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我就想当条咸鱼在线阅读身世

作者:凌晨烤鸭 来源:飞卢小说网

这场战事共持续了三年。

因为洛阳之变,大陈朝国力空虚,给了外族入侵的机会,致使西南边陲依附于陈国的小藩国们起了反心。

加之朝中无人,那些小藩国行事起来更加猖狂,大有长驱直入金陵城,一把将天子拉下马的架势。

西南自古以来就是一片蛮夷之地,瘴气丛生,毒虫毒蛇更是不计其数,只因人口稀少,与中原无一战之力因而代代臣服于中原之国。

历代的夷王皆是谨小慎微,轻易不与中原发生冲突,可到了这一代,新任夷王是个有野心的,恰逢大陈朝伤了根基,衣冠南渡,才生了反意。

周煊便在西南边陲呆了整整三年又两个月,终于在最后一战中取了新夷王的首级,一战成名,被代宗皇帝封为正三品的怀化大将军。

陈国的武官,以从一品的骠骑大将军吴显祖为首,其下便是正二品的辅国大将军,从二品的镇军大将军,大都督和大都护等。

老镇国公吴青,那是爵位为尊,凌然众人之上,虽不任任何官职,却是实打实的手握重兵,一方豪强,纵然这些年远离朝政,也是众人绝不可以忽视的人物。

自然了,这也与吴青父子当年舍身护主有关。

栖霞山的枫叶又红了,梧桐叶子也落得满山满径。

阿圆捏着衣角,惆怅地叹息一声,过年时候做的衣裳又小了,不过数月时间,她又抽高了许多,手腕生生露出一大截。

见明师姐扛着锄头路过见她坐在石头上,便好奇地问一句:“师妹怎么了?”

阿圆叹了声气:“唉,都怨我,长得忒快,衣裳又给我撑破了。”

见明撸起她衣袖仔细翻检了一遍,果不其然,腋下好一个大洞,见明笑道:“长身体可是喜事,衣裳坏了叫庵里的师姐与你补一补。”

阿圆闻言,越发惆怅了:“如今是农忙的季节,师姐们忙着收后山的稻子,夜里累得半死才回来,我哪里好再叨扰师姐和师傅。”

她们石头庵,没什么香火来源,师傅便带着庵中的姐妹们种了些谷物蔬菜,权当是自给自足了。

见明道:“你晚上来找我,天气凉了,怎好让师妹穿破了的衣裳呢,往后你衣裳再破了,可别唉声叹气了。”

见明是大师姐,亦是师傅给予厚望的人,因而平日里阿圆的起居多半是小师姐见清在照顾着。

“对了。”见明扛着锄头走出两三步忽地又想起些什么:“往昔你还小,师傅说等你家里人来寻你,可如今你也快十岁了,倘若明年过年你家里人还未来寻你,便要为你剃度了。”

剃度,便意味着青灯古佛,终此一生,可阿圆自幼身在尼姑庵,也未觉着日子清苦,只是想起来觉着一生一世长了些。

因而满不在乎道:“我还怕师傅不愿要我呢。”

家里人?这石头庵的师姐师太们可不就是她的家里人么?

阿圆九岁的时候,她的家里人亦是没有出现,静修师太说的剃度,大约便在这个年后了。

代宗十九年的冬天,这一年的冬季似乎比往常要更冷些,阿圆奉了师太的吩咐在后山收集枯枝,彼时山脚下恰好行过一队仪仗,打头的是个身着玄色铠甲的青年,满面的淤血,凶煞旁人。

他身后蜿蜒跟着不少的人,陆陆续续行了二三百米之远后,一口棺材赫然出现在视野里,那一群人既不像送葬也不似寻仇,这般凶神恶煞地直往金陵城去。

阿圆伏在山头上,心惊胆战,手里捡着一截树枝,歪着头看着他们远行。

为首的人似是有所察觉,朝山上仰视了一眼,便直直撞进了阿圆的眼睛里,眼里腾起一抹疑虑。

可他很快回过头去,阿圆也松了口气。

那个人,好似在哪里见过呢。

紧贴皇城的镇国公府一早便接到大军回朝的密报,老镇国公高坐在堂上,下首站着吴家仅剩的独苗吴漾并他的母亲赵氏。

老镇国公掩在袖子下的手隐隐发抖,堂中的气氛不一般的肃穆。

“娘,这是怎么了,祖父瞧着有些不大对劲。”吴漾今年也有十四了,如无意外,今后是会继承镇国公府的爵位的。

吴漾不比吴显祖,虽说幼年在战乱和贫苦中度过,却是实实在在长在富贵中的,因而少了些祖辈的匪气,多了几分文雅。

老太爷自晨起接到密保后,只字未提,赵氏也不知发生了何事。

只是右眉跳得厉害,加上老国公面色严峻,该不会是相公出了什么事?

赵氏立即否定了这个想法,不会的,老爷一生戎马倥偬,从未出过任何纰漏,今次也当是,大约是受了什么伤,想瞒着家里人。

正午时,突然下起了雨,老镇国公信步走进雨里,看着灰蒙蒙的天,听家丁传道:“老爷回来了。”

赵氏眼里一阵欣喜,吴漾步子快,早就奔到前院,只看见乌泱泱的几十颗戴着盔甲的人头一动也不动,扛着一口黑漆漆的棺材。

赵氏后来赶到,推开丫鬟手中的伞,拽过周煊的肩膀,颤声问:“煊儿,我家老爷呢?”

几十个将士突然齐刷刷地跪在地上,雨水打在脸上,分不清是泪水还是别的什么,周煊低头沉声道:“师母,对不起。”

老镇国公从人群后面走上来,面无表情道:“你辛苦了。”辛苦你将我儿尸身运回。吴青脸上的皱纹好似更加明显了,在雨水的冲刷下显现出一条条纵横交错的沟壑。

这一句话好似晴天霹雳,吴漾呆呆地愣住,转头看向那口棺材,喊了声:“爹?”像是在询问,可是无人应答。

镇国公世子吴显祖,殁了。

那日的雨下得不停,周煊和他的亲随们一直跪在镇国公府外。

“我此生……只有一个心愿……便是……找到我的女儿,他们都说……都说她死了,可我不信……你要记得,她身边有我亲手刻的一串铃铛,上面写了玲珑二字……你一定要找到她……不要让她受丁点的苦。”

是他周煊欠他的,欠了整个镇国公府的。

吴显祖为国捐躯,代宗皇帝大感心痛,封其长子为镇国公世子,赵氏为一品夫人。

“我听闻,师傅曾为一双儿女刻了一对铃铛。”

老镇国公回身看他,默默叹了口气:“确有此事,漾儿的是‘玉成’,她的是‘玲珑’。”那位幼年便丢失的小姐,而今已然成了全府人不愿再提的忌讳。

“师傅最后的心愿,是将小姐迎回府。”周煊说完这话便低下了头,这么多年过去了,是生是死尚且不能判定,焉知老国公对此事是怎样的态度。

果不其然,老国公摇了摇头,叹道:“当年,她是咱们国公府备受宠爱的小小姐,那时老夫还未发迹,我吴家自祖上起女眷便不兴旺,因而当年得了这个小孙女,很是高兴。”

“可惜天不遂人愿,洛阳之变时,她还尚在襁褓之中,便离开了我们,她爹很是自责,这么多年了,我以为他早该放下了。”

周煊道:“骨肉至亲,岂有放下之理。”

“我曾见过一个脚上系着铃铛的女孩,五年前我见她时,她不过四五岁左右,前些日子回来时,我又碰见了她。”周煊不疾不徐地说道。

老国公蓦地停了手中的动作,双眼爆出精光,气息急促地问:“你所说,可是真的?”

周煊道:“我岂敢诓骗国公爷,是与不是,待我查验一番,便可知真假了。”他所说的查验,自然是亲自看一看阿圆的铃铛了。

自初相见时,他便觉得小姑娘看着眼熟,却没往深处想,直到再见面,才恍然惊觉可能是故人之女,这或许便是冥冥之中的上天注定,让他来偿还对吴家欠下的债。

周煊辞别了老国公,便匆匆出了府,恰好遇上吴漾。

“煊哥,看你行色匆匆是要往哪里去?”

周煊本不愿过早与他提及,可思及那铃铛的事,便道:“你是不是有一枚铃铛,上面刻着玉成的?”

吴漾点点头,从怀里取出铃铛递给周煊:“正是这个,我母亲说原是我父亲为我兄妹打造的,这字也是父亲亲自刻上去的。”提到“父亲”,他眼中的光微微暗淡了些。

周煊接过铃铛,又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师傅在天上看着你呢,你可千万要振作。”

“马革裹尸还,历来便是武将的下场,我父亲去得光荣,上不愧君亲,下不愧百姓,我当引以为荣。”父亲常年征战在外,吴漾所受到的教育便是从祖父那得来的忠君爱国之说,经过父亲的事,他更是将生死置之度外 ,也立下了必要继承父亲遗志的誓言。

周煊将铃铛握在手里,细细查看,不是什么稀罕材料,不过是银子做的小玩意,甚至于,吴漾常年将其带在身上,那铃铛外面已添了一层黑的薄的斑迹。

原也应当,刻这铃铛时,吴家还是微不足道的小家族。

上面果然刻了两个笔锋犀利的“玉成”,周煊一看便知那字必是出自师傅的手笔,凌厉得仿佛要将人劈开似的。

延伸阅读

女帅舒兰传枯井暗道  http://www.ywdnz.cn/6kz5.shtml
上边的蓬草根本就承受不了两个人的重量,呼隆一声,两人一起掉了下去。南天一看情况不好,

香溢天下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ywdnz.cn/ab8c.shtml
天色已晚,武悠然和龙灵两个美女,待在岳云宿舍毕竟有些不合适,武悠然已经完成爷爷交代自

甜品小王子[食戟之灵]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ywdnz.cn/yzsn.shtml
“我找死?哈哈哈哈……”铁龙好像听到了最不可思议的笑话一样,狂笑道:“小子,你知道你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ywdnz.cn/sprn.shtml
最终,何啸把自己在厕所关了半个小时的禁闭之后,终于还是红着脸出来了。然而他还是害羞,

命中一生孤躅掷温柔决定  http://www.ywdnz.cn/6tm5.shtml
黎沫走在街上,看着自己的影子,思绪不知道飞到何处去了。他要结婚了……他对自己好,应该

LOL:先手就变强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ywdnz.cn/aylz.shtml
少女愣愣的看着地上四分五裂的杯子,沉默良久,最后抬起头,擦干眼泪,似想通了一样,对着

正宫不让位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ywdnz.cn/ar3i.shtml
睡得早,醒的也早,也不知道是几点,路奕便摸到了大院里等了。应该是时间未到,亚楠还没有

当上对头媳妇内部体验良好(第九更)  http://www.ywdnz.cn/a2y9.shtml
**正式在公司亮相。先是只有技术组的员工接触到,有林胜交代,他们口风比较紧,没有向外

奥特曼之美漫抽取之第十章(10)  http://www.ywdnz.cn/xbxe.shtml
翌日,天还没亮粟梅便起床了,烧热了大锅,把这两日捡回来的板栗炒了些出来,又用从梁记买

何处炊烟第九章  http://www.ywdnz.cn/5yp.shtml
褚卿再一睁眼,床上就只有她一个人了,隋昭城应该已经去了公司,褚卿撑着手臂起来,浑身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兔子重逢

    没有学生在的教学楼总是格外的空旷,目人本想快点跑下楼,可试着跑了几步后却因为咳嗽而不得不放缓步伐,到最后花费了点时间才来到绿谷的身边。旁边的水池不断有新的水流汇入,时不时有花瓣被风吹拂着落在水面上,荡开浅浅的波纹,看起来很像校园里充满的乐趣的一角,只有心思细腻的同学才会发现这里。绿谷站在水池边,他正

  • 我是来还人情的在线阅读第1章

    “黎歌,开门!!我警告你,你今天要是敢动阿允一下,我他妈跟你拼命!”黎歌意识刚回笼,就听到身后有人气急败坏的咆哮。伴随着猛烈的砸门声,门外的人越说情绪越激动,黎歌不用睁眼都能想象到门板被砸的一颤一颤的发抖,好似下一秒就要被人砸穿的场景。“你以为现在还跟之前似的,仗着自己先入道两年就四处欺压人?也不回

  • 奢宠三千:腹黑战神顽皮妻在线阅读第3章

    鲜卑最后还是离开了,刘太守并未深追,毕竟比骑兵数量要差很远,步兵弓兵追不上,尤其是得到消息,辽东太守公孙琙从戍防乌桓的边军点兵六千围剿鲜卑,索性撤退。程普并没有和刘太守回辽西郡,而是回了自己所在的右北平。虽然他不是县尉,但他是城门令,因为不满县尉的怯战不前,和县令大人申请,带了城卫的兄弟们就和刘太守

  • 你待我如兄长般第八章在线阅读

    赵敏面对着江然而坐,粉嫩的手腕托着腮,颇有兴趣的看着江然。“你这个人,很怪。”“明明是一副不染凡尘、翩翩如仙的浊世佳公子模样,却能在不经意间散发出一种让人绝望的肃杀之气,倒像是魔神一般。”“是公子散发出了杀意,还是魔神伪装成了公子?”“究竟哪个,才是真实的你呢?”赵敏托腮沉吟。江然却是无所谓的摆摆手

  • 异能世界之银匙之主第五章在线阅读

    待到秋名的86开到山顶后,第一个迎接拓海少年的不是他那热爱赛车但性格相当不靠谱的好基友阿树、也不是万年没女人缘的加油站前辈兼秋名车队队长池谷、更不是一心一意追逐着86的高桥兄弟,而是一个从未见过面、有着黑色微卷长发和夕阳晚霞一般红色眼睛的初中女生。总是一副没睡醒模样的拓海不由得多看了女生几眼,当然不

  • 成了对家的团宠[电竞]人心不足蛇吞象

    步思远的脸色由红转青,由青又转白,脸色转了数次,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怎么会这样?封印是真的,痕迹也是真的,妖兽的躯体哪去了?一想到他突破的机会没了,说不定一辈子就要停步在御灵境,步思远就有些发狂,开始疯狂的攻击起洞穴来。荆儒看了看疯狂的步思远,摇了摇头,叹了一声,没有说话。阙月桐冷笑一声,说道:“

  • 关咏儿之柳如云(10)

    听闻此话,帝凡毫不犹豫,身形只一闪,信手一戟挥出,不管此女为什么会认识自己,考虑着先救下来再说了。一斩之下,“咔嚓!”一声脆响,一颗头颅“咕噜!”滚落在地,獠狼倒地后便再无声息。女子面现一丝惊讶,却只顾着大口喘起气来,几个呼吸过后,才在帝凡有些不善的注目之中,终张了张嘴道:“帝凡大人,可算见到你了,

  • 厉少宠妻实录第八章在线阅读

    只带了北辰,云青瑶在会宴场里挑了最偏远最不起眼的地方落座。客人们一个一个接踵而至,宴会场也变得热闹非凡,宫嫔朝臣也全数出席。环顾四周,真是好不热闹,只是这宴席上的人,有多少是逢场作戏,有多少是笑里藏刀又有谁知道。待客人们全数到齐,宦官的声音传来:“太后娘娘驾到,帝王陛下驾到,倾城贵妃驾到!”一行三人

  • 逃婚上上签之原来我是穿书炮灰

    青橙面无表情的听着李欣怡在自己耳边得吧,得吧的把他本人的感受以及剧情中毁三观的剧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青橙只有一个字来表达自己此时的心情:“艹”李欣怡说着说着哭了起来,哭得伤心欲绝,她真不知道自己为何穿越,虽然他在上辈子并不是什么有钱人,但是也是父母关爱,虽然家里有一个混蛋弟弟,但是自家父母却绝对不

  • 就馋爱豆身子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一章

    作为著名的作家,编剧,人到中年的乔兰在**圈儿可是位颇受敬重的前辈,每天来家中与她谈合作,谈版权,或者是求她写剧本儿的导演比比皆是,可始终保持着最初的本心,有名望有傲气的她对此可是十分挑剔。手里提着一堆的礼物,西装革履的王译来到乔兰的居所,王译与乔兰家是世交,亲切地唤她一声“兰姨”,王译与乔兰的儿子