不是来买书的,是把这个月抄的书拿来结工钱的。”

他说罢进了店,直奔柜台找管事的:“王掌柜的来验书。”

被唤做王掌柜的便出来一本一本翻看了那人带进去的书,收下后,很爽快地结了工钱给他,书生把沉甸甸几串铜钱放进了褡裢里。

叶秋彤站在门口,看见铜钱她眼睛发直,心里隐隐约约有了一点亮光,她好像找到了谋生的手段了。

这个时代的书有两种,一种是雕版印刷的,一种是手抄的。

像《三字经》《千字文》和每年的老黄历,这种流行大江南北的书当然会正经做一套刻版,但是刻版的工艺复杂,成本太高,一些流通面窄的书,就不值当专门去打版。

且不说人工了,光这么些木版做出来,防霉防蛀和存放都是问题,所以那些发行量小的书,一般都是活人手抄的。

方才的书生揣着铜钱走了,叶秋彤羡慕地目送他远去,忽然发现路边停着的那辆马车很像邱子石的,她眼前一亮,连忙奔进来书店:“王掌柜的,麻烦您通报一下,我想见见东家。”

王掌柜的拿着个鸡毛掸子把她轰了出去:“走走走,哪里来的要饭的。”

叶秋彤无奈,只好第二次蹲在马车边上守株待兔。

邱子石从通达书院出来的时候,一眼看见了蹲在马车边上的那小团人影,她今年应该有十七八岁吧,但因为穿着少年的衣裳,看着却只有十四五岁的模样。

邱子石蹙眉问王掌柜:“有人来取银子了吗?”

早上她说不要,邱子石便没有交待王掌柜。

王掌柜顺着东家的视线看过去,不解其意地摇摇头:“这小子说要求见您,我给轰走了,怎么还赖在这儿,我叫个伙计去给他撵走。”

邱子石挥手阻止了他,抬脚出了大门。

叶秋彤抬头看见要等的人出来了,情不自禁地露出微笑,两个梨涡在唇边若隐若现,她站起来,很是雀跃的样子,眼睛亮晶晶地,满脸殷切看他过马路。

如果邱子石穷过的话,那他一定能认出来,那是穷鬼看见money的表情。

邱子石走到叶秋彤面前,微皱了一下眉头,他还没开口,她就期待地问他:“东家,你不信我能算账,那我可否帮你们店里抄书吗?””

虽然现在通用的雕版印刷确实落后效率低下,但是活字印刷的发明者有名有姓,叶秋彤脸没有这么大,她不敢冒领别人的功劳,不过她也可以抄书挣钱啊。

邱子石一愣:“你会写字?”

叶秋彤也是一愣,这为什么会成为一个问题呢。

她迅速思量了一下,原来在这个时代,书籍都很贵,给先生的束脩也不少,只有有钱人才能做到能认会写。

穷人家普遍都不识字,全家都是文盲才是正常操作。有些富裕的村子,比如叶家圩子这样的,会有族学,但是村里的穷孩子也只能进去上个几年,勉强能认字,不做睁眼瞎罢了。

女子识字更为难得了,一般都是大富大贵的人家,还需要家中开明,才会给女子们请个先生教授一些《女则》《女训》之类,所以姑娘家稍微会吟诗作对的,都可以说是才女了。

叶秋彤的养父叶金来是个非常传统的文人,他虽然十分疼爱原主,秉持着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思想,却一直没有教过她读书写字。

反正现在他老人家已经去了天堂,死无对证了。

叶秋彤想到这里,硬着头皮说:“没错,我会写字,是我爹当初教叶玉山的时候,我跟在旁边一起学了些。”

其实是她小时候在奶奶一起住乡下的时候,隔壁住了个喜欢写大字的老爷爷,农村人不懂什么叫书法,但是他一到过年就帮村里的乡亲们写对联,人很友善,大家都喜欢他。

叶秋彤就跟着老爷爷学写大字,她最初无从比较,不知道这老爷爷到底水平怎么样,跟父母去了城里之后,别的同学都会跳舞唱歌弹钢琴之类的才艺,啥也不会的叶秋彤只好说自己会写毛笔字。

然后她在区里的书法大赛上一战成名,才知道经历过文/革以后的中国农村可以说是卧虎藏龙,那老爷爷竟然是个避世的书法家。

再后来她奶奶和那个书法家老爷爷都去世了,叶秋彤再也没回过老家,此后她读书和工作遇到过许多苦恼,但是写字的时候,总是能让她的心静下来,所以就一直练着没扔下。

“抄书可不是会写字就能做的,最低限度也须得字迹工整才行,你还是拿上这两贯钱回家去吧。”

邱子石是个温和的人,商人讲究的是和气生财,他对人说话的时候,嘴角一直噙着三分笑意,即使是拒绝的话,都让人如沐春风。

叶秋彤急了,她缺钱不假,可她不是要饭的,她没要王掌柜递过来的两串铜钱,反而从自己怀里摸出来十几个大钱往王掌柜手里塞。

“东家,你就让我试试成吗,我先抄一本拿来给您看看,要是我不行,这本书稿算我买下来的,绝不让您亏钱。要是能行的话,我只要别人八成工钱就可以。”

叶秋彤现在亟需能长期稳定挣到钱的门路,她继续努力推销自己:“我不仅可以抄书,东家铺子里忙的时候,我还可以去账房打下手帮忙。当然,你只要给我抄书的报酬就行,帮忙我是不要钱的。”

说完还信誓旦旦地补了一句:“我真的会算账。”

叶秋彤知道商人重利,心里暗暗吐槽,像她这么吃苦耐劳又勤快的姑娘,在现代找工作的时候,到哪儿都被人事经理喜欢,没想到到了古代想找个活计糊口居然那么难,她眼下初来乍到处于劣势,没别的法子只好自降身价了。

人心都是贪婪的,想说服别人,当然要付出些什么。

邱子石是个心思淡漠的人,自从十年前青梅竹马的发妻难产而死,他的日子就变得如湖水般流逝无声,每天按部就班的生活,心情极少会有起伏,但是今日叶秋彤连着两番热切的请求,让他有些不忍拒绝。

“先抄一本,若是好,自然按市价给你。”

“多谢东家!”叶秋彤高兴地差点蹦起来。

邱子石被她的笑容感染,禁不住也笑了一下。

因为不晓得叶秋彤书写水平到底如何,怕她一笔臭字写得像鳖爬浪费了稿纸,王掌柜给她拿了一本学堂里的教材,教材不对外售卖,即使她抄得不咋的也可以凑合用用。

这是一本历史书,书里写了本朝开国至今诸位明君的英名政绩,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当代史。

想考科举走仕途的书生们,本朝的历史当然要学好,这样在文章里拍当政者马屁的时候才能有的放矢,拍得恰到好处。

为了帮助学生们加强记忆,学堂的夫子们把朝廷编撰的官史拿过来,选取重点内容编了个精华版,也就相当于现在的校编教材。

一个学堂里用的,自然不值当去做雕版,所以这些书都是手抄版的。

叶秋彤为了向老板展示自己的工作能力,自然是兢兢业业地拼命抄写,两天时间就抄完了这本书。

这两日抄书所获颇丰,首先她知道了,自己穿来这个朝代叫大魏朝。

历史上国号用“魏”的朝代其实还挺多的,叶秋彤这个历史学的不咋地的人,都知道有战国时期有魏国、三国时代有曹魏,还有北魏,后来仿佛还分裂成东西魏,毫无疑问,这些“魏”们,当年应该都自称自己是“大魏”。

更让叶秋彤糊涂的是,这魏朝皇帝姓狄,狄是个少见的姓,叶秋彤只认识一个姓狄的人,那就是神探狄仁杰大人,除此之外她实在不记得上下五千年有哪家皇帝姓狄的。

但是这个国号“魏”和“狄”姓联系在一起,总让叶秋彤有莫名的熟悉感,隐隐约约觉得自己好像是知道些什么,但是记忆太久远了,她就是想不起来。

叶秋彤想了许久没有结果,最后模模糊糊地觉得,自己大约是穿到什么平行时空的陌生朝代了吧。

“穿到哪里都一样,反正都要挣钱养活自己。”

叶秋彤嘟囔着,把自己抄好的这一本,连同样书一起小心翼翼地包了起来,送到了通达书院验收。

她去的不巧,王掌柜不在店里,打杂的伙计只是勉强识字,分辨不出好坏,见她是生面孔,便不敢贸然收她的书,拿起来翻了两页认出是自家学堂里用的教材,便抬手往后一指:“你去后边书院西边阁楼里找先生们,若是他们收了你的书,你便回来找我拿银子。”

叶秋彤便往里去,古代地广人稀,这书院占地很大,她目测应该有不少学生,因为一路走来不仅听到了幼童清脆的郎朗的读书声,也听见了书生们摇头晃脑吟诵之乎者也。

怕打扰了别人,叶秋彤轻手轻脚地走过了学生们的上课的地方,看见西边有一座三层高的小楼,挂着“德润阁”的牌匾,心中了然这大约就是这个书院的教师办公楼了。

此时正是上课的时候,德润阁里只有几个没课的夫子在闲聊。

有句诗说,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读书的文人们,治国齐家平天下的理想和报复是铭刻在骨血里的,即使他们中绝大多数人最终没有机会站在天子的朝堂上,实现治国理政的抱负与野心,也挡不住他们关心国事,谈论政治。

叶秋彤还没踏上台阶,就听见里面传出一个声音不忿道:“今上这位,弑父杀母舅,血刃手足,一日之间数十人死于他刀斧之下,方才登上皇位,不晓得日后史官该如何记这一笔。”

叶秋彤的脚步忽地顿住了。

里面的人听见外面有动静,立刻停下了话头,呵斥着问:“是谁?”

叶秋彤站在阶梯下,装作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恭敬说明了来意。

出来一个夫子把两本书收进去,看也懒得看一眼就打发她走了。

叶秋彤面上平静,其实心里已经震惊到无以复加。刚才那位夫子的话字像一阵狂风吹散了挡在她眼前的迷雾。

朝代是魏,皇帝姓狄,弑父兄杀母舅,一日杀十人……这么清晰的情节链一下子打开了叶秋彤记忆的闸门,她想起来了,她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

她居然是穿书了!

延伸阅读

雅曼加盟  http://www.hrjohnsonhomes.com/n0hm.shtml
雅曼装饰集居住建筑室内设计,办公建筑室内设计,商业建筑室内设计和娱乐建筑室内设计、施

宜清新加盟  http://www.hrjohnsonhomes.com/7wy.shtml
环境污染问题日益严重,虽然国家发布了大量改良政策,但是远水救不了近火,现在迫切需要得

德微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hrjohnsonhomes.com/sjos.shtml
汽车空调坐垫,汽车清凉罩,彩色手撕喷膜,车灯修复翻新,车灯改色镀膜汽车微修与翻新成为

华乐轩加盟  http://www.hrjohnsonhomes.com/nbdr.shtml
浏阳市华乐轩工艺品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工艺品的现代科技环保企业,公司位于

雅腾塑料玩具加盟  http://www.hrjohnsonhomes.com/yeiv.shtml
本玩具厂生产水炮、水枪、等各种水类玩具系列,来样加工,欢迎广大商家联系咨询定购合作。

盛铭冲孔制品加盟  http://www.hrjohnsonhomes.com/n81v.shtml
盛铭冲孔制品少售拥有数十台大型冲孔机和激光雕刻机,拥有的家纺生产部门。同时具备开发新

金晖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hrjohnsonhomes.com/xzu7.shtml
金辉汽车用品商行是一家批发汽车用品的综合性企业,是经相关部门批准注册的企业。主营汽车

葆蓓加盟  http://www.hrjohnsonhomes.com/npvb.shtml
葆蓓婴儿用品是上海葆蓓母婴用品有限公司的产品。葆蓓中国依托美国Baobei公司强大的

西盟佤山加盟  http://www.hrjohnsonhomes.com/x39u.shtml
西盟佤山食品成立于2013年7月18日,注册资金0万。公司主营:西盟米荞。公司本着“

劲明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hrjohnsonhomes.com/dnbq.shtml
广州市劲明汽车用品有限公司是一家有着十余年生产及销售隔音防锈类产品和汽车美容养护用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LOL:主宰巅峰之正太

    参加晚宴的十名贵女,只有傅佩卿与苏怡然等得到长公主另眼相待的几位贵女,才有机会陪着她听戏赏花。傅佩瑜等三个依靠自家姐姐,沾光留下来参加晚宴的,就没这个荣幸陪在长公主身边。这种特殊对待,对于另外两个人来说,觉得无异于一种无言的羞辱,明摆着告诉你,你还不够格与长公主作伴。也就只有长公主做下这个决定,没有

  • 影后传奇之剧情不对啊(7)

    一首歌唱完,志文哪还敢呆,于是整个身子如同水蛇一般在入qun中游来游去。上完厕所后的他不敢回教室了,干脆前往医院陪小傻瓜去。路上,志文自语着:“哎,高调了,装逼了,这下gao得有学校却不能上学了,难怪有人说,无形装逼,最为致命!我只想将来开创浪漫策划工作室而已,现在倒好高中都不能完整的读完了,现在成

  • 轮回在线阅读第9章

    伊尚异闻录之光明教廷:光明教廷是人族独立自主后兴起的一个教会,以光明为信仰,教廷人大部分均能施展光明魔法,大部分有光明元素感知能力的人均会加入光明教廷,而因光明魔法在抵抗埋骨之地黑暗侵袭或亡灵天灾上的能力最强,因此,光明教廷在每次亡灵天灾中迅猛发展,不知不觉中壮大到如今成为人族最大的教会,甚至到了能

  • 重生之金戈铁马在线阅读第6节

    第二天。由于是周末的缘故,小丫头的假期综合征,又开始复发了,赖在床上张扬叫了几次,也是没有任何的效果,只能是先去准备早餐了。昨晚给小丫头做得是凉面,由于食材的缺乏,张扬只能是让小丫头受委屈了,所以今早张扬可是不想,叫他的宝贝女儿,受委屈了。一大早上就去附近的菜市场,购买了一大堆的新鲜食材,他打算在玥

  • 纪元黄昏在线阅读第8章

    08饥饿销售“黑龙剑之事等我回师门之后,一定会问清楚,告辞!”自己的剑不堪一击,叶南天感觉很没面子,说完此话,转身就走。“喂,你真打算就这样走?”李牧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怎么?你还想羞辱我吗?”叶南天停了下来,面露寒色。“怎么会呢?”李牧笑呵呵道,“我只是想问你要不要我这把黑龙剑。”“什么?你难道肯

  • 入邪在线阅读堕落的人生

    乡间的羊肠小路上,野花盛开,风景无限。远处是一个房屋排列整齐的小村落,青瓦白墙,宁静安逸。村子前方是一片绿油油的田野,田野上麦浪滚滚,稻香飘逸。在他的面前,是一个池塘,池塘的水面上,倒映着陈北的倒影。望着无比熟悉的平房,以及烟囱上袅袅炊烟。陈北怔住了。“这是……青山村!”嘴角洋溢着不可思议之色,陈北

  • 绝世好书在线阅读第六章

    “完成了?”佛渡大师拉着单若雨转溜了几圈,“无事吧?可有受伤?”“不曾。”单若雨退后一步,与佛渡大师保持了一段距离,才道:“义父可是答应过我,此次回来就替我寻师尊的。”“······”听到过什么的钟离戟淡定望天,似乎对那几朵白云兴致破高。当面义父,背地老和尚,这小子有些意思。“答应你的事我自不会食言

  • 域罗之云游在线阅读第6节

    “你好,我是公共关系科的梁紫薇。”《寒战》里的梁紫薇!清冷知性的那种美似乎印在了骨子里,让人过眼难忘。此时的她虽比影视形象年轻了许多,她走过来时,叶秋依旧一眼认出来了。不到一天的时间见到了这么多影视剧里的人物,叶秋已经见怪不怪,没有了最初的惊奇感。“你好。”叶秋点点头,算是打招呼,也很好奇她找自己有

  • 我有一株杂草分身在线阅读学生会长

    “轰隆”一声,梅珍上方的建筑物倒塌了,现场顿时烟尘滚滚。硝烟之中,枫云轩用瞬踢、回旋踢,踢开了倒下来的碎石,而雷冯,则制止了打斗的两位武艺生。待烟尘散去后,只见枫云轩抱着梅珍半蹲在建筑物倒塌的地方中间,雷冯,则站着在两人的旁边。“高尔尼奥,就是站着那家伙吧,那家伙就是雷冯对吧”在枫云轩旁边一座建筑物

  • 祖传金手指借吻

    “师傅,能再快点吗?”苏暮星坐在副驾上催促。“我说姑娘,我这已经很快了。”出租车师傅念叨着开口:“这路上摄像头多,哪敢玩命的开啊。”苏暮星倚在座椅上,半眯着眼,视线往窗外瞟,路灯和路沿的反光石划出一条条美丽的光带,每经过一盏路灯,光束都在她眼里破碎开来。她声音有点沙哑,“师傅,我出双倍的钱,麻烦您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